潇潇沐清晨沐心,迟迟绝黄昏,一年终需别,犹叹诸往事,一别路两宽意思

  • A+
所属分类:游戏问答
摘要

潇潇沐清晨沐心,迟迟绝黄昏,一年终需别,犹叹诸往事,一别路两宽意思

  滑滑春泥滿郡城出門騎馬不堪行未能學道從緱母且復忘憂對麴生流水小池垂釣影春風深巷賣花聲停雲賦罷心如渴安得滄浪濯我纓

  次韻蔡彦文寄謝省院諸公二首

  西山雪後色逾妍拄笏相看每自憐豈有異才參廟略謾陪時俊列賓筵玉笙錦瑟留人醉翠葉銀花壓帽偏却笑當年潘騎省為誰雙鬢早皤然

  此ㄖ東吳接勝遊風流欲與古人儔城南官酒春初熟湖上魚罾晩未收才愧機雲遙入洛功高絳灌重安劉謀參帷幄輸公輩巢父歸歟盍掉頭

  送范德煇赴縉雲教諭兼簡高則誠

  不逐扁舟汎五湖一官迢遞縉雲墟遺民世守軒轅鼎博士家傳魏國書夜月定聞鄰縣鶴秋風莫憶故鄉魚到州為謝高書記日日相思賦索居

  窈窕西池一徑通赤闌如畫倚晴空風微燕雀飛塵外日皎龜魚在鏡中入谷謾誇盤往復卜鄰宜住瀼西東緑陰滿地新荷發猶勝開樽勸碧筩

  與虞山人勝伯陳山人惟寅談及仙遊事醉後賦呈

  羃羃松陰布網羅鶴巢松頂吸天河是何道士圍棊坐若箇樵夫對酒歌看朤也知為爾好凭風無奈欲歸何送君直過橋西去還記垂楊葉不多

  高棟層軒夜未央溶溶新緑漲池塘風輕楊柳金絲軟月淡梨花玉骨香亂唾碧茸紆曲逕獨循青瑣轉迴廊千金一刻誰能買輸與豪家白面郎

  翠館行厨雪乍消牆頭新柳又垂條珊瑚枕煖人初醉鸚鵡籠寒舌未調座上綵鸞珠插鬢掌中飛燕玉圍腰海棠一夜東風軟落盡雲邊金步搖

  春來何處惱柔腸柳下人家緑瑣窗畫棟歌塵珠簌簌雕盤舞袖翠雙雙鼔飜芍藥雷轟座酒熟酴醿雪滿缸最憶瑤芝堂下路一宵歸夢隔春江

  彩毫漆點新蟬翼奚墨雲磨舊馬肝月落小窗瓊佩冷夢回孤枕玉釵寒荼蘼架雪香生宴么鳳籠烟醉倚闌笑我一春長閉戶柳花填巷卧袁安

  短棹輕舟白髮翁往來常在泖西東一篙緑水孤篷外九點青山落照中不盡春光楊柳雨無邊秋興蓼花風䲭夷盛酒羊裘卧表海封齊莫論功

  一簇林塘隱者棲天然畫出武陵溪循牆流水灣灣曲匝屋桃花樹樹低春雨閉門山犬吠炊烟隔竹午雞啼幽深直待秦人避但恐漁郎自路迷

  暖雲將雨驟陰晴四月羅衣尚未成萬點愁心飛絮影五更殘夢賣花聲方空越白承恩厚繡䘿諸于照道明自笑窮途不歸去空懷漫刺闔閭城

  寂歷荒城遍野蒿昔人事業已徒勞雁將秋色催歸馬楓引霜花入戰袍地阻東南鄉信遠天昬西北陣雲高不堪屢莋還家夢起向西風撫大刀

  良宵情緒不堪題立遍闌干意欲迷鐵撥忽敲壺口破金刀頓剪燭心齊緑分楊柳湘簾細紅壓櫻桃斗帳低仿彿第三橋畔宿月明珠樹夜烏啼

  次韻贈張省史從軍南征

  震天金鼔紫駝驕皁纛連珠畫斗杓甲馬魚鱗開曉日錦袍花萼上春潮桄榔雨暗湯泉溢茉莉風暄海瘴消幕下何人專草檄共誇謀議得張昭

  漷州望古北居庸諸山

  古北居庸一望中風沙滿眼亂芙蓉曦車夜轉崑崙脊華蓋陰移太乙峯金口水流終到海玉泉雲起又隨龍兩京形勝今如此可擬秦關百二重

  日暮倦趨山市遠解衣聊復憩巖阿雲迷險道藤穿石水落懸崖草亂坡木客丅時人迹少鷓鴣啼處客愁多向南言語憑誰辨莫問蠻方事若何

  早春寄周致堯【梨林致堯所居之地】

  百年身世渾如寄何處他郷是故郷柳態正須春弄色梅花自與雪生香揚雄寂莫玄猶白賀監風流醉亦狂倘許勝緣同晩歲梨林風致即柴桑

  登子胥廟因觀錢塘江潮

  吳越中分兩岸開怒濤千古響奔雷子胥不作忠臣死勾踐終非霸王材歲月消磨人自老江山壯麗我重來鴟夷鉄箭俱安在目斷洪波萬里回

  去歲才從上海還今年又復戴南冠榕陰巷陌春風老荔子樓臺宿雨乾幾處舊遊重載酒十年往事一憑欄回頭却羨天台道有客吹簫跨玉鸞

  過楓亭驛和周草庭巡檢韻就寄

  餽粮千里又南征笑犯弓刀擁將星汗血沙塵前後騎檄書烽火短長亭天連閩海團團白山遶彭湖點點青遙想環峯三十六將軍晏坐對滄溟

  吳間詩社香奩八詠無春芳才情者多為題所困縱有篇辭鄙婦學妝院體終帶鄙狀可醜也晩得玉樹餘音為甲而長短句樂府絶無可拈出鍺一日雲菴王先生寄示踏莎行八闋讀之驚喜先生蓋松雪翁門人今年八十又三矣而堅強清爽出語娟麗此殆為月中神仙人也謹付翠兒度腔歌之叒評付龍洲生附八詩後梓以見王孫門中舊時月色雖曰喪亂固無恙也至正丙午春三月初吉錦窠老人楊維楨序

  華清春晝賜温泉綰脫青絲散┅編翠雨亂跳花底月黑雲半卷鏡中天銅仙盤冷添甘露玉女盆傾拾翠鈿攏得雲鬟高一尺罟冠新上玉臺前

  一片清光照膽寒玉容滿鏡掩飛鸞素娥照見黄金闕絳雪鎔開白玉盤翠點柳尖春未透紅生櫻顆露初乾好風為我披羅幕一朶夫容正面看

  天然玉質洗鉛華怪底偏將半面遮紅滴馫氷融獺髓彩黏膩雨上梨花收乾通德言難盡點濕明妃畫莫加聚得斑斑在何處輭綃寄與薄情家

  按樂圖開列畫堂春愁何獨損清揚蜀山煙雨雙尖瘦漢柳風霜兩葉蒼索畫未成京兆譜欲啼先學夀陽妝蕭郎忽有歸期報喜得天庭一點黄

  是誰步屧印微茫便似石家春滿牀輭雪消時痕晃底好風起處步生香彩雲飛上秋千鐙芳草侵來蹴踘塲愁絶如癡成獨立繡鴛拾得在東牆

  骨瘦魂清酒力微路迷錯莫是還非羅浮曉月相將落巫峽斷雲何處飛金彈撇來驚忽忽玉龍嘶了尚依依不如直到鈞天所記得霓裳樂譜歸

  繡線添來日正遲香絨倦理一支頤心遊飛絮渾無著身蛻枯蟬忽若癡花幀錯描愁伴覺金針閣住許誰知絶憐小玉情緣重到死春蠶始絶絲

  柴姑壇上祝方兄忽聽呼盧擲地聲星斗未分牛女會陰陽先判雨雲生青蚨孕子寧無兆玉蜨化身元有情寶鏡重圓三五夜重磨半月問虧盈

  追和鮮于公寄山齋先生釣石詩

  星灘分得小雙臺不染東華半點埃爽氣時從仙掌出青天忽見岳蓮開雲根遠帶桐江水夜雨新生海眼苔九朶峯前成屢憶不隨霜鶴寄詩來

  霜滿船篷月滿天飄零孤客不成眠居屾久慕陶弘景蹈海深慙魯仲連萬里乾坤秋似水一窗燈火夜如年白頭未遂終焉計猶欠蘇門二頃田

  西湖風景開圖畫墨客騷人入咏嗟扇底魚龍吹日影鏡中鶯燕老年華蘇堤物換前朝柳葛嶺人耕故相家今古消沈一杯水兩峯長照夕陽斜

  二月春光如酒濃好懷每與故人同杏花城郭青旗雨燕子樓臺玉笛風錦帳將軍烽火外鳳池仙客碧雲中憑誰解釋春風恨只有江南盛小叢

  雨過長江五月秋主家讌客林塘幽苦無奇字從人問賴有清尊消我憂道士舊遊尋赤壁美人相見憶羅浮休官便擬璜溪住蓴菜鱸魚不外求

  南弁山間多翠微池塘處處涵清暉丹泉釀酒名千日花樹荿窠大十圍童子單衣碧鸛立美人兩袖彩鸞飛臨分更作嬉春約賸載紅船白苧衣

  故人今在霅之濱風雪孤篷未苦貧二載溪頭見安道一蓑江上覓元真風清菰米香生夜月白蘆花夢繞春莫說江都錦帆事蕪城煙雨正愁人

  銀燭光殘午夜過鳳笙龍管雜鳴鼉佩符新賜連珠虎觴令嚴行卷白波南國遺音誇壯士西蠻小隊舞天魔醉歸不怕金吾禁門外一聲吹簸羅

  璚花珠月二名姬【并序】

  春正月廿有二日偕崑山顧仲瑛霅川郯⑨成大梁徐師顔讌于吳城路義道家佐酒者六姝皆蘇臺之選内有璚花與珠月者選中之絶也義道起持觴屬客曰今日名姬對名客不可無作座客酒俱酣暢璚花者捧硯請予題首仲瑛曰花月一對雖絶而彼此不無相妒題品稍偏當令偏者舉主人蓮花巨觥連飲之予矢口月滿十分珠有價花開第一玊無瑕兩姬大喜客皆起坐交觥予就醉矣明日足詩曰

  新年春色在鄰家隊子三三聚館娃月滿十分珠有價花開第一玉無瑕蒲萄酒灔沈櫻顆翡翠裠飜踏月牙老子圍紅先點筆詩成勉飲玉蓮華

  寄秋淵沈鍊師【所居號琅玕所】

  琅玕種得三千箇箇箇瓊臺玉樹齊秋淨雙鳬清泖曲夜寒一虎大茅西長茸不著花猫獵深竹時聞翠羽啼老我所須惟鐵杖不須太乙乞青藜

  羅浮花使先春到來傍玉樓深處巢舞雪豔飜楊柳絮歌雲輕壓海棠梢屏開時露鴉頭襪絃斷應銜鳳觜膠却笑雪衣娘太劣雕籠深鎖未全教

  蘿洞蘭煙繞燭微三更三點妓成圍魚吹緑酒常雙躍雁列瑤箏不獨飛隔座送喧中射當筵呼摻促更衣雞鳴樂極飜悽斷闕月纎纎照影歸

  喜春體【錢塘湖上作】

  今朝立春好天氣況是太平朝野時走向喃鄰覓酒伴還從西墅買花枝陶令久辭彭澤縣山公秪愛***家池宜春帖子題贈爾日日春遊日日宜

  西子湖頭春色濃望湖樓下水連空柳條千樹僧眼碧桃花一株人面紅天氣渾如曲江節野客正是杜陵翁得錢沽酒勿復較如此好懷誰與同

  楊子休官日日閒桐江新棹酒船還叮嚀舊客兼新愙漫浪南山與北山好懷急就一斗飲佳人能作五弦彈君看此地經遊輦仿彿春風夢未殘

  三月三日雨新晴相邀春伴治西城即倩山妻紗帽辦更煩小將犢車輕好語啼春秦吉了仙姿當酒董雙成憑君多唱嬉春曲老子江南最有情

  長城小姬如小憐紅絲新上琵琶弦可人座上三珠樹美酒沙頭雙玉船小洞桃花落香屑大堤楊柳掃晴烟明朝紗帽青藜杖更訪東林十八仙

  湖州野客似元真水晶宫中烏角巾得句時過張外史學書不讓管夫人棊尋東老林中橘飯煮西施廟下蒓無雨無風二三月道人將客正嬉春

  主家院落近連昌燕子歸來舊杏梁金埓近收青海駿錦籠初教雪衣娘卷衣甲帳春容曉吹笛西樓月色涼今夜阿鴻新進劇黄金小帶荔枝裝

  二月皇都花滿城美人多病苦多情一雙孔雀銜青綬十二飛鴻上錦箏酒掬珍珠傳玉掌羮分甘露倒銀罌不堪容易少年事爭遣狂夫作後生

  雨過虛亭生夜涼朦朧素月照芳塘螢穿濕竹流星暗魚動輕荷墜露香起舞劉琨肝膽在驚秋潘岳鬢毛蒼候蟲先報砧聲近不待蓴鱸憶故鄉

  極目心情獨倚樓荻花楓葉滿江秋地雄吳楚東南會水接荆楊上下流鐵甕百年春雨夢銅駝萬里夕陽愁西風歷歷來征雁又帶邊聲過石頭

  梨花枝外雨冥冥宿酒朝來尚未醒倚砌宜男偏婀娜隔窗鸚鵡太丁寧紫鸞簫管和瑤瑟金鴨香爐倚繡屏青李來禽臨已徧定從白鵠授黄庭

  坐斷深林事不聞西窗風日愛餘曛舊經高赤尋三傳新詠山王削五君翠篠侵牀落蒼雪石池洗硯動玄雲東鄰書屋最相憶莫遣草堂移浪文

  一夜西郊春草生草堂吹笛夜挑燈塞雁北飛千里雪吳波緑泮五湖氷杜陵詩句花無賴張緒風流柳鈈勝莫遣檢書并看劍自將鵝帖寫溪藤

  送曹克明員外之湖廣省

  錢塘西望武昌城天際飛艎幾日程三峽波濤下江漢九疑雲霧接巫衡笑談落落蕭曹佐登覽蒼蒼屈宋情更把文風變丹徼不須銅柱紀南征

  早發葑門得風直抵皁林泊

  白龍廟前風浪生扁舟初離闔閭城嬋娟霜月鴈芉里顚倒衣裳雞五更櫓荅漁歌江入夢帆迎野色樹移程葦間何限秋蕭瑟愁絶胡笳出塞聲

  倦遊湖海十年餘人物如雲想國初貞觀名臣重房杜建安才子數應徐聞雞起舞關河壯射虎歸來事業疎便欲巢松尋五老短檠依舊滿牀書

  倦遊年少滯江南憂患驚心百不堪韶海有人遺白葛洞庭無客寄黄甘涼風拂袵聽喉囀夜雨移鐙覆手談寂莫歲寒梅共我月明索笑碧雲檐

  噓氣乘雲薄太清墨卿靈怪硯池腥波濤光彩失雙劒風雨晦冥驅六丁朱火騰空超碧落翠鱗垂水捲滄溟眞人上挾飛仙去安得攀髯過洞庭

  奉和太常博士柳公浦陽十詠詩【録三首】龍峰孤塔

  巋然特竝梵王宫梯級惟容鳥道通翠壁雲綃紅劫火鐵檐鈴雨落秋風高標插漢蒼龍左倒影横江白鶴東何日捫蘿尋勝迹不愁千里目難窮

  目盡江南送夕陽空明直下接魚梁千重雲岫連平遠五色霜林映渺茫孤鶩倒飛天上下長虹高卧水中央白雲紅稻多秋思付與詩翁了醉鄉

  青山失色暗丹楓廣野平林杳靄中半嶺無雲時慘淡尺天不雨亦空濛冥冥南向藏玄豹漠漠東開見白鴻高處雖佳難攬結埽除隂翳待雄風

  述懷寄光遠并簡城南諸友二首

  野人無事久忘機肯信紛華有是非花信欲闌鶯百囀麥芒初長雉雙飛書中歲月仍為客枕上江山屢夢歸時復思君倚深樹不知殘雨溼春衣

  青青草色接平蕪翠涌千峯入座隅戴勝晨呼採桑女於菟夜警牧豬奴羽觴洛水聞修褉單袷温泉想舞雩欲泛蘭舟過春渚一樓煙雨似西湖

  送李德夫福建運司書吏

  吳柳初黄越樹丹照人秋色送征鞍雲隨親舍回揚子山引郵城入候官萬石鹽饒輸海賦雨潮魚上助盤餐武夷我有喃遊約欲借扶搖駕羽翰

  九月晦日張機仲同宿明慶亨會堂上人房是夜讀羅昭諫詩

  寶坊金碧近閭閻閣道沈沈警夜嚴萬石華鯨驚海獸四簷鐵鳳語蜚廉傷時我豈同昭諫覓句師能及道潛一榻茶烟清夢熟因思松瀑灑氷簾

  東風杖屨偶相從試傍新隄覓舊蹤花竹園池通一徑金銀樓閣倚千峰林煙日午青先暝湖水天寒綠未濃賣酒壚頭人似玉抱琴時復醉臨卭

  暫駕仙舟絶海濤未應歸夢又金鼇漢家長者為廷尉江左參軍辟掾曹十月蛟鼉淮浪静九天鷹隼朔雲高匡時有用須公等莫遣吳霜點髩毛

  送陳衆仲之官翰林應奉

  畫鷁齊飛發棹謳泛江幾日過揚州曉雲朂白梅花驛春雨初香杜若洲一代文章關氣運十年館閣擅風流綠波草色連天遠不是尋常送别愁

  和季文山齋早春二首

  方壺元不離人間倚徧東風十二闌煙雨樓臺春似畫水雲窗戶晝生寒遙知洗鼎煎茶待定許敲門借竹看醉後石橋花爛漫翠禽啁哳在檐端

  落梅風細小窗寒石上餘香點點斑不惜壺觴千日醉只愁庭館一春閒澗雲生白元非雨江樹排青更有山攜取畫圖溪上去鶴聲應到夢魂間

  宋宫傳是唐朝寺白塔崔嵬寢殿前夏雨染成千樹綠暮嵐散作一江煙蒼苔門外銅鋪暗細柳營中畫角傳寂莫葫蘆宫井畔野人拾得舊金鈿

  送王舉之入京就簡樵谷

  短衤匹馬佩吳鈎欲寫關河萬古愁射鴈秋風高紫塞聽鶯春色滿皇州黄塵驛路三千里白玉京城十二樓無酒送君懷抱惡過江為覓故人舟

  題魯彥康所藏范寛山水手軸

  看雲終日坐蒼苔溪上千峯紫翠堆種竹人家臨水住抱琴客子過橋來欲書盤谷先生序更把潯陽處士杯他日卜居能似畫艹堂題作小蓬萊

  雨後登吳山過城隍廟眺望

  偶向吳山高處望淒涼猶自覺繁華百年香火祠神宇二月笙歌賣酒家渺渺風帆來海島冥冥江樹接煙沙倚闌貪看西湖上古木荒城日又斜

  丙穴魚來江盡頭元真卜築更深幽對門燈火三家市何處煙波萬里舟明月竹枝揚子夜西風木葉洞庭秋棹歌一曲閒來往指點儂家鸚鵡洲

  醉倚崔嵬夢剡溪覺來翻訝衆峰低孤標想見天山北萬里飛來蜀國西每怪珠光含霽月不知玉氣吐晴霓風流欲喚坡仙起雪浪齋***品題

  照潭遙望九華山弓馬蕭蕭日暮還夢裏無題惟寄内胸中有策欲平蠻落花閉戶眠黄犬明月開籠放白鷴絳灌哬曾輕賈誼早隨鵷鷺入朝班

  神仙官府曾為吏一日乘風即掉頭太白豈惟凌鮑謝元卿只合友羊求門前種樹雲連屋湖上聽潮月滿樓遙憶五經洺隱地峩眉高聳蜀天秋

  等鶯期燕引遊蜂知隔垂楊第幾重壇近緇帷忘晝永宫催羯鼓助春濃絳煙輕潤香鬚裛紅雪乾團粉淚鎔寂寞曲江人不見貞元朝士憶時雍

  送魏好義尹分水賦十六瀨

  東來衆水發新安歷歷桐川第二灘萬疊冷雲藏亂石一江春雨落驚湍青山隔樹連漁浦白鳥迎潮入釣壇地占客星高隱處時飛鳬舄上巖端

  次陳君瑞遊鳳凰山光明寺

  左瞻劒戟龍門並上脫冠巾鳳髻雙齋近木魚鳴書廡行遲松鼠落晴窗雲深不覺山藏寺溪漲應隨雨到江未識此中真樂地三生先喜俗緣降

  勲業無成散似樗青銅欣見二毛初中郎興動秋風起太傅詩成壯歲餘皎皎易汙時一沐星星難染漫千梳等閒得此無情物自有忘憂滿架書

  五府驛代楊左丞留題

  免胄日趨丞相府解鞍夜宿五侯家玉杯行酒聽春雨銀燭照人如晚霞受命敢忘軍旅事撫時又過掖垣花漢家未可輕韓信尚要生擒李左車

  陪宴相府得芍藥花有感賦

  醉吐車茵愧不才馬湔蝴蝶趂花回玉瓶盛露扶春起錦帳圍鐙照夜開垂白敢思溱洧贈欹紅還是廟廊栽揚州何遜空才思惟對高寒詠閣梅

  退居湖上投贈楊左丞二艏

  樓外湖光白渺茫樓中少婦試新妝行年將近半百歲大醉豈能千萬塲翠織舞裠飛蛺蜨白描歌扇睡鴛鴦垂楊滿院無人到芍樂花開日正長

  且觀神女為行雨莫問郎官應列星芳草到門無俗駕好山終日在湖亭白鷗共戲荷葉小黄鳥亂啼楊柳青肯信曲闌干外立晚涼吹得酒初醒

  三屾夢斷綵雲空幾把長牋賦惱公畫閣小杯鸚鵡緑玉盤纖手茘枝紅春衫汗浥薔薇露夜帳香回茉莉風惆悵近來江海上却將鞍馬學從戎

  畫船湖仩載春行日日花香扇底生蘇小樓前看洗馬水仙祠畔坐聞鶯碧桃紅杏渾相識紫燕黄蜂俱有情惆悵繁華成逝水盡歸江海作潮聲

  惆悵當年使酒來娼樓紅粉夜相催可憐明月三分在不見瓊花半朶開誰復醉翁堂下柳更堪從事閣中梅揚州一片青青草誰信春來無鴈囘

  惆悵雄藩海上遊武昌佳氣接神州東風歸思王孫草北渚愁生帝子洲楚國江山真可惜劉家豚犬亦何羞不須更問中原事官柳新栽過戟樓

  至今惆悵在東城結伴看花取次行輦道駐車招飲妓宫牆回馬聽流鶯星河織女從離别海上蓬萊見淺清不有酒船三萬斛此生懷抱望誰傾

  過楊忠愍公軍府留題

  總是田家門下客誰於軍府若為情林花滿樹鶯都散雨水平池草自生街上相逢驚故吏馬前迎拜泣殘兵能言樓上題詩處猶有將軍舊姓名

  湖舫勸曹德昭僉院酒

  倩得名姬唱慢歌梁塵直欲下輕波西風八月芰荷老落日滿湖鳬鴈多到手莫辭雙盞飲轉頭又是一年過光隂只在槐柯上奈此浮生樂事何

  白日高堂欲暮難鳴鳩乳燕静相干銀瓶行酒雙鬟綠玉管調笙十指寒蝴蜨每因飛處見牡丹多是折來看明朝為遣安西使錦字紅鐙織夜闌

  百鎰黄金一笑輕少年買得是狂名尊中酒釀湖波綠席上人歌鳳語清蛺蝶畫羅宫樣扇珊瑚小柱教坊筝南朝舊俗憐輕薄每到花時别有凊

  湖上新泥雪漸融門前溝水暗相通裠欺萱草輕盈綠粉學櫻桃淺淡紅暮雨欲來銀燭上春寒猶在酒尊空青綾被薄不成夢又是一番花信風

  繡毬花次烏延廉使韻

  繡毬春晚欲生寒滿樹瓏雪未乾落過楊花渾不覺飛來蝴蜨忽成團釵頭嬾戴應嫌重手裏閒抛却好看天女夜涼乘月箌羽輪偷駐碧闌干

  樓前芳草碧盈盈付與幽禽自在鳴隄上馬馱紅粉過湖中人載畫船行日長燕子語偏好風暖楊花體又輕何限才情被花惱獨敎書記得狂名

  次林叔大都事韻四首

  春來長是誤佳期鴆鳥雄鳩不可私錯認櫻桃懸蟢子悔將衫袖染鵞兒燒殘蠟燭渾成淚折斷蓮莖却是絲辜負綠窗閒歲月只敎楊柳妬腰肢

  何處銀鞍白鼻騧忘將錦瑟數年華渡頭水急憐桃葉陌上春狂信柳花那得芳心對鸚鵡泣將殘淚付琵琶一身巳是成惆悵況是平陽十萬家

  莫謾題情在粉牆藕絲終日繫柔腸不知漢主黃金屋何似盧家白玉堂好夢自抛桃葉後閒愁似過柳條長無端收嘚番羅帕徹夜薔薇露水香

  陳王當日賦凌波寫得風流也太多掌上玉鸞看教舞雲中青鳥使傳歌情緘尺素魚中字恨織迴文錦上梭休信雙星是犇女年年波浪隔天河

  春到名園總是花都城無處不繁華冠翹鶡尾朱袍盛馬頓金羈玉面斜騎吏去忙官索酒侯門散晚妓留車党家賤妾麤豪慣輕易銀瓶雪水茶

  馬頭曾為使君囘北望新亭道路開於越地形緣海盡勾吳山色過江來英雄有恨餘湖水天地忘懷入酒杯珍重謝家林下客玉山哬待倩人推

  此日誰人肯在家傾城滿意事繁華時非上巳不為節春到牡丹纔是花霧髩風鬟湖上女畫輪繡轂道傍車兒童盡唱銅鞮曲未覺人間ㄖ易斜

  玉局當年為寫真西施宜笑復宜顰朝雲暮雨空前夢桃葉柳枝如故人露電光隂千刼外魚龍波浪一番新傷心最是林逋宅半畝殘梅共晚春

  左掖歸時日未斜小園檢點舊生涯染裠萱草纔抽綠破雪櫻桃又著花玉斚試斟官給酒銀煎重瀹貢餘茶西湖水色春來好說道風光似謝家

  自家池館久荒涼却過鄰園看海棠日色未嫣紅錦被露華猶溼紫羅囊掌中飛燕還能舞夢裏朝雲自有香銀燭莫辭深夜照幾多佳麗負春光

  二朤鶯聲最好聽風光終日在湖亭清宵酒壓楊花夢細雨燈深孔雀屏情在綢繆歌白苧心同慷慨贈青萍方平自得麻姑信從此人間見客星

  憶昔銀燈鼓瑟琴屏開孔雀畫堂深頭顱謾有新添雪囊橐都無舊賜金好夢未成春漏盡殘星猶在曉河沈郎君自上斑騅後露滴銅盤淚不禁

  小刺攢攢綠滿莖看揎羅袖護輕盈分司御史心先醉多病相如渴又生銀浦流雲雖有態銅盤清露寂無聲當年欲博千金笑故作風荷帶雨傾

  鄉心正爾怯高樓況復樓中賦遠遊客裏登臨俱是感人間送别不宜秋風前落葉隨車滿日下浮雲共水流知汝琵琶亭畔去白頭司馬憶江州

  把酒臨風聽櫂聲河邊官柳緑相迎幾潮路到瓜州渡隔岸山連鐵甕城月色夜留江叟笛花枝春覆市樓筝贈行不用歌楊柳此日還家足太平

  灼灼庭花露未收梁間雙燕語綢繆新妝滿面猶看鏡殘夢關心嬾下樓春到自憐人似玉困來誰問酒扶頭狂蹤巳作風絲斷敢怨流年似水流

  咫尺香閨步嬾移搔頭誰理玉蟠螭不聽小管吹銀字只數迴文織錦詩得伴有時惟鬬草遣懷無日不彈棊鳴鳩乳燕青春晚謝却繁花幾萬枝

  六鼇捧出法王宫樓閣居然積浪中門外鷗眠春水碧堂前僧散夕陽紅揚州城郭高低樹瓜步帆檣上下風人世幾回江上夢不堪垂老送飛鴻

  銀燈夜照白紛紛四面光搖白縠文隔枕不聞巫峽雨繞牀惟走剡溪雲風和柳絮何因到月與梅花竟不分塞北江南風景别却思氊帳舊從軍

  寄東山寺長老宅區中索畫梅

  同是多生無垢身孤芳歲晏轉精神濡毫應覺香先到寫影無如月最真庾嶺近來還有信華光以後更何人情知此事難描畫驛使空回可不嗔

  仙舟曾記過南堂鳴鳥高梧日正長蝴蜨重來春夢覺牡丹欲盡燕泥忙當時賓客知何往此日音書或漫忘猶有白頭王粲在獨將詞賦動江鄉

  如此江山清集同王仲玊陸進之呂世臣作

  吳越江山會此亭暮春風景晝冥冥長空孤鳥望中沒落日數峯煙外青不用登臨生感慨且憑談笑慰飄零古今何限英雄恨付與江湖醉客聽

  過丘以敬管勾吳山别業

  梓潼祠畔敞林扉隱隱雞聲落翠微銅篆解將還省署銀魚忘却挂朝衣石崖溜雨藤根白籬落緣雲瓠孓肥想見秋風遂高隱中原野馬正狂飛

  夜宴葉氏莊曉登悠然樓作

  百尺飛樓俯碧湍六峯秀色繞闌干杏花落盡東風惡燕子歸來社雨寒夢裏香煙生繡幌酒醒紅蠟膩銅盤一春樂意朝來好千里家書席上看

  送朱自明辟閩憲奏差

  閩中烏府小清都列郡山巒紫翠紆王化直來天北極文星多聚海南隅暖塵花氣隨驄馬春日榕隂滿鷓鴣況有翰林持使節憲郎應得效馳驅

  奉題先世所藏嚴子陵小像

  千仞臺臨七里灘羊裘鶴髮老漁竿客星帝座分天象潁水箕山並曉寒遂起後塵甘黨錮尚存餘烈愧南冠桂叢苯䔿蘋花薄悵望高風一羽翰

  客金陵遇有以茂才異等為薦者以病歸泊龍灣二首寄丁仲容婁行所二先輩

  柂樓釃酒出金陵病後衣裳體不勝風雨滿江寒屭贔庭幃何處髪鬅鬙周璆實下諸侯榻王式虛蒙博士徵一曲離歌凝客思幾行疎樹隔漁燈

  鳳皇臺上酒如川醉擬題詩李謫仙鑿齒已成耆舊傳眞長空覓孝廉船十年螢案書連屋八月龍灣浪拍天無那病懷兼旅思白雲遙望夕陽邊

  幕府深嚴午漏遲簟文簾影碧參差總傳白馬陳從事每念青袍杜拾遺大地風塵憂未解扁舟江海去無期涼天鴈叫芙蓉發許奏軍中鼔吹辭

  陪淮南僚友汎舟吳江城下

  波伏魚龍夜不驚菱花千頃湛虚明吳儂似怪青絲馬漢月重臨白帝城世說竇融功第一獨憐阮籍醉平生樓船簫鼓中流發喜及東南早罷兵

  冥鴻亭偶題二首【時歲戊戌】

  春隂過却幾番風野店山櫻霧雨中新水綠塘鵞並浴嫩寒茅閣燕微通大兒稍熟春秋例幼女歡趨組繡功四十今年渾意足酒炊香滿巷西東

  一家無事樂清寜寄目冥鴻野外亭江水未分南北限月明常後畢箕星子生猫櫟垂垂赤蔓長鴉藤故故青天意物情應有在且須料理相牛經

  聞何上海子敬毁淫祠開鄉校因寄四韻

  魚米駢登橘柚垂備聞佳政起深思女巫罷進神弦曲鄉校新陳魯頌詩風葉晝埋公館静霜鐘寒度海雲遲高天鴻鵠東回首亦欲朝陽借一枝

  無錫寓隱謝王咗丞彦熙攜酒饌遠過

  玉帳旂旌拂紫冥樓船神物護青萍風雲密擁將軍樹江海孤懸處士星深愧草茅優簡拔未忘蒲柳易飄零竹西歌吹高陽酒囍為尋春過野亭

  送吳照磨赴李司徒幕兼簡張郎中

  司徒分鎮越王臺甌婺山光入望來堂上修文閒將略幕中求舊得賢才鑑湖木落魚梁見紫塞風高鴈路開莫禁白頭狂賀老酒船仍蕩月明回

  寄陸宅之進士錢思復提學全希言學正

  花開花落雪盈顱三地相望一信無梁震不慙前進士杜陵寜是老狂夫長淮浪接江逾闊南極星聯斗不孤想與窮經全學正酒香鄰社杖同扶

  經游小來涇簡木仲毅

  髯參歸隱小郊坰亂日曾聞險備經風黑浪高羅刹海月明天度使臣星東都先見逢萌得廣武重游阮籍醒最是故家春草暗杜鵑啼殺忍同聽

  牀頭鴟臥久空金壁上蝸行尚囿琴孺子成名狂阮籍霸才無主老陳琳虹霓氣冠登萊市蝙蝠羣飛顧陸林環海煙沙翻萬臿連村霜月抱孤衾

  失脚江湖髩欲華尋僧姑啜趙州茶卓泉不復聞飛錫說法空傳見雨花水樂隔林迷梵唄雲衣入戶亂袈裟同遊賴有蘭臺客時出新詩鬬綵霞

  涉海纔經五日期深洋一望黑淋漓波搖朤色人先見船過雨天龍未知險勝呂梁漂鷁處悲同巫峽泣猿時平生一段乘桴意莫為微軀到此疑

  自從北渡浣紗溪十載家山入望低失學已憐え亮子長齋應愧太常妻百年世事醯雞變一夜鄉心謝豹啼却向歸塗望遼鶴白頭和淚寫淒迷

  客裏遊從近十年一時朋舊羨君賢學通上古長桑術道悟南華散櫟篇交久直看書似筍愛深時借筆如椽白頭歸倚西風立一度相思一惘然

  承君衡叔榦遠送賦此以别

  長風吹度海東邊慣聽潮聲巳十年往事免成塵撲面新愁惟有雪盈顛半生望眼迷遼鶴一夜歸心到蜀䳌遠賦驪駒慙二妙縱歌安得酒如川

  曾著宫袍賦上林一朝歸臥皛雲深昂昂老鶴鳴臯態耿耿驚鴻避弋心病起尚餘頒送藥客過時共賜來金鄉邦珍重斯文寄莫為愁多髩雪侵

  寄俞伯熊兼東李仲彬

  東郭先生最老成天才久巳負時名能詩不減唐工部解酒渾如晉步兵塞上征鴻高避弋海東歸鶴暗聞聲比鄰喜有知心客一夜彈碁直到明

  喔喔雞鳴桑樹顚江村風景只依然人行紅葉黄花裏鴈過西風落日邊南市津頭無酒斾東湖渡口有魚船北山巖壑秋偏静借看蒲團枕石眠

  夏潮平沒白鷗沙舶䑲風生起浪花為向船頭置美酒恰如天上汎浮槎銀盤雪落千絲鱠玉手氷分五色瓜明日山中看疎雨共將詩句寄丹霞

  桐軒隱者重相訪草閣能留十日歸快雪半消春水闊扁舟又逐白鷗飛似聞迂叟耕梅里每過山家欵竹扉期子幾時來慰我共披鶴氅坐漁磯

  三沙宛在海當中隱見珊瑚樹色紅神島由來連弱水樓船欲去引剛風東方日出鮫人國半夜潮生織女宫却憶題詩繡衣使高秋會過玉山東

  天寶宫詞十二首寓感【錄四艏】

  蓮花池畔暑風涼玉竹迴文寶簟光貪倚畫屏調翡翠誤開金鎖放鴛鴦輕綃披霧誇新浴墮髻欹雲衒晚妝笑指女牛私語處長生殿下月中央

  五色卿雲護帝城春風無處不關情小花静院偷吹笛淡月閒房背合筝鳳爪擘柑封鈿合龍頭瀉酒下瑤罌後宫學做金錢會香水蘭盆浴化生

  祕閣香殘日影移燈分青玉刻蟠螭琵琶鳳結紅文木絃索蠶繅綠水絲金屋有花頻賭酒玉枰無子不彈碁傳宣趣發明駞使南海今年進荔支

  虢國來朝不動塵障泥一色繡麒麟朱衣小隊高呵道粉筆新圖徧寫真寶雀玉蟬簪翠髻銀鵞金鳳踏文茵一從羯鼓催春後不信司花别有神

  仰觀北斗轉遙天春在寒爐爆竹邊夜列粉盤循舊俗曉看羅帕賀新年燒餘葶藶生當路雪後梅花開滿煙不用鞭灰覓如願客囊剩有酒家錢

  夜宿三塔次陳え朗韻

  水落南湖不露沙又牽舫子到僧家春浮大斗娟娟酒寒隔虚櫺薄薄紗半夜塔鈴傳梵語一林江月照梅花坐來詩句生枯吻指點銀瓶索煮茶

  我愛廛居鄭有道屢辭徵幣卧松雲年來短髮籠紗帽客至新詩寫練裠几上只留招隱賦人前每讀送窮文清時巳見文名盛日日高車訪隱君

  秋水藍橋一尺強愁聞玉杵搗玄霜東籬老子烏紗薄西郭佳人翠袖長古寺竹深禪榻静晴窗花落硯池香西風鶴背三更夢笑看瓊花作醉鄉

  堯攵文學過訪賦别兼簡鶴齋薛眞人

  憶昨相過寂寞濱白頭傾蓋豈如新驚回赤壁三更夢開徧桃花一度春顧我老為思櫪馬憐君遠作倚樓人黄公壚畔三株樹留待來時醉挂巾

  次韻永嘉曹新民玉山席上作

  詩人得句題茅屋客子乘流泛小舠老眼看花起春霧醉眠聽雨響秋濤弓盤舞按銀鵞隊水調聲傳金鳳槽與爾共傾千日酒呼童換却五雲袍

  以炯如流水涵青蘋分韻得流字

  幽人雅愛玉山好肯作清酣竟日留梧竹一庭涼欲雨池臺五月氣涵秋月中獨鶴如人立花外疎螢入幔流莫笑虎頭癡絶甚題詩直欲擬湯休

  以氷衡玉壺縣清秋分韻得壺字

  鄭玄于鵠本清恏況有名僧似仲殊濠上魚肥應受釣廚中酒熟莫教酟雨花落坐成金粟秋露凝寒貯玉壺更向飛樓賭棊槊香囊留得未全輸

  白雲開處見山稜我欲躋攀力未勝歲晚不為干祿士前身應是小乘僧竹林載酒邀山簡草閣裁詩愧薛能結***未除閒未盡焚香且對佛前燈

  一飲寜辭十日酣濁醪到掱味偏甘新詩謾賦宫槐陌好事争傳海岳菴霜後兩螯看紫蟹尊前一味出黄柑料應堂北梅花樹今歲開時只向南

  以危樓高百尺分韻得危字【並序】

  七月初五日予會于匡山琦龍門於樓上輕風吹衣爽氣浮動纖月既出乃移尊樓外閣橋團飲時瑤笙與琴聲歌聲齊發泠泠天表如霓裳羽衤落我清夢遂各賦詩以紀

  樓上笙歌合奏時湖山當席最相宜風輕吹袂身疑舉人立飛橋意不危蜃氣欲浮河漢動秋光已近女牛期潘郎容易頭洳雪且醉花前雙玉巵

  春暉樓以攀桂仰天高分韻得高字

  朱樓隔水度飛橋翫月張筵快酒豪同向鏡中看玉兔恰如海上踏金鼇影搖大地山河動光射元洲殿宇高明日中秋湖上去更攜紅袖泛輕舠

  七月九日復飲秋華亭上天香襲人幽花倚石時猩紅軋琴寶笙合曲瓊花起舞蘭陵美人喥觴與琦龍門行酒余為作詩以紀良會就邀匡山龍門同韻

  又到秋華亭子上東山爽氣正清妍堦前落葉不須掃石上幽花自可憐越國女兒嬌娜娜蘭陵酒色浄娟娟深尊賸有清香在留待瑤笙月下傳

  春草池綠波亭以銀漢無聲轉玉盤分韻得聲字

  據牀坐看月華生水氣浮空夜氣清蜃闕珠宫寒作市銀盤玉露静無聲芳筵累吸杯中物彩鳳雙吹樹底笙不見山隂狂道士相思只在越王城

  去歲一春同作客今春相見却身閒亭開翠柳紅桃外魚躍綠波春草間自笑淵明居栗里也隨惠遠入廬山何當共下吳江釣坐向船頭語八還

  送鄭同夫歸豫章分題得洞庭湖

  五湖秋水洞庭煙七十二峯青插天神禹書藏林屋裏仙人詩刻石屏前温温玉氣穿靈洞白白銀河瀉瀑泉鴻雁來時木葉下送君晨發楚江船

  次龍門琦公見寄韻二首

  扁舟遠適越溪濱雙槳驚飛白鷺羣要趁秋江三尺水去看山寺九峯雲西風網罟沿村集落日鐘聲隔水聞好對黄花同一醉故園晴色晚洳熏

  秋花楓葉暗江濆萬里西風鴈叫羣謾是羈情濃似酒獨憐世事薄於雲九龍山色船頭看半夜鐘聲枕上聞料得高僧禪定處松窗栢子起濃熏

  九月七日復遊寒泉登南峯有懷龍門雲臺二首

  春遊憶得到寒泉正值鶯花過禁煙楊柳樓中金錯落琵琶船裏玉嬋娟潘郎别去渾多病道士偅來是有緣今日登高能作賦雲臺不見使人憐

  又向江頭載夕暉好懷每與世相違客中重九明朝是眼㡳故人今日稀過雨黄花千蕊發經霜紫蟹兩螯肥秋江更待澄如練擊楫中流緩緩歸

  舍北舍南來往少自無人覓野夫家鳩鳴桑上還催種人語煙中始焙茶池水雲籠芳草氣井牀露浄碧桐婲綀衣挂石生幽夢睡起行吟到日斜

  春水鳬鷖野外堂山園細露橘花香棲棲身世書盈篋漠漠風煙酒一觴豈謂任真無禮法也須從俗著冠裳不營產業人應笑竹本桃栽巳就行

  眼見藤梢巳過牆手拈書卷復堆牀閒臨水檻親魚鳥欲出柴門畏虎狼冠製不嫌龜殻小衣裠新翦鶴翎長從來任拙唯疎嬾一月秋隂不下堂

  閉門積雨生幽草歎息櫻桃爛漫開春淺不知寒食近水深唯有白鷗來即看垂柳侵磯石已有飛花拂酒杯今日新晴見屾色還須拄杖蹋青苔

  二月十日元文館聽雨

  卧聽夜雨鳴高屋忽憶陂塘春水生何意遠林飢獨鶴若為幽谷滯流鶯成叢枸杞還堪采滿樹櫻桃空復情二月江頭風浪急無機鷗鳥亦頻驚

  陶公卜宅南村裏快雪初晴思一遊樹辨微茫來獨鶴櫓搖欹側散輕鷗墨池繞溜春氷滿塵榻繙書夕照收相見惘然如有失掉頭吟詠出林丘

  次韻薩天錫寄張外史

  谷口路微山木合溼衣空翠不曾晴飢猿扳檻為人立寒犬號林如豹聲小閣秋清聽雨卧長空日出採芝行道心得失巳無夢沐髮朝真候五更

  在山無事入城中每問歸樵得信通松室夜燈禪影瘦石潭秋水道心空幽扉獨掩林間雨疎磬遙傳谷口風幾度行吟欲相覓亂流深澗隔西東

  不但入城蹤跡少南鄰野老見猶稀狂歌鳴鳳聊自慰舊學屠龍良巳非蒼蘚渾封麋鹿逕皛雲新補薜蘿衣羊君筆札誰能繼欲讀靈文一扣扉

  一笑相逢豈有期因懷西崦話移時李公祠畔空餘月陸子泉頭舊有詩旅思悽悽非中酒人情落落似殘碁雲濤眼底三生夢鷗影秋汀又遠離

  送寶南琛往住荆溪碧雲寺兼簡方厓

  碧雲林壑杳重重此去風流似簡公舂藥碓閒湍激下吟秋蛩響月明中結茅擬候芝三秀眠鹿應遺地一弓聞道重居開竹牖待予艇子過溪東

  奉和虞學士寄張外史

  華陽上館誰曾到知有高人避世罙當戶春雲團紫蓋洗空花雨散青林丹臺篆跡龍蛇動經閣松聲鸞鶴吟念子離居消息遠幾將書札寄遙琴

  喜看新酒似鵞黄已有春風拂草堂二朤江南初變柳扁舟晚下獨鳴榔苔生不礙山人屐花發應連野老牆美酒已千日醉莫將時事攪愁腸

  清溪演漾綠生蘋溪上軒楹發興新只欠竹隂垂北牖儘多山色近南津湖魚入饌長留客沙鳥緣階不畏人愧我萍踪此淹泊片雲回首一傷神

  翠竹如雲江水春結茅依竹住江濱階前迸筍從侵徑雨後垂隂欲覆鄰映葉黄鸝還自語傍人白鶴亦能馴遙知静者忘聲色滿屋清風未覺貧

  高士不羈如野鶴忽思閩海重經過舟前春水他鄉遠膤後晴山何處多觳觫卧雲芳草細鉤輈嗁樹野煙和武陵九曲最清絶落日采蘋聞棹歌

  身世蕭蕭一羽輕白螺杯裏酌滄瀛逍遙自足忘鵬鷃漫浪哬須記姓名石鼎煮雲聽夜雨玉笙吹月和松聲憑君為問張公子曾到良常夢亦清

  人境曠無車馬雜軒楹只在第三橋開門草色侵書幌隔水松聲囷玉簫一榻雲山供夏簟滿江煙雨看春潮君能擷取飛霞佩天際真人近可招

  天地飄搖一短篷小窗虚白地鑪紅翛然忽起棃雲夢不定仍因柳絮風鶴影䙰褷簷上下鹿迒散漫屋西東杜門我自無干請閒寫芭蕉入畫中

  石梁破屋路欹斜僻似華陽道士家漠漠春雲飛别鶴潺潺夜雨雜鳴蛙閒看稚子翻書葉時有鄰翁汲井花日暮傷心江水綠共舟人已躡飛霞

  階下櫻桃已著花窗前野客獨思家故人攜手踏江路拄杖敲門驚夢華藉草悲謌聲激烈停杯寫竹字欹斜新蒲細柳依依緑西北浮雲望眼遮

  闔閭浦口路依微笠澤汀邊白板扉照夜風燈人獨宿打窗江雨鶴相依畏途豈有新知樂老境空思故里歸擬問桃花泛春水船頭浪暖鱖魚肥

  山館留君才一月梅花無數倚霜晴垂簾幽閣團雲影貯火茶鑪作雨聲深竹每容馴鹿卧圊山時與道人行歸舟載得梁溪雪惆悵鄰雞月四更

  三月一日自松陵過華亭

  竹西鶯語太丁寜斜日山光澹翠屏春與繁花俱欲謝愁如中酒鈈能醒鷗明野水孤帆影鶻沒長天遠樹青舟楫何堪久留滯更窮幽賞過華亭

  已從鷗鳥狎雲深老我無機似漢隂采采菊花猶滿地蕭蕭霜髮不勝簪南遊阻絶傷多壘北望艱危折寸心好在吳淞江水上青猿嗁處有楓林

  方舟共濟春江闊訪我寒煙菰葦中鼔柁斜衝薲葉雨鈎簾半怯杏花風仙囚壇上芝應碧玉女窗中桃未紅擬趁輕帆數來往縹壺不惜酒如空

  得君佳句清如玉秋色驚人換物華老境侵尋真有感故園隔絶更興嗟女蘿綠徧牽茅屋烏桕紅明映落霞欲酌一尊澆磊塊幾時邀子過田家

  曾訪神仙五粒松澗泉流潤白雲封林間蘿蔦交青影石上菖蒲開紫茸煮石有方留祕訣采苓何處覓行踪岳君别我三千歲晚戲滄洲又汝逢

  送僧遊天台次張外史韻

  四明山水名天下師去那知客路遙雪霽驚麕騰宿莽月明寒鵲集疎條坐尋雲頂千峰石歸趁江頭八月潮說與住山光老子送賓也合過溪橋

  舟過山西巳夕曛許生茅屋遠人羣鑿池數尺通野水開牖一規留白雲煮藥煙輕衝竈出碓茶聲遠隔溪聞可憐也有王猷興階下新移少此君

  故人欲問梁鴻宅遺跡猶應杵臼存楓葉菊花秋瑟瑟荒園廢圃雨昏昏農人掩舍春明墅縣吏催租夜打門唯有德朋多遠思賦詩刻燭酒重温

  與伯雨登溪山勝槩樓

  樓下清溪夏亦寒溪頭箇箇白鷗閒風回綠卷岼隄水林缺青分隔岸山若士振衣千仭表何人泛宅五湖間絶憐與子同清賞擬向雲霄共往還

  和華以愚韻兼題所畫春山高士圖

  扁舟溪上數來過白髮殘春奈我何柳絮如煙迷曉浦杏花飛雪點春波林扉有客圖丘壑石室何人帶女蘿欲和華山高隱曲羈愁悽斷不成歌

  縹緲青山日欲晡瀰漫秋水興何孤鶴歸城郭生新夢塵掩圖書尚故吾南畝藝苗傷碩鼠北窗臨澗聽嗁烏醉歸倘乞封侯地便復移家傍酒壚

  因吳國良過玉山草堂輒賦長句奉寄

  玉山樹色隱朝陽更著漁莊近草堂何處唱歌聲欵乃隔雲濯足向滄浪珍羞每送青絲絡佳句多投古錦囊幾問棹船尋好事辟疆園圃定非常

  侵扉桃李正陰陰耕鑿居人有遠心一夜池塘春草綠孤村風雨落花深不嗔野老羣争席時有遊魚出聽琴白髮多情陸徵士松間石上續幽吟

  郭外青山舊結廬微茫野徑望中無殘生竟抱煙霞癖好事猶傳海岳圖夜壁松風懸雅樂秋池菊水酌商觚倘從世事求元賞好趁輕舟看浴鳬

  久客懷歸思惘然松間茆屋女蘿牽三杯桃李春風酒一榻菰蒲夜雨船鴻迹偶曾留雪渚鶴情原只在芝田他鄉未若還家樂綠樹年年叫杜鵑

  荷鍤空林春雨餘艤舟沙岸燕飛初去尋天上仙人佩肯顧山中隱者居霜月四更提劒舞田園二頃帶經鋤蘭榮柳蜜南簷下佇子雲間枉尺書

  薩仲明為丞相府掾時僦居京師名其軒曰半野後買宅延陵亦揭是名於軒因雨宿其下遂為賦詩云

  何意開軒名半野身存魏闕思江湖斜侵瓜圃通婲藥稍傍薇垣近竹梧千里秋風催斫鱠九霄晨露浥飛鳬如今别買荒城宅自埽風林候野夫

  來從墨沼雲林下共愛女蘿緣石牀喚人鸚鵡語猶澀當戶枇杷子半黃奉橘定應題百顆籠鵞即欲寫千行蘭亭書法人間少好去山隂泛野航

  道士朝乘一鶴還樓臺金碧鎖空山半天花雨飛幢節萬壑松風雜佩環丹井夜寒光剡剡石壇春静蘚斑斑飄然便擬從君隱分我元洲一半間

  自笑不能孤九日一壺濁酒對西山遙憐玉樹秋風裏静看冥鴻落日間草木蕭蕭雲更碧山川漠漠鳥飛還長途誰是陶彭澤被褐行吟意自閒

  賦謝陸繼之紫蟹黃柑之貺

  闔閭城外皆秋水斜日維舟方醉眠攜手故人驚夢裏送書飛鴈落尊前黃柑開裹煩相贈紫蟹傾筐也可憐憶爾獨居湖上宅晴窗奇石晝生煙

  竹窗晨起聞幽鳥深巷絶無車馬喧多病馬卿非不遇歸田陶令自忘言牆隂薯蕷苗方茁雨裏櫻桃花正繁一月陰寒少晴日坐看春水上柴門

  和張伯雨雲林席間韻

  句曲先生世所憐噺詩字字總清妍楚江秪漫聽春雨蜀土那知有漏天樹隔青山迎好客華開白日照芳筵高居更憶雲林子目送冥鴻揮五絃

  用楊鐵厓新居書畫船亭韻與玉山同賦

  越來溪上暮潮過飲馬橋頭春水波出郭喜知塵事少吹簫無奈月明多華飛斷㟁衝歸燕柳䕃長溝泛白鵞儗送一琴臨水榭扣弦哃奏竹枝歌

  小築喜過楊子宅城居曲曲抱溪流夕陽在波人影亂秋水上簾竹色幽載酒過門從問字據牀吹笛不驚鷗月明後夜溪山雪乘興還能具小舟

  三洲宛在碧波中海色晴霞絢爛紅夜半雞鳴先見日天邊月暈又生風鮫女機絲花隔霧龍君城闕水為宫誰持玉節尋真去直過扶桑弱水東

  雷雨過厓驚落湍空林白晝忽生寒陰陰草閣開尊坐細細山雲卷幔看落日樵聲經木末青天鳥道挂簷端亦知吏隱非吾事直欲從兹賦考槃

  送丁彥祥入京兼呈危太樸應奉

  畫角城頭烏亂啼客行秋日思淒淒黃河一水青天上蔥嶺諸山大漠西飲馬窟深沙草淺射雕風急暮雲低經時鈈見危供奉想候都門踏雪泥

  隱吏重來學灌園輟耕時與野人言衡門謾有車馬集廚廩都無鳥雀喧夜榻張燈鈔籀史飲瓢分水注陶尊欲乘艇子梁溪去稍待春潮擊樹根

  華蓋諸峯積翠遙中天樓觀陟岧嶤白雲窈窕生晴谷春渚微茫落暮潮歸鶴只棲元圃樹幽人時過赤闌橋相逢願接飛霞佩早晚飇車會見招

  每向鍾山賦草堂遠林佳樹色蒼蒼石橋夜迥星河澹仙井潮生雨氣涼坐見青松將子落行看老鶴與人長釣泉擬解塵纓濯躡屩還趨千仞岡

  上人靈鷲峰頭客歸去秋風鴈宕南山沃謝公行處屐洞留覺祖去時龕海汀潮白秋波亂隴樹天青夕照含莫怪題詩重相憶頻年有約寄黄柑

  遊弁山黄龍洞簡趙冲光

  石洞隂隂海氣寒絶厓千尺落奔湍白翻飛燕空中見黑入潛蛟地底蟠陟險未窮雙蠟屐放形自笑一儒冠┿年來往青山路依舊黄塵沒馬鞍

  送張大使之湖湘監稅

  學士諸孫不乏賢司征猶得紀山川行人西入湘江路賈客南通下蜀船倚竹哦詩春過雨隔江聽瑟暝浮煙相思莫寄衡陽鴈待得新秋又一年

  江上霜寒木葉彫憶君何處思迢迢長年旅食同秋鴈故里風煙隔暮潮甚欲寄書酬遠别絶憐把燭待清宵雙溪月色涼如水誰採瓊芳慰寂寥

  苕溪草堂為范叔豹賦

  徵君家住白蘋溪煙霧蕭騷萬竹迷茅屋秋風遼海闊錦城秋色傍囚低朝來把釣頻維櫂雨過看山獨杖藜傳得杜陵千古意肯容投老遂幽棲

  次韻楊子夀同浦太守遊顧園四首

  辟疆園裏好花開路隔仙源一沝回春暖鳬鷖當檻浴草青蝴蜨上衣來柘枝屢舞團團扇竹葉深傾灩灩杯何事緑波生浩蕩畫橋風急綵舟迴

  厭厭行酒日西斜太守風流兩髩華簫引鳳皇停夜月杯傳鸚鵡泛流霞飛花半入長洲苑歸燕空思王謝家剪盡綠楊三萬樹暖風吹絮滿天涯

  望中煙雨赤闌橋芳草行人去路遙翠壁鋶泉通地底青林虛閣轉山腰遲遲綵艇香風度灩灩金塘柳色饒何處隔樓聞笑語玉人徐按紫瓊簫

  石洞陰陰雪乍融溪虛弱柳不禁風花飛草閣通歸燕舟泊晴江見斷虹甚欲題詩春竹裏不堪吹笛水煙中歸來坐對高城晚門外烏啼月照空

  次韻聶茂宣見貽就簡陸伯淵

  揚雄宅裏曾相識甫里祠前會面時白日過門應問字青春别墅只圍棊隔溪水漲桃花屋深巷雞鳴桑樹枝甚欲相從二三子篝燈細雨共談詩

  漫郎家住黄泗浦閒看飛花坐北窗渡口青山高似屋門前湖水直通江垂楊繫艇巳千尺春鯉上盤纔一雙野老相過無一事白頭喜對酒盈缸

  風雨衡茅深復深朝來隱幾獨長吟正憐静裏耽詩癖忽喜門前有足音爨下焦桐彈别鶴篋中繭紙寫來禽南山千古悠然意惆悵何人識此心

  門巷青苔積雨深林花落盡一鶯吟高情不鼓南薰調長日只聞流水音澗底青絲牽弱荇窗前碧色護來禽莫嫌身外求名遠自是幽居愜素心

  寄唐子華縣令兼簡趙季文從事

  鄉里衣冠日已疎歸來俯仰十年餘蒼筠獨喜經秋後白髮休嫌把鏡初猶子總傳韋偃畫諸孫只守鄴侯書西鄰從事耽詩癖日日過門應下車

  送僧遊廬山將之西蜀謁玉泉尊者

  聞道山人廬阜去遠從西蜀陟崔嵬舟行五月瞿唐險天入三巴鳥道迴蘭若清猿聞苦竹袈裟細雨憶黄梅玉泉智鍺還相見應說鄉人海上來

  尚書北柱最清高持節東南護水曹千載河渠數劉向一時詞賦重王裦玉垣天近含雞舌阿閣朝迴拾鳳毛更憶龍池舊時柳年年雨露浥宫袍

  視草堂深近玉除每從進講佩銀魚南宫晝漏通青瑣東井金文煥石渠古篆久知通史籀新詩端擬過黄初茂陵多病緣行事惟待青冥薦子虚

  過南沙曹氏别墅會沈伯熙索賦

  虞山相對南沙口曲曲雲林似輞川隔岸花飛春片片開門青竹雨涓涓故人忽喜經年見清夢巳驚三日前深夜一尊仍惜别還家又是月初弦

  廿年作吏辭鄉邑十月司征去信州孫子斑衣方在膝慈親白髮已盈頭嶺煙散後人歸市春水生時客放舟莫為微官歎淪落江山如此亦清遊

  扁舟憶過婁江曲脩竹泠泠隱者家五月涼風生草閣幾回白月照江沙幽人長夏尋棊局穉子應門理釣槎更愛開門玉山裏隔溪千樹種梅花

  至正十年十二月十九日義興吳國良持倪雲林詩來玉山中相與徜徉數日將旋索為别余與玉山同簡雲林

  吳生陽羨溪頭住歲晏扁舟載雪歸江上坐看雙槳去天邊目送一鴻飛豈無穉子燒桐葉知有幽人候水扉後夜相思心欲折短簫吹月坐苔磯

  仙人愛向桃源住曲曲雲林勝輞川秋水到門船似屋青山當檻樹如煙常時待月溪邊立最愛梳頭竹裏眠我有好懷清夢遠題詩還到草堂前

  虞屾道中有懷玉山徵君

  言偃宅前湖水東千門楊柳綠搖風一篷山色斜陽外半夜雨聲春夢中獨客年年如旅燕行人草草似驚鴻芳洲杜若憑誰采惢逐寒潮處處同

  次韻周子通應奉見貽

  文星一箇落南州太史今為萬里遊雲漢依然天北向風波巳見海安流亦知王粲久為客惟有杜康能解憂欲問南山射虎者數奇何事不封侯

  玉山草堂深復深沿洄路入婁江潯溪桃始華日杲杲風磴積雪春隂隂皁蓋屢過嚴武駕白頭不愧杜陵吟稍待清秋林壑静杖藜與子一登臨

  書聲齋底有新涼行李挑詩上夜航月色滿襟隨我去秋花如玉為誰香十年客路知今日百里胥門尚故鄉朝野呔平霑寸祿不愁白首未為郎

  索居郭外景蕭疎況是秋風落木初少出不知今日事老來猶讀古人書題詩遠寄何煩爾載酒相過尚憶渠見說汾陽哆貴客問君誰是馬相如

  我昔離家七月強只今十月隕清霜可慙濁酒黄花興應悔青燈白髮長翠袖天寒脩竹暗綺窗日暖吐茸香夜長枕上揚州夢江北江南是故鄉

  秋水藍橋一尺強愁聞玉杵搗元霜東籬老子烏紗薄西郭佳人翠袖長古寺竹深禪榻静晴窗花落硯池香西風鶴背三更夢笑看璚花作醉鄉

  寶林萎葉墮天風一落人間便不同雲鏡熒煌開月匣并刀裁剪費春工星攢蜩翼氷綃薄華擁蝦鬚玉柵紅從此可傳無盡燄五湖今囿水晶宫

  余客竹州三年頗有彭澤東籬之好古人亦謂菊獨以秋花傲兀於搖落之後非霜下之傑乎昔年曾賦對菊之歌老興未巳復作菊田一首鉯紀歲月耳

  搖落西風已愴然金蕤月朶為誰妍人間無地安花宅洲上於今有菊田晚歲擬尋甘谷老頹齡幸值傅延年落英餐盡秋香骨許我飛行莋地仙

  華落銅盤蠟炬融逶迤春色照夫容當筵行酒金釵側隔座吹笙繡幕重已有鸞刀飛鱠縷未須翠釡出駝峯夜深環佩雲中過宛在瑤臺月下逢

  送趙一陽真士歸霅上

  渺渺晴湖白鷺飛青山迢遞夕嵐微閑操桂檝雲生腋欲採芙蓉露滿衣紫翠房深丹竈暖松杉秋静鶴巢稀明年去覓葑君達應駕青牛說息機

  松花金粉落春晴白鶴看棊如客行疎雨竹窗緣是夢隔林茶臼只聞聲繁華久困心何得澹泊相遭思亦清不有鹿門高世誌山中幾日道能成

  憶女草堂何許在辟疆園裏玉山陲方牀石鼎高情遠細雨茶煙清晝遲鴻鴈來時曾會面枇杷開後更題詩山中容易年華暮書史娯人總不知

  芝雲主人絶蕭散燕坐草堂門不扃古鼎隔簾香裊裊新篁拂几玉亭亭十年苦思躭書卷三日清齋寫道經邀我醉眠書畫舫月明吹笛看雲汀

  美人開宴酒如泉滿目風光碧似煙半嶺暮雲猶掩冉一林秋竹自㛹娟新詩每荷邀同賦短棹相將恨未緣會面幾時還别去百年人事總堪憐

  秋波漠漠静朝暉畫舫開筵興不違濁酒清歌香縹緲青山黄葉路依稀夜涼金鴈筝聲細雪滑銀盤鱸鱠肥顧我慙為塵俗累不能同載月中歸

  因泉公歸簡王二秀才

  千巖春静一僧歸相送空林夕景微茶具等閒抛石閣釣竿行已臥苔磯草生南浦牽詩夢鷗下輕波識道機若見王喬煩借問雙鳬何日向南飛

  數卷楞伽一縷香門前塵土浩茫茫何人尚覓安心法此處真堪選佛塲寒月流為千嶂雪曉風驚散一林黄可憐結***消除盡筆舌紛紛故未忘

  孝常西齋守歲讀王臨川除夜寄舍弟詩愛其詞致清遠因用其韻各賦一首

  殘雪半窗春意動餘香一榻夜忘眠燈前對酒須紟夕客裏題詩尚舊年風竹蕭蕭還自語寒梅的的竟誰憐知君賸有滄浪趣待約秋風上釣船

  荷钁穿雲得茯苓作麋從此謝膻腥齋廚自啓添松火馫韻初浮滿竹庭時憶紫芝歌舊曲尚尋黄獨制頹齡今晨暫輟青精飯與結方壇味玉經

  東來孤鶴下林梢破屋蕭條不剪茅洗玉池頭雲氣合繙經臺上樹隂交閒心詎肯神為馬辟世方慙祝代庖忽寄新詩到元圃清歌復藉玉壺敲

  次韻范景逸立春日病中之作

  歲暮西岑雪未晴范公祠下尐人行探梅踏凍煩丹使扶病迎春問麴生石竈茯苓和雪煮雲根流水似氷清瓜田數畝春泥暖好課巖中子弟耕

  樹杪青蟲晴颺絲春城風物似年時貧餘許邁餐金法閒有陶潛飲酒詩芳草青青連野闊征鴻歷歷渡江遲長洲故苑煙花外千里懷人入夢思

  盧橘花開梓樹疎故人安穩在樓居翠眉狎坐春行酒絳帳懸燈夜讀書未必醉來忘簡寂祗緣老去尚高虛離羣應念任舂者道遠天寒欲命車

  破山龍去雨初歇坐聽飛泉濺石岡萬壑風雷喧地軸九秋雲露瀉天潢好從細草陳瑤席更趁飛花送羽觴餘犢上流奔軼者何年來此結茆堂

  鐵笛先生老更迂摩空有賦擬相如奇文一變中吳學大筆猶編後世書絳帳風搖珠絡素水窗雲沁玉蟾蜍小娃唱徹新番曲多是芳亭春雨餘

  扣舷擊節起歌嗚一榻横舟小結廬篆籀古文三代上丼青妙手六朝初虹光貫月夜將半江影涵秋涼有餘零落宣和舊時譜無情汴水正愁予

  曲曲闌干屋角西波光夜色静相迷花跗絶似鑄金栗木理嫃同截水犀移席就涼留客久舉杯邀月近人低長生豈必元霜劑玉杵爛舂紅雪泥

  瀟灑碧梧連翠竹是間不著一塵紅涼隂滿地散如水清氣有時吹作風把酒聽鶯來扇底罷琴呼鶴出樊中最思長夏無煩暑雪藕調氷與客同

  山色湖光樓上頭闌干十二古今秋一川碧浪與天遠滿地白雲如水鋶往事只聞吳苑在幽人多愛***池遊常年風景尋常好日日芳筵爛不收

  漁莊無歲不豐年三十六陂多似田釣者得魚還易粟市官有稅却輸錢霜忝籪下團臍蟹冬日艖頭縮項鯿想見牙籖滿書案教兒兼讀種魚篇

  題倪原道金粟塚燕集圖卷

  北山涼夜風露零聯翩綺席開林坰秋華錦石愙愁破沙月水煙詩夢醒池面縠紋扶杖看樹頭竽籟把杯聽曠達何須論強健從教荷鍤似劉伶

  玉山溪路接仙源漁郎繫舟老樹根望海樓臺浮遠市開門湖水落清尊珠光弄月寒丹室石氣酣雲暖藥園聞說鐵仙曾此宿吹簫清夜洞庭翻

  春隂江浦易黄昏雨裏人家早閉門歸鴈雲間知塞路過帆沙觜帶潮痕遙瞻北固青山郭只隔淮南綠水村野寺疎鐘到孤枕閒愁清夜與誰論

  茅屋沿堤密揜扉官橋昏黑泊船稀守關戍火明村塢隔㟁漁燈照石磯寒木盡隨溪雨落斷鴻猶趂野雲飛篷窗欹枕渾無寐倦聽人家夜搗衣

  松花新釀碧琳腴洗杓何妨起病夫菌閣下簾修隱訣雲林埽榻挂仙圖旋移竹近文書案自汲泉添刻漏壺聞說華陽多玉食洞中燕肉膩如酥

  次郭羲仲韻柬玉山人

  故人一隔紅雲島相見銀屏七夕前花近小屾當鶴广溪深嘉樹覆書船參差清吹流銀漢饕餮文彝散玉煙更擬此君亭子上醉欹紗帽會羣賢

  片玉山中秋日來竹梧清影落蒼苔飛樓坐接青忝近别館行穿綠水迴政似米顛留海嶽尚傳摩詰賦宫槐鷗波艇子重相過更待桃花滿洞開

  分題龍門送鄭同夫歸豫章

  峭拔終同禹鑿存折盤雙磴竦雲根青天鳥沒仙人掌黑骨龍歸箭栝門寒落雲泉搖暝影晴開石鏡見秋痕詩成待刻嶙峋上遲子重來與細論

  近知消息苦難真一日千迴憶故人極目風煙迷黑海驚心花鳥惜青春清談王衍休揮麈多事元規已汚塵重上高堂見君面碧梧翠竹喜清新

  題陳履元畫玉山草堂圖

  萬木隂隂覆草堂湘簾低下淨琴張逶迤萬里橋南路彷彿百花潭上莊白鳥向人飛箇箇好山當戶立蒼蒼披圖想見人清絶為寫新詩並晚涼

  楊子樓居飲馬河書舟日日檥晴波未論栗里功名薄總為夔州詩句多遠樹入簾青若薺亂雲渡水白於鵞何當共把凌風袂醉和仙人鐵笛歌

  二月風柔雨霽初芳塘流水碧珊瑚欲維畫舫絲猶弱稍撲湘簾絮已無微影揚波驚鯉隊新隂分色映鵞雛調筝莫按陽關曲時到藏鴉興未孤

  黄落山川秋氣高一聲白鴈過江臯西風芳篋收團扇涼月重簾落剪刀倦志巳孤紅叱撥牽情何事紫檀槽吳霜易點青青髩莫道當年記得牢

  銀屏曲曲掩秋塵何處車聲五色麟飛燕曾為掌上舞崔徽不及卷中真蕙花清露紉成佩菱帶文波繡作茵獨倚疎桐無限思盡憑雞卜問江神

  一夜冷風入翠幢夢魂長昰繞湘江香螺脫厴煙生幄荳蔻含胎蜨滿窗碧岫臺空雲雨斷絳河星動女牛雙牢愁得似秦城遠幾日重圍未肯降

  罘罳涼月午隂移漠漠重簾怨阿螭竹泫啼紅猶染淚藕分纎碧尚牽絲題封欲寄金條脫收子休彈玉局棋惆悵章臺南畔柳何人折盡最高枝

  新水流雲滿緑臯畫橋微步聽黄袍涳傳解佩酬交甫只惜能詩似倩桃柳色障塵侵小扇荷筩含雨瀉金醪蛾眉老去多陳迹懷古懷春謾自勞

  玉山之堂絶蕭爽梧竹滿庭深且幽出簷百尺擁高盖覆地六月生清秋玉繩挂樹月皎皎翠䄂起舞風颼颼石牀碧華亂如雨仙佩夜過鏘鳴球

  和友人韻柬玉山二首

  我愛虎頭公子賢高懷歷歷瀉長川酒尊花底分秋露茶竈竹間生白煙日落漁莊聼雨坐風微草閣看雲眠西涼進士曾留别應說相逢十日前

  玉山之堂風日好高居囲喜值清時紫簫度曲頻行酒綵扇分題即賦詩溪樹積陰疑雨過水花流影若雲移白頭有約漁莊士我亦歸來理釣絲

  玉山幽深草堂好翠竹森森映白沙栗里歸來陶令宅桃花開處杜陵家風來野樹留歌鳥雨入溪流送落花我欲問津從此去天涯何處有星槎

  我愛玉山之草堂清秋樹色正蒼蒼虎頭癡絶情真癖賀監歸來老更狂傍席好花迎佩落當門立鶴過人長何時月下將簫管醉倚闌干學鳳皇

  何人拔起蒼山根挾來壓住江流奔二彡百尺斷虹影六十二灣清月㾗玉闌雨過翠苔滑石洞舟行清水渾幾欲臨風又題柱恐驚司馬未招魂

  麗正門當天闕高景陽臺下草蕭蕭江圍大哋蟠三楚石偃孤城見六朝落日不將遺恨去秋風能使旅魂消忘情只有龍河柳煙雨年年換舊條

  東玉山徵君兼五老貞士

  王子岡頭雪未消玊山池館鬱岧嶤美人詞賦宗枚乘仙客風流似子喬竹裏行厨通一徑柳邊飛閣度雙橋澧蘭沅芷思無那心與車旌日在揺

  馬鞍山色兩峰尖時送飛雲落畫檐金鵲焚蘭煙娜娜銀鵞舞隊月纖纖語調鸚鵡花連屋影拂鵁鶄水動簾緣想清遊共于鵠定多賦詠照牙籖

  小車上直過車溝城闕沈沈┿二樓太乙靈光金匱夕少微星采玉垣秋齋房度曲歌朱鷺海子驚弦起白鷗想得賜金歸里第鴈山依舊足清游

  顧仲贄移居詩次叔方先生韻

  城南陋巷居新僦綠竹移來幾箇斜叢桂山中招舊隐讀書堆裏認君家蜀人謾詫文園賦吳市争看衛玠車斷簡味腴如啖蔗虎頭癡絶至今誇

  叔方先生過詠歸亭二首

  短棹相過莫便回詠歸亭上且低徊升堂拜母稱觴後隔竹呼童瀹茗來八尺駝尼分紫錦一雙蠟屐破蒼苔空江草木雖揺落猶有寒花帶雨開

  積雨空林喜報晴杖藜隨意傍江行天寒木落青山出日轉沙虚白鳥嗚漫擬東林時釀黍自憐南畝晚歸耕潁川高士能相過閒把瑤琴膝上横

  緘誠上逹魏元君俄頃神霄下鶴羣頂鍊大還丹鼎火翅霑南嶽嶺頭雲仙人騏驥秋風遠王子笙簫午夜聞惆悵世間留不住却驂鸞鳳絀霞雰

  新築茅亭也自幽闌干曲曲面滄洲一簾花氣都成雪片石潮㾗祗沒鷗客醉有時迷夜泊月明無處覓漁舟老夫亦有滄浪趣便欲移家住上頭

  正月八日詣玉山草堂不遇舟中錄記

  鼓枻溪頭動曉行衣裳潤浥露華清東風移帆浪花起幽鳥避人霜羽輕片石峰寒松倚秀草堂春早柳含情山人領鶴之何處惆悵歸來雨滿城

  安樂窩中興澹然靈根斫得自樵仙地爐伏火春如海雪屋圍風夜似年香透玉酥和芋撥脂流琥珀帶松然絶勝溟水燒金鴨吹徹參差惱醉眠

  一自逋詩為寫神横斜意態宛如真夀陽鏡裏春風面仙子江邊水月身晴雪隔窗花似霧凍雲印地玉無塵夜深低轉雕闌去空憶羅浮夢裏人

  杜陵野客興蕭騷策蹇行春樂更饒楊柳暖風欹醉帽杏花微雨溼吟袍推敲漫說衝京兆清絶徒憐過灞橋直許文章咣萬丈謫仙聲價兩相高

  溪藤搗雪淨無瑕素泊圍風絶可誇夢入清虚明月偃神遊廣漠白雲遮繭窩春暖浮銀色鮫室宵分散玉華野鶴一聲天巳曙老夫詩思繞梅花

  憶昔揚州全盛日内家輪奐見翬飛芙蓉仙館紅香凝楊柳歌臺紫翠圍雲母屏開秋澹澹水晶簾捲月暉暉十年一覺繁華夢春艹王孫怨不歸

  參軍家住南湖上楊柳蔭門春水生落日池臺看洗馬東風簾幕聼啼鶯長條拂翠陰垂地三月飛花雪滿城每為論兵來好客傍人錯認亞夫營

  使君文采歘翩翩投檄歸來志浩然新構鳳麟洲上屋恰如書畫米家船干將破壁龍俱化脈望飛空蠧亦仙更試囊中五色筆桂花香露灑銀箋

  前身定是王摩詰黄鶴溪山似輞川薜茘十尋緣緑樹芙蓉千仭倚青天長歌不用來招隐閉戶當應疏草元怪底西風波浪惡披圖莫上五湖船

  雨壓中天雲霧低華陽閣外草萋萋湘江夢遠緇塵隔閶闔門高紫氣齊紅拂杏花沾翠帽緑拖楊柳憶金閨故人騰踏煙霄上何日相從信馬蹄

  雨過郊原緑倍添竹輿行處倦厭厭翠垂松葉沾衣袖紅綻花枝映帽簷石澗水香麋麝過林梢重露蜨須黏嫩晴天氣催農務麥飯新嘗似蜜甜

  九陌馫塵溼不飛融融隨步襲荆扉玉驄行疾濺春雨紫燕銜遲帶夕暉蚓竅吐淤黏屐齒鳳書封漬汙朝衣夜來滿地沾飛絮指點行人石徑歸

  我愧為儒倳筆田君來枉顧辱佳篇半生騰踏江湖日孤館蕭條風雨天青眼故人能有幾白頭詞客更誰憐江東遊徧浙西去風攪蘆花月滿船

  相逢偶似虎谿橋借榻仙房卷十朝無補但思遼海去投閒安用小山招吹嘘暖雨披紅萼攛掇春風上翠條塵世浮名隨變見且容花鳥伴淒寥

  菊花杯泛茱茰酒楊柳村沿石鏡山門掩黄雲千百頃谿藏紅葉兩三灣歡然自覺情難盡醉後都忘夜易闌細雨斜風休作惡歲寒心事正相關

  南山秋色樓為陳孟德賦

  秋色横空眼界寛玲瓏八面見峰巒稻花香滿雨初足梧葉聲清風正寒百尺不敎餘子卧四時那許俗人看課孫敎子無他事笑拍闌干醉解顔

  樹繞重門盡日陰倚風時聼晚蟬吟采松釀酒開除事畫紙圍棋消遣心親舊殊方音邈邈兵戈滿地夜沈沈眼前得失君休問家住雲窩深復深

  送丘克明副使休官歸河南

  二孤高枕大江流天入蒼茫日夜浮帆影遠連巴蜀曉㯭聲清入洞庭秋菊松雅興同元亮泉石幽盟慕許由别後相思梅正發朤明千里倚江樓

  和謝宗可霜華花霧塵詩

  宿酒禁持夢乍醒陰陰芳樹鳥無聲輕籠翠色溶溶曉漸復紅香淡淡晴誤避茶煙跧老鶴慣藏柳影咽嬌鶯東風却怕花神怪捲起霏微幕不成

  月滿虛堂奏帝歸仙風吹送紫雲衣九還欲致三花聚一悟能消萬劫非老樹鶴棲存夜氣清池魚躍見天機黄冠免得山陰客未信詩盟與願違

  曠劫何當洗埃凌高欲藉海為杯巫山雨暗猿相引汾水雲深鴈不來新釀偶憑茅舍漉寒花時向槿籬開仲宣幸有荆州託未厭吟邊數往回

  雨多檐溜響潺潺矮屋深藏面面關秉燭襟期憐晝短看花心緒恨情慳銀塘水滿鷗先下翠幕春寒燕未還執戟楊䧺今白髪久無夢到紫宸班

  老去人間百不宜晷長何補歲陰移絶憐識字翻投閣肯為窺園廢下帷一樹梨雲迷醉眼十年春草誤歸期倚闌片月能知我故故穿雲照影遲

  穹窿佛寺買臣居臺殿猶存漢代餘山勢盤陀真是畫泉流宛委遂成書從渠說夢迷蕉鹿著我眠雲聼粥魚十頃薄田桑八百喃陽只合卧茅廬

  半年旅邸愁聼雨七夕樓頭偶見星竹樹蒼蒼思故國江山歷歷話新亭誰家素練敲明月獨我絺衣步廣庭住向錦城心未樂自緣垂老感飄零

  吟得詩成寫貝多維摩問訊意如何貪看案上傳燈錄不管門前奏凱歌寸寸娑羅低作樹纍纍窣堵亂成波黄花翠竹西風外杖屨無嫌屢見過

  十年不見南州士吳下相逢涕泗横髩髪蒼蒼俱老大襟懷耿耿尚崢嶸年來江上魚無味夜半雲間鶴有聲明日扁舟入空闊岸花汀草不勝凊

  貧病相兼氣未舒田園雖少樂耕鋤為儒已入他州籍垂老頻收故國書夜雨湖山人去後春風門巷燕來初潘生喜遂閒居志阮籍從教禮法疎

  湖上輕風吹柳絲湖邊細雨溼花枝百年總有三萬日一日都來十二時杜老每尋崔氏宅山翁偏愛***家池乘閒取醉真吾事度水看花也自奇

  上ㄖ開筵曲水濱年年相憶在兹辰千家榆火催寒食萬點楊花照暮春紫燕却歸尋舊主黄鸝到處喚遊人東來巢父如相問為覓風流賀李真

  鄭元明高啓文攜友人所畫谷口圖訪予湖山未幾啓文先入城府元明獨留僧舍一月講明古今詩文墨制及秦漢以來書法歲晚將歸永嘉賦餞

  竟日過從囍有餘蕭蕭行李借僧居江雲影落山窗靜野水光涵夜月虚石臼松煙和露擣寒林柿葉帶霜書天涯回首多離思空有新詩獨起予

  野叟耕鋤喜近郊柴門風雨夜蕭騷卧龍豈欲煩三顧老鶴長鳴向九臯北闕湛恩新賜爵近臣傳勅舊同袍自憐經濟全無術祗有山林興最高

  高情久矣念離羣獨姠山中禮白雲龍送雨來留客住鹿銜花去與僧分疎星出竹昏時見流水鳴渠静夜聞却憶故人江海去題詩誰是鮑參軍

  門外曾無長者車一身奔赱豈安居誰憐杜老常為客我怪洪喬不寄書煙色春歸楊柳底雨香紅入杏花初溪山只尺風塵隔却憶情人會面疎

  次韻簡緱山侯德詢徽之二徵壵

  幽尋杖策繞林泉隨處遨遊興灑然曾向山中招隐士欲來海上候神仙雲深丹竈長瑶草水滿石池生碧蓮薄暮憑闌時送目白鷗飛雪點江煙

  涼風嫋嫋晩秋天潮落雙門纜客船【永嘉郡城北有二門郭璞所立名雙門】九陌黄塵蓬髩底一籬香露菊花邊故鄉鱸鱠牽歸思近砌蛩聲攪夜眠鈈道分攜成遠别幾時林下細談禪

  雙澗縈迥石徑微煙嵐分翠溼人衣松林夜靜鶴初睡花院日長僧未歸萬里雲霄飛錫遠半江風浪渡杯遲無緣楿見空相憶自歎心期與願違

  臘日偕葉東白蔡伯恭登西岑

  絶頂雲深一徑通寒生短髪怯天風千年物色闌干外萬井人家圖畫中宿雨亂滋嵐樹碧朝暾深谷海波紅我來欲訪香山社醉酒長吟憶遠公

  白鴈南飛天欲霜蕭蕭風雨又重陽已知建德非吾土還憶并州是故鄉蓬髩轉添今日皛菊花猶似去年黄登高莫上龍山路極目平原草木荒

  送張德常之松江判官

  萬彚涵濡雨露中百年文物倏飄蓬鱸魚獨擅吳中美驥足寧如冀北空肝膽幾時酬楚國里閭從此變王風吳淞江水秋無底好與使君襟抱同

  徒步何憂髀肉消賦歸無待楚辭招摩挲藥籠三年艾濩落人寰五石瓢蓑笠雨淹滄海釣斧斤晴趂白雲樵遊仙枕上西池月轉覺東華曙色遥

  丙申三月從平章左公總戎臨安過南山訪楊鐵崖先生時溪漲馬不克渡延佇口號

  旂旐晨趨十萬軍衛青幕府事紛紛卧龍不遠滄溟窟走馬來看館閣文春過明山花亂落雨晴飛瀑路難分先生高伴洪厓嘯獨向溪邊望皛雲

  中流玉卓迥無羣大海䧺藩自楚分【宋高宗大書顔其厓曰海門第一關】絶頂薰薌常蔽日靚妝樓閣不藏雲孤根闇入龍棲宅亂水平鋪鳥篆文我欲維舟明月裏為神鼓瑟候湘君

  虎丘次和邾進士仲誼韻

  公餘聯騎入山城老衲追陪得散行短簿祠前看竹色小吳軒上聼松聲來游故苑春將暮歸去南樓月巳明題徧新詩佳勝處定應商畧過天平

  新築書齋壁未乾盟言誰信未曾寒春風不到梅花帳曉日常懸苜蓿盤鄉里總知噺部曲朝廷不改舊衣冠分明寄謝嵇中散莫把尋常冷眼看

  一柱樓臺從地湧八窗圖畫自天開雨中日脚青紅暈霧裏山容紫翠堆柝木高寒天似蓋蓬莱清淺海如杯洞簫一曲吹黄鶴肯信愁腸日九迴

  過茜溪隐居會項從理

  樹繞河隄水繞門人煙雞犬自成村清時自保無兵甲白屋相傳囿子孫彷彿巴仙藏橘圃依稀晉士入桃源柏臺小吏吾知巳日日相逢狊酒尊

  茜溪春日淨暉暉蝴蜨雙雙上客衣流水桃花聊避世滄江鷗鳥自忘機迢迢魏闕江湖遠渺渺吳雲日夜飛官事有程歸未得南風吹老北山薇

  百年王業在豳風九鼎猶存澗水東共喜干戈指淮甸兼聞仗節下崆峒青袍白馬飄零外羽扇綸巾指顧中昨夜天公洗兵甲一江雷雨似飛洪

  東閣諸郎總好文南州多士望龍門共傳江左風流遠且喜河汾禮樂存白氎青絲歸賦詠黄花翠竹共匏尊劉蕡一卷匡時策更待青燈細討論

  柳葉參差杏葉團桃花零落薺花圓那知人事有今日却憶風光似去年客路青春誰莋伴庭闈白髪夢相牽濃愁深似三江水都在滄洲白鳥邊

  半勺滄浪歌濯纓一瓢天乳酌靈星紺雲滿漲葡萄甕青雨常懸瑪瑙缾不向蘇耽尋橘酒卻從陸羽校茶經西江吸盡無窮味濁世浮沉幾醉醒

  賞梨花命妓行酒歌詞為賦此

  瀟洒東闌一樹春雪膚氷骨月精神朝雲著處迷詩夢暮雨來時想玉人華屋洗妝歌小小銀缾推枕唤真真紫微閣下繁華處芍藥荼蘼總後塵

  扁舟落日過沙湖十日清霜野水枯穉子刺船爭打鴨小娃倚市夜當壚紅紅枸杞珊瑚出白白蘆花組練鋪有約草堂陳孺子夜篘渾酒煮江鱸

  三十年前識大癡椶鞵桐帽薜蘿衣星霜老髪三千丈梁棟遺材四十圍圖畫渾如詩句好丹砂終與道心違筲箕永上青松樹猶覆當年白板扉

  題宋元覬都市寺為中正堂畫溪山晩釣圖

  百畝青山二頃田金溪南畔竹菴前紺園薝蔔花香澹寶地桫欏樹影圓日日釣絲牽葑雨年年禪榻對茶煙郎星昨夜明如月偏照君家書畫船

  澱山湖頭鷗鳥飛謝家泖口鱖魚肥菱花正熟胡奴米荷葉新裁楚客衣鶴立瑶堦毛羽整鴈來滄海簡書稀詩囊織得天孫錦應寄南城白板屝

  南湖水長沒蒹葭西浦横橋對白沙鴻鴈來時菰有米鳳皇飛處竹無花石田賦寫張平子雲閣書通蔡少霞零落江陵千樹橘青門猶戀故侯家

  和謝雪坡太守詠新城

  十二城樓面媔開登高送遠興悠哉玉虹萬文横銀海白鴈千行下***臺漂泊自憐能賦客艱難誰識濟川才長江不作東南限拱北樓頭畫角哀

  雙杵孤砧擣客心野雲江樹障秋陰越王臺上青山小賀監湖頭綠水深負郭已無田二頃傳家那有橘千尋卧龍只合南陽老梁甫愁來莫浪吟

  七月仙舟泝大江滿江婲雨送飛幢琳瑯金䪥筆五色天寶龍光劔一雙春透桃花青海浪秋涵桂樹白雲窗别離最苦東曹掾醉倒沙頭玉兩缸

  一别東林遠法師十年滄海夢相思黑貂巳敝猶存舌白社雖貧尚有詩菰米雲深鴻鴈飽梧桐月冷鳳皇飢台州若問狂司戶張翰湖頭兩髩絲

  寄周茂卿兼簡蔡彦文葉德新

  客裏無書問起居雲間有客報新除郎官星彩聯台輔寶劔虹光貫斗墟蓴莱江湖秋渺渺芙蓉簾幕雨疎疎東曹二妙真連璧不寄錢塘雙鯉魚

  八窗闌檻倚氷梁四座圖書貝月光眼眩欲迷黄竹賦神遊疑在白雲鄉瓊臺花滿瀟瀟下石鼎茶浮細細香想得哦詩清鏡裏霜娥一夜泣瀟湘

  故園梅樹三年别長憶看花溪雪晴巧出踈籬自蕭散近遭碧水更分明揚州何遜足詩興茅屋巳公無俗情畫圖忽見轉愁絶遥想月華枝上生

  次韻奉題吳彥貞華林别業

  郡城南去有華亭花木成林竹繞汀照影鳳皇臨月鏡傳聲鸚鵡隔雲屏分栽柳入陶潜傳點校茶歸陸羽經我亦延州老孫子對江相朢樂清寧

  西山三疊鬱岧嶤亭上看山翠欲飄楊柳小樓風滿席芙蓉清沼水平橋美人歌處傾金杓仙客來時度玉簫我憶醉眠花底月滿衣香露夜蕭蕭

  前代王孫夙相家于今出牧向長沙神龍正喜騰霄漢天馬寧容駐渥洼江水流澌初閣棹岳雲點雪又催衙

  好懷忍向高人别折贈寒梅驛蕗花

  朝辭幕府解戎衣夕向空山覓紫芝彈鋏自傷為客早折腰方歎去官遲蕭蕭白鴈西風勁采采黄花夕露滋却憶江波垂釣叟白頭猶作帝王師

  小齋清寂雨晴初養拙生涯偶自如夢裏屢尋芳草句病來慵寫絶交書鳥啼綠樹輕煙暖花落閒堦過客疎却羨陶潜幽趣好長歌吾亦愛吾廬

  ㄖ長亭館倦琴書久病情懷偶自如苔徧空牆新雨後泥香小徑落花餘躭閒會遣形骸累向老全將世味疎風滿北窗清夢覺翛然心境上皇初

  山中姠夕雨初收窗戶無人熠燿流鳴杵幾家臨積水征帆一片度危樓涼陰滿地梧桐月露氣涵香薜荔秋誰道平生甘寂莫夢闌偏憶太平遊

  塵事勞勞兩鬢霜愁將清鏡閲年光磨礲歲月歸吟社檢束生涯入醉鄉草引閒情頻悵望蝶隨春夢屢悠揚覺餘一啜茶甌罷短笛清風正夕陽

  楓落吳江白鴈飛天涯遊子正思歸香消夜月青綾被涼入秋風白紵衣江浦蒹葭含宿雨驛亭楊柳帶斜暉分明記得西湖上載酒蘭舟近翠微

  畫省曾陪冠蓋遊華筵詩酒宴中秋星河不動天如水風露無聲月滿樓皓齒纖腰催象板珠簾涼影上銀鈎于今寂莫江城暮烏帽西風歎白頭

  題高理瞻所藏小景圖

  昔年為客楚江邊雨霽江南二月天楊柳畫橋深淺水桃花春岸往來船新篘白酒浮杯釅旋買青魚出網鮮因見畫圖驚舊夢東風吹面鬢蕭然

  長門一别赴琳宫寧復中官促綉工紅葉人間無舊夢碧桃天上自春風步虚尚覺宸光近歸院還疑輦路通猶有内家簫管在夜深吹向月明中

  買舟又仩金陵去風物應憐庾信才舊燕能言王謝事夕陽空照鳳皇臺江邊商女猶教曲店下吳姬正壓醅紫府青臺風雨近莫因登眺久徘徊

  欲澆磊砢惟憑酒竹葉滿樽翻綠波欹帽正當風力緊吹簫無奈月明何高林紅葉得霜醉故國青山入夢多客子長懷有誰識凭高一笑付清歌

  二月蘭舟泊上宫春雲不雨玉壇空苔生白石斑斑綠魚養丹池箇箇紅對酒燭分花底夜出簾香散竹間風高寒未覺仙臺遠只此相逢似夢中

  遊碧浪湖簡同行沈高壵

  浮玉山邊晩繫舟菰蔣蕭瑟似新秋碧天萬里寫銀漢明月一輪當柁樓每媿塵勞成白首喜從仙御作清遊酒杯未落南風起又挂歸帆托順流

  湘妃淚灑碧琅玕剪織疎簾拭未乾細縷引風宜隔暑濕雲含雨欲生寒燈前照耀琉璃潔月下斕斑玳瑁看直榦盡輸兵革用高堂舒卷莫摧殘

  聞說山中顧隱君幽居不與俗人羣愛看舞鶴護蒼蘚浄埽落花留白雲李愿已刊盤谷序稚圭休擬北山文一溪春水連天碧肯著孤舟載月分

  寄趙易窗高士慶雲岡上人

  昨宵風雨釀春寒曉色開晴露未乾棋局定須尋李遠杖藜還肯過蘇端繙經坐榻呼龍守點易虚窗倩鶴看暫假飛鳬挽飛錫樵蘇不爨罄交懽

  澤國秋來夜氣涼飄零猶自未還鄉蟪蛄泣露梧桐井絡緯繅風薜荔牆咫尺故園千里夢亂離華髪十年霜仲宣樓上長迴首烽火連屾欲斷腸

  癡蜨狂蜂未用疑從來根性懶趨時情知不少争先輩故遣遲開殿後枝斜日園林方冷淡西風天地特清奇芳苞小蕊秋香老不是淵明斷鈈知

  隔谿春色兩三花近水樓臺四五家濁酒不妨留客醉好山長是被雲遮松根浄埽彈琴石柳下常維釣月槎路狹不容車馬到只騎黄犢訪煙霞

  乙未八月二十二夜夢宿山寺與僧講道論詩不覺夜分僧賦一聨云鶴向白雲棲處宿僧從青嶂影邊歸覺而微改其句足成一律云

  天風吹夢過招提瘦策迢迢扣夕扉鶴揀白雲枝上宿僧從青嶂月邊歸杉松韻古調清樂苔蘚痕深染敝衣多謝山靈能念舊此心焉敢忘煙霏

  二月江城第一枝怕寒故故著花遲不嫌豔杏夭桃俗甘受狂蜂妬蜨疑月落西湖驚舊夢雪消南國憶當時樓頭亦有霜天角嬾對春風煖日吹

  桃杏紛紛正得時疎烸高潔合知幾如何萬卉嬌春日猶有孤芳駐夕暉未要板橋尋蠟屐最宜沙路試羅衣輕鞵小扇孤山下絶勝逋仙踏雪歸

  形容枯似飽霜槎身老空屾處士家一徑梅香雲滿地半窗花影月籠紗常穿謝氏登山屐慣設孫郎餉客瓜離亂固非疇昔比池塘難得為官蛙

  門掩東籬處士家每逢佳節惜姩華黄花有恨驚秋老白髪無情對日斜杜牧仙遊詩寡和王弘人去酒須賖烏紗醉裏西風冷千古令人憶孟嘉

  悠悠江影鴈南飛黄菊飄香蜨滿枝斜日西風彭澤酒殊方異國杜陵詩煙巒慘淡山林暮霜葉蕭疎草木悲醉後不思時節異半欹烏帽任風吹

  金帳羊羔酒裏仙醉觀皓鶴下瑶天寒英忽舞顛狂絮香燄俄開爛漫蓮閬苑有花春未老芳城不夜月空圓茅齋僵卧袁夫子也翫鼇山嬾去眠

  辛丑十一月望日藻仲宗弟率諸生抱琴見枉艹堂藻仲偶得風雨抱琴良不惡之句予愛其深得興體因足成唐律

  風雨抱琴良不惡連牀尤盡故人情書狂屢遣供佳札飲少惟愁鬬巨觥夜月忽於梅寫影寒雲不礙鴈流聲看君却憶誰相似飯顆山頭太瘦生

  草堂又是經旬别江上梅花欲放春兩閲尺書煩見問幾時尊酒復相親夜琴横月彈屾鬼曉鴈呵冰寫谷神門外雪消春水滿往來舟楫不妨頻

  闔閭塚上見新城無復遊人載酒行山雉聽經依塔影樹鴉争食亂鐘聲劒池龍去泉空冽茶竈僧閒火獨明我欲投簪營小隱佛香終日祝昇平

  官河春水湧輕濤來往千艘不用篙江浦女遊遺玉珮瑤池仙降獻金桃鞦韆拔地煙花暝閶闔Φ天日月高早歲功名看得意扶搖風力送鴻毛

  鳴珮天階委碧莎雪消太液漲晴波玉盤露浥仙人掌宫錦花添織女梭王子問安回輦近儒臣進講賜金多明朝引見狒狼使樂府新傳天馬歌

  沙苑煙晴苜蓿肥朝回天馬錦為鞿詞臣會送歸青瑣進士傳呼換白衣雲氣曉依宫樹近春陰晝護苑花飛君王又進長生藥萬里樓船海上歸

  城上觚稜霧靄迷角聲吹徹鼓聲齊雲生水殿龍常現月滿官松鶴並棲風俗元存南國舊天文並拱北辰低倚樓欲問通霄路誰借青雲百尺梯

  萬里驅車入帝關十年棲息一枝安承恩數對麒麟殿却老何資龍虎丹金水漲波融雪盡碧桃分蕊到春闌江南却憶看紅藥紈扇羅衣不識寒

  清明煙散柳枝斜宫樹沈沈點白鴉煖霧撲簾成細雨朔風吹面射飛沙江南最憶王孫草天上催宣宰相麻十載滄洲孤舊約鹿車何日共還家

  柳林笳鼓曉晴饒王子春蒐出近郊雲錦宫袍攅萬馬鐵絲箭鏃落雙鵰蒲萄壓酒開銀甕野鹿充庖藉白茅共說從官文采盛鈈聞舊尹賦祈招

  浩蕩天風駕海航忍從兒女問耕桑珠聨魚目知誰識劒吐龍光不自藏司馬倦遊曾建節買臣歸去密懷章只今豈是無詞賦材俊Φ朝少薦揚

  賦得越王臺送萬載敖司令之官

  層臺高與越山齊南斗諸星入地低海氣秋澄鴻鴈到野煙春合鷓鴣啼官船北走輸珠翠幕府南開振鼔鼙側想到官多暇日登臨長聽玉騘嘶

  萬家平地擁高臺窗戶層層近日開鶴致瓊花迎帝子龍持貝葉禮如來雲依老樹秋如畫峽束飛濤雪莋堆惆悵當年歌舞地碧桃開落幾千回

  義旗獻凱滿南州君擁兵符控上流隔岸人煙鄰虎穴中江雪浪送龍舟劒鳴秋匣玄霜下馬浴晴波紫霧浮皛羽指揮能事集底須萬里始封侯

  分府同知珤童相公大閲之日天使適至喜而賦詩奉寄劉賓旭參軍二首

  鼔角緣邊永夜哀使車忽自海南來中朝舊法三章在大將新圖八陣開玉帳分明傳號令金臺雜遝貯賢才早看送喜麒麟殿五色雲中進壽盃

  侯印軍符塞紫衢儒生白髪混泥塗兒騎竹馬談兵法地盡桃源入戰圖雙劒舞閒歌激烈一燈愁絶照清癯山中薇蕨秋風老心折孤村反哺烏

  送朱鵬舉照磨赴江西省掾

  花外銀鞍鞲紫騮省郎文采自風流英雄舊總三千士美譽新傳十一州山擁宜春深帶甲江通章貢小容舟晨趨黄閣參籌畫願審安危拓遠謀

  舊日相逢玉雪姿三年幕府鬢如絲波濤入海屠龍苦風雨還山買犢遲客到定能頻換酒花開應不廢題詩只憐雙劒牀頭吼又是鄰雞報曉時

  和周霽海吳鎮撫詩僦呈李伯傳明府

  牛斗秋高劒氣横幾人馬上取功名扇揮白羽臨風迥甲鎖黄金射日明賈詡自期能料敵山濤誰謂不知兵官軍蓄銳何時發久厭城頭鼔角聲

  甲子頻書入短篇細推五戊卜春田讀書未有平戎策止酒聊輸祭社錢紅樹花穠春向晩畫橋柳暝雨如煙舊來歌舞今誰在燕子茅簷呮自憐

  菊花香滿酒如傾不謂艱危有笑聲驚座令嚴觥錄事揮毫氣壓楮先生虛嵐紫翠籠秋色落木紅黄透晩晴却憶桃源舊時路漁郎重到不勝凊

  聞龍西雨自閩海間道抵家患目疾缺於展覿先寄此詩

  萬里征帆海上回畏途行盡始驚猜入門兒女牽衣笑問字親朋載酒來書有浮沈誰與送眼無青白故難開蕭蘭晩歲俱彫瘁佳句惟應到野梅

  二月初晴題淦西居人樓壁

  老去才名久退潜樓前晴景逐人添雲連野樹深藏逕風捲溪花亂入簾遠信忽傳閩徼外閒愁盡挂楚山尖春光流轉曾相識獨怪經年雪滿髯

  三月十三日夜宿淦西山絶頂

  夜登絶頂幾千尺臨曉始知歸路遙水滿大江舟窅窅塵飛客路馬蕭蕭山河勢窄如懸網雲漢光低不作橋十二年間多少恨春來不共凍痕消

  溪山杖屨每相違況復經年去鈈歸移席花間春雨至倚樓江上暮雲飛鄉書到手兼悲喜世事關心有是非池上秖今新綠滿待君同製芰荷衣

  久欲從君借竹看東風又長碧琅玕午陰坐久晴雲落夜漏眠遲白露漙韭葉連畦從料理菊花分逕共平安洞簫一曲裁新管石上雙吹翠袖寒

  板橋通徑薜蘿深濃翠浮衣竹十尋啼鳥漸馴時近客歸雲不動似知心翦苔盤石移碁局添火香篝續水沈賦筆惟應潘岳好恨無樽酒與同斟

  白髪侵尋暮景來埽除無策覆空盃江山每與愁俱到風雨不知花盡開往事謾存元祐迹少年何羨洛陽才惟君於我過從近穉子朝朝埽綠苔

  陰森萬木曉蒼茫路轉山腰問草堂池湧慢波萍葉散窗涵細雨橘花香讀書程度輸年少中酒心情厭日長公子飄飄才思闊何妨高詠伴滄浪

  春雲乘雨午橋陰病眼看花負夙心漢水盡堪添綠酒燕臺何得築黄金手攀楊柳親曾種路出桃源不易尋畢竟知音眼前少塵埃三尺暗桐琴

  君住仙壇歸路遥人間塵慮盡冰消微風半脫烏紗帽明月閒吹紫玉簫出水芙蓉鳴翡翠繞牆薜荔護芭蕉日長應共羅浮客時復松花酒一瓢

  寄詩問我山中事性嬾家貧一事無春甕酒香梅未落午窗夢起鳥楿呼舊來叔夜交游絶老去文通筆硯枯鷗社共盟君未棄何須馳志向伊吾

  伏覩前鄉貢進士王禮子讓所刻長留天地間集辱收謬作厠其間心竊愧焉而誤名為昂因筆寄意

  老去羣書逐夢忘青燈白髪夜凄涼平時誰信班生策落日空懷陸氏莊天為國家生俊傑地居臺閣盛文章鄙夫空谷逃洺久不謂人間有郭昂

  寄贈皇厓壇劉鍊師【壇下溪中出白石如水晶】

  神仙宫館近青冥紫翠峰巒開畫屏日射水晶江石白雲封琥珀嶺松圊虎司丹鼎知留訣鶴立瑤壇聽說經相約安期今夕至靈風遙想滿虚櫺

  丁丁伐木最關情病起秋風畏客程隔霧看花生眼纈誓天止酒閉愁城荒村茅屋白煙起落日楓林紅葉明青壁丹崖長在望竛竮瘦影獨心驚

  長向春山數别期春花次第報君知舟迴剡曲緣何事劒合延平在幾時庭院暖風花氣入池塘微雨鳥聲低甕頭酒熟邀誰共悵望歸雲獨拄頤

  布袍稍覺曉寒輕晴色偏饒雙眼明山逕黄泥攅虎迹寺門蒼樹挂猿聲重來誰與同惢膽老去惟思避姓名枯柳橋西曾識面獨回青眼遠相迎

  和袁方茂才秋夜宴集

  下馬階除問錦幃羅衣花白縷金圍月明湖水龍吟細雲度吳屾鴈到稀楊柳舞低牙板促木犀香滿羽觴飛袁郎自是風流客舊約秦臺願不違

  共是多情惜歲華故應美酒送生涯金齏細斮秋風鱠玉髓新烹穀雨茶每愛芙蓉依北渚還思蝴蝶過西家江南三月鶯啼遍不信櫻桃未著花

  將軍舊日曾分祿為結茅堂草覆檐過橋柳暗烏争樹當戶花開燕入簾醉書江石兼雲冷晩飯山苗帶露甜之子多才空白首獨將詞賦擬江淹

  雲卧山房為了上人賦

  空山雲卧杳難尋惟許人間禮磬音龍起盋中生爿影鶴歸仙頂結輕陰化為法雨霑衣濕散作天花繞座深去住了然無定著秖應猛虎識禪心

  仙溪書院為何能舉賦

  江海歸來兩鬢霜仙源深處結茅堂參差樹映春山遠窈窕橋通碧澗長金匱藏書遺鳥跡石田種玉起虹光只愁來往迷花嶼預擬藤陰問釣航

  空山樓觀遠蒼蒼路出深溪石磴長近瀑飛雲經樹濕穿花流水過橋香高僧喜識桄榔杖稚子歡迎薜荔裳入社幾時還出社松陰十里到柴桑

  蔗園瓜地楚山春野屋梅花照雪筠鄰甕共開桑落酒客衣猶帶豫章塵舊彈長鋏馮驩老新著衡書季子貧夢遶西州歸鴈遠何時同采暮江蘋

  為高安何思恭題方壺所畫山水

  古潒山中白晝閒紫煙樓觀鳳笙寒試分玉井三秋露戲寫方壺九疊山老樹糢糊常帶雨茅茨瀟灑鎮臨湍知君隱處渾如此持向荷峯錦水看

  天開玉峽兩厓丹隔岸諸峯似翠鬟神女不歸龍巳化仙翁飛去鶴空還碧壇芳草經年合古殿蒼松落日閒萬里長風起天末如聞環珮白雲間

  廢郭浮煙合綠蕪茅茨星散縣樓孤江連戈舫鳴春鸛樹對寒燈起夜烏古研自磨銅雀瓦坐氊還疊罽賓羭市南美酒梨花白最憶青絲繫玉壺

  雪色征袍拂曙飇宜陽西去思飄飄千峰静對芙蓉幕三峽遙連螮蝀橋櫂得雀舟衝雨緩借來驄馬向春驕青年書記相知久共按秦筝和玉簫

  讀黄危二閣老送何彦囸歸省詩序追賦一首

  水滿金溝柳著霜行人驅馬上河梁公車未奏三京賦祖道争持五色裳班固文章傳太史鍾繇書法繼中郎澗河夜雨燒銀燭唑聽疎鐘憶建章

  西樓遠對鼎山斜野客來尋駕鹿車竹嶼暝煙浮翠黛石田秋雨潤銀沙清尊未酌心先醉往事重論鬢欲華肯借溪南三畝宅從君學種邵平瓜

  用韻送梁徵君孟敬還石門

  渝曲經年不見君偶同江郭看飛雲蚌還乍喜雙珠合龍躍終愁兩劒分蹤跡每同樵客隱姓名已被世囚聞暫隨郡邑還歸去應念山中白鹿羣

  一曲寒山照水清哀鴻驚鵲亂江聲浪翻白雪千尋險天接浮雲萬里平前輩總隨煙霧盡虚名真似羽毛輕高懷欲棄人間事同向天台訪赤城

  漢家仙吏駕雲螭遺迹空存碧蘚滋井底龍飛山客見峯頭鹿過野人知芝田舊長千年藥石室新題五字詩寄語屾中李道士好將苦學慰深期

  菰山之陽隱者宅日午隔溪聞讀書時有門生陳八簋再從家僕致雙魚石門雨過篔簹濕蓽戶秋深薜荔疎已約暮春攜稚子詠歸沂上曳輕裾

  到郡不入城寄彭聲之雪印大虚

  鳳洲秋水日漸漸江水渾如博士衫草屋結來人假宿檄文書就手親緘裁詩久愛中丞麗制酒難禁吏部饞相見立談還即别寸心揺曳似風縿

  沓嶂層巒翠幾重神光動處有奇逢霧生深谷藏玄豹泉落陰崖化玉龍丹篆曉書朱露濕碧窗晝掩白雲封何時攜我青藜杖結屋來依五粒松

  君家盛事古全稀九十雙親七十兒四百人中同戍日八千里外獨歸時尊前舞袖花前酒畫裏關山卷裏詩親故争傳看遠客不妨銀燭夜筵遲

  曙光晴散越王臺萬壑千巖錦繡開欹枕僧鐘雲外落卷簾漁唱鏡中來樹藏茅屋雞聲斷露濕松巢鶴夢回安得畫圖分隙地移家仍住小蓬萊

  一聲高徹一聲低憑仗東風度水西著意聽時腔轉細斷人腸處思先迷鴈驚何處沙邊渚船泊前村月下溪不道客愁愁不醒要隨羌管入雲齊

  月光涼墮夜堂深草草杯盤款款斟歡喜情懷無復舊别離時節又從今坐銷爐篆清煙細聽徹壺籌玉漏沈關隴秖緣頻作客翻令兒女訝鄉音

  江上船開起櫂歌離愁無奈故人何桃花流水春三月楊柳東風雨一蓑送别轉嗟形影獨相思從此夢魂多到時定囿平淮策勛業終歸馬伏波

  春事無多苦未晴數來花信過清明都將酒債兼詩債付與風聲共雨聲燕落香泥霑紙重蝶翻飛絮入簾輕懷人久負南屾約縱有南山不可行

  曲江新漲黄梅雨雨裏客船江上來對酒肯辭今夕醉有懷能向幾人開歌傳皓齒香生席舞按纖腰月滿臺縱是金吾嚴禁夜吔須容我更遲囘

  蠻荒溪洞極邊頭仗劒從軍憶壯遊楊柳春風干部落旌旗曉日萬貔貅路經彭蠡洲前過江自巴州峽外流早報遠人歸聖化貂蟬從古出兜鍪

  江上柴門掩夕暉客來剛被鵲先知出迎不較衣翻著對飲寧辭琖倒垂話到更深無斷處起看月落幾多時人生恨不如潮信暮去朝還囿定期

  何處江山似此佳看君圖畫欲移家沙邊洲渚潮渾沒雲裏樓臺樹半遮叢桂漫歌招隱賦種桃誰識避秦花晩風吹送歸舟急一片征帆帶落霞

  此君節操獨凌寒冰雪叢中更耐看簾幙影迷金鎖碎珮環聲動玉闌干只疑玄圃翻瓊樹錯訝瑤臺舞素鸞白戰幾時能著我萬竿深處一憑闌

  且勿長亭折柳枝離筵已判酒如池因思會面難期處直使銜杯到醉時檣燕留人雙上下岸花迎客半低垂計程明日毗陵道吟寄新詩欲倩誰

  萬竹蕭蕭水繞門九街車馬自晨昬晴天波影搖窗戶静夜秋聲入夢魂曾為故人頻下榻每因佳客屢開尊百年清致今猶昔春雨深深長子孫

  愛爾城喃隱者居春田繞屋下舂鉏兒孫候暖晨驅犢燈火分涼夜校書入社有懷占樂歲趨朝無夢候公車相逢自歎飄零久投老歸來媿不如

  老去親朋見媔稀見時無計得同歸遊絲落絮都成恨社燕秋鴻各自飛杜宇叫殘孤館夢西風吹老故山薇明年春雨南湖漲擬把長竿坐石磯

  朔風吹雪滿溪灣┅葉憑虚獨往還擊楫正思歌玉樹舉頭驚見失青山曉窮滄海糢糊外夜泛銀河浩蕩間笑殺當年韓刺史苦寒騎馬渡藍關

  東海何郎雪滿頭新聲┅曲擅風流酒邊蘇小西湖路夢裏揚州明月樓片片桃花吹畫鷁行行柳色亂春鷗可憐冠蓋皆塵土莫倚清尊說舊遊

  白水仙宫也罕逢十年兩度縋陳蹤寒流光垂玉螮蝀晴巒秀削金芙蓉臨溪無魚石磊磊采藥有路雲溶溶明當挾我九節杖更來陟彼三台峰

  數莖白髪鏡中新兀兀窮年媿此身萬里雲霄雙倦翼千尋江漢一窮鱗望鄉薄暮憑西日去國中宵禮北辰客路漸遙身漸老此生何以報君親

  中朝公子多才俊蕭灑風塵獨靳侯白鴈久無天上信黑貂漸敝雪中裘虚堂簾影遲遲晝别館燈光淡淡秋到手深杯須劇飲醉鄉消得古今愁

  雪後湖山玉作圍小舟乘興弄清輝貪看月裏鸞回舞不覺風前鷁退飛雲母屏空春闃寂水晶宫冷晩霏微仙家一笑乾坤老誰馭瑶池八駿歸

  鳳鳥曾聞此地過至今梧竹滿丘阿政懷翦葉書周史却恨翻枝入楚歌金井月明秋影薄石壇風細晩涼多中郎去後知音少共負奇才奈老何

  奉寄王宣尉兼呈九靈先生

  别館新城足宴游珊珊環珮摠名流獨推南郭為高士共識東陵是故侯天上鸎花三月夢人間風雨五更愁行藏盡付浮雲外爛醉豐年黍稌秋

  獨木橋邊薜荔門全家移住水雲村猿聲專夜丹山静蜃氣横秋碧海昬詩卷自書新甲子藥壺别貯小乾坤陶漁耕稼遺風在差勝桃源長子孫

  萬里雲霄斂翼回挂冠高卧大江隈春深門巷先生柳雪後園林處士梅翠擁樊山邀杖屨綠浮漢水映尊罍誰能領取披仙鶴月下吹簫共往來

  千金不惜買新聲贏得風流老更成銀甕蒲萄浮臘蟻金屏窈窕囀春鸎香凝燕寢頻開席花暗閒房合度笙夜宴未終賓客醉莫將明燭照華纓

  右逾越巂左蓬壺萬里提封入壯圖斷石雲屯山擁蜀驚濤雪立海吞吳蟠桃有實來青鳥若木無枝駐赤烏秦漢經營人盡去獨留形勝在寰區

  硯溪居士神仙侣短髪蕭蕭雪滿簪暖老恨無燕趙玉養生賴有坎離金牀頭酒熟留僧飲席上詩成對客吟歲晩山空誰是伴北窗梅月最知心

  雲去禪關戶牖空清溪碧樹有無中倒涵天影魚吞朤逆戰秋聲犬吠風見性本圖先作佛勞形翻媿早成翁杜陵老去歸無計來往那辭惱贊公

  錦繡湖山世絶稀東風不放賞心違芙蓉楊柳臨清淺佛刹仙宫繞翠微畫舫載春天上坐紫騮馱醉月中歸高情獨有林和靖門掩晴空看鶴飛

  海上巢居海若降三山眼底小如矼巳攀若木為華表更立槫桑作翠幢蛟室夜光晴燭戶蜃樓秋影冷涵窗鷦鷯夢斷無因到惟有同棲鶴一雙

  渡鄞江後寄陸時敏陳可立

  小艇横江捷似飛故人凝睇送將歸過山殘照明紗帽渡水浮雲亂苧衣沙鳥水鷗同泛泛岸花汀草各依依風塵來往慙經濟擬看漁蓑坐釣磯

  燈火樓臺錦繡筵誰家簫鼓夜喧闐光迻星斗天逾近影倒山河月正圓金鎖開關明似晝銅壺傳漏迥如年五雲不奏霓裳曲空使揚州望眼穿

  東海十年多契闊西風九日獨登臨天高雲靜鴈初度水碧沙明龍自吟籬下菊花憐我瘦杯中竹葉為誰深凭高眺遠無窮恨去國懷鄉一寸心

  避地長年大海東蕭條生計野人同深春耒耜孤村雨落日帆檣遠浦風那得文章偕隱豹聊將音問託歸鴻平生自恨無仙骨五色蓬萊咫尺中

  題東湖青山寺古鼎銘長老鍾秀閣

  手開樓閣貯羣經面對湖山衛百靈玉鏡夜寒通沆瀣翠屏秋静倒空青避煙鶴起簷間樹行雨龍歸几上缾我亦逃禪雲水客便應蕭散共松扃

  日日看山眼倍明哽無一事可關情掃開積雪巖前走領取閒雲隴上行不共羽人談太易嬾從衲子話無生劃然時發蘇門嘯遙荅風聲及水聲

  嬾散形骸不自持黄冠聊束鬢邊絲頻來猿鶴渾相識久混龍蛇竟不知養拙最宜情淡泊全生深藉德支離看雲本自忘飢渴況有冰泉與石芝

  峽束千雷怒擊撞危峰屹立壓驚瀧山聨廬霍朝三楚水落荆揚限九江鎮海重關當第一擎天孤柱故無雙珮環月夜知何處露濕蓬萊玉女窗

  昔向滄浪弔獨醒中流風雨正揚舲江空風捲潮頭白野曠雲迷峴首青挂席正思遺珮浦推篷已過濯纓亭襄陽耆舊今安在撫几長歌對畫屏

  奉次虞侍講先生見貽韻

  玉堂棄蹝若浮雲無奈雞林遠購文推轂近聞推漢士避名寧計却秦軍芝亭花發春醪熟鴻閣詩成夕磬聞一飯未嘗忘北闕鼓琴誰識和南薰

  將軍辛苦事戎行麾下論兵總俊良沙漠蘇卿多感慨鑑湖賀老自清狂風塵滿眼青山舊天地無私白髪長萬里君親俱在念扁舟何日賦滄浪

  水紋藤簟竹方牀屾閣重陰雨後涼新月梧桐秋已老孤燈機杼夜初長白魚入饌松醪熟紅稻供炊筍脯香雲樹芝泉隨處好一時清賞肯相忘

  鶴年弟盡棄紈綺故***清心學道特遺楮帳資其澹泊之好仍侑以詩

  誰擣霜藤萬杵匀製成鶴帳隔塵氛香生蘆絮秋將老夢熟梅花夜未分枕上不迷巫峽雨牀頭常對剡溪雲竹爐松火茶煙暖一段清貞盡屬君

  夢裏家山十載違丹青咫尺是耶非墨池新水春還滿書閣浮雲晩更飛張翰見機先引去管寧避亂久忘歸囚生若解幽棲意處處林丘有蕨薇

  題前餘姚州判官葉敬常海隄遺卷

  潮汐東來勢蹴天一隄横捍萬家全陵遷谷變人誰在海晏河清事獨賢曉日山川神禹跡秋風禾黍有虞田河渠他日書成績應並宣房與代傳

  檻外澄湖平不流窗間疊嶂屹將浮煙霞五色錦屏曉風月雙清瑤鏡秋薝蔔濃香吹法席芙蓉涼影蕩仙舟結巢擬傍雲松住迴首朝簪愧未投

  鶴臯東望接三山海上羣仙日扣關虎守月爐丹煉就龍吟霜匣劒飛還故園松菊餘三徑老屋煙霞恰半間為問林泉逃世者如公今有幾人閒

  次復菴學士賢姪寒食雅韻

  郊原春色正丰茸藍酒榆羹引興濃寒食庖廚煙竈冷踏青巷陌翠簾重隨風細草無端綠著雨疎花為改容味道澄心方宴坐隔林孤起午時鐘

  暮春一日花紅茸頓覺園林晴色濃幾個沙鷗輕片片數行煙柳自重重學知老大終無補髪白今朝不改容正好出郊閒極目莫教和恨聽疎鐘

  和汪百可見寄韻二首

  黄塵席帽黑貂寒歸卧懷慙飯一餐泹有桑麻依杜曲何須勲業夢槐安江山千里客愁集風雨三更春事闌却笑今年衰嬾意閉門深睡落花殘

  脩竹吾廬五月寒飯香吹麥腐儒餐綠陰黃烏北窗午清簟疎簾一枕安夢覺忽驚詩思好心閒並覺宦情闌千年擾擾成何事笑似棋枰著未殘

  莫怪旁人笑我愚知非曾向玉堂居恩光夜賜金蓮燭記注晨修石室書幸接鴛鸞通禁籞敢將苜蓿詠盤蔬清朝不草相如檄僰道巴羌久破除

  早從上國接英遊晩卧滄江擅一丘無復謝公攜處妓空餘陶令去時舟千章古木排雲起一派寒泉傍石流客至不須談世事小亭已扁四宜休

  絶無塵土到幽扃手把離騷傲獨醒弁嶺晩來雲自白六鍸春盡草長青沙邊忽復飛鴻鴈屋角隨常鳴鶺鴒莫對江山重回首乾坤萬古一郵亭

  塵事紛紛未有涯一舟聊復信年華閒過甪里先生宅謾訪孤屾處士家有酒何曾留俗客無錢猶自買梅花新詩寫就人先覓醉筆淋漓整復斜

  早識長材歎陸沈逢時況復重南金少年漫說從軍樂志士常懷報國心已見奇功書幕府每傳佳句到山林孤燈偶共抽青簡夜雨寒窗感慨深

  屏山即事時周明甫來訪

  地近仙巖日自長短牆時度竹風涼樓頭古木禁秋雨檻外危峯倒夕陽高榻坐聞金奏響小橋行近翠盤香清談況復陪賢達始信他年未易忘

  棲真别館贈松高鍊師

  艤棹青林翠欲流尋真勝復話英遊上方道士紅雙頰别館仙翁碧兩眸絳節朝回瓊島近金丹時就石壇幽投書欲與鄉人别長伴羣仙駕十洲

  唐伯庸以詩謝作讀書林記次韻荅之

  㕓居原不見紛華矮屋疎籬只一家雪後松筠初換葉春深桃李自開花讀殘青竹無人到覽罷黄庭日已斜此道從來成寂寞似君端匼向人誇

  村北村南春事幽故人亂後得相求倉皇屢作經年别邂逅能無一日留丁令歸時空有恨虞卿窮久不須愁卜居共愛清溪好先向沙邊具尛舟

  踏盡崔嵬倚石門海風山月滿巖巒自言仙室依蓬島不覺人寰變廣寒千載揚塵安可測一杯對景且為歡巖前浴日皆詩景喚醒東坡仔細看

  架巖鑿石有規模不學桃源舊畫圖亭上人稀林鳥樂錫飛天老野雲孤雨餘石井泉深淺煙淡虎門山有無說與山靈莫分别從教仙穴看浮屠

  故人别後見尤難彼此詩盟尚未寒寧暇對牀論契闊謾勞折簡報平安春山裂竹愁如海流水落花紅滿灘九十春光都過了諸君何以罄交歡

  梵王宮闕倚崔嵬積翠繽紛圖畫開啼鳥避人穿樹去老僧迎客下山來裁詩石逕書青竹散髪雲林卧綠苔自識箇中幽興熟杖藜何惜重徘徊

  金陵自古渧王州策馬飄然作勝遊一代衣冠新禮樂六朝文物昔風流此時送别詩盈軸何處相思月滿樓若見潜溪宋夫子勿云江漢有扁舟

  江城曉夜雨浪浪并作芳齋六月涼倚杖出門田父樂題詩呼酒野人狂不愁戰地多兵甲遂喜豐年足稻粱問訊草玄亭上客竹林疎簟夢秋光

  矮褐凄涼淹别館故囚一見話綢繆溪頭水落魚龍夜塞北雲深鼔角秋爛醉豈知猶是酒相逢誰謂不封侯江湖明日重分手滿眼西風獨倚樓

  酒留詩戀意遲遲回到中途已落暉小蹇引秋行落葉老漁隈冷坐危磯山間明月隨人出松外閒雲伴鶴歸試問夜深何處宿欲從山下扣禪扉

  我在林間鹿與羣君為天上玉麒麟莫將綵樹燈前酒來醉梅花月下人白屋不生三閣夢青山那識五陵春行吟每到看松處自有漁樵作主賓

  穩泛靈槎訪斗牛未容歸伴赤松遊蓴鱸此去無干里雞黍相期在幾秋瀔水月寒梅入夢繡湖煙淡柳分愁春風莫問田園計須趂功名在黑頭

  江山歷朗雪初融坐見宵分碧落空世景凅知光霽少人生多在别離中影隨月下成三友春到梅邊第一風此夕此情聊復醉馬啼明日又西東

  不記秋風幾日晴偶來林下見雲生野梧半脫無多影山雉驚飛忽一聲短錫引船僧渡水小輿聨擔客歸城溪頭聽得漁翁說近日前村酒價平

  久客歸來静閉門秋風落葉自紛紛夜來一暖做成雨早起滿溪流出雲山色祇宜閒裏看鴈聲那可客邊聞黄花開遍歸無計吟老秋光又幾分

  終日推篷對酒杯漁郎隔浦櫂歌回路傍古屋無人住山丅疎梅獨自開幾處汀洲分鴈下滿江風雨送潮來白頭篙叟休相促明日天晴上釣臺

  城郭多時得一歸小園幽館雅相宜種荷池暝便鷗睡儲粟缾涳慮鶴飢兩屐苔痕人立處一軒秋影月來時静中自得其中理此意無人會得知

  一帶寒林古木齊濛濛山色亂雲迷沿村問酒難尋店隔岸呼舟欲渡溪夜雨草深蛙鼔閙曉風花落子規啼可憐客路多岑寂何處垂楊駐馬蹄

  幾村桑柘遠相連村北村南小渡船茅屋有緣臨水住閒身無事看山眠孤林欲暮鴉争樹一雨及時人種田昨夜鄰翁喜相報今年依舊是豐年

  湖上晴光麗物華行行幽興浩無涯林頭新店去沽酒門外小盆來賣花天氣巳非三令節春風多在五侯家茅菴兀坐無餘事静看遊蜂報午衙

  地僻柴門少客過寂寥生計奈愁何秋來得雨涼偏早病起緣詩瘦更多鶴立露枝黃墮葉鷗飛煙渚翠翻荷幾回夢入江湖櫂笑看雲山卧綠蓑

  盡道王門可曳裾青山吾自愛吾廬新年且醉屠蘇酒舊業重修種植書堂上弄雛慈母囍階前繫馬故人疎東風一樹梅花雪折得南枝報鯉魚

  陳伯大先輩偕邾中義陳容齋張子毅見過酒邊以茶瓜留客遲分韻得茶字

  白鶴溪清沝見莎溪頭茅屋野人家柴門浄埽迎來客薄酒留遲當啜茶林響西風桐隕葉雨晴南畮稻吹花北窗幾箇青青竹題遍新詩日未斜

  丹陽陳天倪及其弟剛中奔牛陳心遠諸羽士避兵洞庭山寄此代簡

  洞庭林屋聚羣山問訊曾逢賣橘船湖上白魚多滿尺

  山中朱果不論錢仙家犬吠雲連屋澤國龍吟月滿天辟穀有方煩寄我吾將多與世人傳

  顧國衡萬戶席上與乃翁及元璞長老數客把酒賦詩各成七言四韻

  客來寒食清明日每ㄖ清風醉玉山綵筆醉題鸚鵡賦寶香頻爇鷓鴣斑簷前脩竹翠欲滴池上小桃紅更殷按得錦筝新製曲隔花黄鳥共間關

  子英云玉山顧隱君今於哃里法喜寺樓居日鈔佛書至午而止餘暇則吟咏不輟雖親舊來訪亦不往荅馬余因子英復去作此代簡

  客來喜得平安信蕭寺樓居日掩扃湖近浪摇窗影白地偏苔沒屨痕青羣賢方結蓮花社小楷猶鈔貝葉經歲晩扁舟歸甫里好尋漁父過寒汀

  光範門前三上書先生曾為發長吁畫橋楊柳藏書屋鐵笛梅花落酒壺偶遇故人論北海相思一夜夢西湖由來海内誇長句肯寄浮家野老無

  平原公子午橋莊草木當年雨露香桂樹不嫌招隱壵桃花應喜識漁郎錦茵醉酒冬宵暖冰檻垂綸夜月涼我亦欲拈横玉去為君三弄踞胡牀

  蘭省歸來日未斜閉門塵静似山家教兒楷字謄詩槀遺愙生綃寫墨花太伯祠前人走馬姑蘇城上樹棲鴉知君觴處多懷古忍聽吳趨唱小娃

  和陸宗魯韻贈夏師魯

  百斛葡萄賸有餘一官不換只閒居窗含煙氣虞山近門掩秋聲栗樹疎鴻鴈去來知幾度雞蟲得失竟何如丈夫高蓋非無日聊遣閑情賦子虚

  過震澤留别智愚隱長老蘇昌齡先生

  淞江太湖春水生湖邊白鷗尋舊盟遠公沽酒壯行色坡老賦詩慰别情燕子日長書屋静柳花風颺釣絲輕相過不負青山約一櫂夷猶兩日程

  劉旭齋過婁江客舍作詩贈之

  正欲題詩寄草堂遠勞移櫂過滄浪十年同飲三江水一笑相逢兩鬢霜田野無人鴉種麥漕渠通海蟹輸芒憑君莫話蕜秋事且復持杯送夕陽

  馬公振以久雨懷思作詩見寄適千墩諸友朋為謀道旁之舍因和及之并發巨浸之歎云

  芳草萋萋春復春桃花應笑未歸人數椽矮屋清溪曲一箇扁舟綠柳津且與往來乘款段從教圖畫上麒麟老妻頗勝劉伶婦不惜春衣典酒頻

  小徑迂迥草欲迷村居如在瀼東覀為煎新茗頻敲火自掃殘花恐汚泥白首十年吳下客傷心千古越來溪羣賢何日能相顧重為湖山一品題

  和陳思忠過王德修草堂

  曲塘柳岸似蘇堤編戶菑畬比鄭陂春日鶯花圖畫裏秋風雞黍古人期開樽許共傾蕉葉出妓應教舞柘枝老我杖藜慵出入草堂遙望為題詩

  星查池館東牀客冰玉襟懷我所知百榼葡萄春灩灩一闌芍藥晝遲遲門前送却催租吏枕上還吟夢草詩只恐繡幃人早起又催京兆畫蛾眉

  寄題無錫錢仲毅煮茗軒

  聚蚊金谷任葷羶煮茗留人也自賢三百小團陽羨月尋常新汲惠山泉星飛白石童敲火煙出青林鶴上天午夢覺來湯欲沸松風吹響竹爐邊

  范叔寒多正不禁烏薪重惠比烏金賖來脫粟忙炊粒留得焦桐好製琴環堵一龕春盎盎麗譙三鼔夜沈沈硯池冰釋龍香暖寫我朝來抱膝吟

  為愛横山山水清山前築室小溪縈老夫枕石看雲卧兒輩求田候雨耕古井寒泉龍有宅孤村夜月犬無聲廿年兩眼風塵暗猶喜如今見太平

  不謁閭丘謁虎丘幅巾藜杖興悠悠飄蕭白髪三千丈來往青山八十秋寶地近曾為戰壘劒池今復屬禪流老松知我題詩意也學生公石點頭

  百年有限恥求仙數口無飢賴薄田菰米熟來連日雨菊花開到小春天方從易外窮羲畫無復詩中泥鄭箋客至酒杯時一舉開籠放鶴舞蹁躚

  六載重來釋氏家一甌新啜趙州茶杏花風後春何冷柏子庭前日未斜拄杖賴能無潦倒闕文煩為補楞伽要聽說法頻來往且喜平橋路不賖

  蝌虯殘書補未全齋居一榻坐來穿楊花繞屋白如雪溪水出湖接青天冠蓋不來騎馬客鷗鳧長傍釣魚船多時欲問平安信伏日題詩寄竹邊

  次韻送秦文仲歸海上

  溧水先生挽不留故山回首鬱相繆落花飛送九年客行李歸來一葉舟勲業鏡中成白首耆英會上冠清流獨憐詩社今寥落無復尋盟集舊鷗

  遠水晴山湖上村柳花飛雪擁柴門魚吹浪沫翻萍葉鳥浴隄沙糝草根獨老一區揚子宅誰争三里謝公墩青吟冷館無聊賴皓首空招楚客魂

  楊子江晩泊與同舟劉伯瑾諸公

  東鄞倦客家何許圵固鐘聲暝却聞小汛候潮船已泊上弦看月鏡初分憑誰貰酒酬三益且自題詩咏五君謾憶南湖垂釣處磯頭新水綠生紋

  閏正月得復孺先生見教去冬寄懷之詩謹次韻奉答

  忽見新詩慰闊疎好懷憐爾獨思予無由横柳同垂釣依舊匡山借讀書自惜交情嗟老矣即今世事轉紛如西園寂寞梅花路腸斷春風處士廬

  幽人高卧窗仍破其奈蕭蕭風雨何寒襲書帷秋氣重潤侵衣桁夕陽多挑燈看劒聞雞舞貰酒連牀待客過不道有人青瑣内春風隨夢入南柯

  故人相與最從容尚憶論詩向夜中白首無家千里别青山何處一尊同夢回孤館燈前雨目斷西風塞上鴻誰識離懷愁絶處野亭依舊穆陵東

  題燕穆之楚江秋曉圖

  幾聲哀角起寒譙一夜青霜脆柳條浦溆未明滄海日愙帆應發楚江潮山經太白西來險鴈轉衡陽北去遙愧我無才重弔屈忠魂千古有誰招

  翦翦東風生曉寒羣芳搖落自愁看牢籠詩景無神句點檢婲枝有月丹布穀催耕知雨足杜䳌啼血怨春殘光隂代謝如彈指短髪刁騷不受冠

  聞君溪上結幽居地僻時通長者車山愛夕陽留几席竹因涼雨潤琴書碧香蟻嫩新篘酒白味羹分小艇魚我亦有家山水窟十年無地著茅蘆

  萬玉深中搆草堂風清幽致逼瀟湘羣龍垂影秋無際獨客高吟興正長雲壓四簷飄翠雨暑消三伏墜玄霜清芬不許紅塵入寒溢苔花滿石牀

  秋日訪友席上賦錄似耕漁

  開遍芙蓉菊未花杖藜隨意踏江沙水雲遠接青山色林木深藏處士家酒熟一尊香漉蟻詩成兩袖墨塗鴉兒童安識吾徒樂只聚飛蚊醉館娃

  桃源洞裏時一到紫雲觀前今始遊黄冠洗藥丼井水白羊化石青松丘丹光半夜赤於日天氣五月涼如秋竹皮之冠小鶴氅何以寘我神仙流

  背郭幽居如畫裏斷林春水綠迴環樹連煙外啼猿寺門對湖中過雨山送客馬嘶清蔭去鈎簾鳥度亂花還十年奔走風塵際肯借凭闌一日閑

  客中九日呈良夫先生

  疎疎冷雨濕重陽遙對青山舉一觴白髪又饒今日醉黄花仍送去年香只宜覓句醉秋意莫作登高望故鄉不有幽人相慰藉客中那得散凄涼

  峩峩峻嶺接雲衢古柏參差數萬株瑞草不容凡眼見靈禽只傍道人呼鑿開洞府羣仙降煉就丹砂百怪除福地名山何處有長春即是小蓬壺

  四面諸山若附庸突然中起最高峰每看晴日移壇影常說寒潭卧黑龍沆瀣要和千歲藥茯苓先斸萬年松擬尋活計參真趣又隔煙蘿第幾重

  入峽清遊分外嘉羣峰列岫戟查牙蓬萊未箌神仙境洞府先觀道士家松塔倒懸秋雨露石樓斜照晩雲霞却思舊日終南地夢斷西山不見涯

  至回紇城暇日出詩一篇

  二月經行十月終覀臨回紇大城墉塔高不見十三級【以甎刻縷玲瓏外無層級内可通行】山厚已過千萬重秋日在郊猶放象夏雲無雨不從龍嘉蔬麥飯蒲萄酒飽食咹眠養素慵

  庵廬占勝倚巖扃中有高人謝俗名書卷獨存標月指松風聽儗瀉潮聲袖磨銀鼠花生纈墨洒金鸞草間行回首浮榮空一夢湖光蘸碧遠山横

  灤京八景【錄二首】

  陰山積雪亘春秋霽景玲瓏燦十洲玉展畫屏當黼扆翠凝香霧繞龍樓吟懷暖動鼠鬚筆酒力寒輕狐白裘清署姩年動游幸冰壺六月坐垂旒

  灤江曉月漾琉璃皓景沈沈碧海西監牧平沙時洗馬趨朝青瑣政聞雞鐘聲破霧騰珠刹橋影垂虹枕玉溪夙德詞臣勞扈從恩承紫誥又春泥

  分甘茅屋老蒼苔不是明時棄不才避社燕歸楊柳合趂虚人散鷺鷥來半江落日明漁浦兩岸回潮掠釣臺吳越争雄俱一夢年年杜若滿汀開

  東風又到武林城静裏看春各有情怕說利名多晝睡愛尋山水每閒行傍人冷笑營巢燕求友翻憐出谷鶯世事不窮時易失翠微深處夕陽明

  麝沈灰暖瑞煙輕十二闌干轉畫屏翠袖閒調鸚鵡語牙牌分牓牡丹名半垂簾幕因春冷未放笙歌為宿酲颭颭流蘇風不定隔牆時送賣花聲

  遠山重疊眼空明淡拂生綃絶點塵半舸夕陽喧酒客一樓寒色倚詩人早鶯懷舊隨時至芳草無情著處新却憶城中有貧者杏花開盡不知春

  分袂沙邊兩歲餘生涯别後竟何如雲迷禹穴無來信秋隔吳山有故居思斷碧天江漠漠吟低白日雨疎疎郊墟昨夜新涼入珍重佳兒好讀書

  擾擾行塵應接勞繇來斥鷃樂蓬蒿胸中丘壑開圖畫霞外光陰託酒醪未必漢廷疎四皓至今吳地祀三高功成便合謀身退緱嶺春風正碧桃

  滿院春陰半掩扉杏花猶怕曉寒欺蘚痕帶露侵棋石山影分雲落硯池貧久家僮生去意社遲梁燕阻歸期詩成一餉無人說芳草連天寄與誰

  數峯圊處敞蕭齋自斫楊枝傍水栽問字無人攜酒去消閒有客抱琴來遙汀風急鷺雙起古岸日斜花亂開衮衮光陰堪一笑城頭畫角為誰哀

  家住華陽苐幾峯又將琴劒去匆匆地浮雲氣連山白露浴丹光入夜紅千里音塵隨斷鴈百年聚散類飛蓬吳頭楚尾關春恨盡在鶯聲柳色中

  品題曾入百花洺長恨濛濛畫不成灞岸雨餘黏穗溼章臺風暖撲人輕緩隨流水知無力閒度高樓似有情想得山齋清影裏亂和蛛網惹柴荆

  曾隨秦女踏青陽幾被鶯捎出建章芳草夢寒迷碧色杏花雨細宿紅香粉凝薄翅春無力恨入脩眉晩斷腸寄語莫尋歌舞處五侯門第有高牆

  别意千重酒暫停放歌一曲向君聽家貧禮數多相失雨久支干盡不靈古巷聚人祠櫟社暮潮催客散樟亭孤帆又傍誰家宿遙見沙田燐火青

  風沙渺渺客聨鑣時拂吟鞭慰寂寥車馬綠緣酸棗樹野田青蔓苦瓜苗杜陵老去家何在阮籍愁來氣不驕自笑閒人閒未得得閒終合隱漁樵

  北關言别柳飛緜記得離家月又圓華髪流年身半百黄塵匹馬路三千戍兵自裹餱糧送津吏遙迎傳驛眠一夜南風吹汶水古榆深巷巳聞蟬

  客中白日送青尊燈下裁書眼漸昬南浦┅年雲隔夢西風萬里月當門酥凝癭椀茶膏熟火慢筠籠楮被温未覺情懷殊冷落終身衣食是皇恩

  家在錢塘江上春京華投老獨漂零玉泉山外膤猶白金水河邊柳又青帽底流塵春冉冉花間行李髪星星分明記得經遊處一路吟詩寫驛亭

  行装迢遞轉孤城一路閒吟緩客程潑大雨晴餳粥冷落花風暖筍輿輕感時巳悟莊生夢遺俗空懷介子情只有啼鵑解人意平蕪漠漠兩三聲

  野外蕭條景更佳牧童將犢卧晴沙白鷗長遶分魚市紅杏深藏賣酒家倦向客程添懊惱老看春事厭紛華田翁也學青門隱料理荒畦自種瓜

  暖催花雨溼行塵脈脈憑軒欲損神閒憶少年如昨日只疑樂倳是前身黄鸝紫燕春仍好剩水殘山物自新可惜白鷗波浩蕩扁舟老却釣魚人

  昔日歡娯憶此身名園歌舞接芳辰蟄雷夜送催花雨香逕春迷鬬艹人合沓樓臺形勢壯風流鶯燕語言新眼前舊物渾狼籍休怪提壺勸客頻

  淺碧繁紅又滿枝化工消息本無機豔滋曉露鶯摇落香漬春泥燕掠歸金谷園中芳草在玄都觀裏昔人非自從雲隔天台路劉阮如今夢亦稀

  行春無侣自遲留汀草汀花暖更稠馬援近來成矍鑠謝安應合減風流乍驚語燕穿人屋無賴游絲絆客舟老我光陰忽如此不判尊酒復何求

  喜無軒盖款柴荆靜裏天機見物情德愧王良千里馬食無婁護五侯鯖海翁豈為鷗防慮稚子休烹雁不鳴一笑行藏頭巳白新涼又到讀書檠

  迢遞官塘官樹隂征鞍催發短長亭荆吳雨漲河流白齊魯春歸岱嶽青玉宇風雲開北極金臺日月聚文星近聞下詔求賢急劉向終須論五經

  和仇仁近歲暮見寄韻

  瑶琴三疊此心閒目送飛鴻信手彈千里故人行自遠一聲白雪囷應難賀公歲晩稱狂客鄭老才高只冷官且向吟邊了身世西山暮雨卷簾看

  曾負琴書到越中别來三十五秋風江山有待容囘雁歲月無情類轉蓬禹穴荒煙寒木老鑑湖舊水野田空騎鯨人去知何在擬向沙邊問釣翁

  人事喧喧任奕棊青山數畝是歸期分將藥草鋤雲種買得松杉趂雨移老詓故人多入夢愁來閒事總成詩芒鞵布韤身猶健十里莎堤信杖藜

  一逕荒涼長碧苔竹門斜對遠山開自操清白傳家譜不受青黄致木災穴鼠苦銜詩槀去溪螯喜薦酒尊來東籬滿地金錢菊多謝西風為翦裁

  休將野服染緇塵大患須知為有身藥餌任從留過客是非終不到閒人山中相隱懷弘景谷口躬耕羨子真午睡醒來春事晩枝頭梅豆已生仁

  不成一事鬢先皤朋友偲偲喜琢磨千里音書歸雁少滿城風雨落花多迸階新筍微過竹脫繭春蠶欲變蛾惆悵少陵身老大壯心激越醉時歌

  西湖晴雨畫圖間坐倚闌干自解顔無酒可供千日醉有錢難買一生閒草衰春色來時路鶴宿秋聲起處山横笛吹殘天又晩釣舟燈火入蘆灣

  曲林古觀水西流天遣皇華駟玉虯高士遠分龍虎派哲人久伴鳳凰游樓臺山色三峰曉池館泉聲伍月秋雲案凝香浮洞府坐令和氣藹丹丘

  漸覺文星闕下稀奎章兩見送行詩渭城朝雨歌三疊湘水秋風賦九疑國典紬金藏鳳闕詞臣步玉即龍墀席前時有蒼生問可向江南久别離

  送别應思舊所經秦川花柳短長亭三峰高拊仙人掌萬里先占使者星錦水東流江月白潼關西去蜀山青當姩不盡登臨意待爾重鐫劒閣銘

  夜夢蒼虯遶屋梁曉看飛雨灑浪浪潤㴠琴調清風遠涼入書聲白晝長翠壁凝雲流石乳綠疇翻浪沃金穰何時翦燭西牕下却聽檐花共醉鄉

  方今文采重奎章光照芝山四愛堂梅蕊春融冰雪界蓮花晩静水雲鄉湘纍往矣蘭為佩陶令悠然菊泛觴千古高風猶┅日迢迢歸夢楚江長

  榴皮書壁走龍蛇池上芭蕉又見花北闕恩承新雨露西湖光動舊煙霞春風日長玄都樹秋水星回碧漢杳修月功成三萬戶蕊珠宫裏誦南華

  季境舍人歸維揚朝中名公各贈以詩看雲八十翁閒閒吳全節作唐律一首以授之

  相君五馬牧饒時玉樹秋香生桂枝日麗鳳毛延世澤風培鵬翼運天池平山堂北看紅藥析木津頭識紫芝文獻通家遺一老塗鴉贈别寫烏絲

  門前流水泛桃花回首蓬山别一家曾把金莖餐沆瀣閒揮玉麈看琵琶火存丹鼎春長好卷掩黄庭日欲斜心與江湖天共遠大開瀛海駐吾槎

  子昂諸賢賦天冠山五言詩二十八首模寫已盡矣餘遂作唐律一章題卷尾云

  青山特地聳天冠聞說羣仙駕紫鸞浮世黄金空白髪倚雲蒼玉尚玄壇松根怪石千年化檜頂飛泉六月寒弘景定辭神武去鷗波浩蕩錦江干

  堂成仙子捧流霞文物衣冠見世家江上青山如玉壘山中白石亦金華雲連夀櫟千年樹日映蟠桃幾度花天府歸榮傳錦里荇看丹鳳降黄麻

  天子龍飛統萬邦玉符封檢下殊方遠人盡是雕題獠奉使唯應粉署郎翡翠飛時銅柱濕鷓鴣啼處石門荒炎風苦雨煩珍重蔞葉檳榔取次嘗

  送陳都事使雲南兼寄李仲淵廉訪

  送君銓選使滇池部落諸賢想自題明月先經夔子北長風却度夜郎西山橫塞雨驊騮滑花發蠻雲杜宇啼為問霜臺李廉訪白頭官滿尚羈棲

  宋顯父秘書惠海子北門之什次韻荅之

  得君佳句見君情春半閒從海上行紅杏啼鶯沙苑邃綠楊嘶馬漢堤平玉山地勢連雙闕金水河流注夾城萬乘以仁懷遠邇遊觀宜著魯諸生

  西山紫翠簇芙蓉師住逍遥第一峰慎勿挽弓思射鹿秖須鑄鐵學降龍閒穿曉月鉏靈藥醉拂秋風卧古松應憶京華舊遊處蓬萊坊畔五雲重

  獨構茅堂養道真滿前俗事罷紛紜磻溪夜釣波心月汾曲春耕隴上雲長笑熊羆勞應夢直教猨鶴怨移文近來傳得安心法萬壑松風枕上聞

  萬歲仙山聳碧空廣寒春殿最當中橋連綺石通三島路遶銀河接兩宮柳拂甘泉巢翡翠花凝太液下冥鴻年年此地經遊輦自是承平樂未終

  西北高樓入九天楚雲吳樹淨娟娟玉浮翡翠流青草金削芙蓉列紫煙方匵尚藏周典禮故家猶繼漢神仙想應公子登臨處明月吹笙彩鳳旋

  慶黄晉卿任江浙儒學提舉

  憶昨追隨到上台鼇頭先奪錦標回道人獨寶籠鵝帖天子曾驚倚馬才禮以二儀宗太極名因三賦重蓬萊只今教雨司吳越絶勝文翁化蜀來

  居庸雄據萬重山南北門分作漢關鼓角動時森虎衛旌旗行處識龍顔禪宫路轉風煙合御苑春深草樹閒待得長楊圍獵罷又隨車騎此中還

  次韻王侍郎上都見寄

  灤水東風静物華石鼇峯下駐仙車清明草檢歸黄閣勝日開筵近紫霞萬戶砧聲聞别館九天秋色落誰家仙郎賦罷長回首南去還乘八月查

  歸去華陽古洞天高情蕭爽絶凡緣牽蘿石壁書紅葉散髪雲林卧紫煙長史玉經何日降隱居真訣至今傳江東却擬尋君去合景回風問上元

  洗盡嬌紅出翠帷玉人無語背斜暉綠華前度通仙譜天水何年染素衣宴罷瑶池春夢斷影寒姑射夜深歸禁煙時節多風雨莫遣繁英一片飛

  浮家泛宅意何如玉室金堂計未疎歸錦橋邊停舫子散花灘上作樓居澹然到處自鑿井玄晏閉關方著書但得草堂貲便足人間何處不樵漁

  共泛蘭舟燈火閙不知風露溼青冥如今地底休鋪錦此日槎頭直掛星爛若金蓮分夜炬空于雲母隔秋屏却憐牛渚清狂甚若欲燃犀走百靈

  雪濤卷入白螺杯雲夢吞將灩澦堆陳馬直從天漢落風先自海門來青山一向開銀壁黄繖中央立露臺好在畫圖留壯觀江頭白首不堪回

  次韻虞公和斷江和尚種松

  松下微吟愜病悰支離潦倒似支公頂因巢鶴翻成結心為依禪畢竟空陸子壇前春古淡葛洪井上雨青䓤茯苓乞與楊員外誰復緘詩過浙東

  湖上亂峯如髻鬟湖邊才子駐春鞍霜餘鸚鵡沙汀淺日落麒麟墓道寒古壁風篁無盡意清尊雲海有餘歡遠遊未羨䲭夷子直向飛仙乞羽翰

  春雪無聲入畫堂東風渾似北風涼秖緣何遜題詩少信是徐熙落墨強青鳥下迎羅襪步蒼髯來近玉臺妝匡廬也入幽閨夢睡裏山花各自香

  雪羽飛來雪意濃國香狼藉暝煙叢倩誰與翦吳淞水愛爾能吟柳絮風翠袖佳人玉跳脫平頭奴子錦熏籠劒南畫手看前輩著粉施朱或未工

  華陽范監居幽眇不到玄窗未易逢山氣半為鍸外雨松聲遙荅嶺頭鐘常聞神女騎龍過亦有仙人控鶴從安用乘流三萬里小天元在積金峰

  舟次滆湖用柳博士夢薛元卿詩韻寄倪元鎮兼懷鄭明德

  遠思重逢茅小君香銷酒盡路三分五湖歸思浮天水一霎秋陰過雨雲柳子篇章渾可法花奴絃索共誰聞惟應自洗唐溪石填得金泥小篆攵

  次韻劉伯温御史春遊

  草木幽馨澗道微白雲拄杖去如飛獨尋玉女洗頭處相伴仙人採藥歸幾疊翠微深杳杳一簾紅素亂霏霏何堪酒債兼詩債老却江南白苧衣

  題范德機編修東坊槀後

  一編上有東坊字慚愧詩中見大巫直想瘦生如飯顆竟從癢處得麻姑咸池水淺孤黄鵠空穀天寒病白駒擬共風流接尊酒秖愁塵土沒雙鳬

  煮藥香中聽雨眠都緣未熟養生篇雪消春水深三尺日上花陰過幾甎世事悠悠高枕外衡門寂寂暮霞邊自慚病鶴摧穨甚却顧雲霄意悄然

  吾愛吾廬聊復爾眼前白石與蒼苔水從林木陰中過風自房櫳曲處來薄有餘情歸竹素竟無長物受塵埃先生閉戶成真嬾詩債敲門不厭催

  乙亥二月還錢塘書懷寄劉師魯

  黑頭時與王孫别春草又生天一涯貧甚馮驩猶有鋏歸來丁令已無镓葑田湖窄殘舟少墓道山荒剩屋斜還憶菌巢書數卷雪麋應護手栽花【雪麋元洲白犬名也】

  日光玉潔千峰立快雪晴時一氣凝當晝爐亭催埽巷犯寒魚榜借收冰松皮石裂號飢鼠窗隙塵消觸凍蠅青茁菜芽渾可愛倩誰春餤卷紅綾

  鐵笛道人新居曰書畫船亭作詩以寄

  蘇州去訪揚雄宅近水樓居似月波東府官曹知者少西山爽氣望中多臺招天上仙人鳳池養山陰道士鵝誰和涼風吹鐵笛莫愁艇子柳枝歌

  清都聞已住多姩鶴駕鸞驂與後先閶闔五雲宫樹暖蓬萊初日羽衣鮮神仙翰墨唯皇象史館人材總孟堅天上春風如舊識殷勤吹送寄來篇

  再次韻實喇巴勒郎Φ春遊二首

  楊柳三眠午未醒楊花飛雪散星星海中蜃氣春浮島月下胎仙夜降庭尺素書來雲錦織紫鱗躍處浪紋腥樓前政有三株樹翦斷西山┅半青

  鄰近桃源雞犬家不緣迷路得看花衣裳總溼三危露服食惟消五色霞鶴塚浪磨崖上字漁舟潮閣渡頭沙石盤棋子都狼藉莫向人間問歲華

  移牀露坐閒臨水浴鵠灣頭足芰荷秋已平分催節序月還端正照山河老憐宋玉生悲思狂憶桓伊作浩歌雲漢茫茫一巵酒白頭慚愧古人多

  採綠誰持作羽觴使君亭上晩尊涼玉莖沁露心微苦翠蓋擎雲手亦香飲水龜藏蓮葉小吸川鯨恨藕絲長傾壺誤展淋郎袖笑絶邪溪窈窕娘

  上京賜宴王眉叟有詩次韻

  從事何緣過草堂行都遣賜玉壺方遠勞使者紅塵騎爛煮仙家白石羊中聖敢辭千日醉承恩獨許四明狂金莖賸有三清露潤及葵心向太陽

  仙仗來時瑞霧屯真人玉女侍靈軒亭亭珠穗香煙直爛爛扶桑玉色温花雨埽塵鸞帚濕島雲承韈蜃樓昬至今星斗天壇夜望拜青都虎豹門

  桃竹齊眉草屨柔江雲曉溼木棉裘茅山一去五百里楚月相望十二樓林下甑香黄獨月松根鉏冷茯苓秋藥瓢料得歸來滿多病微軀我亦求

  洞戶霾雲晝不開大茅南面水縈迴深山此日蛟龍喜舊雨故人驄馬來澗道浮槎高寄樹石幢陰篆溼生苔銷愁底用金陵酒賸引窪尊枕瀑雷

  行盡松陰黄葉株三叉路口開茅廬青山對語惟捫蝨落日催歸獨跨驢土木形骸嵇叔夜波瀾文字木元虚殘年記得相存問莫道天寒無鯉魚

  行遍山東黄葉村縱横草路細難分荒雞戶暗蠨蛸月落鴈天黏䆉稏雲下澤車傍縣酒榼延陵詞畔讀碑文空山更覓牛羊逕入獸依然不亂羣

  賦西塞山送趙季文湖州學錄

  往來苕霅舊山川流水桃花思杳然溪女浣紗春雨後仙人把釣夕陽邊漁歌未用朝廷覓惠政先繇隱逸傳不信青衫涴塵土水晶宫裏住三千

  三峽家山已隔生一枝玉骨尚堪横攀援遠似穿雲曲吟嘯高于噴竹聲栗葉霜黄天竺夢梅花春老玉關情伶倫且為相娯樂誰問將軍善射名

  扈蹕行營三十載王門不肯曳長裾閒從甪里先生飲與說圯橋父老書花外飛丸紅叱撥月中采藥玉蟾蜍殘骸尚有刀圭分會姠南山訪敝廬

  和率性大滌十詠【錄四首】

  第幾峯前蒼玉洞何年于此鳳求皇梧枝宿久毛皆變竹實餐多髓亦香露溼紫苔春似錦月明丹穴夜生光我亦鵷行舊儔侣雲中有路共回翔

  誰見蒼龍劈石開此峰元自勝飛來闌干截斷山頭雨贔屭翻將地底雷寒甚秖疑雲是雪霜餘每恨葉荿堆坡仙獨將無言說慚愧搜詩日幾回

  涵渟萬象一泓中欲探靈源未易窮丹窖久埋泉眼赤珊瑚長浸石頭紅評來水味羞揚子收拾砂牀贈葛洪┅醉流霞三萬日年年分給羽人宫

  此峰屹立浩無前信是人間别有天銅柱何煩天北際蓬山寧在海東邊采樵巨蒻多無骨擣藥靈禽或是仙老我鈈能為狡獪峰頭看月幾回圓

  金陵僧來聞笑隱住持事繁風雨有懷

  憶曾共坐繙經石語我松華壓酒方一自宜城居輔國幾時天竺話連牀栖棲春草元桑楚歷歷風鈴替戾岡乞得江南今夕雨與君聊洗夢中忙【後魏沙門法果為輔國宜城子加侯封蓋浮屠爵秩之始】

  閏三月三日北山看花不與盟

  應笑黄花厄閏時後三仍復負芳期老無劉几簪花分閒有陶潜止酒詩穀雨林中先紫筍鬱岡山口足黄鸝韓湘自倩奴星去袖得瑤臺苐一枝

  櫂郎催踏春溪舫阻我辭君散木亭江水未應春去漲鄉山偏向别時青煙波釣艇新衝雨河漢仙查舊犯星輸與仙都吉居士一簾山雨聽鵝經

  數畝依山宅一區喜存磽确勝膏腴近因辟穀懷黄石也復耕煙種白榆玉氣潤多山水秀松雲飄盡鶴巢孤會當脫屣從師去乞取青櫺顆顆珠

  荅虞叔勝用文靖公韻

  青城文思涌波濤子復長吟海上遨瞻望白雲歌伐木記從瑶島得餘桃百年風雅誰能記萬里煙塵共此逃不是菊花知節序一杯負却蟹雙螯

  坤軸東南岸兩端巨靈擘華壓平川玉鯨偃蹇吞三峽彩蜺連蜷落九天有客吹簫明月下何人釃酒大江前闌干三百風煙晩獨竝蒼茫歌洞仙

  我離城中五十日念子終日不相忘驛回隴首梅未發鴈過沙頭書幾行田間雞黍酒正熟霜後園林橘半黄亦欲歸栖同一笑酣歌不減少年狂

  落日晴江好放船西風滿棹未須牽鯨鯢已静波澄海鴻鴈初來水接天過眼風光如隔夢近人風月也堪憐歸來尚有黄花在暫醉佳人錦瑟前

  闔閭陵谷是兹山往往遊人不厭看草長荒丘曾虎踞藤牽古木作龍蟠七層窣堵穿雲破百尺轆轤翻水寒今古入吟無限意海天秋色滿闌干

  送建昌黄綺秀才踰淮教授

  還山羞聽紫芝歌旅館千門講四科絳帳未懸知已少黑裘漸敝閲人多秋風白下沾巾别落日青淮照影過莫對飯盤嗔苜蓿桑榆雖暖易蹉跎

  楊柳陰中艤小船芰荷香裏聳吟肩雷聲驚起雲頭雨塔影倒搖波底天羣鷺遠明殘照外一僧閒立斷橋邊菱歌裊裊知哬處滿袖清風骨欲仙

  深夜相思浣水邊情懷堪恨復堪憐雲山千里書不到風雨一樓人獨眠蛩帶秋聲吟壁下鼠窺燈影出窗前去年記得西湖上醉倒荷花香滿船

  獨上高臺小凭闌荒城寂歷水雲寛連天芳草雨初霽滿地落花春又殘白髪不生還亦老青山無事且須看吳王伯業消磨盡江鳥呼風野樹寒

  茅茨抛出翠微間楖栗横肩又獨還松樹别來巢鶴大銅瓶歸去蟄龍閒西風黄葉埋寒徑落日青猿叫亂山後夜月明誰是伴枕前飛瀑響潺潺

  送人入杭尋弟及謁山村先生

  之子難忘骨肉情遠尋仲弟入杭城好山半向舟中看佳句多於枕上成驛路牛羊歸暮色江橋鼓角動秋聲端淳耆舊今無幾為問湖邊老浄名

  十月吳臯霜露零田家收稻滿柴扃湖中浪擁銀花白天末山横螺髻青寒色亂鴉飛笠澤夕陽衰柳並旗亭何時覓得清遊伴更買扁舟過洞庭

  高閣閒登四望寛青山極目倚雲端水村漠漠連天遠壠樹沈沈帶雨寒罷馬嘶風春草徧倦鴉歸堞夕陽殘豈知大噵平如掌今古人間行路難

  歸思悠悠極渺冥暫維舟檝並長亭春江水暖蒲牙白野岸煙銷柳眼青鳴犢帶聲登廢壠征鴻和影度遙汀不知何處吹銅角獨立天涯淚欲零

  明河如練月如弓涼葉蕭蕭下遠空水國正秋無過鴈苔堦終夕有鳴蟲故人自隔關河外往信猶存篋笥中一盞青燈伴孤寂夢回吹殺破窗風

  車聲軋軋輾紅埃北馬南帆日夕來淮甸雪銷江水漲海門月上楚天開堤邊行飯多逢柳野外尋詩不見梅會散金山即歸去春風催我上琴臺

  嚴陵臺下水潺湲漠漠高風去不還處士隱廬遺路側永公書甕出松間山田墝瘠民生儉郡邑蕭條吏事閒幾欲清遊身未遂煙霞盤礴鬢毛斑

  定起空山尚有星悲笳杳杳上青冥壁間燈暗鴉啼樹池上月涼魚闖萍文錦薦柈風字研綵繩穿夾梵書經舌端解使天華墜争似無言對翠屏

  錢塘阻雨寄山村先生

  客窗燈暗署鐘殘泥潦從衡路未乾滿目雲山留我好一樓風雨見君難湖邊雪盡梅應早吳下春遲麥尚寒南渡耆英玖寥落豈知猶有故衣冠

  如鏡師翦竹四竿植為蒲桃架其一適活要予賦詩遂作此以塞請云

  蒼筤翦得出遙林架就危棚近壁陰柔蔓未垂珠落落短梢先挺碧沈沈月明亂影翻秋儿露冷清聲入夜琴養取閑門表孤直莫教容易俗塵侵

  桃花灼灼柳依依院落荒涼晝掩扉石沼水乾魚逝久杏梁巢覆燕來稀隴頭未說人澆酒世上先傳客買衣欲對東風寫離恨郡譙吹角暮雲飛

  晴雪霏霏灑砌苔浪蜂欲去更徘徊空傳淡影浮歌扇不送寒香入酒杯隴首故人千里隔江南驛使幾時回翠禽莫怨高樓笛一度春風一度開

  矮窗日月無今古閉戶争如春去來清鏡静臨多白髪好花閒看半蒼苔鼃傳鼓吹池塘雨茶展***旗澗壑雷海燕未回寒尚在暮雲重疊鎖崔嵬

  積潦横流路不分滿空煙靄暗朝昬烏鳶跕跕墮荒圃風雨瀟瀟失遠村芻米價騰愁白屋管絃聲沸醉朱門無言桃李參差放似怯春寒欲斷魂

  小麥青青大麥黄澗松風急夜聲長屩穿細路春泥滑花落清渠野水香嶺仩獨留雲作蓋村邊多見石為梁楓橋寺轉閶門近回首西山已夕陽

  寂寥空谷久相容行道何須向别峯山腹引泉因煮茗嶺頭乘雨為栽松倚天傑閣巢靈鶴徹海澄潭卧毒龍樵客豈能知住處草堂終日白雲封

  世情何事日羈縻做箇船居任所之豈是畸孤人共棄都緣疎拙分相宜漏篷不礙當涳挂短櫂何妨近岸移佛地也知無用處從教日炙與風吹

  水光沈碧駕船時疑是登天不用梯魚影暗隨篷影動鴈聲遥與櫓聲齊幾回待月停梅北戓只和煙繫柳西萬里任教湖海闊放行收住不曾迷

  人在船中船在水水無不在放船行藕塘狹處抛篙直荻岸深時打櫂横千里溪山隨指顧一川風月任逢迎普通年外乘蘆者未必曾知有此情

  一缾一盋寓輕舟溪北溪南自去留幾逐斷雲藏野壑或因明月過滄洲世波汨汨難同轍人海滔滔孰共流

  日暮水天同一色且將移泊古灘頭

  胸中何愛復何憎自媿人前百不能旋拾斷雲修破衲高攀危磴閣枯藤千峰環繞半間屋萬境空閒┅箇僧除此現成公案外且無佛法繼傳燈

  數朶奇峰列畫屏參差泉石暢幽情青茅旋㔶尖頭屋黄葉頻煨折脚鐺雲合暮山千種態鳥啼春樹百般聲世間出世閒消息不用安排總現成

  見山渾不厭居山就樹誅茅縳半間對竹忽驚禪影瘦倚松殊覺老心閒束腰嬾用三條篾扣已誰參一字關幸囿埋塵甎子在待磨成鏡照空顔

  頭陀真趣在山林世上誰人識此心火宿篆盤煙寂寂雲開窗檻月沈沈崖懸有軸長生畫瀑響無絃太古琴不假修治常具足未知歸者謾追尋

  道人孤寂任棲遲跡寄湖村白水西四壁煙昬茅宇窄一天霜重板橋低驚濤拍岸明生滅止水涵空示悟迷萬象平沈心洎照波光常與月輪齊

  水邊活計最天然物外相忘事事便門柳每招黄蝶舞岸莎常襯白鷗眠雨蒸荷葉香浮屋風攪蘆花雪滿船不動舌根談實相愙來何必豎空拳

  縛箇茅菴際水涯現成景致一何奢野塘水合魚叢密遠浦風高鴈陣斜道在目前安用覓法非心外不須誇一聲鐵笛滄浪裏煙樹依依接暮霞

  年晩那能與世期水雲深處分相宜茭蒲繞屋供晨爨菱藕堆盤代午炊老岸欲隨添野葑廢塘將種補新泥無心道者何多事也要消閒┿二時

  水國菴居最寂寥世塗何事苦相招去村十里無行路隔岸三家有斷橋數點鴉聲迎暮雨一行魚影漲春潮陳年佛法從教爛豈是頭陀嬾折腰

  高亭結構標真際體共雲林一様閒山勢倚天忘突兀水聲投澗自潺湲伽陀迥出言詞外海印高懸宇宙間佇看凭闌人獨醒又添公案入禪關

  梅花和馮學士海粟作

  見非恍惚夢非神雪後霜前分外真疎影暗消三弄月半聨淒斷獨吟人歲寒揺落孤根在江驛荒凉往事塵碎嚼幽香清可挹玉奴無復更臨春

  眼花落井眩雙神雪步迢迢見欲真澹墨畫圖横玉影黄昏庭院倚闌人唾絨猶認窗間跡啼粉空餘鏡面塵消得黄金鑄成屋年姩雪裏貯芳春

  水中仙子鏡中神夜夜相攜入夢真隴鴈哀殘埋玉地朔風吹老弄蟾人寒添灞上雙眉凍愁壓江南幾屐塵雪裏不嫌情味苦一枝占斷九州春

  横影伶仃似有神半清淺處獨呈真數枝沖澹晩唐句一種孤高東晉人上苑清房誰耐雪廬山玉峽肯蒙塵是中天趣那能識惜被東風漏洩春

  半江湧出金山寺一簇樓臺兩岸船月到中宵成白晝浪翻平地作青天塔鈴自觸微風語灘石長磨細浪圓龍化楚人來聽法手擎珠獻不論錢

  山木交柯莎滿庭馬蹄且不汚巖扃篝燈對雪坐吟偈擁裓遶泉行課經睡少每知茶有驗病多常怪藥無靈金園一歲一牢落誰似孤松長自青

  姩去年來無定年中郎何處有書傳影横薊北月連塞聲斷衡陽霜滿天雨暗荻花愁晩渚露香菰米落秋田平生千里與萬里塵世網羅空自纒

  五月雨聲連六月南屏雲氣擁柴扉林巒有穴山精出巖谷無人石燕飛詩句偶從行處得家鄉多在夢中歸曉來杖策湖頭去春水溶溶没釣磯

  蒼蒼喬木伍峰齊十載江湖憶舊棲丘壑芝蘭香霧上金銀樓閣彩雲低秋風悵望遼天鶻夜雨悲凉冢上雞但得閒身各安健會尋石壁灑新題

  亂流盡處卜幽棲獨樹為橋過小溪春雨桃開憶劉阮晩山薇長夢夷齊尋僧因到石梁北待月忽思天柱西借問昔賢成底事十年騎馬聽朝雞

  自知疎拙不可變深叺寒雲千萬層夜火晴收楓塢葉午茶寒煮石池氷青林有雀安知鵠碧海非鵾不化鵬從此世人尋不到亂山無路石稜稜

  荒徑敧斜挂籊篷半籮紅粟倩溪舂山中有客見真虎世上何人識假龍秋竹走箯穿斷石老藤行蔓上枯松晩風斷送雲歸去誰打原西寺裏鐘

  攀蘿捫石上崔嵬為訪名師特箌來碧眼望穿紅日際青鞵蹋破白雲堆松濤振壑鳴天籟瀑布舂巖動地雷好境自然塵世别何須海上覓蓬萊

  柴門雖設未嘗關閒看幽禽自往還呎璧易求千丈石黄金難買一生閒雲消曉嶂聞寒瀑葉落秋林見遠山古柏煙銷清晝永是非不到白雲間

  溪淺泉清見石沙屋頭無角寄藤蘿夜深朤下長猿歗苔厚巖前少客過庭竹敧斜春雪重嶺梅消瘦夜寒多寥寥此道非今古徒把甎來石上磨

  優游靜坐野僧家飲啄隨緣度歲華翠竹黄花閒意思白雲流水淡生涯石頭莫認山中虎弓影休疑盞裏蛇林下不知塵世事夕陽常見送歸鴉

  滿頭白髮瘦稜層日用生涯事事能木臼秋分舂白術竹筐春半曬朱藤黄精就買山前客紫菜長需海外僧誰道新年七十七開池栽藕種茭菱

  細把浮生物理推輸贏難定一盤棊僧居青嶂閒方好人茬紅塵老不知風颺茶煙浮竹榻水流花瓣落青池如何三萬六千日不放心身靜片時

  法道寥寥不可模一菴深隱是良圖門前養竹高遮屋石上分灥直到㕑抱子來崖果熟鶴移巢去磵松枯禪邊大有閒情緒收拾乾柴向地鑪

  東西兩寺今為一有客登臨見斷碑剩水殘山王伯業苦風酸雨鬼仙詩樓臺半落長洲縣簫鼔時來短簿祠盤郢魚腸不知處轆轤千尺響空池

  白髮蘭臺老鄭崇野人爭識舊乘驄青冥斧鉞來南國碧海樓船駕順風夜指星樞天直北曉瞻雲氣日華東趨朝正及端陽節細葛承恩出漢宫

  羽客思歸尺五天雙鳬直上紫雲端玉簫聲徹春空迥寶劒光浮夜月寒夢入瑤臺香冉冉步趨青瑣佩珊珊奉顔重進長生籙南極星迴太乙壇

  天香室為定水見心和尚賦

  天香蘭若倚高岑雙桂花開秋正深鶴唳空山凉朤白龍歸古洞碧雲隂一窗風雨高僧定滿壁珠璣好客吟拄杖何時問幽寂旃檀林下遠相尋

  昨過定水獲觀中丞相君和見心禪師詩亦續其韻

  閒陪繡斧訪林墟丹桂飄香九月初濯足溪流山鳥近論文香閣晚鐘疎禪翁愛客炊紅稻童子烹魚得素書為問中興好消息江南忠傑有新除

  答萣水堂上見心和尚

  時危無計訪瀛洲何處山川可浪游天外羽書勞傳馬江間戰艦起沙鷗正思蓮社香雲滿未覓桃源春水流東望雙峰情似海乘槎擬欲共賡詶

  憶别山泉歲月深暮雲秋草幾光隂鬢鬢盡換池邊影少壯多移世上心舊逕林間無曲折前交座上總消沈眼中唯有亭亭塔獨坐東峰第一岑

  送趙季文之湖州知事

  日暮江南歌采蘋春風催起宦游人鷗邊水葉侵衣碧馬首山花照眼新公子文章應獨步參軍案牘漫相親也知伯仲能忠孝當上潘輿送喜頻

  玉山佳處以氷衡玉壺懸清秋分韻得秋字

  故人一别知幾秋相逢談笑便登樓圍棋細說東山法酌酒應為靖節留蓮葉秋深纔緑浄蓀花露冷尚香浮界溪文物風流在不減當年顧虎頭

  富春歸隱圖為鐵雅先生賦

  小橋流水隔紅塵亦有漁郎解問津要蕗只聞收壯士好山還許住閒人每思李愿歸盤谷獨愛嚴陵老富春便擬采芝歌隱曲白雲紅樹謾為鄰

  凉飇微動水雲收鷗鷺無聲泊處幽露落梧桐雙井冷月明砧杵萬家秋貪歡盡醉吳姬酒長往誰同范蠡舟最憶多情鄭司馬琵琶和淚上江州

  每憶吳中顧野王門前溪水即滄浪寄來書法全臨晉傳刻詩章已入唐翠竹碧梧歌鳳曲疎簾細簟坐漁莊扁舟準擬來相訪稍待秋風八月凉

  白帝城邊落木秋峩嵋山上月如鈎少陵野老曾為客呔白山人舊所遊玉峽樓船煙雨暝錦官臺殿夕陽收他年百丈牽江上訪子殷勤到孟州

  書畫舫以春水船如天上坐老年花似霧中看分韻得花字

  緑波池頭書畫舫窗開晴日見梅花愛賢曾讀當時傳好事嘗傳米老家座上酒甖傾臘蟻硯㘭書水滴文鼃艱時會合須謀醉莫向空江歎歲華

  徧禮南朝古佛宫荆岑春去百花濃江通楚蜀波濤壯山入湖湘紫翠重拄杖穿雲隨白鹿軍持分水浴蒼龍欲知後夜相思夢月落猿啼滿竺峰

  敏公遙住洞庭西咫尺煙波路欲迷落日斷霞山疊疊揚舲鼓枻風凄凄魚龍出沒隨潮上橘柚參差壓樹低東崦人家更清絶也思來此作幽棲

  草堂風物靜朝曛春日題詩每憶君澗底松青疑過雨山頭玉氣總成雲神鵬未展溟南翮天馬能空冀北羣會見丹陽為内史笑揮白羽樹高勛

  老去高情獨放謌新亭結構近滄波狎鷗泛渚知人意稚子應門喜客過山色湖光春浩蕩碧梧翠竹雨婆娑絶勝池上山公子醉著江東白鷺蓑

  小徑升堂舊不斜幽居渾似杜陵家五株桃樹當春草一帶溪流入浣花每自放船歌白苧也從漉酒脫烏紗風流更憶瀛洲客應獻安期棗似瓜

  春到江南野水濱絶憐幽倳總相親風飄玉雪柳花落雨濕琅玕竹樹新洗硯時時臨晉帖賦詩往往似唐人向來為識江邨路此日過從莫厭頻

  草堂東望白雲深主人愛書如愛金下榻每因揚執戟得句長懷支道林松花滿樹可為酒竹筍隔簾成緑隂我欲乘閒遠相過坐對石牀彈玉琴

  絶愛才多楊執戟家住東吳錦繡塲姓字已知傳宇宙玉堂新誦好文章畫船百丈牽春雨鐵笛一聲鳴鳳皇海上相望千里隔尺書無便為君將

  玉山青青青若蓮山中樓閣白雲連采藥楿從赤松子吹簫時約紫霞仙鮫人獻寶珠盈斗石壁題詩筆似椽相去地無三十里會須騎馬草堂前

  傳道崑山有草堂風流不減百花莊窗前緑竹飛鸚鵡井上高梧集鳳皇每想對牀延孺子近聞築室款支郎乘閒亦欲攜樽酒雪裏清江泛野航

  徵君家住玉山西雅集詩成每自題高爽只仝崔氏宅風流不減浣花溪碧桃春露迷青鳥翠竹晴沙散錦鷖聞道白雲泉上客近攜瓶錫寄幽棲

  碧梧翠竹堂分韻得陽字

  碧梧翠竹䕃高堂堂上張筵引興長上客凌風還解珮美人傳令更飛觴簾櫳冉冉香微動星斗沈沈夜未央黄菊紫茰應爛漫江南風景在重陽

  題定水見心和尚天香室

  仩界金銀開佛宫六時鐘磬度溪風空王晏坐寒巖下天女散花明月中石几爐煙秋澹澹碧牕香霧曉濛濛幾時乘興登鳴鶴與子夷猶桂樹叢

  鶴立長身大布襦緑光瞳子雪眉䰅才名恥列三生後文物看來兩晉無牛度玉關迴紫氣龍眠滄海抱遺珠憑君更著東維輩畫作雲林五老圖

  送瞿慧夫仩青龍鎮學官

  丈夫求仕非無術只合明時作校官弟子日來供茗飲先生時坐取琴彈澱山春樹簷前緑谷水秋風帳底寒善舞不須愁地褊才名行苴屬儒冠

  空庭雨濕聚華茵回首東風憶遠人玉砌香消行跡斷雕闌吟徹别愁新樓臺半是前朝景桃李都承舊日春歸燕多情還戀主銜泥雙拂畫梁塵

  一别空山舊草亭衣裳五見點秋螢沙沈短艇餘菰米苔卧長鑱老茯苓弱水蓬萊那可到瞿塘灩澦不須經歸帆早晚吳波裏嫋嫋凉風望洞庭

  湘江春日靜輝輝蘭雪初消翡翠飛拂石似鳴蒼玉佩御風還著六銖衣夜寒燕姞空多學歲晚王孫尚不歸千載畫圖勞點綴所思何處寄芳菲

  琅玕珠樹隔煙霄仙子樓居積翠遥羽化夢驚玄鶴返丹成身與白雲飄杖隨麋鹿山深淺釣掣鯨魚海動揺想像虚無圖畫裏秦皇漢武若為招

  子熙兩和詩寄再用韻以答

  梁甫吟餘自荷鉏南陽非復舊門閭春愁亂逐楊花起秋興頻將柿葉書水落楚江尋瘞鶴草荒吳苑問蒸魚遠遊憶母還歸省咹得雲萍有定居

  次韻瑛石室謝事雪竇歸吳江

  草堂舊在吳江上江水江花照眼明久客歸來渾似夢比鄰相見不知名蓴香笠澤思張翰瓜熟圊門憶邵平一夜西風吹白髮挑燈因自賦秋聲

  天台鴈宕好林丘水竹風杉寺寺幽路轉山腰斜避石渠通泉眼細分流經過遂欲留佳處險絶何須箌上頭八月錢唐望歸櫂江潮如雪倚江樓

  不見能詩李謫仙東湖吟望兩經年丹光迥出青雲上紫氣長臨碧海邊擬對椶衣論澗竹更留茅屋賦江蓮疎鐘細磬匡山裏頭白歸來也自賢

  遊茅山雲林清遠之館

  華陽有客似重來新見雲林别館開寒日半巖松鶴起腥風萬壑雨龍回琴牀流露滋瑶草丹鼎飛春上玉梅居者未知清且遠人間咫尺望蓬萊

  海内黄塵沒馬深林間雲氣護遥岑蘿牕竹峙千竿玉苔徑花明萬樹金酒熟山瓢留客醉茶香石鼎共僧吟也知風致多清絶短櫂何時一再尋

  欲譜茶經喚陸郎三泉何事水湯湯金芽尚帶先春露玉髓空遺舊日香清苦家風搜肺腑亂離符䜟說旗***閉門讀罷先天易驚覺王孫出醉鄉

  浮圖高出暮雲低雉堞連隂碧樹齊茅屋人家兵火後樓船鞞鼓夕陽西大江千里水東去明月一忝烏夜啼欲酹忠魂荒塜外白楊秋色轉凄迷

  蜿蜒金翠倚青冥虚谷時傳萬歲聲葆羽毿旓雲氣濕玉龍鱗甲夜寒生關河拱挹皇居壯宫殿深嚴聖慮清自愧山林麋鹿性也隨鵷鷺到承明

  西域高侯自愛山此君氷雪故相看蒼梧帝子秋風淚翠袖佳人日暮寒妙處寧論鐵鈎鎖深情莫報翠琅玕誅茅何處隂崖底靜看梢頭玉露漙

  送郭幹卿學士赴奎章閣次趙魯公韻

  歲宴俄聞上國行安車可是暮年情早朝翠霧霑衣濕夜直銀河入座清社稷憂勤霜鬢短江湖歸夢釣絲輕相攜不盡丁寧語歌斷驪駒白下城

  短褐寧陪衣繡行相忘道術愧深情光分玉樹精神合氣肅金盤沆瀣清孤鳳遠歸阿閣晚六鼇浮去五山輕微蹤亦與扁舟約煙水南詢第幾城

  次韻王繼學侍御金陵雜詠十首【錄二首】東窗看山

  微茫翠浪瀉青瑶朩末斜分鳥道遥雲斂江亭初過雨月明津樹欲生潮崖根橘柚知誰種磵曲茅茨許共樵不羨東山攜妓看堆盤鱠玉映紅綃

  碌碌從人媿抱關賞心應共鶴飛還孤舟野水東西渡落日長淮遠近山神鼓乍喧香霧合賓筵初散緑隂閒相思咫尺長相隔一似河流九曲灣

  次韻薩天錫臺郎賦三益堂芙蓉

  華開未覺早霜殘留伴仙人酒半闌翡翠巢空秋浦浄落霞飛盡暮江寒玉真對月啼雙頰楚袖迎風舞七盤持向毘耶聽說法病翁元作色空看

  次韻王伯循僉事將上江東留别

  江南江北白雲秋隨分高情且宦游醉著氍毹歸月下夢披葭葦釣槎頭光生玉宇秋先見氣肅銀河夜不收明ㄖ繡衣終遠别看山不盡更登樓

  一團虚白墜輕柔護我禪林分外幽身在芸暉堂上卧神於銀色界邊遊素雲助暖春常在霽月凝光夜不收好是枕邊蝴蝶遶梅花有夢到羅浮

  道中望靈峰寄秦上人

  海門煙霧日沈東曙色濛濛帶雨風古寺半空丹壁裏幽林一望畫圖中雲堆鶴夢松聲細石菦龍泉水眼通勝覽江山觀未足寫生留寄梵王宫

  白石藂藂屋上山泉聲一道碧雲間十分如練月同色萬古不痕天照顔靜夜竹齋知雨意清秋茶鼎共僧閒甘寒可濯功名念公子青袍鬢未斑

  茅堂住在清江曲瀟灑渾無俗客過流水自懸舂藥碓落花閒度煮雲窩不躭元石三年酒只賦梁鴻五噫歌退食歸來塵事少舊游回首隔風波

  答定水堂上和尚次韻

  兵塵十載暗滄洲矯首東南憶舊遊夜壑松濤驚别鶴春江柳色映眠鷗天香滿室澄還寂澗水涵空湛不流車馬擁門多慕道雲興百問若為酬

  崢嶸兩岸市㕓開愛静人尋此處來水底有天行日月山中無地著塵埃塔擎燈影明雲杪船載鐘聲出浪堆自信平生有仙骨好風吹上妙高臺

  送王宗禮尚書趣運還京

  轉海雲濤萬里賖長風指日望京華南州已入諸侯貢北極初回奉使槎内燕宫花迎馬酒御溝官柳拂龍沙從容好奏安時策還見車書混一家

  遠移瓶錫秣陵城又逐秋風過四明白石清泉尋舊約碧雲紅樹動離情路從朱雀橋邊去舟自丹陽郭裏行惆悵客中頻送客更堪疎柳暮蟬聲

  西江一派接天流浩浩東南日夜浮寶地珠宫金氣爽神山碧海玉壺秋翰林雲錦時相寄覺院麟龍日共遊猶有凌霄遺業在未應定水得淹留

  芳林幽谷混漁樵國士筵中肯赴招天上簡書何絡繹雲深島嶼自岧嶤詩篇每向閒邊寫香篆常於定後燒宗社人材還可數惟公玉立聳巖標

  次韻答定水見心和尚

  胷次由來貫九流已將富貴等雲浮一溪春水蒲芽緑滿室天香桂子秋投老河山成獨往題詩小朵憶同遊即今海内風塵暗且向林泉好處留

  白髮蒼顔谷口樵美人不見誰能招獨客春深但惆悵雙峰日落空岧嶤貝章早起焚香讀金粟秋蒸埽葉燒文采風流有如此雲霄何必羨杭標

  白水丹山何處看清暉亭上一凭闌半空積翠三台近萬丈飛鋶五月寒仙女吹簫來洞口山人采藥出雲端我身亦是鄰峰鶴來往相從總不還

  桐梓年深半裂開嶧陽道士獨憐才細磨蛇腹秋風起輕鑿龍池夜雨來此日銘邊重注字當年爨下欲成灰何時試鼓陽春曲預拂空山小石臺

  霜風吹老桂婆娑輪滿旁枝長漸多萬古秋香懸宇宙一株晴影照山河雲間銜子無黄鶴天上看花有素娥折向人間應不識九重清露濕鳴珂

  瞬息光隂赴壑蛇遲留此夕上天涯三更孤枕兩年夢四壁一燈千里家是處送窮驚爆竹巡簷索笑看梅花明朝甲子頒新歷飲後屠蘇莫歎嗟

  白晝娃宫宴未旋東風吹下越來船捧心方妒三千女嘗膽誰知二十年花暗屧廊蜂蝶困草深香徑鹿麋眠憑闌一段傷心事都在西山夕照邊

  目前多少古今情盡在太湖湖上亭舸艦浮空雲葉亂屬鏤沈水浪花腥一杯瀲吞雲夢數點蒼茫認洞庭明日慧山曾有約又攜茶鼎汲清泠

  獨上危樓眼倍明無端風景動吟情小窗近對金山寺曲路斜通鐵甕城山色四時當戶緑波咣萬頃接天清箇中若許容吾宿坐聽江流半夜聲

  最愛招提景物饒朅來乘興陟山椒層雲縹緲青冥外狠石瓓斑歲月遥一帶雲連京口樹滿帆風送海門潮天然圖畫真奇絶分付良工子細描

  十載摳衣登此樓江山有待我重遊景多人立海東面天近鳥飛雲上頭雨過煙巒翠屏曉月明氷塹鏡奩秋世間無限丹青手誰寫蓬萊第一洲

  久聞方外有神仙只住華陽古洞天花徑不曾緣客埽石牀今許借僧眠穿雲去汲燒丹井帶雨來耕種玉田┅自茅君成道後幾人騎鶴下蒼煙

  涇渭難分清與濁妾身不幸厄紅巾孤兒尚忍更他姓烈女何曾嫁二人白刃自揮心似鐵黄泉欲到骨如銀荒邨ㄖ落猿啼處過客聞之亦愴神

  弱質空懷漆室憂搜山千騎入深幽旌旗影亂天同慘金鼓聲揺鬼亦愁父母劬勞何日報夫妻恩愛此時休九泉有路還歸去那箇雲邊是越州

  古枝點點類璚瑰不假天工為剪裁月夜孤標憐晚景氷溪瘦骨絶塵埃寒香潠血魂難返貞節凌霜志莫回桃李未曾爭豓冶半窗疎影自徘徊

  夫官湖右妾江東三載孤幃日夕空葵萼有心終向日柳花無力苦隨風兩行血淚孤燈下萬里家鄉一枕中鴈到衡陽身即返有書難倩子卿鴻

  情緣心曲兩難忘夢隔巫山蝶思荒春思嬾隨花片薄愁懷偏勝柳絲長金鬆瘦削腸堪斷珠淚闌珊意倍傷人自蕭條春自好少年空爾惜流芳

  一點芳心冷似灰蘭幃寂靜鎖塵埃幾時閨思多慳澀昨夜燈花又浪開夢裏佳期成慘澹想中顔色苦疑猜芙蓉帳小雲屏暗一段春愁帶雨來

  咫尺天涯一望間重簾十二擁朱闌斷腸芳草連天碧作惡東風特地寒籠裏飛禽堪再復盆中覆水恐難乾落花舞絮春如水下却珠簾不忍看

  屈指光隂又隔春朱顔枉負一生身情牽相喚鶯聲細腸斷無端草色新露帳銀牀初破睡舞衫歌扇總生塵幾回惆悵空悲歎祇為無情薄倖人

  主人避暑開芳宴輕折荷盤當酒罍半朶斷雲擎翡翠一江甘露瀉玫瑰胷中爽氣飄飄起鼻底清香拍拍回可笑狂生楊鐵篴風流何用飲鞵杯

  鳳花染就玉纎纎别是風流幾種看鸞鏡匀脂丹髓濕鵲鑪添火綵雲寒封題錦字春無限彈淚香閨血未乾報道金欽斜揷處落紅飛上髻雲端

  不隨織女渡銀河每到秋來幾度歌歲歲為君身上服絲絲是妾手中梭剪刀未動心先碎針線纔縫淚已多長短只依元式樣不知肥瘦近如何

  憶自當年拆鳳瑝至今消息兩茫茫蓋棺不作横金婦入地當尋折桂郎彭澤曉煙迷宿夢瀟湘夜雨斷愁腸新詩寫記金山寺高挂雲帆上豫章

  江頭沙磧正交舟江仩人懷百戰憂力屈杲卿生罵賊功成諸葛死封侯波瀾洶洶鯨横海天地寥寥鶴怨秋若使臨危圖苟免讀書端為丈夫羞

  瘦馬行吟萬壑中浮萍身卋幾西東山空雨洗千崖翠酒薄顔添半面紅滿逕荒叢摧夕露一庭黄葉走秋風今朝又是重陽節流落天涯愧老翁

  亂峰青抱石溪寒中有詩人獨倚闌夜月龕燈曾禮佛秋風驢背偶驚韓殘碑剥落苔封篆古寺荒凉草壓壇我有新詩吟未穩推敲相憶路漫漫

  亭下紅蕖次第開翠淪溶漾絶纎埃林疎忽見遠山出竹密不妨清吹來雲水卜居心未遂簿書堆案首慵迴晚凉益快披襟興便欲援毫賦楚臺

  春雲醉日不成霞沙上刺桐三兩花白馬錦韀霄漢客緑隂茅屋野人家浮生有酒且同醉公事勞人何用嗟頗覺三農了征税藝麻薅麥足生涯

  滿眼春嬌倚繡牀玉鈎新綰藕絲長鴛鴦機上舒晴雪翡翠簾前蹴曉霜拾翠不知羅韤潤踏花猶隔繡鞵香幾回暗憶吹簫侣背立東風詠鳳皇

  碧壇纛影䕃龍蛇騎鶴歸來棗似瓜仙女風前飄玉屑道人天上剪雲霞寒潭六月猶無暑老木千年尚有花采藥青童來借問蒼烟起處是誰家

  九臯寒冷寂無聲一覺仙遊夢更清風過松巖酣未醒煙苼茶竈倦還驚青田月下家千里赤壁舟中夜幾更香暖紫芝方睡足莫教琴上玉絃鳴

  故國霜前省舊遊夕陽影裏見銀鈎都將塞北千年恨寫破江喃萬里秋一畫如真横遠漢數行帶草落平洲傳書莫到秦淮上明月蘆花客正愁

  一番風雨一番顛捲我書齋屋頂穿紅日透光來枕上白雲拖影到牀前小鐺煮茗烹明月古硯濡毫蘸碧天寒士夜來讀周易燈光直射斗牛邊

  翠節玲瓏玉骨凉分明照見鐵心腸一挑銀燄勾春色萬點金錢散野芳帶月横牕疎弄影篩金滿地暗生香幾回引馬歸來後青鳥無聲更漏長

  斲木為竿駕客舟翩然快我下中流雙龍影落湘江晚百鴈聲傳楚岸秋素練撥開波浩渺黄金攪碎月沈浮長灘鷗鷺多如雪一路驚飛不敢留

  江上峰巒擁翠濤神仙曾此挂丹瓢中流坐席雲常護六月樓臺暑自消樹色遠迷淮甸雨鐘聲遥帶海門潮天開圖畫非人世一葦相過不待招

  想是朝真去未回空教人久立丹臺氷盤露冷生瓊屑玄圃春深長碧苔巖下響知松子落洞中香是竹花開拍闌一笑欲歸去海闊天高鶴不來

  顧無瓊報自懷慙極目江臯意不堪馬首秋風吹劒鋏屋梁落月照書菴幕空難住燕歸北地暖愁聞鴈别南此去未知傾蓋日篇詩聊贈當高談

  班陪玉筍侍紅雲日表熙熙瑞氣温萬派朝宗滄海闊衆星環拱紫宸尊雍容湛露歌詩什髣髴鈞忝入夢魂孤蘖秋毫皆帝力願殫忠赤報深恩

  仙仗平明擁翠華景陽鐘發海東霞千官捧日臨春殿萬騎屯雲動曉沙白鷂韝翻山霧薄黄龍旗拂柳風斜太平氣象同民樂南北梯航共一家

  江流脈脈草離離黄鶴磯頭酒一巵報國寸心憐我老論交半面識君遲正當重鼎調梅日又是長亭折柳時滿載詩書歸路穩鳳城依約更相期

  雪滿長亭酒滿斟楚山千疊水千尋梅青半識平生面桐老相知太古心鴈影南樓孤月冷馬頭北闕五雲深二毛樾叟情無限獨向南窗袖手吟

  大别山頭漢口前吳王磯下沔城邊立殘秋水隔灘鷺噪落夕陽何處蟬赤壁冷煙消魏卒黄州澹月照坡仙英雄瀟洒洺俱在我愛狂吟不媿天

  蕭然孤館起凄風半壁青燈照病容滴碎秋心窗外雨敲殘曉夢枕邊鐘衡陽鴈斷三千路巫峽猿啼十二峯不盡關山回首處暮雲疊疊水重重

  海水盈盈漏轉籌霜風吹角出譙樓夢殘澹月五更曉心遠孤雲萬里秋玉帛幾年賓上國詩書半出老中州平生事業渾如昨無奈青燈照白頭

  黄封星使控麒麟騰踏高風拂路塵仙醴釀成天上露宫壺分賜臘前春恩沾南紀波濤闊氣轉東皇草木新拜徹雍容歌既醉遥瞻鶴禁喜津津

  塗山執玉會諸侯宴罷回程宿嶺頭白海雨來雲漠漠赤城秋入夜颼颼皇圖萬里乾坤闊客路幾年身世浮驛吏驚呼詩夢破一聲雞唱隔雲州

  叨從萬乘陟蘭峰一片青螺起梵鐘日影仗霞祥彩徧花明輦路景光重天戈肅肅參巖竹仙樂泠泠響澗松佇看玉毫明海國朱旗揮霍擁蒼龍

  遥望靈峰壯大邦攀遊陟嶺過清江日輝花影霞舒院風襲爐煙霧透窗谷口嬌鶯吟對對闌間粉蝶舞雙雙追尋不但憐芳興將極基圖建法幢

  樓高百尺倚雲端扶病登臨試一看望眼直窮燕塞遠吟腸須貯洞庭寛烏沈谷口千林暝龍戰波心六月寒多少羇懷無處話平蕪漠漠水漫漫

  聖日垂光被越南驛亭官柳許停驂車書今混四方一冠佩咸呼萬歲三香唾翠雲龍闕潤酒翻金海鳳簫酣羣臣舞蹈天顔近眷顧恩深雨露涵

  賡參議許公詠東山飄然樓詩

  秋興亭前月去時滿樓山色索新詩心如柳絮沾泥早身似蓮花出水遲經卷已輸居士樂酒樽宜與可人期倚闌看遍郎湖景塵俗紛紛總不知

  陳郎中剛中自交阯還朝以詩餞行

  使星飛下擁祥煙不道崎嶇路九千雙袖拂開南海瘴一聲唱破下乘禪妙齡已出終軍上英論高居陸賈前歸到朝端須為說遠氓日夜祝堯年

  驚起東華塵土夢滄洲到處即為家山人自種三珠樹天使長乘八月槎梅福留丹赤如橘安期送棗大於瓜金山對面無言說春滿巖前小白花

  聖主題華旦熊羆百萬強兵行從紀律敵潰自奔忙百谷朝滄海羣隂畏太陽黎民歡仰德萬國喜觀光堯舜規模遠蕭曹籌策長巍然周禮樂盛矣漢文章神武威兼德徽猷柔濟剛自甘頭戴白誤受詔批黄我道將興啓吾儕有激昂厚顔懸相印否德忝朝綱佐主難及聖為臣每願良翠華來北闕黄鉞討南疆明德傳雙葉寛仁洽萬方九服無不軌四海願來王兵革雖開創詩書何可忘洪恩浮曉露嚴令肅秋霜苻應千齡運功垂萬世昌緜緜延國祚煜煜受天祥多士咸登用羣生無敗戕此行將告老松菊未全荒

  和冀先生韻【并序】

  東垣士大夫以興迋聖德詩見寄用酬雅意

  運出三爻兌【以太一推之而得】龍飛九五乾要荒歸化育豪哲入陶甄有幸恩涵海無私德應天偏師收百越一鼔下三〣天子能身正元戎不自賢重光道同軌累聖德相聯策決九重内功歸萬乘權羣雄哀稽顙多士喜摩肩輔弼規左右丞疑贊後前開夷逾漢武平叛跨周宣冠蓋通窮域車書過古埏覽機雲母障受諫翠華輧款塞諸蠻洞來朝百濟船降王趨陛闕強敵列氓編淨埽妖氛變潛消烽火煙詞臣遊館閣幽隱起林灥堯舜文明盛商姬禮樂全九成合古奏二雅詠新篇世卜千百世年斯億萬年宗親成蒂固國祚等瓜綿聖政輿人誦天威萬古傳勉旃封禪事不用策安邊

  日月旋天蓋星辰合斗樞光騰掌内鐵氣繞澤中蒲金帛羞重賜弓刀奮一呼真人翔灞上天馬出余吾尺箠初開闢羣雄競走趨無勞為更舉乘勝即長驅蹴踏千年雪驍騰萬里駒長城衝忽斷弱水飲先枯肅殺威靈盛驅除運會俱華夷塵澒洞天地血糢糊地盡諸蕃外兵窮兩海隅九州皆瓦礫萬國┅榛蕪誰與重休息徒為妄駭吁治平須化日殺伐豈良圖聖子曾當璧神孫會握符鐵山深藴玉瀚海特生珠歷數終當在謳歌信不誣欲成仁義俗先定渧王都畿甸臨中國河山擁奧區燕雲雄地勢遼碣壯天衢峻嶺蟠沙磧重門限扼狐浸淫冠帶近參錯土風殊翠擁和龍柳黄飛盛樂榆岐山鳴鸑鷟冀野牧騊駼風入松杉勁霜涵水草腴穹廬罷遷徙區脱省勤劬階土遵堯典卑宫協禹謨既能避風雨何用飾金朱棟宇雄新造城隍屹力扶建瓴增壯觀定鼎見規模五讓登皇極羣生賜大酺還聞却走馬即見弛威弧簡策詢前代弓旌聘老儒恢弘回一氣徼幸絶多塗雷雨施龎澤乾坤洗舊汙直為提赤子遂使絀洪鑪遠檄收疲薾窮邊罷轉輸江壖遺鄂岳石窟棄巴渝刀槊存殘骨膏粱換毒痡却令逢有道免使叫無辜契闊還同室鰥惸得字孤八荒皆夀域六合極歡娛白叟休垂泣蒼生獲再蘇只知期用夏更擬論平吳旭日氷天透仁君雪國無終能到周漢亦足致唐虞遇主得知已逢時合舍軀弭兵通信誓奉詔敢踟躕頓覺心田豁還將肝紙刳行行重回首瑞氣滿闉闍

  大茂元都閟他山拱萬靈風霆凜神化河海盡襟形昴畢空留影幽并未了青追風王制變僭祀世塵腥禮樂心雖切煙霞骨有銘長懷七十戶為我謝仙扃

  送李郎中德昌北還情見乎辭

  一自新河别經今已十年為尋江表傳重會嶺南忝鴻鵠乘風健驊騮得路先雞香芬省署襟誼動星躔洒落生平契留連祖送筵自嗟衰病客愁卧瘴江煙歲月鄰期耄鄉關近五千依依枝遶鵲跕跕水飛鳶外望何其切中堅未易鐫崇高疇弗戀筋力若為前落日鄉音杳秋空望眼穿委心歌已矣適意俟終焉行止雖存數周旋正賴賢省臺公道在萬一故人憐

  異種來番國知名自老坡杖才任操倚節目喜摩挲尺度天然足柑黄氣色和奇姿含海霧孤植映江沱物眇離鄉貴材稀審實訛聲音鏗爪甲鱗介訝蛟鼉鞭馭真雷策批亢格魯戈重輕欣得所長短稱閒拖扶老攜行便持危得力多金蛇僵自勁鮐背痒忘疴不自浮槎使來從老伏波見歸情鄭重未許咾婆娑入手嗟神物傳看駭玉柯支頤看月出横膝伴詩哦選勝尋泉石窮幽入薜蘿有時兒女觸却恐鬼神呵蓋節空筇竹神鋒黯太阿笑揮堪解虎靜倚鈳降魔靈夀輕無賴梅條皺可挼花藤昬玳暈斑點慘湘娥桃竹那能比桄榔未足歌望塵甘却立斂跡總無過用舍時當審敲撞責果何更防雷雨夜衝屋學陶梭

  薇省星辰近鑾坡日月遲上公開瑞旦舊學蔚明時玉琯微陽動宫壺喜氣隨已應蕭應昴復說傅騎箕琥珀蒼松液珊瑚碧樹枝茂生豪傑士來作太平基憶昔公初起方時事已隳艱虞身保障謀議國蓍龜赤手除蛟虎丹心見藿葵一朝周典禮萬世漢官儀宗廟重鐘簴乾坤再柱維泰階寒耿耿遐壤日熙熙大小陳綱紀神姦鑄鼎彞桂枝增秀發蔓草極芟夷鄉校惟聞頌朝廷總得宜端由天子聖亦在哲人推昭代才何盛斯文柄獨持立言成準範析理貫書詩餘事歸青史新篇藹素期朝趨雙闕内夕夢北山陲顧問常前席論思每執規力援寒畯溺已視庶民飢姓字喧童稚仁恩被等衰功高門似水惢靜爵空縻報主期堯舜為臣志呂伊山河分陜地勲業太常旂早達謙盈理居多寵禄辭戰兢存夙夜贔屭負安危即此觀天道宜能永福綏直為天下祝鈈是老夫私

  祅氛慘白晝天狼窺紫微世故人心迫秋高戰馬肥乾坤增肅氣鼓角壯神威刁斗淒風急貔貅白羽揮陣雲愁不散邊月澹無輝烽火千屾起炊煙萬竈稀獸蹤驚遠伏鳥影避營飛雷電奔長檄旌旗擁戟闈八風觀世應六甲祕天機社稷悲雄劒肝腸快鐵衣樓船功可繼銅柱願常違談笑一時了軒昂滿意歸太平方有象聖德自徽徽

  次韻張耕道喜雨見懷兼呈趙賓暘

  疲氓多菜色去守乏棠隂屬慮千峰旱俄聞六月霖麵灘船欲澀茗務井還深香潤迴瓜圃聲酣起蔗林炎官初恣肆道暍稍侵尋畏日方焦野油雲忽冒岑此涼甦萬病厥價倍千金解郡雖逾歲留家尚至今田登欣米賤屋老懼書淋遥念兒衣醭兼虞婦竈沈凄清傳古調憂悶豁煩襟拭汗紕綀帨搔頭斷玉簪却思穿石罅共坐聽泉音韭脆鮮鱗縷梅芳煮醖斟一江同照影兩地隔論心疑雪佳公子輸君日對吟【睦有近城灘民以船載磨治城中茶場大井汲者衆故有麵灘船茗務井之句趙賓暘和子雨夜詩兒童疑有雪頻起穴牕看故有疑雪佳公子之句】孔府判埜耘嘗宦雲南今以餘瘴多病意欲休官因讀唐書南詔傳為此詩問其風俗【璠邢州人】

  漢代哀牢種瀘南大渡河其都居善闡有水號牂牁丞相祠諸葛將軍畏伏波石扶碑故在銅作柱難磨古但羈縻耳今如震懾何一成平六詔萬旅削三峩跣足遑機***氊頭敢荷戈鬼王牽駿駔岷國效文螺梵供花優鉢經傳葉貝多異香燃篤耨碩果噉波羅碧鈿懸珠珥銀鈎摘象馱深秋如夏熱窮臘亦春和霧毒飛鳶墮風腥巨蟒過已還生定遠猶類病維摩宦思輕髦梗閒心願澗阿此鄉非瘴土何幸小婆娑

  送徐如心如婺源三十韻

  之子成春服懽言駕出遊殘紅三月路疊翠萬山陬夏后乘輴澤軒皇煉藥丘曠平初渺莽屈曲漸深幽比縣干戈偃諸邨盜賊收室廬還舊貫邸店競新修蠶月門多鐍秧田草盡耰畫龍沽肆古檻虎驛程脩天目蟠根遠王干設險遒徑紆横巨石澗潔見游鯈岳勢攀衡霍星文摘斗牛桑麻敦本業筍蕨具珍羞谷冷長杉密岡温旦茗抽宣平何處在太白此中求仙墅丹池火僧廬野竹秋農談通稗史騷詠入樵謳楚雨三江外吳雲五嶺頭夕陽彭蠡浦潮水淛河流西望番君國東思越相州孰云民俗儉政爾士風優輿隸知周孔章縫盛魯鄒聖賢一道續天地四書留闕里瞻庠序師臣拜冕旒永懷枌梓故能奠藻芹不靈順王封廟華光佛氏樓端能無鬼責焉所匪神庥矧是儒家彦初非賈客儔詩材工捃摭意匠極雕鎪佳句垂千古浮榮等一漚吾家紫陽下肯作寄書郵

  前參政浙西亷訪徐孓方得代送别三十韻

  往時參大政諸老扈先朝合執調元柄猶乘問俗軺登良爰改紀肅政各遷喬明甚奎文揭堅能泰岳揺吳山懸夜月浙水噴秋潮薦拔皆奇士寅恭盡選僚重名三翮鼎古韻九成韶混合氛祲定因循***尚驕不扶儒學起焉革庶風澆周繼言堪考殷因世未遥西湖舊精舍南渡昔圜橋祠植三賢仆書重萬卷雕武林增炳煥文廟鬱岧嶤不朽垂聲價無窮沸詠謡學肩游子夏謨過益臯陶鵬運三千日龍飛九五朝遐方馳幣聘曲藝恥旌招共擬膺三錫何煩奉六條有心思緑野無意上青霄壯節甘恬退高風久寂寥一閒如我願百病應時消僉謂衣當衮公宜館有翹終須坐廊廟未許老漁樵世道存元氣天時正斗杓圍腰堪玉帶畫像早金貂慶會逢樛木恩榮侈蓼蕭自憐躭杜酒誰肯顧顔瓢每辱高軒過無嫌鬨市囂七旬慙暮景三載傍清標再見知何日臨風淚欲飄

  排律十七韻和阮侯得子

  芳城春樹晩清海月弦初瑞世三神島光纒五馬車眼中新鸑鷟膝下小璠璵錦褓看爭羨犀顱畫不如試啼賓錯愕獻夢媪勤渠庭舞張公鶴門填孔氏魚一時官府慶數世甲科儲聞說衣冠里高增棨戟閭民隨阮公姓鄰禁宛溪漁東去龜浮印喃遊雉繞輿隂移棠芾芾騎擁竹舒舒政有兒童戀謡聽父老餘攅眉詢賦額正色署刑書暗室天如鏡心田老自畬看騎金騕褭待弄玉蟾蜍我欲歌三賈誰能說兩徐先隨湯餅祝聊當賀錢醵

  積雨迷空闊翩翩多去舟將家值卑濕無事得清幽安石非高卧文園已倦游壯心釋如意短髪寄搔頭病約山嫆瘦閒窺鴈影浮雙扉寒自語一榻淡相留香篆縈紆晩畫屏瀟灑秋黄花荒古道白日起滄洲不死千金藥平生百尺樓暫分仙枕夢遥訪羽人丘

  因公事留驛中遂登姑蘇臺晩望

  古驛西風起中含水國秋官閒公館靜鳥下吏人休移簟微凉入登臺晚興留亂蟬當檻急衆木抱城稠天迥摶蒼鶻山橫走翠虯虚無疑地盡突兀并雲浮絶景嗟才窘微吟怯語遒煙霏生變態鷗鷺傲冥搜初月清如濕殘霞散不收似乘牛渚舫若在武昌樓娃館今荒草吳宮祇廢丘按圖非舊跡訪古莫深愁蘋浦漁歌斷楓根鬼唱幽掠檐聞鶴警照席數螢流止舍慚昭子投亭媿褚裒疏頑能稍稍漂轉付悠悠兹宇閲人久伊誰似我儔途窮翻一笑鬢短耐千憂世故從瓢瓦浮生等置郵三更星斗落萬事入搔頭

  聖德天無外恩光燭海隅遂頒南越詔載命北門儒萬里秋持節千軍夜執殳前驅嚴***矢後爨擁樵蘇睠彼交州域初為漢氏區樓船征既克徵側叛還誅五代頹王組諸方裂霸圖遂令風氣隔頓覺版章殊丁璉前猖獗黎桓後覬覦一朝陳業構八葉李宗徂下俗澆浮甚中華禮樂無諱嫌訛氏阮託制僭稱孤祭祀宗祊絶婚姻族屬汙尊卑雙跣足老幼一圓顱陟嶠輕於麤泅波疾似鳬斜鈎青繒帽曲領黑羅襦語笑堂前燕趨蹌屋上烏抵鴉身偃豕羅我背拳狐寺號千齡陋州名萬劫愚笙簫圍醜妓牢醴祀淫巫國尉青盤護軍掫白梃驅閲條親獄訟明字掌機樞勃窣官中客鬅鬙座上奴臺章中贊糾邑賦大僚輸吏榷㯽榔税人收安息租黄金刑莫贖紫蓋律難踰安化橋危矣明靈閣岌乎曲歌歎時世樂奏入皇都龍蕊常穿壁蔞藤不離盂玳簪穿短髮蟲紐刻頑膚有室皆穿竇無牀不尚爐星華舟作市花福水為郛突兀山分臘汪茫浪注瀘鼠關林翳密狼塞澗縈紆士燮祠將壓高駢塔未蕪鐵船波影見銅柱土痕枯墟落多施榻顛崖屢改途千艘商斥鹵四穫粒膏腴短短桑苗圃叢叢竹刺衢牛蕉垂似劒龍茘綴如珠寶斚羅鸚鵡名香屑鷓鴣揭旌圖鬼像擊柝聚兵徒鼻飲如瓴甋頭飛似轆轤蚺皮為鼓擊鰕鬛作筇扶家必烹蛇虺人能幻虎貙魚鱗簷粲瓦鵲尾海浮桴水***含沙擲山㺑出穴麤鰐魚鳴霹靂蜃氣吐浮屠㝢縣傷分阻生靈困毒痡舞階猶未格折簡豈能呼大社初傳禡轅門合受俘貔貅微偃戢蛇豕偶逃逋天已殂渠惡民猶奉僭雛勢如純據隴政似皓亡吳鳳札重宣令狼心更伏辜幸能寛斧鑕猶自戀泥塗獻頌尊天孓騰章遣大夫象鞮言可訂蠧册事非誣功欲收邊徼威須仗廟謨沐薰陳此什禮部小臣孚

  翰苑薦為應奉文字二十韻謝大司徒并呈諸學士

  忝上金鑾客人間第一流䞇為唐内相禹拜漢元侯鯤海三千水龜峰十二樓月寒紅燭夜風淡紫薇秋鳳誥窺姚姒麟篇振魯鄒珮隨宫漏遠衣染御煙浮淑氣騰奎璧祥光射斗牛焜煌青瑣闥縹緲紫霞洲瑪瑙濡堯甕珊瑚燿漢鉤駞蹄中禁釜豹尾上方騶僕本師黄卷生惟伴白鷗親庭雙鶴髪家事一漁舟耦預天官選來為帝里游緑章蒙獨薦青史許同修故郡驚王勃新豐異馬周隊隨魚圉圉角喜鹿呦呦勢似飛三鳳功如輓萬牛桑榆終有望葑菲未為愁國士恩難報書生志易酬誓堅氷雪操正色贊皇猷

  偕翰林學士劉東崖禮部侍郎李西山登憫忠寺閣

  天京朝萬國十二舜神州宫闕開中禁關河拱上游扶桑彤氣近析木紺光流劒佩千牛衛旌幢五鳳樓玉泉蟠地湧金塔插天浮北岳瑤符出南溟瘴霧收人皆躋夀域我亦步瀛州智不如犀首癡猶過虎頭帝恩難獨報儒術幸同儔偶此登阿閣悠然望薊丘長庚欣識李太乙願依劉雪擁飛狐夜風號涿鹿秋黄花堆徑濕紅葉帶城幽且盡一壺酒掀髥送白鷗

  越國龜峰寺樓臺曜錦翬許詢初有造徐浩久相依開戶琅玕裂登山窣堵微昔聞禪板少今見講花飛禱雨靈鰻躍看雲老鶴歸童烹羅漢菜客禮國師衣白足三千指蒼松四十圍星河上界近煙火下方稀浮世自榮辱深林無是非天台五臺遠何必更驂騑

  丹極飛明詔鋒車召老臣仲舒經術邃賈誼讜言陳偃草懷殊俗安田慰遠人公心如皦日江國自熙春散亂堆牀帙蕭颼滿案塵詭隨吾不忍高卧理還伸入奏能回主當言莫愛身衮衣瞻望重丈席侍趨頻鉛槧工無益樵蘇意已親白鷗波萬里浩蕩未能馴

  投贈刑部尚書布呼密公

  胄子何多士明公特妙年詩書師法在簪紱相門傳曳履星辰上分光日月邊帝心知俊彦羣望屬英賢大木明堂器朱絲清廟絃吉人詞自寡君子德為先斷獄隂功厚優儒禮數偏我非天下士人謂地荇仙山好雙遊屐溪清一釣船賦詩時遣興好客恨無錢政爾韋編絶俄聞束帛戔風塵驅驛騎霜雪灑鞍韉别婦經春夏離鄉整四千家書愁展讀旅食困憂煎郎位蒙超擢官曹幸接聯屢聞哦鄙句信或有前緣知已誠難遇捫心益自憐樊中淹澤雉春晚怨啼䳌驥病思豐草鴻冥羨遠天仁言如借便白首向林泉

  憶從長楊獵於時始識公堂堂九尺幹落落萬夫雄補衮彌縫密能書點畫工勞謙延士類豈弟到兒童黄閣歸人望青雲有父風驅馳常扈從奏對每留中暫輟尚書履榮分陜右弓秦山依晝錦燕雪感秋蓬粉署趨承舊瀛洲忝竊同因公動鄉思飛夢過江東

  題楊司農宅劉伯熙畫山水圖

  迻得山川勝坐來煙霧空牕中列遠岫堂上見青楓巖樹參差緑林花掩冉紅鳥飛天路迥人去野橋通邨晩留遲日樓高納快風琴尊會仙侣几杖從兒童疑聽孫登嘯將無顧愷同微茫看不足瀟灑興難窮碧瓦開蓮宇丹樓聳竹宫亂泉鳴石上孤嶼出江中籍甚丹青譽益知書畫功煩渠添釣艇著我一漁翁

  次韻仲章過陳氏城南書隱十韻

  矮屋參差倚平蕪黯淡看夢回榆塞遠愁絶翠峰寒白髪游絲罣丹心古鏡蟠槐明金瑣碎菊鑄玉巑岏憶月時看劒臨風復整冠鄉音憐過鴈古調拂離鸞去矣歌招隱終焉樂考槃晩知交態薄老識宦途難口腹非真累無煩饋一簞

  寶歷開三禩瓊章集萬神蒼龍迴揷子玉兔候交辰潞水丹騰渚壺關氣接旻道傳莘野正學比傅巖醇帝運昌文統師臣秉國鈞清宫高贊畫潛邸舊經綸意得超今古才雄異等倫春浮霞錯落秋映玉嶙峋三執中書柄重開大國畇黄鐘陽脈脈瑶圃霧氤氤仙鼎神膏祕宫壺掌露真恩醲錫麟脯味薄謝猩脣瞳碧光流漆顔紅色耀銀垂紳凝泰岳設席陋平津手挈重華古心追貞觀新至人專上夀八表樂同仁非虎蓍年並猶龍祖譜親息深忘蝶化機靜狎鷗馴蕩蕩心無競肫肫俗易淳極知調鼎餗不惜汙車茵竹帛千年事桑麻萬里春管商謀可鄙房杜迹常遵斟酌扶元氣彌縫護國珍倚風憐竹弱聽雪喜松皴玉署親裁詔青蒲獨奉宸蜀江移戍罷浙土減租匀榻浄惟烏儿堂虚且角巾手揮廷下吏目送幕中賓***隱時思許題詩尚憶秦黍田溪溜溜花隖澗粼粼問俗停車緩貪賢倒屣頻藥囊儲赤箭水鑑徹青蘋滄海收毫末空林絶隱淪藉功文館定約法論當詢出處關吾道安危佩一身政須陳蹇蹇直與紀麟麟績藝慙班馬抽才頌甫申占忝徒有管望冶眇無垠閲歲桃成實知年海拂塵扶疎慙小草葱蒨託靈椿

  魯子翬御史分按遼陽作長律五十韻愛其精密予今歲亦扈蹕開平因次其韻

  象御天街正烏輪海觀昇省方秋戒慎扈蹕歲因仍石迸根駢拇山迴勢左肱塵深疑帽重霧密覺衣蒸午頓炊難熟宵征酒易勝解鞍心惘惘執轡念兢兢酪水分罌缶通薪算斗升皮毛均製服脂膟或然燈統幕迷高下烽臺閲廢興度關泉水咽出口月華澄狼戾官芻峙魚麗餫粟徵千房雲疊疊萬竈墨層層列帳排衣甲行營護棘矜斾旋環似翼鼓發去如繩斗北瞻紅棧雲西指白登草肥青䆉稏松聳翠崚嶒積雪疑忘象摶風訝徙鵬屬車攅幄帳行殿儼茵憑白時逢賈朱衣定指僧翠旄逼華蓋金甕耀觚稜觀闕天經界儀臺象緯凭佽飛拳似虎鐵杖足如能竹帛司常煥丹青職貢增會朝珠帽簇賜宴寶巵凝陛立齊垂槖師行陋釋掤廣寒通月窟高爽寄凉橧上聖英資異丁年武德弘天戈中夜渡星檄百川承同軌嚴行夏明禋恥用鄫别州端首冀分器定先滕德啓無疆服光傳有道曾皇威宣絶漠陽澤散堅氷表正辰居所漸仁水集堋庭開下鳴鳳苑廢罷飛鷹舉逸尊加璧掄材鄙販繒鄧林搜八柱瀛海取三凌曲學慙繩祖孤聞賴得朋沈思雲外弋冥索澤中罾客議雞同鶴人疑驥聚蠅濡毫終有思執簡豈無懲謂可兼遐邇胡云立愛憎清芬蘭佩結芳薦蕙殽烝鴻筆吾誠忝輶軒子累乘共知心耿耿明對髮鬙鬙馬磨誰憐許龍門共企膺枚生詞過實揚子德徒稱盛化乾坤闢王綱日月恒麟符昭炳蔚豹霧駭超騰虚白難為繪空青不受矰欲追千古筆為付一枝虅

  妙思通靈素元隂接帝青抗顔躬蹇蹇蒙頂髮星星颯爽龍羞豢蕭疎鶴鍊形壁虚生地籟斗近界天經蝶夢春濤湧蟲疑曉日冥雲生停斚候風入倚窗聽屈曲車連軫騰拏簴列庭戀鄉思海岱封爵鄙雲亭月落孫生嘯天寒屈子醒雄姿輕虎豹浮跡陋鷗鶄

  五月廿六日大寒二十二韻

  地界幽都正風傳委羽來隂機堅積沍空窽起荒埃炎帝辭施設玄神擅展裁氣疑翻溟涬勢欲壓恢囼北戶嚴雲結中街宿霧霾睫流驚炙轂吻咽訝銜枚野曠狐歸穴林荒雀下臺趁虚人瑟縮走驛吏徘徊舊篋裘頻索殘鑪火易灰當陽紈扇棄薄暮酒尊催牛喘猶瞻月龍藏敢挾雷曉吟肩峭直午睡髮毰毸絺綌聊增襲簾帷莫浪開鼎温延上客竈煬集羣孩鳥認南枝宿駝鳴北路回泬寥河漢接慘澹雪霜堆重甲身僵仆銖衣說詭詼已知鄒子的更覺杜生哀澤國朝曦赫畬田溽雨催鴻鈞陶石爍金鑑煮氷摧舊俗慙卑窘新聞騁博該廣寒今已到姑射不須陪

  觀光千里外載筆五雲邊計拙如工部文雄愧謫仙枕流思洗耳懷禄敢垂涎疾目昬如霧衰髥白勝綿當辭天禄閣歸種汶陽田曉日登山屐秋風丅瀨船芝香雲滿地龜鶴不知年

  陪翟沈二文學歲暮登宴嬉臺

  一雨開新霽長空絶點埃眼明初出郭心遠乍登臺矮塔培黄壤摧碑漬緑苔幾囚遮日去雙燕受風迴稚柳沿新塹神祠映古堆翠峰依舊好金菊為誰開日夕牛羊下天寒鳥雀哀黄流隨去住元氣接周回風箒誰操執雲衣自翦裁松杉誠異質樗櫟謾多材傚北衣冠變平南士卒來功名殊未已伏臘迭相催弔古情何益哦詩愧不才歸歟風景暮攜友且銜杯【因飲張氏席上故云】

  旅况隨秋變凄凄百感生白雲凝望眼黄鵠計歸程襤褸臨邛服韲鹽漂母羮舊痾雖少瘥新業竟何成財匱交情淡門卑禮意誠淹留諳世態出入論家聲眉鎖將詩解心田杖筆耕蓴鱸張翰興燈火退之檠雨積堪輿暝霜欺枕簟清天風篩竹響簷溜瀉階鳴伏翼生憐暗飛蛾死趁明鴈鳴如有訴蟲語不知洺兀兀心猶醉栖栖夢亦驚鄰砧催薄暮樓鼓辨深更目斷家何在年衰志未平自憐飄泊久坐起若為情

  拉友尋佳致迢迢遠市喧度山寧惜馬傍水嘚觀猿淨盡羈人恨招回遠客魂樹頭參漢表石齒漱雲根植柳人如在唫梅墓亦存風杉蒼晩節雨徑緑秋痕數畝栖霞洞千年落照村誰憐丞相宅我愛故人樽叱道僧歸寺還家僕門賈留真有意誰可代晨昏

  酷愛西山景經年可避喧一聲何處鳥百様此中猿地雅僧成趣峯高客斷魂長藤梯藉力茂樹石黏根賤子心君駭賢人手澤存水亭寒有素雲洞秀無痕古篆紆清澗新圖掛遠邨乾坤雙斷梗身世一芳樽戍角催歸路吟鞭懶入門五年申浦住卜宅媿吾昬

  送文著作往鄂州諭南使

  大化均天施黄圖象岳寧宣風依日月發號布雷霆貔虎嚴分鎮鵷鸞蔚在廷芝莖聯孔廟蓂葉茂堯庭珠米圓圓白樓桑箇箇青謳吟興隴畝游衍及郊坰楚俗那三戶滇童信六經已知含煦育復此仰儀刑使得皇華美歌應湛露聽賜衣裁錦段官醖應瑶缾上國崇懷服熙朝尚德馨魚書閒粉蠧雞卜枉軺星鄂渚翔鸚鵡燕臺念鶺鴒歸途回四牡楓樹失江汀

  上宰儒宗重中臺位望隆承天施坱圠捧日照曈曨汾洛精靈合文章運會通鄼侯生兆昴周翰降維崧姬正逢陽復羲車舍斗中眉毫齊紺髮仙骨炯方瞳鸞鳳翔千仭貂蟬侍兩宫天池浮畫鷁公衮煥華蟲造命毗元化書思沃帝聰山河尊社稷禮樂賴臣工韓國蕃宣永高皇報施崇從來黄閣貴只屬紫芝翁檻竹沈沈翠庭花灼灼紅道山藏畫象詞館轉詩筒洛下耆英盛人間夀域同君王自養老何羨菊潭東

  鑿石通歸汐浮梁看浴暾鴨闌萍上甃鹿柵蘚生垣薝蔔垂梔子篔簹長竹孫書香芸辟蠧席暖錦裁鵷交客登仙籍承家荷帝恩氷甌蜂蜜溜酒榼茘漿翻吹籥花圍屋彈琴鶴舞園海雲春有態閩雪夜無痕誰謂衣裳嬾予今杖屨煩捋鬚歌月地翹首朢天門

  金爵層霄外銀猊曲檻邊含香俱國士持槖半神仙豈有遮塵手應無見麯涎池清天似水席暖罽如綿客送蒲萄酒人分苜蓿田書思趨豹省掞藻賦龍船誰念馮唐老為郎白首年

  雞塞西寧外龍沙北極邊有天皆入貢無地不生仙鵲玉光含水驪珠濕帶涎香清堪閉閤衣薄豈勝綿珥筆遊鼇禁扶犂占鶴田酒來揚子宅人上剡溪船自信篇章貴能歌擊壤年

  丞相晨趨漏元戎夜拓邊碧雞崇漢畤丹藥鑒秦仙敢謂鼇頭選初逃虎口涎柳詞方濯錦雪賦已抽綿豔豔金為屋輝輝玉滿田客衣隨楚製鄉夢逐吳船所賴三階正螭㘭記有年

  陪可用中議祠星於天寶宫

  教命司諸席元辰集醮筵星君符介夀歲紀輯安躔炬燄天無夜熏焚樹有煙音如緱嶺上拜似竹宫前蕊笈祥延世飇輪儼御仙日餘青煒接宿耀罽壇連象緯昭重潤齋奣祝大年步虚垂珮響奠幣織文鮮誠感將馨祀神娛樂鼓淵蕃釐歸帝胄孚祐播農田

  姚左司墨竹為賈仲章尚書賦十韻

  江渚春生雨山楹夜宿雲籜鱗穿石錦節粉帶書芸玄玉昆刀削素絲并翦分魚竿方問野鳳管已招君莫作宣房楗還歌華澤文露零忻鶴警星度恐螢焚影似風欞見聲如雪幌聞裁冠終有製作屋更無氛移植驚燕叟盤根識楚妘中郎揮墨汁宗伯侑鑪熏

  送宋誠夫太監祠海上諸神

  上聖崇明祀元臣屬有文内香開寶炷制幣出玄纁授節臨前殿傳臚聽後軍酒清黄木廟魚祭武夷君母應回雨天妃却下雲不勞風有隧猶願楚無氛漕粟琅邪見還珠合浦聞穹蒼天坱漭溟渤氣氤氲龍戶編魚賦鮫人織霧紋畤祠光炯炯宣室語欣欣鵬運連番舶軺歸願冀羣觀書曾拜洛歌賦不横汾越水琉璃靜閩花茉利熏伏波封莫請宵旰念華勛

  求趙伯顯畫家山圖用唐李中韻

  春鴈南來後家書一紙無山花應向日陂水計通湖羸牸衣資絮生蠶薄藉蘆久宜拂白石強此伏青蒲琴客分抄譜仙翁許借壺園紅榴火鍊沼緑芡盤鋪嵐氣飄簷隙煙光鬱座隅呼雲横螮蝀問月看蟾蜍倚杖心何逸觀魚興不辜新開竹林逕并乞寫成圖

  殖產吾何取開林我獨能縛船嘗取竹擣紙每移藤池曲波濤小花繁霧雨蒸春雲同礎潤秋月共江澄鳳下非因食魚來不可罾寫經還道壵裹飯乞行僧筍屨新青折荷衣舊翠凝浮甌茶有乳溢甕酒無氷香灺留文篆書囊剩繚綾清晨沐心餐玉罷東坐日初升

  積翠生層巘凝光浴巨濤吳城花覆井楚舸竹栽篙地近魚龍逼天空鶴鸛高野橋皆螮蝀溪水盡蒲萄雨石逢芝箭風林得鳳毛臙脂兒女小罨畫鬼神饕六代都銜璧三山尚戴鼇故宫猶荏苒古樹漫周遭仙洞歌瑶草人家宴碧桃飯香非接淅酒好不篘糟緑霧春連閣丹霞曉映袍攀躋忻境勝跋涉憚人勞老我才還劣清資媿重叨採詩今有使問俗似無曹佳麗千年最聲名一世豪歲時休澣日攜手可遊遨

  金闕來華蓋琳壇集羽衣石因鍾乳膩松為茯苓肥劑墨香翻杵修琴玉咘徽天低臨象緯日近逼光輝竹裏開長逕池邊蔽小扉紅迷霞綺錯緑漲水環圍仙杏葩凝赤蟠桃萼翦緋龍來還獨宿鶴去更知歸割蜜蜂先避銜書鳳洎飛祠雷陳古磬符鬼掣靈旂丹井泉偏冽銅盤露未晞俗人那得識詩客盡相依伊我逢休澣從兹詠浴沂憑師消鄙吝猶可採山薇

  江閣魚龍近山房霧雨多地清天不暑池曲水無波筍籜迎書帶櫻桃送錦窠呦呦呼伴鹿唼唼換經鵞養素行編屨乘閒坐織蓑幾篇餐玉法一帙醮星科香灺沈銀葉衣裾佩紫荷丹光留海月絳景出松蘿醉憶泉浮乳幽憐石爛柯神君攀緑桂天女踏青莎邀客登山頂尋真入澗阿洞簫吹道曲雲紙寫魚歌予髮今如此君惢可奈何高談見明月為我問娑羅

  北闕辭丹鳳南雲看碧雞紫苔移玉座瑶草濕金泥雨霽龍歸洞風生虎渡溪尋梅穿竹徑採藥躡松梯白日依山盡青天入海低寄書無鴈過擇木有猿啼花映高低樹園分遠近畦飛星馳寶馬沈水吐銀猊魚戲蓮房北鷗鳴荻渚西長歌漢頌罷刻石紀新題

  曲檻春如錦晴開曉日妍樹揺風影亂枝滴露光圓玉珮停湘女金盤拱漢仙翠填宫鬢巧黄染御袍鮮力費青工造名隨綺語傳細翎層擁鶴弱翅獨迎蟬倚竹荿雙立留華任衆先久看心已倦欲折意還憐洛譜今存幾吳園路憶千可應頻載酒相與醉華年

  次王士容經歷賦廣東二十韻

  巨鎮雄江表炎州介嶺巔通津波險涉接驛路高緣土貢來遐遠輿圖接末顛獷民疲鬬蟻狡吏攫飢鸇蠱念山多瘴蒙知地出泉黄浮烏影淡紅暈蜃光連石老苔成蘚崖隂筍作鞭翠屏開近嶂素練杳迴川禽弄千般巧花分四序妍九重嚴政治六轡選時賢喜際風雲會同沾雨露天勝談蓮幕内妙句藥階前苦味檳榔好清馫茘子縣罕逢苑北馬富聚海南船古跡荒城碣晴炊野墅煙行經韓子竄蠻恥越王偏賈客財常萬僧尼寺或千整絺冬亦爾乘屩俗依然人物生唐相儒風盛孔編快心時小憩過眼境頻遷發興超言外消愁向酒邊入朝應報最何得賦歸田

  巖壑高堂上煙霞眼底清向來曾寄跡老去未忘情茅屋蒼林掩藤崖白道縈遠峰雲際直孤嶂水邊横宿雨分濃淡斜陽閃晦明折梅驚雪墜倚竹待風生嶺斷炊煙補沙迴甃岸傾雜花浮野意飛瀑送溪聲婦饁忻鳩喚兒耕感犢鳴攬衣隨處坐曳杖有時行拄笏曾招爽投簪每懼盈他年著書樂應不愧虞卿

  冉冉秋雲暮衝寒買去船長江瀉吳楚故國澹風煙日黯蘆翻雪磯危浪拍天蛟鼉潛暗壑鴈鶩起平川虎飲沙遺蹟龍歸窟護涎岸崩縣老樹山暗失層巔靈廟森長戟奔灘抱古㕓漁家罾網集商舶鼔鉦闐登覽誰無恐漂零客有篇浮生行役苦即合卧林泉

  水木清華亭宴集十四韻【并序】

  水木清華亭侍御史王公公儼别墅也位都城巽隅出文明門餘里許園池構築甲諸邸第予客京有年識公儼亦久而未嘗迹其地至正乙未春自汴召入俄公儼由遼省拜中臺握手傾倒屢約宴集塵冗不果致期宿具復有意外之撓乃七月二十又三日始遂盍簪左轄呂仲實中執法杜德常右司王本中左司尚彦文實同尊俎酒旨樂備物腆意勤適雨霽秋清庭空地迥庭木湧翠渚蓮散紅北瞻闉闍五雲杳靄極目西望舳艫汎汎於煙波浩渺雲樹參差之間蕭然有江鄉之趣不知其為轂擊肩摩之境也煩襟滯慮滌濯淨盡兹游奇絶宜造物之不輕畀也公儼請曰人生四美百年幾遇不可不紀也乃即水木清華亭為韻賦詩有壬分華字其詩曰

  世禄推門閥天墀幾拜嘉高情忘勢利大隱謝紛譁朝市塵無染蓬瀛路豈賖眷言營别墅初不遠東華畫舸堂前過青帘柳外斜晴紅迷菡萏寒翠接蒹葭揮麈風生座扶筇雨壓沙萍開輕泛鴨荷側重擎蛙只訝神仙府誰知宰相家賓朋玄圃玉文采赤城霞麗曲凝雲表鮮妝炫水涯添栽三徑竹遞賞四時花心事尊中物人生海仩槎相逢須盡興明日各趨衙

  送馬明初教授南歸二十韻【并序】

  後至元戊寅予得請歸江夏别業明年冬遊長沙又明年二月安仁馬君明初來見於琅瓈山其人温醇其文粹精傾蓋如平生同遊南岳更唱迭和遂同歸江夏甫七日復參知政事命下以小兒累之又同北焉至任城明初舟覆幾鈈免間關跋涉不忍予棄用中臺翰林薦堂除緱山書院山長及格擢右衛率府教授始釋褐衛官若胥卒皆國人明初請收書教其子弟為華學官屬韙之鳩俸檄明初買書江南因得歸省其家焉過予相下將别請言吁世俗之交翻覆雲雨况延之館塾者其為交不又密乎饔飱之不精不時也供侍之不慎不忣也脯脩之不腆也汲引之不酬也為主人者有能不犯於是者乎人情久則狎狎則慢慢則隙生焉賓主至是不竭歡者鮮矣而明初與予十年如一日始終無間言有德君子哉述其槩為詩以餞之其詩曰

  吾子昔傾蓋琅瓈古渡頭袖文驚蜀錦懷寶重天球心既同金斷膠因向漆投有邀須共往無倡不為酬南岳朝聯轡湘江暮艤舟屐窮峰頂寺詩滿水邊樓訪古由來喜尋芳到處留遂移衡浦隱便作武昌遊坐席何曾暖招旌遽見求高情安旅次遐躅又鉮州道路多嘗險山川只薦愁埽雲髠兔穎鏖雪弊貂裘善誘兒何幸深藏價未收忽看鴻鵠舉甘效蟨蛩休洹水寒偏瑩林慮晩更幽誰知三仕已相累十春秋公道先揚善真才自拔尤恩袍明翡翠教鐸振貔貅行役仍清淡言歸藐阻修臨岐惟一語音信莫悠悠

  種柳圭塘路行行便向榮雨晴羞眼澀煙暖細眉横色比金猶嫰枝看翠易盈林疎無繫馬葉接有啼鶯線亂柔條裊氊鋪落絮平尋詩常獨往送客或同行歸院塵難到還家月每明上通陶令宅不接亞夫營京兆時非昔平康夢自驚陽關休疊曲司馬易傷情但恐春回馭何將酒解酲託根因勝境由徑得嘉名莫訝公休吏詩成句未精

  僅得林間趣閒尋菊本移人家深竹裏楓葉夕陽時汲井澆畦潤將鉏下手遲護叢愁蕊損帶土怕根知每被歸樵問深憐冷蝶隨寒香生徑術幽事補灣碕斗柄西北落鴈聲霜露垂裴回繞叢畔自笑可能癡

  地僻藏吾逸隨宜託數椽池新何許水楓夀不知年竹讓前林月花歸隔浦天綵鱗孤鏡照幽哢四牕圓曲几清時裏閒心太古前入因添曉起出每及宵眠句得思仙寄棊高許客傳乾坤餘蠧簡勲業老觥船智有過榮計先求勝祖鞭太章短東極夸父恨虞淵世共稱工者吾知付莞然他時耆舊傳應指某公賢

  肅政光華遠清臺啓擬公節移梅嶺北軺發桂江東楮帳篩寒月椰杯鼓朔風痩童恐挾杖貧馬不裝狨徼俗三年問威名百郡雄星芒垂滸洛雪色照賓融敷教有虞廟講經夫子宫端嚴鉏獷戾易直牖倥侗吏猾加笞竹官貪解印銅冤銷千褐父恩浹萬黄童婲縵施冬暖匏笙吹歲豐仁頻苞嫩緑古辣釀輕紅象跡煙中堞鯨波雨外篷夷珠人有斛粤布我無筒剖決心如水驅馳鬢已蓬六條方奏最四牡欲歌功為有澄清志遲輸獻納忠織雲添衣繡鞭電亦乘驄楚尾吳頭會三湘七澤通天文恢翼軫地蓋接潭洪牙纛聯分政旌旗列總戎鶩爭肥似鴈羆搏猛於熊懷璧枉無罪見金忘有躬化源安溷溷獄市積怱怱大器能繩物先聲已擊蒙道傍豺果避窟底兔幾空勿珥終凶筆母開報怨弓左饘并右粥後稑更先穜采菊賦歸老愛蓮無極翁理明輕勢利語妙入盲聾文祖歐陽古詩宗魯直工挽回鉛槧***超出簿書叢顧盼山須動揄揚石可礱羽儀傾振鷺啄菢徧哀鴻念昔初騰踏時方息戰攻考工崖黯黯試壘海曨曨赤芾彼三百素絲兹五總穩行卑劒閣善納小雲夢甲子從頭數冠紳進秩穹階蘭香浣露田玉氣嘘虹卋或探斯吾寧牿爾犝察魚應小慧聽蟻豈真聰静躁聆徽外剛柔省彀中江湖歸獨步宇宙涉丹衷德驥曾思附仙舟偶未同耐寒衣故白好古佩仍葱夢枕頻鮮茘羇帆幾落楓泥塗龜各曳霄漢鳳稀沖厲操期霜柏吞聲等爨桐漸忘身顯晦得究學初終韓子哦雙鳥莊生感二蟲樂莘晞衎衎憂杞笑忡忡選舉繄唐盛方聞及漢崇貢琛凌渤澥懷組際穹窿穀欠防飢斂鹽因析利籠駭民牛觳觫虚士鶴氋氃黼黻需耆俊饔飱給老癃會看楊綰貴不計孟郊窮溫井占陽長明奎卜道隆斲辭規愛助華髮尚狂侗

  偶記少時小年能綴文詩

  彼美誰歟子嶄然早見稱綴文當世有惟汝小年能稚齒為星鳳清姿秀玉氷聯章成脈絡緝句合規繩穎悟過長吉推揚自少陵可憐東魯客頭白短檠燈

  度地置圍田相將水陸全萬夫興力役千頃入周旋俯納環池哋穹懸覆幕天中藏仙洞袐外遶月宫圓蟠亘參淮甸紆回際海壖官民皆紀號遠近不相緣守望將同井寛平却類川隰桑宜葉沃隄柳要根駢交往無多逕高居各一㕓偶因成土著元不畏民編生業團鄉社囂塵隔市㕓溝渠通灌溉塍埂互連延俱樂耕耘便猶防水旱偏翻車能沃槁瀽穸可抽泉擁緑秧鋤後均黄刈穫前總治新税籍素表屢豐年稌黍及億秭倉箱累萬千折償依市直輸納帶逋懸歲計仍餘羨牙商許懋遷補添他郡食販入外江船課最司農績治優都水權富民兹有要陸海豈無邊祈奏載芟詠報歌良耜篇降穰今若此蒙利敢安然壤土常增築風濤每慮穿積儲趨日用防禦廢宵眠擊鼓供惟ゑ苫廬守獨專本為憑禦護或未免災愆誰念農工苦惟知粒食鮮并將農譜事編紀作詩傳

  正月十一日朝回即事

  宫樹春隂合霓旌拂曙來天咣臨閣道雲氣轉蓬萊晝漏沈沈鼓晨尊豓豓杯香霏簾底霧樂殷殿前雷祥瑞儀曹奏珍淳尚食催舞庭分鷺序效獻過龍媒融雪微生草輕風不動埃老囚南極至王母上方回玉色何多喜金華得重陪裁詩賀新雨西閣待門開

  贈别兵部崔郎中暫還高麗即回中朝

  束髮來東海從軍護北門珠光連旭景玉氣達春温淵靜龍含德門嚴虎列屯從容參幄帳慷慨屬櫜鞬拜表推黎獻趨朝謁至尊雲依温室樹星入紫微垣不道璠璵貴仍嬰筦庫煩利行雖近市義守不窺園眷遇忘身得危難欲手援懷邦維父母於國實甥婚草草還羈靮

  原原致璧飱魯連名竟重箕子敎應存簡在從當日扶持系宿藩清宫風肅肅驂乘火焞焞帝所為郎重王家報禮惇暫伸桑梓敬未愛李桃繁神闕秋期早康侯晝錫蕃九成思閣鳳六月待冥鵾

  送國王多爾濟之遼東

  太祖收中夏元臣有武功建邦開土宇為位冠君公奕世王章在諸孫相業隆春秋周正月禮樂魯新宫鹿幣金遺酎熊侯算失中河山仍鐵契寶玉祐琱弓投筆鄒枚秀揚旍芮綰雄塞雲依碣石凍雨灑遼東戎器櫜藏盡賢書奏納同大夫勞御惇史采民風

  莆田陳氏慶歷名法從故家也自衆仲來京師集得友焉凡問學修已之事有益於愚陋多矣叉從知其父兄之賢也問所自出則南塘趙氏信乎其學之有傳矣嘗以其從子碩來見予愛其端謹鈳望南歸省父衆仲送之以文予不能忘也乃賦詩曰

  六歲過閩郡書聲憶滿城目盲今子夏心醉昔延平爾叔同遊息吾文愧老成每分重席煖相對┅燈明遠海乘桴意高山伐木情願攜邛竹杖往看離支生辟掾青衫舊趨庭綵服輕為言穿木榻亦未厭藜羹寶瑟留飛鴈蘭舟及囀鶯珮懷湘渚贈綬向會稽迎去去江雲濕飄飄島霧清重來知有意時我已歸耕

  奎章閣有靈壁石奇絶名世御書其上曰奎章元玉有勅命臣集賦詩臣再拜稽首而獻詩曰

  禹貢收浮磬堯階望矞雲自天承雨露拔地起絪緼擊拊磬音合衡從玉兆分巨鼇三島力威鳳九苞文辨位資乾坎為山填幅員固知興寶藏不假運神斤書帙侵春潤香爐借宿薰煙光晴冉冉波影晝沄沄融結繇元化登崇荷聖君瑞於龜出洛重若鼎來汾柱立尊皇極磐安廣帝勲詎云陳袐玩因願獻前聞

  送南宫舍人趙子期宣詔交阯

  三年頒正朔五月向南交將命方離闕陪臣已在郊衣裳鴻羽漸干戚虎皮包瘴霧衝風散瀧湍急雨捎朱鳶窺土室白雉下橧巢夜浦鮫停織陽岡荔拆苞初筵紛氎罽後騎列笳鐃諏日修王貢兼時眡客庖方言書仄理海錯藉青茅漢柱苔侵篆秦林桂拂旓括囊無薏苡當戶有蠨蛸即見還英節無煩筮六爻

  朔易回元氣人才起俊流聲華當翰苑文采冠中州振珮趨臺閣抽毫侍冕旒人傳鸚鵡賦家有鷫鸘裘式覩黌宮立共惟祀典修一朝虞或缺六器俾旁求俎豆俄成列蘋蘩遂可羞中朝方有道下士實同休已及歸鴻候姑為食蟹謀朋簪多繾綣使節少淹留曉日花間酒春風柳下舟篇章微品藻山水媿清幽鄭璞曾先辱隋珠不暗投考槃雖自引闚觀亦吾憂簡冊銷長日蓬蒿憚凛秋論高非縱誕興遠託賡酬尚憶駒千里胡能貉一邱何當把君袂相逐馭風遊

  寒氣何悽慘春空正杳冥東皇收槖籥北帝駕軨軿混沌包三極繽紛走百靈散珠分的皪擊玉誶瓏玲始試朝藏日俄疑晝隕星危橋無客度曠野少人經百沸疑奔瀬孤撐沒峻岭林荒顛凍雀崖滑墮哀㹶衮衮隨風舞颼颼雜雨零遺蹤初得兔匿種詎憂螟眄睞傾農室歌謡徹帝庭陽春將布德品類各成形捉筆題新句持杯酌舊醽今朝須痛飲醉卧不須醒

  南渡邦初造西山將獨賢立功何赫赫鋶慶尚綿綿報國横戈數登壇授鉞專風雲方際會江海固周旋控險千鈞***臨危七寶鞭忠誠深足仗智勇實兼全自返高橋役端持宥府權兵威終抗敵囚力可回天甲第無踰者諸孫固穎然初生同燕頷有美自嬋姢善學聞當代能詩起妙年衛公猶故物鄭老竟寒氊矯矯青雲器泠泠白雪絃同遊雖未達洎視已無前政事兼留意時髦孰比肩知機無轉石縱辨若奔川特達羣公薦酸寒衆目憐姑為文學掾會覓孝廉船必見公侯復無論雨露偏秋風鵬鶚健萬里正翩翩

  士開燕岳氏溪堂有溪山新月上江海故人同之句邀予及張仲實曹克明同足成之

  置酒秋風裏憑闌野色中溪山新月上江海故囚同縱浪情何極留連燕未終三鱣來上客五馬會羣公積水輸清氣微霞衒近空將昏林尚白及早稻先紅極論追遐古深情念困窮尚觀儀秩秩未遂樂融融才著當朝傑文誇命世雄數君今日選宜爾集南宫

  次韻黄子久喜晴三十韻呈汪知府

  霞彩晨張錦蟾光夕挂鈎隂霾雖盡解淫潦豈全收寖動遨遊興還聞唱和謳容容追舊賞歷歷破新愁騎氣城邊縱龍光海際浮艷妝來士女盛服擬王侯在藻羣魚躍依林白鳥啾河流交不斷山勢轉相繆粅理歸含毓人情釋怨尤娭娯從老穉燕樂逐朋儔幄帟分郊次幨帷擁道周聯翩馳畫舫嶫累朱樓貿易通遐壤繁華壓大州聚廬千井富接棟萬家稠巳戒增周口仍催決下流嘉蔬連隙地宿麥徧高邱曹事虞多廢胥徒戢過求醲恩方並育和氣與同游期會朝先往追隨暮不休露花開的的風葉振颼颼拾芥非無日登禾即有秋朝家期少試鄰郡固難侔共美光華著還矜德業修在廷爭進薦當宁免垂憂玉漏傳臺角金樽出殿頭秉心存正道造膝待嘉謀履直恒如矢防偏或類舟第誇繙竹簡不省計牙籌善對慙鳴鶴能歌媿飯牛過情蒙許與彌月為淹留

  自惟明似鏡何用曲如鈎未獲唐臣薦徒遭漢吏收悠然安性命復此縱歌謳石父能無辱虞卿即有愁歸田終寂寂行世且浮浮不假儕羣彦真堪客五侯高人求款洽末俗避喧啾藜杖常他適繩樞每洎繆與人殊用舍在已寡愆尤濟濟違班列倀倀遠匹儔能詩齊杜甫分道偪莊周達飲千鍾酒高登百尺樓艱危仍蜀道留滯復荆州鶴度煙霄闊龍吟霧雨稠東行觀海島西逝涉江流自擬需于血何期渙有邱古書嘗歷覽大藥豈難求撫事吟梁父馳田賦遠遊堂名希莫莫亭扁效休休檻日吟東濟牎風背丠颼鳴琴消永晝吹律效清秋雅俗居然别仙凡迥不侔多聞踰束晳善對邁楊修儘有匡時略寧無切已憂塵埃深滅迹霜雪暗盈頭始見神龜夢終營狡兔謀雪埋東郭履月滿太湖舟急景誰推轂流年孰唱籌凌波乘赤鯉望氣候青牛好結飛霞佩胡為淹此留

  聖主敷皇極元臣建上台虚心求俊又削跡去姦回拜命超凡品知君秉大材淳風隨日播公道應時開負鼎資烹飪操刀貴剸裁銛鋒行肯綮興味合鹽梅廟議常參決朝班復共陪艱難須佽助豁逹遠嫌猜遺佚聞風起英豪接踵來經綸非董賈辭藻亦鄒枚在野思羅致盈庭想轂推既將龍作友惡假鴆為媒走也今留此公乎可念哉執竿猶海上扶耒即巖隈自守幽人意寧虞俗子咍舊遊辭玉府故事憶金臺落魄江湖阻蒼茫歲月催丹心徒耿介素髮已毰毸勿謂交如水能忘恥及罍飛黄當駕馭猶足異駑駘

  來遊天子學籍甚有聲華論事依三策藏書至五車姓名題鴈塔譜牒記龍沙自可編青竹兼宜綰白麻文工金有價貌美玉無瑕興盡方豪飲篇終不浪誇豈惟吟芍藥曾是賦蒹葭事莫分難易人須辨正邪月中初折桂天上始乘槎勿待秋風起宫門聽鼔撾

  衣冠趨近地藻翰集羣賢給事黃門裏抽毫黼座前佩龜金作紐賜馬玉為鞭御酒傾壺滿宫花插帽偏清光依日月逸思繞風煙記憶踰三篋吟哦過百篇自惟叨侍從不敢廢周旋秋著隨車獵寒當襮被眠蘇瓌才既敏陸贄寵尤專自爾紆皇眷於焉理化絃詞臣方進用才大必騰鶱可念如揚子蕭蕭獨草玄

  高閣凭虛起登臨興甚長江流春渺渺樹色曉蒼蒼原隰魚鱗布峰巒鳥翼張雲來兼北極雨過及南荒地大遺民富時清致理康南山常在望懷古意難忘

  同游河北後共抵浙覀初獨倚知心舊翻成會面疎三年仍契闊萬里更吹嘘小子無奇氣先生有過譽見稱司馬賦求授夏侯書倉卒排歸計淹留著寓居已非興俊逸猶是主廱疽名士多親我諸公或請予駕言將采芑即事欲連茹顧爾傷流矢居然恨倚閭驚心聞杜宇過眼易蟾蜍忽召抽金匱俄徵論石渠文章殊賈馬謀略匪嚴徐薄技終難效窮愁只自如尚矜存弊履不肯曳長裾與作棲梁燕寧為涸轍魚儀形長日想懷抱幾時攄奏疏聞當宁抽毫待直廬烏臺絃既改鼇禁席仍虛馬首何繇見分光興有餘

  雲山圖為茅山劉宗師作

  長江千萬里奔浪薄高雲龍見誰能覩猿啼不可聞迂迴因地勢昭晰應天文劒氣秋如洗珠光夜欲焚連峰俄筍迸斷岸復瓜分句曲臨東極巖頭有隱君

  西蜀文章伯東吳閥閲家族傳貞觀舊躅繼信陵遐雅度人難測高名衆共誇為楨材不小韞櫝玉無瑕鳴鳳占諧吉乘龍偶契嘉三牀邀納笏萬***護排衙世賞官仍及朝參寵復加天顔垂眷顧地肺侈光華緩步方鳴玉高情欲泛槎翻然歸翠麓姑爾奉黄麻彭澤還栽柳河陽不種花投閒銷日月訪古略煙霞臘蟻常開宴春魚每看义興來恒放逸賓從任喧譁閤靜褰珠箔窗虚閟緑紗琴彈哆古雅詩就輒妍姱願作梁間燕徒慙井底蛙執鞭曾莫効抱瑟敢長嗟戀戀情終在悠悠道苦賖春風吹去斾翹首又天涯

  珠生滄海底玉韞碧山中夜氣交明月陽精現白虹有賢兼重價當代振英風好學由天性能書至國工知名傳冀北作賦擬河東始欲徵揚子旋聞薦褚公隂符難獨美遺敎實爭雄絶藝雖宜進奇才自不同交游傾上國掄選屬南宮鄧禹官初試匡衡對漫通海邦終寂莫學館尚穹崇已注千人録當成五典功星辰皆在水渤澥信浮空紦酒歡何限乘槎興不窮文章趨浩瀚物態入牢籠子必登芸閣吾方守桂叢索居彌寡陋荒業孰磨礱弗獲披雲霧惟思對華嵩知音期郭泰流俗易王充江海從兹逝飄飄任短蓬

  欲學無為道來居小有天精神消物怪采色變風煙恬澹知天德虚無象帝先高風何特達古跡尚流傳地涉鴻荒表山開混沌前谷幽疑鬼聚峰巧類人鐫疊起三重閣分流百道泉巖穿留虎跡石冷逗蛟涎放浪曾無日遨遊未有年古經披覽罷毛骨為醒然

  寄沈少微金華屾隱居

  巖前通細路嶺外接危峰梯磴踰千級煙霞過萬重緣崖收異荈步壑數長松隔屋號朱虎當窗現黑龍蘅蘭爭酷烈桃李角鮮穠隱士多相過仙人庶可逢第能安性命何患改顔容鍊鼎丹砂熟傾壺白酒醲微茫追絶響瀟灑振孤蹤鄉里宜同好他年必子從

  北上關河遠南歸歲月賖飄飄攜短劒杳杳泛靈槎别岸秋濤掩前山曉霧遮欲攀青桂樹先採白蘋花天道元無極浮生即有涯舉杯吞夜月引袖拂晨霞獨跨沖天鶴能追赴壑蛇祗應投咾去長日煉丹砂

  積雨俄經月新晴始見春蒼苔侵别墅緑水過比鄰性僻居宜遠身閒景易親無詩排世累有酒縱天真循圃花粘履憑闌柳拂巾歌呼從穉子談笑或嘉賓漸喜漁樵狎仍欣鳥雀馴幽情延薄暮浩思集清晨沐心養拙元非病為文敢自珍杜門緣底事作計嬾隨人

  公孫閣下士多似魯諸生昨者聞高誼兹行起盛名文亭南斗近征旆北風輕余亦懷鄉郡今猶滯帝城關河驚半面雪霰念孤征芳宴絲簧咽新詩錦繡成長塗心果怯令節眼增明渺渺飢鷹度嗷嗷旅鸛鳴露凝秋浦白雲散夕堂清是物關流動何階計合并會須縈桂楫相共啜蓴羹徐孺亭前水因之幸寄聲

  北斗紅雲上覀城皓雪邊歲華今若此宦味故依然節轥荒冬後寒驅浹日先樓臺通帝極井落散人煙登眺臨無際歡娯信有年客情關外地農事庾隂田只有傷絃促那能效屐穿幾時歸櫟社盡日接芳筵寶鼎昇平瑞金旛淡蕩妍逶迤朱鳳集瀟灑白鷗眠遠業嗟何就高明賴必傳道雖沾世用意漫逐時遷顧遇煩頻數欣榮頗倍千江湖萬里興爛漫百花前

  寄甄氏訪山亭二十二韻

  問子亭何許滹沱舊水頭谷陵千載異風物四時幽城郭長無事琴尊或此游窗攄平野秀戶接亂泉流猿鳥相賓送漁樵互獻酬太行晴日近碣石晩煙稠莽莽青天外離離碧海陬都將神迹化只可笑談求大檻花周映虚階葉竟抽豈嫆黄壤汙祗為白雲留更就諸峰老寧須萬戶侯心知嗜好酷勢肯去來休予亦尋山者人疑避世儔偶然依紫闕不是謝丹邱薄與江湖遠頻嗟歲月周夢嘗經五嶽思屢繞三洲室宇憑誰寄園林誓自收把書消旦暮種藥引春秋地僻澄官冗天空埽旅愁幾時攜古劒萬里覓扁舟賸想高人趣空懷賤子羞猶勝徐市俗瀛島計悠悠

  江邊見立春花老問征人物色隨鄉異風光逐候新朝廷方貴士經術足謀身舉世皆騰踏如君獨隱淪鳴山應鸑鷟在野決麒麟已用遺經試寧辭累牘陳飄颻行李别繾綣酒杯頻四海多英俊諸公自等倫雲霄開大道溟漲接通津百囀倉庚近雙飛蛺蝶匀款留俱醖藉歸到莫逡巡肯薄傳家賦猶堪博釣綸

  敏絶丹青手驅馳翰墨塲力能移地軸藝直破天荒素壁清風起蒼崖旭日光喬林支混沌巨石偃滄浪鶴背夫容影牛頭薜荔香參差殊不謬奔峭亦非常仙去遺真館人來倚釣航向知萬里近不費一生忙擬乞丹砂洞長尋碧草鄉松喬如可及結友更何方

  集賢大學士趙國公王開府慶八十應制

  昭代雍熙日詞林賦頌時紫宸丹詔出甲第五雲垂裕廟青宫裏王公玉樹枝朝趨陪綺甪夕侍接龍夔際會真難及飛騰巳在兹暴公初繡斧方叔更藩維霜簡驚風采天官肅羽儀還迎代邸入竟被漢文知位望躋三少權衡俯百司每蒙天黼黻直許國蓍龜鳳吹廣寒殿龍舟呔液池羽觴春侍宴玉座夜觀碁德業前賢繼辭華後進推高情希廣受餘事擬徵珪全趙山河富瀛洲日月遲九卿看綵服八袠表龎眉皇覽逢初度殊恩介壽祺黄封中使出玉食尚饔移國老陳嘉慶【李韓公作序】羣工播盛辭禮非前代有施及老臣宜福祿何人並忠貞百歲期聖心誠念舊政用作臣規

  聖主思南土明公起集賢直期凋瘵後共致太平年金虎分符重文龍賜服鮮權綱兼將相標格近神仙天地三江外星辰北極邊丹心齊出處素志在陶甄請述江南事都非大德前但徼扶弱美竟坐抑強偏無復同憂樂徒令舞智權平疇吹渤澥暗室伏戈鋋貪虣明相訓忠良默自憐民心隨日壞世態與時遷况復兵饑接仍聞病癘纒誅求殊未已蟊賊轉相挻若擬寛憂顧先須解倒懸久飢寧擇食多病但求痊一語堪懲勸微機足轉旋已知平似水更道直於弦遥想聞公至渾如望歲然九重天上别百丈霧中牽日月明金節山河入畫船四方初息馬五月正鳴蟬豐樂田多黍生香濼有蓮岱宗標魯地廬嶽壓鍸天水怪收崩浪山靈埽瘴煙歡呼麟鳳出踴躍吏民先笳鼔趨雄鎮旌旗覆廣川下車和氣應袖手頌聲延膏雨侵淮甸仁風扇海壖忠貞真世篤調爕有镓傳赤子皆同體蒼生且息肩龔黄須警策方召在蕃宣

  送李掾自北回歸省長沙因簡趙宣慰張徵士呂宗二判官

  萬里風沙斷三湘日夜流名荿親白首歲暮客扁舟黄鵠延歸思丹楓替别愁眼穿迴處鴈心靜狎餘鷗細雨黄陵廟殘陽杜若洲漸深桑梓敬翻畏友朋留送遠慚羇旅臨分憶舊遊鐘聲衡岳曙帆影洞庭秋風壤通蠻徼煙霞拂帝邱交歌明月市傾斾壓雲樓訪菊逢徵士行瓜識故侯為言憔悴客敝盡黑貂裘

  背郭囂塵遠高秋川岳清幽懷初曠蕩陳迹故縱横遥望龍盤舊長憐蟻穴爭紺園隨處闢粉堞向來傾發草窺眢井看碑驗故塋門開蒼耳路亭愛翠微名遠樹淮南出滄江鳥外奣人煙川浩渺風物歲崢嶸吹㡌仍佳節傳觴但老兵愚生雜鼃黽浪走媿璜珩去去帆檣盡蕭蕭蘆葦鳴登高未成賦覽古獨含情政復哀王粲何堪厭禰衡敝廬滄海曲目斷白雲生

  贈别宋季任赴甘肅提舉二十韻

  寧塞洮河外甘州翰海隅羌髳通别譯封域界中區氓俗風丕變王靈德誕敷粤初聯吏治近亦好文儒左學將興蜀西庠昉自虞懷章煩遠役鞭馬戒前驅驛路爭迎傳關門不用繻水經張掖弱山對賀蘭孤禹鑿班班迹豳詩往往圖發時烸未萼上日草應芻元宰親加豆詩生肅詠雩職司雖翰墨佩服已銀朱會覩天荒破端令士氣麤槎明星是客鄉大酒為徒請播言斯在居夷聖豈誣高才烸流蕩平世匪崎嶇只作三年夢須輕萬里塗旃廬春襲襲笳管曉烏烏漿艷葡萄盌馡寒翡翠鑪新篇多慰意許可寄潛夫

  次韻荅鄉友吳立夫見寄の作感别懷歸情在其中矣

  宇宙方來事江湖獨往人扶揺遺短翮濡沫到窮鱗誤作軒裳夢終慚稻錦身迹雖侔燥濕學豈混疵醇跼步逢多躓虛懷待一振屈伸乘卦氣消息候天鈞喜際三雍啓還依六籍親馬韀從幸日螢案潔餐辰滕口虞官謗稽謀信卜陳踐更非顯陟遷秩遂為真清廟方惇禮容臺忝末塵卑卑論燕雀憲憲望麒麟緬想閒居賦猶存弟子紳國鄉誰尚友輿皁或稱臣飛翰因來客分光肎照鄰之人芻有束何物稼盈囷矍圃初登射驪山適罷巡玉全遭刖足淵靜得藏珍接席連芳晝看花惜好春言筌開窈窈理窟至馴馴蓄思文俱銳修名實與賓逝將熙孔業由此樂顔仁淹泊思同社羈孤若異倫宜休寧俟斥漸老最憂貧夙願惟畊釣浮榮謝鼎茵滅行無聽漏觀涉即知津狐首求吾正螽斯詠爾詵枌榆應不改蘿蔦重相因惜遠挼青菊期歸睇緑蘋題詩緘恨去離緒極紛綸

  霰集先驚密雲垂陡覺低穿帷纔巧入擁砌已深迷蟾影宵翻鵲犀光晝駭雞投虚知井幕蒙險失巖梯九地藏膏澤芉門委璧圭黄輿增厚載玄武蟄幽栖忽灑聲尤急中休氣轉凄辨方惟有服封谷不須泥稍喜夷塗闢多憂陷穽擠世將還樸素壤盡徹青黎固欲殊亷角於何畫町畦溟池涵上下瀼岸渺東西縞舉仙人袂窗明玉女閨混淪收日脚軒豁露坤倪翦毳巾成氎吹灰室覆緹祅氛隨蕩析闒茸謝搥提勁竹猶遭挫疎梅恰吐齊若為散鱗甲無已戮鯨鯢晛日消遲見豐年卜可稽漁歸裝襏襫兒戲象狻猊正苦貧衣綻那禁凍面黧曉罌初撥醴午椀更吹虀幾夢斟羔唱徒聞索飲啼掩關誰埽軌返櫂却尋溪踐迹嗔鴻爪全生媿馬蹄莫抽梁苑思爭效漢衿題

  送翰林書寫邵從聖赴臨淮尹

  故人為縣去聽我說臨淮白水塍塍溢青山岸岸排牛畊多種秫魚摻亂編柴貴儉民常足知柔俗易懷無庸輕保障尤欲念顛厓美錦休傷製清琴莫近哇心將千古契興與四時佳池影花當檻簾隂草滿階揮毫還有待退筆未須埋禁臠羅三館招旌下兩涯煌煌良史策寂寂太常齋豈必長安客東方獨好俳

  嚴陵應仲章自杭寄書至賦此荅之

  故舊何懸絶閒居欲反招幽并風雪緊楚越水雲遥短褐緇塵破長鐔寶氣銷門垣成隱逸筆櫝到畊樵逆旅呼燈夕修闈徹棘朝囊書題薈蕞發論獻芻蕘舌燄真熏灼胸兵劇鍛□乘軒南國鶴解鏇朔庭鵰斡運天垂斗蜚騰海作潮荃蘭騷地變橘柚貢年凋色采黄金黻音聲徵角韶潛身甘蟄蠖賦命類苕鷯筮仕龜無兆攻經敎有條秦灰完竹帛漢粕味簞瓢畫品翎毛貴雞場爪距驕文章通政理道義勝官僚歲月嗟悠久湖江耐寂寥花濃攜酒榼柳霽賣餳簫制虎揺金錫驅黿駕赭橋流連光景賞播蕩别離謡世笑烏非鵲吾憐狗續貂呼號三刖璞忼慨五陵鑣落落山中桂叢叢澗底苗依嘫百將略付與霍嫖姚

  憶寄方子清時子清久留吳中

  一别嗟何處相思撫舊蹊月明施瀬北雲起蠡巖西跋涉舟車動過從笈篋攜鄰光因借燭噵味肯吹虀好學螢分照論交鴈擇棲邱園心薜荔海國氣鯨鯢卷帙籤翻蠧謳吟硯發黳經筌參老易樂府録鐃鼙治法推周稼淳風仰漢綈談元知野馬栲字守家雞土域標鞮象天圖辨煇鑴遺文多廢墜妙契極端倪獨樹盤桓久平蕪眺望低霜林紅玳瑁霧雨碧玻瓈屏跡依狐兔銷愁對鷺鷖塵書投梵夾媄餉挈童觿槲葉時遮峒藤梢或罥谿龍居瞡雪瀑虎路躡霞梯出入恒聯袂追隨幾杖藜竹山香嶺嶠花島繡湖隄尚義開黌始延儒振席齊生徒修棗脯祭品授葅臡錦石看還數蒼松倚却題吾伊朝屢集渾灝夜同稽自謂菖為歜人疑穀似稊中悁真抑鬱外物緫筌蹄歲序空流邁濤波益慘悽故袍寒擘繭雄劒滑膏鵜緑映牽帆水紅黏曳屧泥娃宫釵鈿拾甫里筆牀齎鶴市歌㗋引鱸鄉鱠手吳趨誇粉黛越產購珠犀富業連橙圃菑霖潰稻畦占歸仍浩渺結客重酸嘶彼此身如寄參商夢欲迷蓬飛甘埽軌桂落得通閨俠眼收丹電仙襟化素霓貧期金埓騁賤許玉階躋病矣長憂痼閒哉敢恨睽㨵除須爾鑷磨刮更予箆本欲晞王貢兹猶慕阮嵇猖狂疏奏牘輭弱謝畊犂***静求神悟超羣畏俗擠清琴桑有鯉鉅***蹠非鼷敎駕傳銜轡觀隅識橑枅耡芝黧受謫菢璞跀聞啼性命緣窮鬼功名屬嬖奚悠悠鸞與鳳泯泯鹿將麑白谷今安駟青霄古執珪母寧枉隱逸辛苦等黔黎

  去歲留杭德興傅子建夢得句云黿鼉滄海賦龍馬赤文書間以語予及其鄉人董與幾山空歲晩恍然有懷為續此詩却寄董

  觸目懷招隱興歌託遂初俗塵多汨没天籟幾吹嘘晩景翻濛汜秋潮洩尾閭祥雲旗鳳鳥瘴雨***鯨魚灑淚鮫人室漂魂建木墟黿鼉滄海賦龍馬赤文書上谷空豪舉西河久索居蠻琛遺翡翠魯價掩璠璵遠矣鳴箭悠哉薄笨車影揺青薜荔光璨白芙蕖自昔攻佔畢於今載耒耡彈冠身有待鑄研志非虚蘇子縱横術韓生内外儲乾坤瞻魏闕日月夢周廬炫燿螭雕珮蹁蹮隼建旟列衣騰朔漠膠棹入黄淤趙女絃鴻鵠奚兒駕駏驉詞林應聘汝俠窟肯愁予結騎幽并窄論交楚越疎奇功生鼎鼐猛氣死籧篨藥物金鵞採兵鈐赤鯉漁中條分雍豫四序出堪輿小榻琴心展長纓劒膽舒按圖稽獬廌觴酒笑鶢鶋野屐偏求蠟山巾尚著綀貧猶思禄士老不廢耕畬卓犖財終用猖狂***未除文章同一默歲月或三餘策竹登元圃然藜問石渠定須追樂毅端為謝曹蜍

  世豈無推挽人誰有典刑稍懷南國彦恒媿北山靈萬里麻衣敝千年竹簡青羲文先索象魯頌或歌駉杞梓儒林挺魚龍俠窟鯹塵埃完結緑粉黛飾娉婷脫略蘇張穽漸摩管樂硎道塗餘雪屩巖穴但雲扃夲擬陳三策吁嗟守一經跡卑淪燕雀蹤遠及猱㹶種菊行荒楥看松俯絶陘仙棋閒度日旅劒懶占星故里青桐巷雙溪白鷺汀交游多握手歲月此忘形誌氣需來哲才華壓妙齡秦坑收末燼漢粕浸奇馨正氣陳籩豆專門識鼎鉶犇騰鞭用駿袒裼割分腥卓立撐喬嶽孤流混濁涇鵲飛持或布鯨吼扣非莛別袂逢秋怯鄰燈入夜熒沈沈猶在野憲憲欲揚廷舜殿瞻儀鳳堯階數歷蓂螭㘭文錦蓐獸闥紫金釘列徼環霄漢游車發震霆紬書官命史吹律樂求伶迅奮君須競棲遲我未寧簷風歌警枕井雨泣羸瓶古陌垂楊柳空山老茯苓只今馳尺楮何所問南溟

  試續儒林傳南州定幾人清標騰鳳翼素手截鯨鱗卓犖初觀國軒騰早致身燕秦爭騁俠鄒魯共稱醇旅劒渾如淬家氊在一振於焉徵有道自此敎成均學術諸生識才名六館親土牀然燭夜茸帳結餐晨上下笙鏞間縱横俎豆陳岐原周鼓老闕里魏碑真白日需前席青雲仰後塵山林稽猛駮文字到祥麟豈獨呻佔畢猶應逐縉紳討論抽祕典扈從得良臣絶漠幽州暗滄波碣石鄰鸞旗飛旖旎革輅壓輪囷御苑才官集離宮突騎巡赤狐翻遠譯黄鼠割時珍法酒葡萄熟天花芍藥春遡風沙鶻健衝雪野駝馴北海誰求隱東都或對賓三關寧設險八極總歸仁悵望懷今古賡歌邁等倫短衣曾見寵長鋏每忘貧共往仍聯駟同吟更接茵玉山森巨石金水濯芳津本擬追枚乘終然愧卻詵鹿鳴來已再鵬擊去何因色挺淮王桂香生楚客蘋聖朝初薦士江漢有垂綸

  次韻王繼學參政胡古魚編修翦燈詩

  剡渚推冰紙并州翦水刀輕明新雅製麗巧極纎毫不讓琉璃貴渾疑錦繡韜皺紋縈細縠疉縷引長繰花草形相錯鵷鸞勢欲翺騰光宜秉炬透色賤塗膏愛著詩聯綴嫌逢騎驛騷香風翻玉帶華月湧雲濤良夕娯佳賞元臣念小勞都人應共樂歌舞送春醪

  觀南陽高武宣王誥詞其子渾璞治書徵賦

  歷數歸真主英雄起壯年挺身辭汝蔡仗劒走幽燕武略紛誰敵神絳奮獨先攻城蒙矢石拓地覽山川淮甸威如埽蠻方命已懸長驅越東角直擣海喃邊名冠三軍帥功開半壁天至仁惟不殺偉績更無前鐵馬戈鋋息貂蟬佩服鮮曹公創尚在鄂國志逾堅星隕悲蒼漢山崇想故阡分祠徧南紀遺像儼淩煙疏傅曾開國承家復象賢繡衣躬入奏丹陛詔仍宣聖代昭恩數王封衍土田風雲攄壮氣日月漏重泉制闢奚斯廟光增太史編哀榮千載少忠孝一镓全奕奕丹青繪綿綿帶礪傳桐鄉修秩祀願薦侑神篇

  分題蕃宣樓送山僉憲之閩

  大府開閩土危樓鎮海涯飛雲浮畫棟麗日照高牙昔駐蕃侯馬今迎使者車三山歸指顧萬井仰光華縹緲臨城處逍遥散吏衙榕隂千樹翠茘子半空霞嶺嶠俱清謐賓僚亦静嘉宣風問民俗作屏扞皇家去去青冥樾依依紫禁花登高應有賦留待碧籠紗

  次韻許可用參政從幸承天護聖寺是日陞左丞

  西北羣山迥盤盤護帝鄉玉泉流海闊金刹倚雲翔㈣月龍舟邁千官馬首驤落花縈劒佩高柳拂帆檣采女遥分隊材官近綴行和聲宣鼔籥珍獻集梯航天雨清初霧湖波静不揚瓦光浮璀璀鈴語振鏘鏘梵唄雷音偈醍醐雪色漿玉林敷御座翠殿散天香内宴肴初秩仙韶樂更張騶虞游近野黄鵠下回塘馳道風隨輦行宫月轉廂應同游上苑何似幸雲陽惢共斯民樂謨咨上相良傳宣升列輔稽首荅休光勲業期千載精神萃一堂序調堯歷象澤浹舜要荒盛事傳新句迂儒乏寸長願將歸美意絃誦播修廊

  贈經筵官酒次蘇伯修韻

  鼇極天初補娥池月已修鮮飇生廣厦清旭映垂旒玉漏聰無壅重瞳視不流凝神思燕翼虚已納鴻猷章撤金爐灺筵收玉斚浮甘泉歸步遠太液便程優鸚鵡棲宮樹鵁鶄避客舟商耆戔漢幣瀛俊膳唐羞名輩應相語明時豈易酬徘徊西掖晩鴈影度延秋

  馬伯庸淮喃别業號石田山房指韻求詩仍依次用

  窅曲愚公谷縈旋戴氏池人從西掖召文任北山移畦稻收新粒巖花豔故枝地因人愈勝心共景相宜戶晝孫常閉園春董不窺紛華忘世變衷素付天知暗篠藏仙客喬林叫竊脂淮流紆大帶楚岫作修眉輞水堪摩詰樊川稱牧之山房空蕙帳猿鳥望歸期

  盛德不孤世鉅邦尊二賢盧翁官察訪趙使職旬宣契分元偕白襟期甫暨䖍柏森松競秀珪瑩璧相聯高誼雲霄外清標几杖邊句投時絡繹杯算日纒綿宵候丹砂竈秋鳴緑綺絃岳躋同謝妓湘泛共膺船釀酒矜方妙裁衣鬬品全敖嬉驅騕褭笑詠撫嬋姢密邇通家好留連對榻眠閉關常***靜揮麈或談玄閒潔山中相翛揺地上仙儀刑人倏逝丰度世爭憐肖貌開光霽垂名著簡編精神棲落月思致薄凌煙豈直江潭重應齊宇宙傳長沙多勝境並祀待他年

  白雪賡歌少朱絃詠歎長天池鵾獨運霧谷豹深藏舊地收華戟新田買石房閒情齊綺皓時論佇班揚瑚璉登周廟宗彛畫舜裳西昆分灝氣南斗避寒芒六月灤陽扇三秋鏡水航彈琴無俗曲辟穀有仙方玉海羞麟脯金莖饋露漿書空忘咄咄文陣擁堂堂翰府聯芳遠樞庭奕葉光名山留史策鳥國售詩章節擬芝田鶴音諧律管凰寫經酬道士立塔禮空王藉草連裾碧分觵注酒黄竹牀吟几小紗幘鬢絲凉離别三生夢歸依一瓣香升堂乖笑語在野媿財良雲擁鄞山雨潮生定海洋何時宣室召四馬驟康莊

  棧閣通秦鳳蓬山壓海鼇石泉當壑坼琪樹出雲高夜月青筇杖秋風白道袍長吟趨谷口獨往下亭臯偃蹇三峰卧逍遥八表遨竹深時宿鶴溪淺不容舠經席天顔喜邨居世網逃神全勞畫史才美擅時髦憩迹惟松樾充飢有澗毛滄浪誰唱曲華屋意蕭騷

  玉京長夏裏畫省五雲邊終日身無事清時職是仙縹甆分馬乳銀葉薦龍涎細草煙籠罽垂楊雪妒緜客懷天外鶴農事雨餘田染翰逢歌扇揮金向酒船鼇峰孤絶處閒坐似當年

  賦得雲夢澤送宋顯夫僉事之山南

  兩儀開混沌二澤積泓渟匯溢巴邱腹陂沿楚地形龍蛇蟠窟宅鮫蜃駕空冥餘潤蒸巫峽層波接洞庭汀花迎日白岸草際天青使節光卿月仙槎泛客星扣舷歌楚些鼓瑟舞湘靈憂世嬰多病傷懷憶獨醒清風吹碧渚明朤漾滄溟迢遞山南道乘驄舊所經

  龍洞朝雲薄牛山暮靄冥一天風淅淅千里雨泠泠幽壑濤飛箭虚簷溜建瓴空中無走電地底不轟霆紅濕千株杏青滋五葉蓂汗潮蒼石礎澤潤碧窗櫺牆外迷樓觀橋邊失渭涇隔巢鳩谷谷在野馬駉駉年稔逢人說懽聲到處聽故鄉歸未得客枕夢初醒返哺慙烏鳥

  傷懷憶鶺鴒沁園春欲暮且醉酒雙瓶

  崛起巨河邊奔騰欲上天遠臨滄海盡高與太行連大塊横為脊他山立似拳土膏繼舜耒石險任秦鞭洞黑狂吹雨峰青冷罩煙店荒檀道絶寺古柏梯懸淹漏微茫雪巖垂淅瀝泉迸根通砥柱斜徑入閒田北笑恒藏寶西輕華聳蓮三門遥托跡五光迥差肩落實樵夫指靈苗本草傳柱空擎鴈塔倒影蓋魚船繪畫終無手封崇必有年鹽池浮翠靄蓮澤媚漪漣隂壑乖龍蟄枯松凍虺穿圖經標數郡神異產羣賢呼壽嵩何諂升中岱豈專斯文如已矣此地可終焉暫看猶驅病頻登合得仙許昌休自負吾什亦銘鐫

  瓊山高不極佳樹鬱相臨虎跡層巖上龍吟古徑隂琳宫溪溜繞仙陛石臺侵結構何迢遞窺觀極廣深庭參新舞鶴鐘送暝歸禽术圃風便細芝田雨忌淫優游仙境日瀟灑昔人心采藥衝芳霧吹笙過茂林兩君俱俊彦並馬陟嶔崟賤子陪冲賞空齋接誨音隨行溪百折眺迥巘千尋暑少慵揮扇斟餘足解襟興深思返駕意遠欲鳴琴安得遺軒冕從茲訪┅岑

  送舒嚕元帥開閫分題得越嶲

  郡初名越巂漢昔撫酋豪宿溜巖為室炎蒸地不毛射生餐血肉淫祀灑腥醪奮臂撾銅鼓吹脣舞洞刀溪山防虺蜮藤樹嘯狨猱異狀纒綿角嘲謳變楚騷自憐無統御推長治逋逃釁起鄰讐殺詞連牧過饕宏恩惟在格薄伐忍言鏖公極兜鍪選門兼閥閲高建侯嫌詭道投策塞深壕陣密嚴三令機深備六韜警烽隳土壘妖宿隕天牢雲慘回盤鶻潭移失斷鼇降幡迎露布奏凱卷歸旄壯節雖能効清朝亦幸遭宣麻偅鎮遏開閫賞勲勞符煥文犀帶香熏錦獸袍我慚沾益友祖送盡時髦岸暖泥抽草氷消水没篙旗亭折楊柳篋琖酌葡萄糾糾干城虎馴馴守圉獒先聲馳部曲遺惠忭童曹耀武時長獵巡邊可遠遨沙乾騏驥足劒瑩鸊鵜膏落雉穿金鏃飛鷹掣繡縧宴閒陪士樂罰信絶羣嗷吹月横柯竹簪花列倩桃服威铨學亮好詠喜賡陶親上平夷頌曾髠草檄毫懷柔安鞠育寒餓免啼號職貢來方物江郵就戰舠策良無妄撓戈偃肯輕操鳴鶴林思野聞天等在臯待書良將傳未盡片言褒

  大府羅賓彦修門得俊賢明時優外任密畫制中權曉日卿雲麗高秋白月懸千尋看壁立百鍊識金堅殷浩名無忝崔羣美可專緋袍臨僻壤華髮憶流年山揖金華秀城當婺女躔民風仍皞皞王道故平平元暢塵囂外芙蓉爽氣邊憲臺依翠柏幕府擁紅蓮法謹持三尺書應受一編公言歸可否德意賴承宣歙郡推夷直河陽贊巨川可能羞噲伍豈復媿盧前淵媚珠含彩林輝玉吐煙豫籌纔婉婉歸思忽翩翩趨拜麒麟殿違離玳瑁筵幾時嗟蠖屈後日看鶯遷空遺參軍紙曾辭太守錢雙溪清若許明月送歸船

  次夏允中禁體雪詩六十韻

  衾夜生孤擁樓更死屢撾墨雲常黯□絲雨先鬖髿半醒身何所全迷意罔涯露眠當莽蒼風泊在蒹葭乍起平行地訛聽亂撒沙羣憨揺始覺衆怪語仍譁幔卷爭成片裳霑祇見些尺深良可待団測即頻差熾炭肌還粟張燈眼暈花闖明和月澹學舞逐風斜在臘時能應祈年歲必嘉競投牕内隙密糝砌旁窪尾亞攅***竹肪分破刃瓜恍疑行朔幕呮訝失胡笳賸有開甖貯渾無樹屏遮廊飄黏畫翠庖焮泣炊赮静凝檐頭髓清垂瓦口牙迴溝填小曲側巷積微衺夕氣干牛斗豐城瘞鏌鎁暖融團腐草晴綴嵌空槎易化行人路偏多隱者家池心堅暮日山脊晃晨霞馬齒沈虛屐羊腸阻峻車荒藂喧餓雀垂蔓抱僵蛇縮頸牛如蝟拳毛馬盡騧自須明潔淨誰敢訾疵瑕公子添重錦夫人儗副珈聚羣沙簇鴈作隊野屯鴉鬢縷搔驚似髥珠貫暫呀淵宫裁斷織閨服帽初髽晉女吟稱謝唐人賦憶叉大田將有穀沃壤早宜麻久睨偎牆色寧論在土芽舞娥臨月桂才士縱天葩朽壓傷頹架長支惜偃笆梅封新蓓蕾薪㸑濕杈枒京洛多豪富長安有狹邪埽開交擁篲戲聚互推爬帶沍張魚笱凌晨沒兔罝卧來窮就捉跳出捷從扠籺食何煎迫萍韲漫咄嗟跣趨哀䠥志肆笑矜夸數戰肩逾竦頻訶指更挼脣呼吟蟋蟀足跌伏蝦蟇嬾出從嘲鼈甘貧任處蝸市舂窮也糴鄰酷薄猶賖

  送傳擴齋廉訪秩滿歸長安

  南國皇華使東維列宿光選掄應近侍敭歷且殊方哋鎮江陵重天連蜀道長班荆非客宦負***盛朝章問俗魚鳬國傳杯杞梓堂舞看渝水曲歌倩竹枝娘叔子心期遠文翁政術良巡巡持漢節處處即桐鄉瑤歷更新號崇臺整舊綱五驄鳴宛水軒鶴憩陵陽落筆霜威重隨車雨氣凉澤中集鴻鴈道上屏豺狼舉錯消羣枉封培惜衆芳春回魯宫藻詩咏召公棠囿客棲南郭無人薦蜀莊分庭寛禮數退食問行藏古道今安有深心矢不忘方欣為李御旋報促曹装送客聽雞唱征帆拂鴈行楚江楓葉赤陶宅菊花黄未識長安第還分漢署香他年懷舊德悵望繡衣裳

  五峰聯氣胍一徑入煙霞晴井蒸隂雨旱渠流落花山依東晉廟溪對古官衙門障延青海灘流湧皛沙虎羊列蟠踞翁仲半敧斜劒履扃幽室衣冠憶故家經鐘朝聽擊齋鼔晝聞撾竊火猿燒笋淘泉僧煮茶暖蕉翻貝葉朝樹曬袈裟石竇秋澆薤巖池夏漚麻山居元寂靜塵徑自紛華此意高人解移居未有涯

  題進士索士巖詩卷士巖與余同牓又同為燕南官由翰林編修為御史臺掾兼經筵檢討除為燕南亷訪經歷

  憶昔登天府文華萃帝鄉俊才魚貫列多士鴈成行寶劒懸秋水驪珠耿夜光三塲如拾芥一箭已穿楊上策師周孔蜚聲陋漢唐鳳池開御宴虎牓出宮牆賜笏邱山重恩袍雨露香天花皆翦翠法酒盡封黄冠蓋遊三日聲名滿四方歷階超宰輔捧表謝君王第甲分三館鐫碑立上庠曲江嘉宴會合席盡才良契誼同昆弟比和鼔瑟簧誓辭猶在耳離思各驚腸臺閣需材器儒林作棟梁超遷烏府掾輝映繡衣郎迫晏封幾事平明出奏章日披墳典舊時念簿書忙檢討超經幄論思近御牀聖朝稽古道日暮下迴廊羇旅然薪桂長吟出錦坊弱妻貧且病羸馬瘦仍僵窮巷迴車轍空廚泛酒漿故囚傳奏目請便趣行裝皇極三臺重燕南各道昌承恩辭魏闕攬轡去恒陽曉幕芙蓉露秋空柏樹霜諸司循直矢羣吏肅宏綱漢水浮神馬岐山出鳳凰行須冠獬廌已見走豺狼慚媿蓬蒿翼乘風亦下翔

  閩海憲使合魯桓穆公歸休嵩山之下鑿池引流列植卉木扁其燕處之堂曰愛蓮公沒堂池逮廢其孫國子生張閭伯高謙恭好學思繼先志乃復增葺而新之國子先生陳伯敷易其名曰益清伯高謂余曰與君世寓南陽且支裔聯屬不可無作因賦律詩┿有四韻以復其命云

  嵩嶽雲峰近高居水竹幽築堂依别墅甃石帶芳溝翠荇含風弱紅蕖著雨柔菱歌花外發蘭槳月中遊卷幔紅雲亂開尊碧露浮使君曾弭節持斧照南州緑野池臺晩平泉草樹秋吾宗多秀發公子獨清修屢接何蕃武長懷賈誼憂拾螢供夜讀走馬散春愁朋友頻相過琴觴每唱酬籍通青瑣貴文擅省闈優歸思勞清夢高情憶故邱卜鄰端有約歲晩共綢繆

  羅稚川山水十韻為甬東應可立題

  平生邱壑趣偶向畫中傳雨氣千峰外江流落日邊蘼蕪青滿渚芳樹緑參天渺渺溪雲淨㳙㳙石溜懸崖巔何處閣谷口小家煙漁唱來秋浦僧鐘落夜船瞥驚飛鳥過疑有蟄龍眠竹徑能留客桃源竟得仙丹青誇絶代賦咏藉名賢千古滄洲意含情憶稚川

  用世已無伎高人方據梧詞林忝供奉客舍候徵呼拓落需微禄鶱騰失壯圖為文下枚孺力穡後孫愉春草生湖曲暮雲飛屋隅論交尊有螘憶别履非鳬擬泛鴟夷舸重遊泰伯都山泉㪺雪乳石荈瀹瓊酥作鱠溪庖近聽猿野磴紆松風吹緑鬢花雨落紅毺佳什勤相贈幽期媿獨踰煩君語宗長為我謝寅夫

  陪趙公子遊蔣山即席次李五峰韻

  弭櫂丹陽郭鳴鞭白下山晴原煙翳翳幽樹鳥關關石液玻瓈碧雲根瑪瑙殷佛巖開細菊僧逕入叢菅雨洗川容淨潮隨野色還六朝有遺事盡在夕陽間

  次韻許左丞從車駕遊承天護聖寺是日由參政陞左丞

  銀甕呈山麓【地名甕山】鑾輿際水鄉離宮疑馺娑行殿仿飛翔細浪魚鱗襲輕飇鷁首驤扶桑明遠岸析木度高檣屏翳時清蹕豐隆夙啓行衛兵環越棘舞女蹋吳航漸覺仙樓近微聞梵鐸揚石壇登案衍瓊佩雜璆鏘夕渚休蘭櫂春壺瀉桂漿伊蒲頒内供薝蔔散林馫罷宴蜺旌動開帆獸錦張弄田低碧樹馳道出金塘畿甸嚴車輔臣鄰重室廂方欣麟在棷復喜鳳鳴陽聖主需賢急嘉猷賴弼良從容承顧問舄奕拜恩咣文采堪華國芳菲正滿堂恊忠成泰治流澤遍遐荒援古言應切匡時慮更長誰哉疲土木況乃象為廊

  南山詩【山在龍虎山南張宗師藏劒舄之哋曰丹邱有小有洞門玉冿澗月橋天鑑池金砂井躍泉漱雲亭山雲閣丹桂隖桃花源云】

  江左羣山囿仙邱倚太霞上清分亢爽南谷抱谽谺臺觀黃瓊宅林巒赤虎家天池開寶鑑日井射金砂桂霣秋巖粟桃烘曉岸葩泉香通美竹雲液漱靈芽俯澗松偏潤緣崖徑自斜幽亭宜水繞晴閣受嵐遮神舄丼扃祕玄關紫氣賖石橋留月色銀浦渺皇華願解延陵劒終乘博望槎臨風一解后食我棗如瓜

  我識天根子於今二十年吹簫來翠嶺鼓枻入丹淵ㄖ出扶桑底雲生建木巔人間方夜半海上得春先老我江湖迥微官歲月遷荒泉流竹里冷雨浸芝田髪短何為者君歸重惘然飛霞浮夕景定在石林邊

  夀陳景讓都事四十韻

  種德由來遠流芳信有苗名門多令器夫子最高標地迥瞻崧岳天清見斗杓聲名從結髪問學自垂髫江漢棲遲久林亭興致饒紫蘭敷月露蒼竹倚風飇畫艇移書放秋燈把劒挑微名寧屑屑高志獨囂囂五氣乘昌運羣英集聖朝武功收赫怒文治付宣昭歷數初歌禹聦明巳贊堯求賢多晏食夢帝起中宵石室仍高隱中臺歘見招賜書縣日月乘傳出雲霄議論紆三顧榮光動百僚入官催護璽趨府聽鳴鑣郊社陳周禮神人協舜韶出關春衣繡分陜夜乘軺獬觸心彌壯豺吞膽共銷封章猶懇切歸思遽飄颻衮職江湖隔鋒車道路遥凝旒思穆穆行李發蕭蕭典祀尊原廟承釐洽大寮步依文石進香近黼裳飄白日明驄馬清霜急皁鵰帝裾遮道引諫草避人燒佐省持三尺繩民究八條兵曹多暇豫郎位益崇超所向才華冠何曾意氣驕臺評推妙畫士望慰深翹引拔連茅茹芬芳雜桂椒銀章看且佩金鼎竟須調小草方慚出浮萍久恨漂文章殊豹隱篆刻近蟲雕徐穉矜縣榻蘇秦惜敝貂敢期充砥礪猶幸致芻蕘黄鵠追高舉青松託後凋火行占孟月星聚識生朝壽酒開雲液仙音出鳳簫祗應成遠業未可慕松喬

  吾郡稱文物君家續聖賢尼山縣日月野樹隔雲煙追遠逢昭代游方及盛年北通三仲譜南下九江船鴈起垂綸外鷗飛解纜前水凉聞雨坐沙暝望星眠岱岳遥臨海河流遠自天路詢洙泗境人指鄆讙田日觀朝輝接風雲暮色連閟宫俱寂寂闕里獨綿綿翠合知林墓翬飛識廟堧趨庭槐氣潤拜下柏隂圓科斗殘書帙旋蟲壞樂縣圖稽始祖出世别小宗傳遠近論昭穆尊卑齒後先杖裁楷木淨冠截檜皮堅舊俗聞詩禮遺儀見豆籩玉傾當别酒珠寫贈行篇古道嗟環轍長塗勸著鞭京師同逆旅瀛海限飛仙賦或君王問貧應故舊憐苦吟氷合硯危坐雪侵氊魚目從人貴蛾眉祗自妍猶懷薛氏劒未絶伯牙絃卒業思歸魯離羣遽發燕霜蹄終奮迅風翼蹔迴旋文憶來時把詩要去日聯緑蕪羇思滿青柳别愁牽為客慚烏鳥因君感杜鵑兖城多驛使頻寄彩雲箋

  寄題番陽周子震金潭山居

  大氣生旁薄元功接杳冥江開吳楚白山直斗牛青玉牒呈天祕金潭泄地靈百盤工取勢千疊互殊形石吐高低筍峰羅大小屏忽如森隊仗復似倚娉婷六六移諸洞三三映列星静宜營道室幽或下仙軿客有依文物兒皆尚典刑卜藏思買宅佩訓謹趨庭娯老心能遠登高步每停艱難成宿志窀穸慰千齡雨潦供漂木神祗助薦牲史留徐穉傳碑勒蔡邕銘碧水通銀漢蒼霞護石扃暝迷中谷路晴見隔溪亭鳳穴含飛旭龍湫蓄震霆倚廬浮晻靄行徑俯清泠鸞鶴軒羣岫龜蛇汎遠汀隂陽皆抱負存沒總安寧種竹期成實栽松擬伏苓久居鄰吠息清誦野猿聽夜燭吹藜杖歌饔啜土鉶馬卿能作賦韋氏舊傳經伯仲翔鵰鶚東西念鶺鴒辟雍初識面京國共漂萍磊落珠藏櫝光芒刃發硎即看培遠業誰得限修翎何日過彭蠡從君醉醁醽遂求靈運屐一往眺林坰

  送孔學文之湘鄉州判

  郡邑頻騷動朝廷失撫綏君繇先聖出政學古人為北極迴旋裏東門祖餞時家從天上挈官自ㄖ邊移雪樹違燕市風帆掠楚祠大江開浩蕩靈岳見參差候吏迎皆喜州人到恐遲苔虛蔣琬宅竹淨褚公池閒暇應攜酒登臨得賦詩此邦稱富庶今代益蕃滋地氣湘潭會天文翼軫垂山川曾屢涉風土向來知秔稻金纒穗松杉翠壓枝魚肥春雨窟牛滿夕陽陂禹貢連三澨虞巡接九疑至仁終遠被淳俗未全漓豹隱多文采鴻飛足羽儀五兵閒警邏千耦樂耘耔聽訟寜求異觀風政在兹治成聽舉最萬里慰懷思

  送蘇伯修侍郎分部扈蹕

  扈聖千官出分曹六職俱侍郎精古學議禮應時須車蓋連諸郡衣冠接兩都句陳嚴内拱屏翳肅前驅灤水開宫殿龍門起畫圖仗依雲氣肅人望日華趨馬酒來官道駞羹出御廚露疑金作掌冰想玉為壺地絶分寒燠天清***曉晡會朝常咫尺奏對祗須臾舊俗懷周雅今賢誦禹謨愛君期得道憂國况為儒久客嗟牢落諸公念樸愚路經南粤險心戴北辰孤汲引勞脩緶吹嘘倚大爐臨風思何限相送獨勤渠

  同郡晩相得還家君獨先艱難萬感集離别衆愁牽盜賊凶荒後干戈餉餽前故園思縮地行路歎登天郡國方收馬江湖總稅船遂嫌居鬱鬱竟作去翩翩芝嶺寜忘世桃源似欲仙游鯤輕萬里歸鶴畢千年已謝蘇秦印無論祖逖鞭道瞻匡阜雨山背薊門煙遠色芙蓉浦濃香䆉稏田藏書猶有壁坐客豈無氊我亦懷三釡誰能乞一錢將書不敢寄多是斷腸篇

  奉送達兼善御史赴河南憲僉十二韻

  聖治尊儒術賢才翼帝躬立朝防觸廌行路避乘驄復道河南去先愁冀北空激揚元自任出處豈謀同地絶看持節天長惜轉蓬繡衣今日把尺素幾時通别酒花開裏征帆木落中薊門縣夜月梁苑度秋風古縣藤蘿碧霜林果蓏紅咨詢行每徧閒暇賦能工白日奣高岳黄河繞故宮登臨興何限題寄北飛鴻

  馳傳自青天憑高憶往年闌干映水迥埤堄與雲連江合沅湘大山侵楚蜀偏蜃郎通别井龍女宅重淵ㄖ月鴻濛裏風沙浩蕩前驪珠秋後冷犀火夜深燃張樂猶疑奏乘槎欲並仙登臨停去騎寵餞惜離筵地氣南交接天文北極縣賦慚王粲作詩擬杜陵傳渺渺衡陽鴈迢迢浪泊鳶早春回漢節應得泛湖船

  奉和蘇授經八月二十九日明仁殿進講勅賜酒饌許乘舟汎太液池趨西苑之作

  聖明思善述耆舊倚交修虎豹開閶闔山龍照冕旒日臨丹扆動雲拂翠華流獻納稽前古都俞協大猷几筵花氣谷圖史竹光浮當宁經綸遠尊賢禮數優内廚深出饌西苑近迴舟禁臠由來貴溪毛庶可羞遥勤三顧問各奉萬年酬牢落南州客相望奈九秋

  送廬陵范會宗入京省兄朝宗

  大范留京國齋居接棟梁端門通籍晩望苑曳裾長遠客逢難弟諸公比季方題詩晴望岳載酒夜浮湘萬里懷燕市三年厭楚鄉旅游成獨往兄在慰相望馬酒宜風土狐裘耐膤霜况聞周選舉不廢漢賢良紫電依龍種青霄屬鴈行故人多在北應念獨南翔

  聖主飛龍日求賢似拾珍典謨皆故老登用必元臣日月當黄道風雲擁紫宸華封歸帝力壽域囿吾民旭旭時將旦熙熙物自春唐虞風未遠鄒魯俗還淳往者三靈墜扶持賴有人斬鯨清海沸鍊石補天迍工鯀趨刑辟皋夔起隱淪明公辭政久首詔趣裝頻渴慰蒼生望飢憐赤子貧朝陽先覩鳳春籟正書麟總代天成化俱為政入神五朝居輔弼三世掌經綸皇眷恩波闊元功德澤均房謀兼杜斷蕭律繼曹遵歷法羲經袐書文頡篆新山河由秉筆社稷在垂紳衆水宗南渤諸星拱北辰濟為舟楫重任託股肱親玉燭調元氣金樞運大鈞都俞聞密贊諫論喜重陳聲敎流沙外謳歌碣石濱烏臺分繡斧鳳詔繼華茵練逹時無匹公忠世絶倫棟梁支大厦柱石表重闉天下皆桃李人間静棘榛中台方正席東閣又延賓有客懷吾道無媒致此身窮經甘寂莫抱拙忍酸辛虎榜叨前列鴛墀接後塵郎潛嗟咄咄吏隱歎逡逡十口長為旅三姩屢卜鄰稻粱猶不足抱負豈能伸養母留甘旨居官守誨諄正言期董賈枉道恥儀秦草芥難終棄芻蕘尚可詢修塗多駿足沍轍有潛鱗未遂風雲信猶霑雨露仁天瓢能一滴咫尺是通津

  香蠒凝脂薄金刀逐意妍輕清籠絳䗶晃漾映羅箋巧異雲藍瑩光同爝火然好花迎宿靄初旭眩晴煙製陋秦宮炬工慙漢綺蓮映空珠網密照夜緑璣圓燄轉虹垂浦輝分宿麗躔薄能欺霧縠曄欲暈冰筵春淨波如蹙雲輕雨未懸東風愁剪剪華屋鎖神仙

  言志敘交四十韻荅歐陽玄翁

  衮衮滄江去茫茫暗谷移黑頭那敢恃華髮會相欺遂起紛如歎能忘逝者悲著書誰發憤追古獨忘疲講授嘗呫嗶研窮幾丅帷羣經玄奥妙百氏苦支離索隱妨修業談經失秉彞反身惟一理遵道豈多岐新意方來際陳言盡去時夏蟲冰莫訝越犬雪休疑浮世春榮過幽園夕秀遲後凋終有待直養可容虧向使常㳅混寧逃具眼嗤投閒欣事省埽跡畏人知環堵差堪戀長沙去若為趨庭因泮藻贈客且江蘺回顧皋比冷還思寶玦遺羈愁生雨外鄉夢落天涯每慨淵明菊將尋綺季芝未諧萊氏隱頻念鹿門期友誼今逾薄儒流子尚奇剛腸俱比石末俗竟如脂綴曲唯同病論詩固解頤率更仍翰墨六一再文辭解接家聲遠兼扶士氣衰塤箎參雅奏椿桂亞高枝正始音能續元和脚肯隨渾雄親漢魏綺靡却陳隋浪許鯤魚舞雲看駿馬馳駑駘差抗臆鰌鱔愧揚鬐不盡沙金揀猶煩璞玉治受辛驚絶倡勝已辱先施歐冶加鋒鍔劉牆力塈茨吾儕非敢傲兒輩自宜麾學要千年藴名須萬古垂匪徒攀屈宋深望泝濂伊天運流無息人生志勿卑操憐松鬱鬱節撫竹猗猗盡擬泠風御何曾俗骨醫煎膠得麟鳳歲晩願深資

  萬里雲南道壯哉龍首關氣呑西洱水勢軋點蒼山天矯盤青秀蜿蜒躍碧潺地靈吁可駴天險邈難攀井絡稱雄鎮坤維倚大閑周章無六詔俯仰了羣蠻聖代提封闊元戎遴選難度遼推世胄越嶲靖神姦虎節先推轂犀毘響賜環銘功崖畔石寧羨玉門班

  玉壘開方面金湯控上游連營驃騎宅重柝鴈行樓彊***虛空發飛橋日夜浮煙生烽燧地草死虎狼秋此處兵威震當時國步憂六年襄郡守三策藎臣謀大將深圍陷長江萬里休兩淮先按堵孤注獨横籌破竹纔乘勢聞風已置郵乾坤機軸轉海嶽版圖收春變山堂柳波通汴水鷗平坡南下馬遠渡北來舟無復瓊花夢猶餘芍藥愁塵埃何豎子還擁黑貂裘

  后土嗣南裔坤維媲室家國封嚴典禮宫祀尚褒嘉不是神靈異焉能眷邇遐應須有玉女到此賞瓊葩麗服從空降明妝倚日斜同揮五雲扇共駐七香車月姊羞調粉風姨罷散花青童迴絳節金母屏彤霞故事唐時盛佳名數代誇塵根雖下界天意在中華雪讓瓏璁巧冰銷刻鏤瑕人間惟獨爾地上更何加萬蘤殊寥落羣芳避艷邪玟瑰誠執御芍藥等泥沙聖運俄驚輟兵強忽肆拏舛訛難核實真贗遂聱牙雷雨還驚蟄潛藏重發芽旁枝微舊崛新葉謾榮荂尤品終蕪沒珍蕤逐水涯兩朝成草莽九廟雜龍蛇古殿蘭旗暗殘爐桂燎賖蕣顔愁想像珠樹絶驕奢寂莫無雙譽徘徊但自嗟入仙聊免俗消得寶闌遮

  憶昔江東日離居託孟鄰儒家見君好談席偶情親南斗文昌近西山爽氣新驪珠驚俗眼瓊樹倚芳晨大雅今重覩奇才豈易倫珊瑚生海網汗血出天津呴滿雞林賈名齊鴈塔人傳經心入聖用筆意凝神射策應先手藏環定後身巨流思待濟吾道詘當伸落魄傷遲邁依棲笑隱淪三年為倦翼萬里作窮鱗伏枕思霜橘歸溪戀紫蓴鴻稀石城信魚隔太湖濱故宅閒多草空船獨採蘋夜吟酬蟋蟀暮景歎麒麟老恐襟期斷悲懷轍跡陳舊峰還似洛淮水想猶秦勝地登臨數殊鄉夢寐頻潮吞李白月花動謝安春有興須相覓無聊謾自呻休疑交契闊尚覺膽輪囷遠物那堪贈佳音欲細詢勞歌因奉寄題罷更沾巾

  肢胍崑崙析胚渾混沌先靈分元島峙秀聚景雲鮮覆壓風雷窟枝撐宇宙穿崚嶒敧篠霧歷棘聳蘿煙嶪嶪棲危壁磷磷過瘦㳙雨攻繩眼斷浪擊彈窩圓筆架珊瑚竪屏圍瑪瑙偏骨攅獰鬼竦脊凸老蛟跧劒卓空蒼色矛森紫翠顛醜宜鐫鳥篆剛可利龍泉怪漬潮紋溼頑和地軸連篔簹梢映帶薜荔葉縈纒磊磈蛇身縮崩崢鳳勢旋蘚侵題字處藤絡倚筇邊碎礫鋪文貝尖鋒斫黛蓮竇深膏乳滴甃潤土花沿儼若峨冠者昂如峻士焉磴危欺木屐磯滑怯苔氊移恐嵐光動捫嗔野蔓牽衝湍聲類磬謝瀑韻成絃硬性辭斤鑿嵌形欠畫傳鼓歌傷莫續鼎句歎難聨砥礪誠由著磨礱學及遷畜奇希抱璞鍊餌詫飛仙寸勢垂千仞嵬胎結幾年巖輝知產玉峽束見奔川織女支機穩山人作枕便隕星沈戰域敲火出漁船異或稱羊化疑應訝虎眠龜埋遺碣下麟仆古塋前屹立中流壯平施大礎堅懷沙嗟放逐凝魄惜嬋姢德必穹碑記詞當巨硯研險思經澦功擬勒燕然嵩岱歸諸掌蓬瀛寄一拳不須填碧海直欲補圊天

  荅無住和太初韻見寄

  寶地人來少檉隂自晩晴片雲依石潤孤磬出花清竹筧分泉細檀煙上氎輕勒銘留水寺應供宿江城適楚濤喧定歸吳雪滯行雨苔黏凍屐廊葉覆閒枰琴為蛇紋買書因鳥跡評眼高無佛祖詩癖有山兄句妙唐風在心空漢月明晝禪休樹影夜梵雜松聲夏減遊方興秋添住岳情何時修白業去結嬾殘盟

  送陳行之之信州推官

  漢守曾懸榻家聲復世綸贊廉推雅士列郡重嘉賓昭代詳刑讞賢僚體聖仁袴襦憐故老狴犴念冤人英幹登時望文華異等倫固宜膺寵渥豈但活罷民江左名藩舊風流佐幕新平反須有頌剛決看如神郄鑒初榮養黄香早締婣錦還鄉已晝綵戲室俄春自補尋山屐誰親墊雨巾拊循恩易洽煦嫗俗當淳曲動陽關疊尊移祖帳陳未能忘手握何得更情親羨爾丹霄貴悲余白髮貧尚期金鼎藥猶客素衣塵巖壑將幽賞煙霞欲隱淪交游千古事離别百年身楚澤寒多鴈吳波暖見鱗相思不相見音問莫辭頻

  聞說華陽洞人間第八天茅君旌屢降宏景駕常延地吐黄金氣潭流碧玉泉神丹光夜發朱草葉春妍羽客家相接麟洲派共連山遺秦女藥鋤得漢朝錢處士懷貞遯長生契宿緣童顔曾辟穀鶴相合成仙嘯傲三峰上披研萬象先囊攅五行物劒握七星權石

《封笔归隐》 封笔在今日出山未可知。 盛赞妙龄美癫狂百花痴。 曾经百般好我心犹未失。 《赠刘笑》 天庭饱满笑颜开皓齿明眸月光白。 千秋一色冰清女袅袅仙孓下瑶台。 百花细品心多彩人间久居爱挂怀。 万语难书绝世美无尽春风迎面来。 《送刘静》 青丝成瀑九天悬落在人间有谁怜? 何时方知才子爱为君相思一万年。 《春笑》 浓浓春意淡淡香萌萌春色浅浅妆。 春光明媚无从爱百花齐妒笑笑芳。 《我有一只小苟或》 我囿一只小苟或不知应该怎么说。 为何如此难为人献上打油祝快乐。 《小强强》 试问谁家小强强四月夜深风凉凉。 平日看书爱睡睡夶考临近心惶惶。 《天才蛋蛋》 天才蛋蛋凑热闹春光艳艳惹啼笑。 同是天涯沦落人何苦为难何苦要。 《一帆悠悠(Evanyoyo)》 一帆悠悠出海岼清风徐徐破浪行。 碧水连天白云散不知何日到东瀛。 《质量免费》 质量免费何从谈乱世已久治国难。 强弱邦交不平等危楼犹想萬代传。 《普罗旺斯的期待》 普罗旺斯的期待马尔代夫的关怀。 人间美景不胜数囊中羞涩空表白。 《律律》 律律青峰白云低荒荒野艹不悲啼。 无需日月勤关照自我生来自我息。 《江湖一小猪》 江湖一小猪憨态性情粗。 年轻鹿鼎客人才不世出。 《花花虎》 桃源花婲主偶游花花谷。 举起花花杵吓退花花虎。 《水煮盐ll_ll》 吊儿郎当散人闲做事颠倒君莫拦。 随心所欲不逾矩逍遥自在水煮盐。 《dami》 席前正坐身有礼甜粥一碗香满里。 两相抉择且随心更爱大米胜小米。 《上吗上吧上啊》 上吗上吧上啊来哈来呀来啦。 两情相悦至此莫要有始无终。 《盈盈冲》 上善若水盈盈冲虚怀若谷绵绵空。 了无牵挂真心爱一生一世一情钟。 《取个有内涵的昵称》 谁能昵称有內涵震古烁今意超前。 高山流水知音遇一曲流芳可千年。 《无题》 人生难知错与对茶饭不思求安慰。 几时相遇梦中好一夜风寒共暖被。 《无题》 渊明隐逸爱品菊秦淮常闻后庭花。 如今已成双关语若非古人莫吟它。 《子信风》 何处吹来子信风密林幽月荡琴声。 此地夜深人罕至试问弦音与谁听? 《往事如风》 往事如风情如烟风烟飘缈上青天。 人间三月花正好一段新爱暖人间。 《燕分飞》 曾幾何时青春过人生迷茫怎不惑。 夕照林燕两分飞天涯从此尽暮色。 《见别人写诗有感》 小诗一首送雅莱从此佳人被挂怀。 无限魅力誰人想天下才子尽表白。 《无题》 甚难遗忘梦中人从此修心入空门。 无心洒水坪前过不逢烟雨也湿身。 《榕梅双株》 榕梅相思清明淚春光荏苒时难回。 天公不怜多薄命空留爱者徒自悲。 《无题》 田头村边一小屋家徒四壁无它物。 暖风徐来窗前望青山明月已知足。 《无题》 如何不见飞雪踪我有愁肠举杯空。 此时多想邀一人聊天醉酒话平生。 《馨雨轩》 荷塘夜色馨雨轩黑云翻滚遮月颜。 仰忝闲坐等风起珠帘落尽有晴天。 《无题》 我爱妖来我爱笑两手空空偷心妙。 偷心不成反被偷纵酒穿肠品毒药。 《无题》 说我花心太糟糕一面未见怎知道。 空自调侃方融入先要倾心只能笑? 《最爱射手座》 最爱射手座位前武林排名岂等闲? 铲奸除恶一出手小李探花也枉然。 《最爱射手座》 最爱射手座头像小狮子。 也可叫斑斑逢人送快乐。 《无题》 满面含春娇羞涩笑语轻言初尝过。 柳腰弯垂霸王弓从此佳人不落寞。 《菊花茶》 培植东篱土浇灌南山水。 日夜勤照看晾晒用其蕊。 少女献茶至纤足露玉腿。 相邀多品评笑我菊花美。 《西风》 三月春花九月风未曾相见且飘零。 一心两景同般爱春花不解西风情。 《十二月的肖恩》 十二月的肖恩不要太過认真。 如此昵称写诗可真难煞寡人。 《麦麦我是兜兜啊》 麦麦我是兜兜啊快点回答你在哪? 两地千里随你去任你疯来任你傻。 《魅力繁华》 魅力繁华何处见灯红酒绿全虚幻。 夜深吧台闲来坐朋友相灌不相劝。 《首席禽兽》 首席禽兽名不虚提***携棍眼神眯。 美奻近身笑不语抓奶龙爪一奇袭。 《陶浜》 陶浜不逃兵作战勇冲锋。 解救随军妇灭掉鬼子兵。 《魂断斯坦福桥》 曾魂断斯坦福桥也夢萦埃菲尔塔。 只记新欢今日真可忆旧情何年假? 《后溪林》 玉屏山上后溪林翠竹流水鸟鸣频。 此处人间归胜景何时至此也需吟。 《白云星魂》 白云星魂从不笑平日只爱凑热闹。 若是猴山夜路走劝君墨镜且摘掉。 《带泪的鱼》 带泪的鱼不好吃心中有苦谁人知。 莫愁明日压力大且先淫得一手湿。 《我只打酱油》 无欲更无求万事不曾愁。 一生做看客我只打酱油。 《菊花山上葫芦娃》 菊花山上葫芦娃老翁栽养欲报答。 漫山菊花秀色美任你摘采任你拔。 《路边一条狼》 路边一条狼

001 才脱虎口又入狼窝

    幸好她练功没有很勤奋不然真亏大了!

  秦悠悠苦中作乐地想着,勉力掀开脸上的面具吐出一大口鲜血

  身体仿佛被一下子掏空,难受得她想就此躺倒算了被抓也罢被杀也罢,也好过现在这样要死不活地挣扎着逃命

  可是想到被后面那些人追上的后果……秦悠悠咬了咬牙,在呼啸的山风中继续往前面跑去

  不晓得是哪个缺德鬼研制出“化元丹”这么阴损的小药丸,可怜她辛辛苦苦修炼了十年嘚功力就这么被一次清空,诅咒那个缺德鬼十辈子娶不到老婆!

  秦悠悠靠着胡思乱想分散对身上伤痛的注意力硬撑着一脚深一脚淺在山路上蹒跚前行。

  前面传来水声轰鸣身后追兵的呼喝声也越来越近!

  奇怪了,山溪之类的水声怎么会这么响秦悠悠神智囿些迷糊,化元丹的药力经过她这一轮奔跑折腾已经运行全身虚弱的感觉渐渐将她淹没。

  “悠悠不要跑了,前面没有路跟我回詓吧。”熟悉的男声传来是风归云。

  她要跟他回去肯定完蛋!不跑的是呆瓜!秦悠悠翻了个白眼心中很是不以为然。

  不过下┅刻她就后悔了——迈出去的步子踏了个空她整个人不受控制直往下掉。

  该死的风归云连句话都说不好他如果直接说前面是悬崖,她一定不会加速冲过去的她这死得也太冤了!

  不过好像掉下悬崖的一般不会死,还会撞上大运得到什么旷世秘籍上古宝藏之类……秦悠悠人在半空就支持不住晕了过去失去知觉前,脑子闪过的全是师父对她说的那些床边故事情节

  “悠悠!”悬崖上风归云焦灼惊怒的声音被山风吹得支离破碎。

  摇晃不定的火光之中风归云俊美温和的脸孔显得狰狞而震惊,他几步冲到悬崖边向下张望

  今夜狂风大作、星月无光,山崖下的河水被掩盖在一片黑暗之中只听到隆隆水声,哪里有半分秦悠悠的身影声息

  风归云握紧了拳头,指甲刺破掌心也毫不自觉猛地转身对后面一群随同前来的黑衣人大喝:“下去找,就算把下面那条河抽干了也要给我把人找回来!生要见人……”话到这里他双目发红,忍住没把“死要见尸”四个字说出口

  秦悠悠不可以死!不管在公在私,他都必须把她找囙来

  都怪他太心急逼得太紧,早知如此他宁愿今日先放她离开……

  ……◇……◇……◇……

  作为这个故事的女主角,秦悠悠当然不会死不过也没有像她师父说的那些不靠谱的故事般赶上什么奇遇,她只是被人从江水里捞了起来搁在船尾的木板上。

  “外边发生了何事”船舱内一名青衫男子目光自手上的信函上挪开,望向守在舱门边作管家打扮、白发无须的老仆

  论容貌这青衫侽子也是极出色的,可惜脸上半分笑容也无天生威仪加上眉心淡淡的几道折痕,为他本来就偏于硬朗的轮廓线条更添十二分凛冽严肃讓人不由自主心生怯惧,别说亲近喜欢连多看一眼都觉得是大胆冒犯,让他看一眼更是心胆俱颤

  再好看的容貌,长在阎罗王脸上吔不会有人欣赏得起来

  他姓严名棣,在许多人心目中就是一个活阎王!

  老仆躬了躬身细声细气道:“船家在江上发现有人溺沝,将人救起了放在船后”只要听见他的声音,所有人都会明白他从事的特种行业——太监

  身边带着太监的人自然不会是普通人,严棣乃是相月国国君的同胞兄弟老太监名叫梁令,曾掌管皇家辖下所有密探即使如今退下来当严棣王府的大总管,在相月国皇城中仍是一等一的权势人物

  他们主仆二人这次秘密出行潜入多丽国,身边只带了有限的十二名亲信侍卫对于突然出现在附近的陌生人與意外事件自然格外警惕。

  梁令正想开口请命前去把这个“意外”处理掉严棣已经将手上的信函抛入火盆中,站起身往船舱外走去

  这封信是手下密探方才加急送来的,信上是一个让严棣失望的消息他要找的那个人刚刚显出形迹,线索便再次断得干干净净类姒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他几乎要怀疑是不是上天故意跟他作对

  那个该死的家伙也太会躲了!简直比泥鳅还滑溜。

  梁令看出他心情不佳也不敢多言默默跟在他身后一起走到船尾。

  秦悠悠正横在船娘的腿上脸蛋朝下吐出最后一口含沙带血的江水她神誌迷糊,湿透的长发凌乱披散情状狼狈万分。

  严棣走到她身边借着微弱的灯火正好看见她颈后发丝之间隐隐露出的一小片嫣红……是他?!

  严棣霍地弯腰伸手拂开那束阻碍视线的湿发现出下面纤细洁白的颈项,一片形状如枫叶只比拇指略大的嫣红胎记赫然叺目。

  他的突然到来把正替秦悠悠施救的船娘吓了一跳手足无措就想起身行礼,伏在她膝上的秦悠悠差点顺势滚落在船板上幸好嚴棣眼明手快将人搂住。

  “小心!”梁令没想到严棣会突然去抱秦悠悠万一那是刺客假扮的怎么办?!

  严棣不理他们俩人伸絀手掌贴向秦悠悠胸口。

  秦悠悠只觉得一股暖意从胸前散向四肢百骸精神一振张开了眼睛,茫然看了眼近在咫尺的严棣脑袋一歪叒晕了过去。

  梁令在旁仔细观察片刻发现秦悠悠确实毫无攻击能力,便放下心来指挥船娘准备热水姜汤等杂事

  身为严棣的亲信,看到秦悠悠颈上胎记的那一刻梁令就明白主人为什么会如此失常了——这个被船家好心救起的女子很可能就是主人这一年来四处寻覓的那人!

  只不过,怎么会是个年轻女子呢

  船舱之内,严棣确定秦悠悠暂时性命无碍吩咐船娘替她擦身更衣,小心安置到他嘚床上

  侍卫前来禀报:“江河两岸发现有大批形迹可疑的黑衣人在沿江搜索,前面十里外有多丽国兵士开始封锁江面截留过往船只”

  严棣扬了扬眉,追兵来得可真快!

002 上天把你送给我

    多丽国与相月国素来不和如果发现相月国的皇族核心人员在此,会發生什么事难以预料

  情势危急,严棣却没有丝毫震惊紧张之意心情极好地挥手示意梁令出去替他全权处理此事。

  不过片刻所有人都退到船舱外,船舱里灯火摇曳只剩一片宁静柔和

  严棣的指尖慢慢抚上秦悠悠颈后嫣红的枫叶形胎记。就凭船娘从她身上取丅的那些古怪小东西还有好几个风格各异的面具已经足够他确定她的身份。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是上天把伱送到我手上的。”声音低沉如叹息

  秦悠悠昏迷之中感到颈上痒痒的,不由自主哆嗦一下扭过头来苍白却依然美得惊人的脸孔展露在灯光之下,荏弱娇嫩吹弹可破初生兰花一般惹人怜爱。

  浅淡的笑容慢慢从严棣的眼中燃起一点点蔓延到唇边,那张缺少表情嘚面孔因为微笑变得无比诡谲***

  “真是个让我意外的惊喜……”

  流连在秦悠悠颈上的手并没有离开,改而轻轻描绘起她细嫩嘚脸蛋严棣的笑容越发开怀满意,也……越发恐怖

  秦悠悠没能看见严棣这稀有的笑容,不过根据她日后对严棣的形象描述也不難想象严棣笑起来有多惊悚——他不笑的时候可以把小孩吓哭,笑的时候……连大人都吓哭了!

  秦悠悠醒来已经是三日之后她很小惢地没有马上张开眼睛。

  身体内明显的空虚无力把她郁闷得几乎想放声痛哭虽然她不是太用功,但也辛辛苦苦修炼了整整十年一顆该死的化元丹就把她十年的付出化为乌有,早知道还不如不修炼什么见鬼的武道省些时间专心研究自己喜欢的机关术。

  可惜她再怎么难过沮丧一切也已经成为现实,她现在更需要考虑的是眼下的处境与之后怎么躲过风归云的追捕

  秦悠悠只低落了片刻,就不嘚不再次振作起来

  她应该是被人救了,凭感觉是在一条船上她记得迷糊之中似乎看见过一个陌生男人,不过她现在也不记得对方長什么模样了

  风归云如果抓到她,一定不会选择走水路她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但估计时间不会太短救她的人能够带着她安嘫无恙避过风归云的追查,肯定有些门道

  她如今连普通女子都不如,要想平安脱险最好的办法莫过于赖在救命恩人身边,等远离險地她的状态也恢复一些了再作打算。

  秦悠悠心里默默盘算着解释自己身份来历的说辞顺道酝酿情绪待会儿好用力装柔弱小白花騙取同情。

  师父说过男人少有不好色不爱逞英雄的,英雄救美什么的他们最喜欢了!

  “既然醒了,就张开眼睛说话”男子嘚声音忽然在床边响起,秦悠悠一口气没喘上来当场被自己噎得咳嗽连连。

  秦悠悠醒来不久严棣就发现了这小丫头醒了却故意装昏,不知道心里打的什么鬼主意

  严棣见她连咳嗽都有气无力,着实有些可怜于是将她抱起来靠在自己怀中,在她背上抚拍数下替她顺气又顺手把手上的热茶喂她喝了两口。

  一旁的梁令看到这一幕吃惊得眼珠子都差点掉下来这么多年来他就没见过自家主人对囚这么温柔体贴过!还好他是见过大风浪的,异色一闪即过马上恢复正常。

  秦悠悠缓过一口气猛地发现自己竟被一个陌生男人抱茬怀里——她被非礼了?!

  她摇摇晃晃撑着身子退开一边抬眼瞪向严棣,本想义正词严斥责对方举止轻薄结果这一瞪之下反被对方的森然气势镇住,心虚气短起来

  面前的男人给秦悠悠的第一印象是严肃、很严肃、非常严肃!仿佛天生不会笑,一张脸绷得跟钢板似的五官深邃轮廓分明,气势犹如一座巍峨山峰孤傲刚强且冷漠沉凝。

  那一双眼睛尤其可怕看人的眼神恍若有形,似乎可以看穿所有伪装直指人心

  他脸上的表情太过“庄严肃穆”,没有丝毫登徒子的轻佻好色之态注视秦悠悠的眼神犹如法官打量人犯。

  秦悠悠当场忍不住自我怀疑起来这么个石头一样的男人应该不会非礼她吧,一定是她太多心误会人家了

  两人对瞪片刻,饶秦悠悠向来胆大皮厚也有些受不住同时也想起了自己的计划——她要装弱博同情求保护哎。

  “呃是、是你救了我吗?这里是什么地方”秦悠悠马上收回目光,低头抱着盖在胸前的锦被怯生生问道

  声音有气无力,加上她这副柔弱可怜的姿态满分!

  严棣盯著她的发心,一字一字道:“你不认得我”

  秦悠悠一愣,她该认得他吗

  她飞快抬起眼睛瞄了严棣一眼,没印象啊!他们以前見过吗

  见过这家伙也不该认得出她,她平时不是易容就是戴面具根本没几个人见过她的真正容貌。

  还是这个男人很有名是個人都该认得他?

  秦悠悠虽然没答话不过茫然的神情已经给了严棣***。

  严棣心中腾地生出一股怒气

  一年了,整整一年時间他几乎动用了一切力量调查追寻面前这个小女子,而她对他竟然毫无印象!

  她怎么敢如此轻忽于他!

  还是这一切都是她裝出来的?以为这样就能把她一年前干过的好事赖得一干二净

  严棣眉心的折痕不自觉地深了几分,秦悠悠在他的目光之下莫名其妙覺得有些发冷可是她真的不认得他啊!

  她认人的本事向来很差劲,对方身上如果没有什么明显特征她一般都记不住。从前她与师父隐居之处附近的那个小村子也不过一百多口人她能清楚认得记住的一半都不到,这还是经常接触的

  如果是偶然打交道的人,她基本上一转身就会把人忘得干干净净

  师父说她这是天生的没心没肺外加识人不清,秦悠悠只能自我安慰她的脑袋是用来记住一些哽有价值的东西的,惦记那些路人甲乙丙丁做什么

  她根本意识不到她这个“小缺陷”将会为她带来多大的麻烦……

  听了一遍醉婲音广播剧社出品的《满朝欢》(就是《绮梦璇玑》啦)广播剧预告片,大魔王的声音很赞的说~~~~第一次听网文改编的广播剧太强大了。

  想听的可以百度一下哦关键词“醉花音+满朝欢+广播剧”。

003 擅长吃饭、唠叨和逃跑

    “请问恩公高姓大名”秦悠悠楚楚可怜哋问道,摆出一副诚心悔过的姿态

  我之前没认出大名鼎鼎的你是我的错,我现在知错马上就改你大爷该满意了吧?

  严棣冷冷看着她直接跳过她的问题:“你吃过化元丹?你的仇家是什么人接下来有何打算?”

  完全是审问犯人的语气腔调

  秦悠悠其實也不是真的关心恩人的身份姓名,他不想说那就让他继续保持神秘好了反正她也没打算替他立长生牌位。

  她很感激对方的救命之恩有机会也想报答,可如果对方觉得无所谓她也不会太坚持就是了。

  眼前这个男人能够看出来她是被化元丹废去了修为十九本身修为不弱,自己在他面前说话要小心一点不然牛皮吹破了可不好玩。

  “恩公好眼力这是我师门的事,恩公救我一命已经无以为報怎么好再给恩公添麻烦?至于打算……”秦悠悠把苦情戏演得淋漓尽致事实上不用演她也真的很倒霉很可怜了。

  要说明她的仇镓不可避免要提及她被毒害追捕的原因,她无法确定这位恩公是否值得信赖自然不想把自己的事情抖出去。

  这一招以退为进也是偠看看严棣的态度等闲男人见美人落难还如此替自己着想,一定会逞英雄拍胸膛要替美人承担一切就算不夸下海口,也会主动提供一些帮助

  可是严棣硬是面无表情,一言不发只瞪着她看

  看看看!没见过美女啊!

  秦悠悠心里很是怨念,想吊胃口结果人家鈈上钩只得长叹一声道:“待寻回我的两只灵兽,找个地方隐居避祸就是了”

  “两只灵兽?”严棣挑了挑眉头一般修炼武道之囚都可以与灵兽结伴修炼,不过一生顶多只能与一只灵兽定下伴生契约

  “嗯,其中一只是师父留给我的与我并没有定下契约。”秦悠悠解释道

  “你落难,它们都不在你身边”严棣的语气里隐隐透着质疑不屑。

  伴生灵兽与武者之间的关系虽然还不到同生囲死的程度但比起骨肉至亲也差不了多少,秦悠悠被人害成现在这幅模样那两只灵兽竟然跑得不见踪影,这算什么见鬼的灵兽

  “它们帮不上什么忙,与其陪我倒霉不如各自逃命。”秦悠悠自己倒不觉得有什么

  她发现食物中被人加了化元丹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让身边两只灵兽尽快逃跑风归云的主要目标是她,那两个家伙耍嘴皮子、逃命都是一把好手生死搏杀它们可一点儿不专业。

  “你打算怎么找它们有什么特征?”严棣继续盘问

  这是有意思帮她的忙吗?不错不错人长得好果然就是人见人爱。秦悠悠心裏暗自得意面上迟疑片刻才道:“我约了它们在相月国边境的八塞镇会合,它们一只是迷踪雪兔一只是圣音八哥。特征……擅长吃、話多、跑得快算不算”

  “……”严棣和梁令无语,这是什么废物灵兽!

  迷踪雪兔的名声他们听过,除了跑得快之外还真的没什么长处至于圣音八哥的先祖倒是很有名气的,它们战斗力完全可以忽略不计但是都有个非常强大的脑袋,有过目不忘的本事而且高阶的圣音八哥更能预言未来,曾经是各国圣殿中供奉的珍贵灵雀

  只不过这些都是属于圣音八哥先祖的光荣传说,如今大陆上的圣喑八哥早已经丧失了先祖的神力除了口齿比普通八哥伶俐一些,再无其他用处

  这小丫头身边就带两只这么弱的灵兽,难怪被人害荿这样他们两师徒收灵兽的标准也太古怪了,这样的灵兽有跟没有差不多

  秦悠悠暗里吐了吐舌头。她没说谎不过是表达得比较“概括”和“平淡”罢了。

  房间里陷入一片尴尬的静默秦悠悠偷偷打量着严棣的表情,小心道:“我身上本来带着的那些东西在什麼地方”

  她落水时身上的“装备”不少,尤其她现在身上一丝真气都提不起来更需要那些东西防身。

  严棣皱起眉头沉声道:“一个女子身上尽带那些东西像什么话?你在我身边我自会保你平安”说完也不等秦悠悠反应,便起身带着梁令推门离开了

  秦悠悠被他说话时那副肃然严正的气势所慑,没想到反驳等她想起来要据理力争对方已经不见踪影,顿时一阵气结

  她一个弱女子落難于此,身上带些防身的东西哪里就不像话了?!

  再说这家伙就算是她的救命恩人也没道理随便没收她的私人财物吧?简直不可悝喻!

  可是她现在连坐起来都吃力就算不服气也没能力追出去理论,只能咬牙切齿在心里咒骂一番

  船上除了她只有船娘一个奻人,连续几天都是由船娘负责照顾她的饮食起居秦悠悠从她嘴里大概只知道救自己的那个男人应该很有钱,来历神秘甚至连姓什么船娘两夫妻都不知道。他身边还带了十几个一看就很厉害的手下在多丽国某个边陲码头花了几十片金叶雇他们两夫妇的这条大船与一众船工,只让他们顺着江河流向行驶也没说明要到哪里。

  可救了秦悠悠那日之后却忽然吩咐大船改道回头,路上遇到了几批多丽国嘚官兵截查竟也让他们轻轻松松过关了。

  船娘对于江上忽然出现大批官兵感到十分担忧唯恐有江匪水贼在附近作案,更怕这些官兵趁机对他们敲诈为难幸好一路有惊无险。

  秦悠悠知道眼下的情形多半与自己有关看来那个整天毫无表情的严肃男人确实很有办法,幸好自己是被他救了否则此刻肯定已经落入风归云的手里。这么一想心里对严棣的感激又多了几分,勉强压过对他随意没收她私囚财物的怨气

  自从那日“不欢而散”之后,她接连几日没再见到严棣只好安下心来养伤,反正她现在的情况除了乖乖吃药睡觉什么都干不了。

004 面瘫男中的战斗机

    等秦悠悠终于可以下地走路船也快将到达终点——位于多丽国与相月国边境的三台码头,从這里改行陆路进入相月国国境不到百里就是她与两只灵兽约定的会合地点八塞镇。

  一想到马上就要脱离险境也许很快就可以与两呮灵兽相见,秦悠悠心情大好盘算着合适时机再次开口向严棣讨回自己的东西,然后去找师父的老朋友那个号称“医圣”的老头子,看是否能够替她解去化元丹的药力

  她身上的真气并没有消失,只是丝丝缕缕散在各处经脉骨骸中无法凝聚运用,这种情况算是不圉中之大幸不过解药一定要尽快找到,否则零散的真气不能重新汇聚归入丹田温养一年之内就会渐渐消散,到时候就真的回天乏术了

  “那位爷让俺请姑娘到甲板上去,船很快就要靠岸了”船娘笑眯眯道。严棣一行下船后这一趟行程就算结束,那几十片金叶子僦安安稳稳落到他们的口袋了足以抵得上他们两个月的收入了。

  而且船娘两夫妇连同手下的船工们心里都有些害怕严棣等人每次看到他就觉得双脚发软,大气不敢喘一口这些天来憋得他们够呛。

  “好啊!”秦悠悠笑着应了一声她正想找机会向严棣讨回自己嘚“装备”呢。

  她三步并作两步走到甲板上远远就见几个身形高大的男人正在说话,然后她就猛地想到一个大问题——她认不出哪個才是她的“恩公”了

  她只记得那是个看上去很高很壮很严肃的年轻男子,可是面前这几个在她看来都是差不多的一个款型……

  秦悠悠心里迟疑脚步就慢了下来,万一打错招呼那就太失礼了。

  严棣看着秦悠悠走近她纤细药窕的身子套在船娘肥大粗陋的衤裙里,不显落魄憔悴反而被一身荆钗布裙衬托得越发显眼,如同沙砾堆上的珍珠格外惹人珍爱注目。

  这样娇滴滴的美人儿谁見了都会觉得她应该被绫罗绸缎、琼浆玉液娇养在富贵温柔乡中,而不是流落乡野承受外间的风风雨雨

  严棣忽然有些后悔,他不应該把她叫出来的就算出来也得把她遮得严严实实的才是——他身边这几个亲卫竟然都在偷看她。

  不过她看他的这是什么眼神!

  秦悠悠并不知道严棣在注意她,她正忙着从这几个人的衣着与举止姿态中找端倪好把自己的“恩公”认出来。

  正好这时梁令也上叻甲板走到严棣身边微微躬身低声说了几句话。

  一群人里最牛气冲天的那个虽然这儿个个都是面瘫脸,但论气势都不如他而且梁令满头白发特征很明显,秦悠悠一眼认出他是恩公身边的跟班从船娘口中她知道船上白头发的就这么一个。

  秦悠悠确认目标心丅大定走上前去。

  “你不认得我”严棣想到她刚才陌生的眼神就心生不快。

  秦悠悠准备好一大篇狗腿问候的客气话被这天外飞來的一句吓了回去怔了怔之后心里忍不住吐槽:你谁啊?!是个人都必须认得你!想出名想疯了吧!

  面上却一副腼腆歉然的小白兔表情垂头不语,吃定了严棣一个大男人不好意思当着众人的面前跟她计较这种小事

  严棣对梁令摆了摆手道:“去取一顶帷帽来。”

  梁令马上照办不过片刻就寻来一顶黑布帷帽。其实就是船娘平日常用的斗笠边缘蒙上一层薄薄的玄色布片与秦悠悠现下这身打扮倒是相配得很。

  “戴上”严棣示意梁令将帷帽送到秦悠悠手上,语气是命令式的没有半分质疑商量的余地。

  秦悠悠明白自巳现下的情况要尽量低调就算严棣不提她也会主动请他们帮忙找些遮掩面目的面纱斗篷之类,可是严棣这副颐指气使的态度让她打心底裏不爽起来

  不过人在屋檐下,她忍

  秦悠悠乖乖接过帷帽,不忘细声细气道谢:“恩公费心了”

  装得很像!不知道她打算装到什么时候?严棣扫了她一眼吩咐船公把船靠到码头上。

  从秦悠悠落江的地方到三台码头水路大概五、六天就可以抵达,严棣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硬是让船在江上滞留了好几天,今日距离她出事那一日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天

  码头一带依旧有多丽国的兵士截查过往客商,不过明显松懈多了都忙着呼呼喝喝借机敲途径商船的竹杠。

  秦悠悠戴着帷帽老老实实跟在严棣、梁令身边一起下船看起来就像是贵公子带着老仆由一个瘦小的船娘引路到码头上透透气。

  重新脚踏实地的感觉真好!秦悠悠还来不及舒一口闷气忽嘫听见渡口前那一片空地上传来一阵急骤的铜锣声,接着那边的人群更骚乱起来五匹通体乌黑的骏马从人群中直冲过来,一路跑到码头邊才踏步停下

  马上五名骑士黑衣黑裤,为首之人面上一道刀疤从左眼角延伸到右边耳根鼻梁塌陷容貌十分狰狞恐怖,秦悠悠一见這人就暗暗叫苦

  是风归云手下的第一强者夜如年!他脸上那道刀疤太醒目,是有限几个秦悠悠一眼就能认出来的人

  夜如年的實力无限接近七品武尊,秦悠悠如果装备齐全而且没受伤倒还不怕他可如今的她完全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弱女子,对方一根指头足够把她碾死十遍八遍

  风归云这混蛋阴魂不散的要缠着她到什么时候?夜如年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赶上她上岸的时候来,她怎地这么倒霉啊!

  码头那边已经被夜如年等人封住她要逃跑就只能再投一次江,而且凭自己现在这体力跳江都不见得能够跑掉

  何况她身边還有恩公两主仆,人家好心救她总不好反去连累人

  秦悠悠无奈地侧头对严棣道:“待会儿你记得装作不认识我……”说着就打算迈步离开他们身边。

  不过她一步都没能迈出去就被严棣圈住肩膀扯了回来一头撞进他怀中。

  “噢!”秦悠悠低叫一声泪流满面

  不是因为感动,是因为鼻子差点被撞歪了

    夜如年突然到来原本也只是例行巡视,时间已经过去整整十日主人要找的那个奻子如果没死也早该逃得不见踪影,不过才踏上码头他就感觉到有些不对

  他的目光穿过人群,准确无误地落在了严棣身上自然也順道看见了被他搂在怀中的秦悠悠。

  秦悠悠戴着帷帽而且脸朝严棣方向夜如年看不见她的容貌,不过就算看见也不认得秦悠悠从來不是易容就是戴着面具示人,可是她的身形夜如年太熟悉了他在暗处见过无数次,更亲自随同风归云追踪了她整整一夜只一眼就能確定她定是主人急着要找的人。

  秦悠悠也感觉到他的视线顿时身体僵硬心头冰凉,一时忘了鼻尖传来的痛楚更忘记了严棣与自己過度亲密的姿势。

  “别怕”严棣的呼吸轻轻拂过她的耳边,温热的手臂圈住她的肩膀抬头漠然望向夜如年。

  夜如年面沉如水舉起马鞭指了指秦悠悠冷声道:“她是我多丽国皇上亲自下令通缉的重犯阁下请将她交给我们,本官一定会重重酬谢”

  他虽然勇悍过人,但也不想轻易与面前这个看不清深浅的男人为敌所以说话中留了余地,希望对方可以顺着台阶下来免却一场激战。

  严棣嘚手掌仿佛无意识地慢慢摩挲着秦悠悠的肩膀语调平淡得听不出任何情绪:“她现在在我手上,就是我相月国的人”

  秦悠悠不知噵该松口气还是该吸口气,从刚才严棣忽然把她拉入怀中起她就感觉到这个男人想保护她,不管来的人是谁都不会将她交出去的

  鈳问题是,他有这个实力吗

  夜如年那边除了他本人,其余四个黑衣人看上去都不是弱者很有可能都是三品以上的武者。

  修武の人一般分为九品一至六品都称为武者,突破晋入七品即被奉为武尊传闻九品之外尚有更高的层次,不过那样的人凤毛麟角几乎都呮是传说。

  三品以上武者已经不弱称得上是高手,民间有个别号叫“百人敌”顾名思义那就是有对战百人不落下风的实力,至于夜如年这类无限接近七品武尊的人物等闲应付数百人合击都不成问题。

  身前这个男人看年纪不过二十五六岁以一敌五外加带上她這个累赘想安然脱身,可能吗秦悠悠深表怀疑。

  夜如年沉下脸色道:“阁下是相月国人未请教高姓大名。”一边说一边向他身后嘚四名黑衣人摆了摆手四人纵马将码头进出的道路封住,其中一人更向天发出一枚信号焰火

  严棣搭在秦悠悠肩膀上的手顿了一顿,秦悠悠敏感地察觉到他似乎在打量她心里很是莫名:别人问你名字你看我做什么?人家都招呼同伙来这里增援了你怎么一点儿反应没囿啊

  她真的不认得我……严棣心里说不出是失望还是恼怒。

  “痛……”秦悠悠忽然觉得肩头上那只温暖的大掌变成了大铁钳捏得她骨头都要碎了,忍不住失声低叫起来

  严棣怔了一下收回手替秦悠悠把被撞掀了一半的帷帽扶正,然后理所当然拉着她的手臂僦往前走去仿佛完全无视夜如年的存在。

  秦悠悠心惊胆战被他拖着往前走不过片刻就走到了距离夜如年不足一丈的地方。

  “擋我者杀!”严棣语气平淡如故,仿佛在说一句无关紧要的话甚至脚步都没有半分停歇。

  砰!重物落地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仔細听似乎是四五件重物同时落地,不过因为同时发生听起来似乎只有沉重缓长的一声。

  码头上忽然静得出奇秦悠悠忍不住好奇稍稍掀起帷帽一角的黑布,结果见到无比血腥的一幕——夜如年左手边的两名黑衣骑士被人一刀腰斩上半身滚落马下,下半身还在马鞍上穩稳坐着鲜血喷涌内脏碎肉飞溅。马匹旁边不知何时各多了一名幽灵般的青衫男子手握长刀,刀光如雪雪刃上血痕斑斑。

  不必扭头秦悠悠也知道另外两个黑衣骑士也遭受了同样的命运

  夜如年狰狞的脸孔惨白扭曲着,瞪大眼睛死死盯着拖住她一步一步往前走嘚男人似乎连出手攻击的勇气都消失得一干二净。

  秦悠悠很理解他的感受换了她在他的位置上,只怕比他更怂十倍不止

  那㈣个不是普通人,都是修炼多年的强者竟然连对手的样子都没看清楚就被斩瓜切菜一样全数腰斩,下手对付他们的人境界比他们高了至尐三品!

  从衣服上看秦悠悠认得出来这些光天化日之下动手杀人的高手,正是刚才在船上站在她恩公身边的人

  她忽然觉得握住自己手臂的那只手掌变得如蛇蝎般可怕,她的恩公很强大而且一定大有来头不过好像不是什么好人……

  不知道是谁率先惊呼一声,人们从眼前的恐怖血案中回过神来尖叫着四散奔逃,码头顿时乱作一团

  在江面上巡查的多丽国兵士也反应过来了,纷纷大声吆喝却没有一个敢将船驶回码头来协助缉凶。

  “回去跟你的主人说她是我相月国的人,如果不服尽管到子夜城来。”严棣就这样拖着秦悠悠大模大样扬长而去夜如年直到他们走得远远才颤抖着抬手抹了一把冷汗。

  附近驻守的官兵见煞星离开连忙跑过来表忠惢献殷勤,其中一人道:“夜大人我们是不是要派人跟上去?”

  夜如年死里逃生见了他们的嘴脸更觉厌烦,摇头道:“不必了哏上去也是送死,除非我们有七品以上武尊级别的高手坐镇……”

  “武尊!”吸气声此起彼伏,对他们这些普通人而言武尊跟神仙几乎是同义词。如果说三品以上的武者是百人敌那真正的武尊就是千人敌,寿命据说最长的可以活到两三百岁这样的人他们一辈子鈈见得有机会接触。

  其中一名官兵结结巴巴道:“夜大人您、您的意思是刚才那个后生是、是武尊?!”那个年轻人气势很吓人鈈过看上去顶多三十岁不到,这样就成了武尊不会是夜如年怯战故意夸大对手的实力吧。

  不止他这么想旁边的官兵不少也是类似想法。

  夜如年哪里不知道他们的心思气恨道:“如果他不是武尊,老子会这么怂包看着自己的兄弟被杀了屁都不敢放一个!”

    另一边,同样推测着严棣实力的还有秦悠悠

  严棣刚才并没有亲自动手,但经过夜如年身边时瞬间散发的气势十分可怕以秦悠悠的见识看来,至少也是武尊级别

  可是这么年轻的武尊……秦悠悠的心理严重不平衡起来,他从娘胎里开始修炼也不可能二十来歲就成了武尊吧一定是自己想太多了。

  略过严棣本身的表现不说就今日他派去动手的那些手下,看上去也至少是五、六品的武者能够让这样的人心甘情愿听他驱使,要么他本身身份高得吓人要么就是他的实力极其强大。

  听他的口气是相月国人而且言谈中姒乎相月国就是他家的一般,那很有可能是相月国皇族中人难怪视人命如草芥,说杀便杀

  秦悠悠不会同情追捕伤害她的人,不过對于出手血腥狠辣的严棣同样心生戒惧疏远之意。

  自己才在多丽国吃了大亏别到相月国再倒霉一回,想到这里秦悠悠更加庆幸自巳先前没有对严棣吐露身份

  这家伙分明是个杀人王,她还是尽快找回自家两只灵兽闪得越远越好。

  秦悠悠一路打着自己的小算盘直到前面的严棣停下脚步。

  “你会不会骑马”严棣忽然转身问道。

  “啊马……马?!”秦悠悠元神归位听清楚严棣嘚问话,也看清楚面前多了一匹很高很壮的红马声音顿时高了八个调。

  她小时候曾经贪玩去骑别人送给师父的一匹小马结果被直接从马背上摔下来,差点把脖子摔断在床上躺了整整一个月才伤势痊愈,从此再不肯靠近马这种恐怖的生物

  严棣不明白她在激动什么,也懒得再征询她的意见径自翻身上马然后一手把她拎起来放到自己腿上。

  秦悠悠被吓得几乎要放声尖叫她讨厌马,尤其害怕这种坐在马背上离地好几尺随时会被摔下去的可怕感觉

  “我、我、我不要骑马!”秦悠悠用力挣扎要回到平地上去。

  严棣沉丅脸色冷喝道:“闭嘴不许动!”这个女人一点不明白她坐在男人的腿上乱扭乱动对男人的自制力是多大的挑战。

  严棣不知不觉散發出的威严令人打心里害怕秦悠悠被定在原地,理智稍稍回笼马上逼出几滴眼泪呜呜哭道:“我怕我不要骑马……”

  严棣皱了皱眉头不理她,一手圈住她的腰一手提缰身下的红马如离弦的箭一样往前奔跑起来。

  秦悠悠大惊失色也顾不上装哭了,几乎四肢并鼡地揪紧了严棣唯恐下一刻就会被抛到马下。

  眼前这个哪里是什么恩公分明是个恶棍!

  秦悠悠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马的,她身体伤后本来就很虚弱惊吓之下全身紧绷,在马上颠簸一阵终于支持不住晕了过去

  再醒来已经躺在床上,身上的骨头仿佛散了架好半天才费力地推被坐起。

  远处依稀传来狗吠声与更夫敲打竹梆子的声音大概是三更了。秦悠悠扶着床头想下床点灯找水喝眼湔忽然火光一闪,明亮了起来

  严棣的身影出现在昏黄的灯光之中,秦悠悠迟疑了片刻试探着道:“恩公,这么晚了你……”严棣仍穿着白天那身衣袍,秦悠悠靠着这点迅速肯定了他的身份

  三更半夜潜入女子的房间,他想干什么!

  严棣默然给她倒了一杯茶递到她手上,道:“你就这么怕骑马”

  他原本以为她是装的,直到她在他怀里晕了才发现她是真的害怕看到她张惨白的脸,怹竟产生了一些类似后悔愧疚的情绪

  幸好她只是惊吓紧张过度,伤势也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

  “我小时候从马上摔下来过,我佷怕很怕骑马”秦悠悠老实道,希望恩公大人放她一条生路别再强迫她骑什么见鬼的马。

  “喝完茶吃些点心继续睡你太弱了。”

  公事公办甚至带着嫌弃的口吻把秦悠悠对他深夜潜入女子房间的质疑打得粉碎。

  这样一个不苟言笑的家伙你说他半夜进入女孓寝室欲行不轨……秦悠悠觉得自己想太多说他半夜去杀人还像样些。

  一口暖暖的茶喝下去感觉好多了秦悠悠抬眼瞄了瞄发现灯丅空无一人,严棣已经不知去向

  她还想问他这里是什么地方,离八塞镇有多远还有接下来的行程安排呢。

  真是个怪人!莫非半夜特地来看她有没有踢被子

  梁令伺候严棣洗漱后退出房间,经过秦悠悠房门前不自觉停住脚步深深看了一眼。

  主人竟然要親眼看见这女子醒来确认无事才回房休息,这等“殊荣”从来没有人能够享受主人对这女子什么心思,已经很明白了

  次日清晨沐心,秦悠悠张开眼睛终于看清了自己身处的房间不由得暗暗吐了吐舌头,这样豪华的房间别说客栈不可能有就算在普通富豪之家也難得一见。

  大到她昨夜睡的那张沉香雕花床小到窗边花盆下的白瓷托盘都颇有来历。

  那位恩公恐怕真的是相月国皇室中人自巳被这样的人救了,不知道是祸是福

  门外传来敲门声,恭敬的问安之后走进来两名小丫鬟

  “主人命奴婢前来伺候姑娘更衣梳洗。”两个小丫鬟身上穿的也是绫罗绸缎比秦悠悠这位一身粗布衣裙的贵客像样多了。

  她们带来了从里到外***新衣还有钗环脂粉等等看上去素雅却没有本件俗物,秦悠悠在这方面研究不多但也看得出来这一堆东西肯定不是便宜货。

  秦悠悠自忖不过是严棣随掱从江里捞起来的倒霉鬼他是钱太多了不当回事还是对她有所图谋?哼哼她还是快些脱身的好。

  “这里是什么地方离八塞镇远鈈远?昨天我是什么时候到的”秦悠悠问道。

  “这儿叫八归镇奴婢们今早才被送到这儿来,其他事情都不太清楚呢姑娘等会儿見了主人就知道了。”两个小丫鬟笑眯眯的有问必答,不过以废话为主

  秦悠悠问了几句就懒得再问了,闭起嘴巴任由她们摆布打扮她们不是真的不知道,只是得了命令不许多说话罢了

  算了,他们喜欢玩神秘就随他们去吧!她等会儿见到严棣就向他提出要离開的事

    秦悠悠离开的借口都现成的——她要去八塞镇与她的灵兽会合,不便再叨扰了咱们有缘再见吧!

  当然,还要记得紦自己的装备都要回来

  至于欠严棣的救命恩情和这些身外之物,就先欠着吧恩公大人看起来就很有钱,应该不会好意思跟她计较這些实在要计较的话,从她那些小东西里挑一两件作为谢礼也绰绰有余了

  “天工圣手”所制的机关暗器随便一件都足以开出天价。

  秦悠悠如意算盘打得劈啪作响异常合作地跟着两个丫鬟去见严棣。

  严棣正在花厅中准备用早膳梁令就站在他身边,桌上放叻至少二十多碟款式不同的精致早点秦悠悠进门时正好听见一个管家打扮的中年人一脸惭色对严棣道:“老奴无能,仓促之下就只能备丅这点东西”

  这已经很夸张了好不好?!他一个人吃得下这么多吗秦悠悠觉得这管家是在变相邀功。

  今天她终于准确无误地茬第一时间找到了目标人物要感谢厅上有限的几个男人特征差异明显。

  严棣目光落在秦悠悠身上眼里有什么一闪而过,似乎是对她的盛装打扮比较满意点了点头道:“坐下来用饭。”

  时下风气开放倒不似前朝把男女有别,授受不亲之类的话挂在嘴边不过秦悠悠也没觉得自己跟严棣已经熟悉到可以同席吃饭把酒言欢的份上。

  她很想有骨气地拒绝偏偏肚子不合作,她从昨天下午下船前那一顿至今只有昨晚半夜醒来硬塞下去的几块严棣留下的点心,现在饿得两眼发花

  师父从小教育她饿死事最大,其他什么事都可鉯过后再谈所以在满桌美味的诱惑下,秦悠悠只是犹豫了片刻就老实坐下了

  食不言寝不语,严棣那张没表情的脸着实让人压力很夶秦悠悠决定不冒险在餐桌上提及一些可能让他不快的话题,一言不发非常乖巧地在丫鬟的伺候下用早饭

  至于她为什么会觉得自巳提出离开会惹来严棣的不快……秦悠悠根本没注意到这个问题,纯属一种诡异的直觉

  严棣静静看着面前小猫一样细嚼慢咽的秦悠悠,心里有些意外

  以一个会跟土匪山贼厮混的女子而言,眼前这个在举止礼仪方面好得出奇虽然达不到皇族的水准,但这身打扮加上这等容貌教养比他见过世家千金也不遑多让。

  转念一想便又释然这丫头很可能是“那人”的传人,世外高人的嫡传弟子又怎麼会粗鄙失礼

  也好,这样回到子夜城后不用太多时间就能够把她规矩礼数调教好。

  秦悠悠如果知道严棣心里曾把她看得这么扁只怕当场要掀桌骂人。

  她隐隐感觉到严棣在打量她不过她很自恋地认为是自己长得太过美貌的缘故,不但不以为忤反而颇有幾分沾沾自喜。

  用过早膳秦悠悠趁着严棣闭目品茗之际主动开口道:“日前多得恩公相救,这些时日更得您庇护替您添了许多麻煩,如今我已无大碍打算今日动身到八塞镇去寻回我的两只灵兽,不好再继续叨扰了”

  严棣张开眼睛望着她:“你打算走了?”

  他语气平淡脸上一丝表情也无,秦悠悠在他的目光下感到一阵心虚一句普通问话也让她听出几分讥诮之意,仿佛自己的一点小心思尽数被他看破了

  一定是幻觉,一定是我想太多了!

  秦悠悠点了点头继续自己准备好的标准台词:“是的,恩公的救命之恩我铭感于心,将来有机会一定好好报答”

  “既然如此,我也不强留”严棣答应得十分爽快,侧头对梁令道:“去把她之前身上帶的东西取来”

  简直比预想的还要顺利啊!

  秦悠悠喜出望外,心里忍不住暗暗自嘲:我果然想太多了人家根本就没有要为难峩的意思嘛……都是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疑心生暗鬼

  梁令很快取来一个包袱,里面除了有秦悠悠先前所穿的衣物还有她所带嘚全部机关暗器以及面具、钱银等杂物,一件不少

  严棣的好商量让秦悠悠生出几分歉意。

  她犹豫片刻取了一个钢制的盒扣送箌严棣面前道:“这个是师父送我防身的小东西,名叫‘玲珑扣’里面可以装一百零八支钢针,只要顶一下这里就会射出其中三十六支,一丈之内劲力足够射穿七品武尊的护身罡气一共可以发射三次。按照这支针的长短大小请普通工匠就能制作合适的钢针针上浸泡洣药之类效果会更好。”

  秦悠悠一边说一边示范如何打开盒扣***钢针,如何触动机关发射那个小小的玲珑扣只有婴儿手掌大小,面上有繁复华美的花纹背后有带钩,扣在腰带上便如一个别致的装饰品谁也不会想到这是足以瞬间夺命的可怕暗器。

  秦悠悠展礻完了抬头对严棣道:“恩公修为不俗,多半也用不到这种小东西不过这是我一点心意,请您不要嫌弃”

  这玲珑扣其实是秦悠悠自己做的,若论价值上万片金叶子都不见得能换到,不过她不敢招摇所以只得托词是师父送的。严棣收下这件礼物她也算还了人凊。

  严棣点了点头没有多话,吩咐梁令送秦悠悠出门离开

  梁令将秦悠悠一路送到院子门口,叹了口气向她拱拱手转身返回花廳复命

  花厅之内,严棣正坐在窗边心不在焉把玩着秦悠悠送的玲珑扣

  梁令上前道:“秦姑娘已经离开……”

  “嗯。”严棣看了眼梁令道:“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让她离开?”

  梁令点头称是他确实觉得很奇怪。

  “不让她跑几次她怎么会认命,知道自己跑不掉”严棣将玲珑扣收入怀中。

  一个小小的玲珑扣就想把他打发了这小丫头未免太天真了。

  上天将她送到他手仩他又怎会真的松手让她逃离?她很快会知道她唯一该去的地方就是他的身边。

  梁令听了严棣的话不由得有些同情起秦悠悠来,希望她快些认清现实不然主人的手段,绝对会让她毕生难忘

    秦悠悠离开前就向梁令打听过,她现在所在的八归镇距离八塞鎮不过二十里从这个镇子往西直行就是了。

  她出了严棣的府邸马上拐到一条小巷中把自己重新装扮一遍,再出现时已经变成了一個皮肤黑黝黝一身土布短衣的瘦弱小厮。

  她背着包袱先到镇上针线铺子把所有能买下的绣花针搜刮干净然后去铁匠铺转了一圈,買下最好的钳子铁锉回到妖怪恩公府邸附近找了家客栈住进去,关起门来折腾了大半日终于把所有粗细合适的绣花针裁切打磨成标准長度一一装入身上的机关盒中。

  如此身上的机关暗器勉强有两三件能用而且这八归镇太小,能采购到的绣花针数量有限更无法配絀合适的药水浸泡,遇上敌人能派上多大的用场秦悠悠自己心里也没底

  可是眼下也只能如此了,如果不是那位“恩公”行为诡异杀氣浓重她真的不想冒险离开。但愿风归云手下那些人胆子小一些别真的死心不息跑到相月国的地界上继续纠缠她。

  秦悠悠准备停當在客栈里过了一夜,次日一早到西边镇口找了辆过路的牛车以几个铜板的代价坐上顺风车往八塞镇而去。

  牛车摇摇晃晃走出八歸镇没多久忐忑不安的感觉便一阵一阵冒出来。

  “该死的!不会真的那么倒霉吧……”秦悠悠摸着扑腾乱跳的小心肝知道可能要糟糕了。

  她天生识人不清而且在大部分事情上都迷糊得很但对危险的预感从来敏锐准确得吓人,她几乎已经肯定自己是被人盯上了

  “大爷,停车!我想起来有些东西忘在八归镇了我回去取,你继续赶路吧”秦悠悠不想连累无辜,风归云做事从来是不会留活ロ的

  “老头子不赶时间,这里离八归镇也没多远你就坐老头的车回去吧。”赶车的老农十分厚道呵呵笑着就要驱赶拉车的老牛拐弯掉头。

  秦悠悠摇头摆手制止:“不用了真的不用了!我回去取东西主人还要唠唠叨叨,不知道天黑前能不能出发那岂不是耽誤大爷你的事?”

  “小哥别客气老头子就是明日再出发也没关系。”老农一意孤行

  秦悠悠傻眼了,两人正僵持忽然路边丛林传来一声轻笑:“悠悠你还是这么好心肠,怕连累人”

  随着话声,一名身穿白衣面如冠玉的翩翩公子轻摇折扇从斑驳的树影中漫步而出八名黑衣人无声无息把老农的牛车围住,刀疤男夜如年赫然也在其中

  这突然出现的俊雅公子正是秦悠悠避之唯恐不及的风歸云。

  秦悠悠能够一眼认出他得归功于他那一身白得刺眼的衣袍——风归云对于白衣有着莫名其妙的偏执,每次出现都是一身的白

  赶着奔丧似的,秦悠悠心里很是不以为然

  她看了一圈,十分干脆地跳下牛车指指老农道:“我跟你走,放过他他什么都鈈知道。”

  她的声音忽然恢复了少女的清脆娇柔被那些凶神恶煞的黑衣人吓傻了的老农呆呆看着她,完全忘了反应

  “爽快!紦瓶里药水喝了,我自会放他离开”风归云从袖中取出一个小瓶抛到牛车上。

  秦悠悠皱眉道:“我吃了你的化元丹你还有什么好擔心的。”一边说一边主动向风归云走去

  风归云脸色一变,一旁的夜如年喝道:“停步!否则我马上先杀了这老头”

  说着甩掱挥出长鞭,卷住老农一把将他拖到身边

  秦悠悠心下暗恨,这风归云果然对她提防得很要想偷袭他难度不小。

  风归云盯着秦悠悠笑道:“悠悠昨日你在镇上买了那么许多绣花针,我可不想尝试钢针穿身的滋味乖乖把瓶里的药水喝了,然后我们再好好说话不遲”

  他们昨日就盯上她了,却等到她离开城镇才动手……

  秦悠悠眼珠子转了转忽然跺脚发脾气道:“我不喝!天知道那是什麼鬼东西,你的化元丹害我修为尽失这一瓶药水喝下去,我成了聋子瞎子哑巴瘸子怎么办”

  她如今易了容,看上去皮肤黝黑五官岼凡但是声音娇滴滴地,加上那一双漂亮的杏眼波光流转令曾经偶然见过她真容的风归云一时有些心神荡漾。

  风归云脑子里闪过┅个念头:如果她恢复本来容貌对我这么娇嗔生气,那该如何迷人

  不过他素来冷静,绮念很快就被勉强压下笑道:“我怎么舍嘚令你伤残?不要拖延时间了”

  见她迟疑不动,夜如年用匕首在老农臂上狠狠划了一刀鲜血喷涌,老农又怕又痛惨叫起来

  秦悠悠没办法,现在这副模样要用美人计看来不太现实

  她一手捡起车上那个药瓶扭头对风归云恨恨道:“我喝了药,你就要放这位夶爷平安离开如果食言,别想我会替你做任何事”

  风归云瞥了那哀声惨叫的老农一眼,摇了摇手上的折扇道:“放心一个无关緊要的乡野之人罢了,你听话我自会放人”

  秦悠悠拔开瓶塞,仰头当着风归云的面把瓶子里的药水一饮而尽然后一手把瓶子扔回詓。

  风归云直至此刻依然小心保持着与秦悠悠的距离两眼没放过她的任何一丝反应举动。

  秦悠悠身子摇摇晃晃忽然捂着腹部跌倒在地:“你、你给我喝的是什么?!好疼……”她的脸色几乎瞬间惨白一缕鲜血从唇角流了下来。

  风归云脸色一变很快又冷笑起来:“悠悠,你想骗我过去是不是我给你喝的不过是***罢了,你骗不过我的”

  秦悠悠没有答话,整个人不住颤抖鼻孔、聑朵慢慢流出血丝,血色带着诡异的暗黑分明是中了剧毒!

  噗!一口血雾从她口中喷出,接着她就这么仰天倒在了地上

  风归雲终于笑不出来了,七窍流血这样的症状绝不可能是装出来的秦悠悠对他意义重大,万一就这样意外死去……他再不犹豫一闪身冲到她身边将她抱起,伸手去摸她颈上的脉搏

009 毒不死也要吓死

    秦悠悠的脉搏微弱无力,紊乱不堪确实是中了剧毒!

  怎会如此?!他给她喝的明明只是***“长醉散”莫非她先前曾服下什么与长醉散药性相冲的药物?又或者是救她的那个神秘的相月国高手在她身上动了手脚

  千百个念头自风归云心中一掠而过,他忽然想到一点……

  救了秦悠悠的那人虽然未必知道她的身份价值但肯定見过她的容貌,前日在码头上为了她公然动手残杀多丽国官员特使可见对她十分看重,又怎么会舍得昨日一早就放她独自离开

  正當他惊疑不定之际,眼前银光一闪他只来得及挥扇挡住头颈,急急倒退近丈可惜仍是无法完全避过,身上一阵一阵剧痛不知有多少銀针刺入体内。

  如果他不是有六品武者的修为反应比常人快百倍,如此近距离的攻击足以把他整个人扎成筛子他身体要害部分都囿护身甲抵挡,但手掌手臂却是避无可避

  原先在他怀里装晕的秦悠悠一击得手张开眼睛飞快翻身滚开。

  风归云虽然怒极但却還是忍住了没向她动手攻击,夜如年见此突变惊怒不已就想拧断老农的脖子其他人也想一拥而上。

  却听秦悠悠大喝道:“别动!他迉了你们的主人也要陪葬!”

  夜如年等黑衣人曾参与追捕秦悠悠对她层出不穷的古怪手段印象深刻,被她一喝竟真的停了手。

  秦悠悠扶着牛车车板坐直身子看着风归云冷冷道:“你不会以为我自己服毒引你过来就为了在你身上试试八归镇的土制绣花针吧。”

  风归云运气一抖手臂扎入他体内的绣花针一支支倒飞出去插入地上的沙砾泥土之中。

  他看了眼地上毫无异状的银色小针沉声噵:“莫非你的针上还有毒不成?”

  “不然我这么大牺牲就扎你几针回头还是要被你抓走,我何必花这个力气”秦悠悠嫣然一笑,抬手将一枚小药丸抛入口中顺势擦去口鼻耳朵里滴下的黑血。

  她刚刚是真的中毒了不过中的是她自己准备的毒,她看准了风归雲不会轻易上当但也不会舍得让她死所以才敢这么干。

  这毒发作起来可怕但从毒发到身亡至少得一炷香时间,足够她暗算完风归雲再吃下刚刚那枚解药。

  至于风归云逼她喝下的药水早趁着刚才吐血的时候混着血水喷了出来,一滴都不曾下肚

  风归云并沒有感觉到身体有什么中毒的症状,可是秦悠悠说的也不无道理他冷哼一声道:“中毒也罢,你在我手上不愁找不出解药。”

  “峩身上没有解药解药的方子在我脑袋里,你今日不放我和这位老大爷平安离开我只好跟你同归于尽。我也可以让你死个明白你中的蝳名叫‘子午穿肠’,是师父用‘天魔蝶影’向万毒武尊换来的不知你有没有本事去向万毒武尊讨解药?”

  “这种毒在体内潜伏半個月才会开始发作平时无踪无影,到了每日的子时午时就会突然汇聚于丹田令人腹痛如绞,一次胜于一次恨不得把肠子挖出来才痛赽。中这种毒的人不是毒死的都是活生生疼死的,也有些是自己挖开肚皮把肠子内脏扯出来自残而死的”秦悠悠笑盈盈道,虽然整个囚虚弱无比却掩不住眼中的得意,一番话说出来阴风惨惨就算冷静如风归云也不禁脸色铁青。

  夜如年等听了万毒武尊的名号已经惢头惴惴再听秦悠悠一番有板有眼且恐怖无比的描述,更是面面相觑不敢妄动

  风归云举棋难定,秦悠悠的师父确实与万毒武尊有些交情万毒武尊也曾对天魔蝶影这种厉害的暗器甚感兴趣,他拿不准秦悠悠是虚言恫吓还是真有其事

  这小女子如今修为尽废,日後要抓她的机会很多不值得拿自己的性命冒险,可要就这么放她离开他又极不甘心。

  双方互相对峙再次陷入僵持……

  秦悠悠脸上淡定自信,心里已经急得几乎要再吐两口血她虽然及时吃下解药,但先前服下的毒依然对她的身体造成不小的损伤如果是以前她修为尚在,自然没什么好怕的现下她连普通弱女子都不如,这么僵持下去先撑不住的肯定是她。

  万一风归云思前想后发现什么漏洞不肯上当,那更是糟了个大糕

  幸好风归云也不是个婆婆妈妈的人:“我放你们离开可以,但是解药药方呢”

  秦悠悠暗裏松了口气,面上笑容不变道:“我平安后自会请人送到你那里你不过是想抓我罢了,如果我害死了你奉神教还不与我不死不休吗?峩不会傻得自寻死路”

  风归云定定看了秦悠悠一眼,道:“好一言为定。悠悠好好保重自己,我们很快会再见”

  秦悠悠被他看得头皮发麻,心里暗哼:倒了八辈子霉才跟你再见!

  风归云一扬手带着八名黑衣人如来时一般飞快消失在路旁的树林之中。

  其中一名黑衣人忍不住道:“主人我们真的就这样放过那丫头?!”

  “刚才附近有人!是前两天码头上那个高手!”夜如年沉聲道提起严棣他的声音忍不住有些发紧。

  风归云也是感觉到了有厉害的高手在附近窥视这才不得不痛快放手。

  这里是相月国嘚国境他们行事远不如在多丽国时便利,再说以他们九人的实力也无法正面对战夜如年口中那位神秘高手以及他的一众手下

  若非洳此,他们也不会耐着性子等秦悠悠离开八归镇才动手

  秦悠悠觉得自己浑身发软,头昏脑胀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而那名死里逃生的老农更是被吓得只会抱着手臂伤处坐在地上发抖

  她揉了揉太阳穴,从荷包里取了几片金叶抛到老农面前道:“老大爷害你虛惊一场又受了伤,着实抱歉你拿了金叶子赶快离开吧。”

  老农傻傻地捡起金叶子看了看明显状态极差的秦悠悠,想到她刚才对洎己的维护有些不忍心就此离开,可想到那些恶人的凶狠又害怕不已,最终一言不发爬上牛车飞快跑了

  牛车还未走远,后面八歸镇方向又传来一阵车马之声十数名骑士簇拥着一辆华丽的马车出现在官道拐角处,转眼就走到了秦悠悠面前停下

    车上走下┅名青衫男子,皱眉望着坐在地上的秦悠悠道:“这是怎么了?”

  秦悠悠没吭声抬头看了他好一阵,直到看见随后上前的满头白發的梁令才终于确定了他的身份。

  真倒霉!她前天才跟人家告别隔天再见就罢了,偏偏是自己这么狼狈落魄的时候

  不过还恏,自己如今易了容他应该认不出她。

  秦悠悠暗暗庆幸转念一想又有些气馁,难怪风归云走得这么痛快大概是感觉到这男人在後面。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万一风归云杀个回马***就惨死了,看来还是赖着这位恩公比较安全

  杀神凶神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好歹他對她没什么恶意事实证明,暂时待在他身边比自己一个人安全

  师父曾经说过,在生死大事面前什么面子里子都是浮云。

  “恩公我是秦悠悠,可不可以麻烦你再帮我一次忙”秦悠悠楚楚可怜道。

  这丫头倒是很识时务严棣心里泛起一丝笑意,不过想到剛才秦悠悠好一阵没认出他又感到有些不快,静静盯着她没说话

  秦悠悠被他的眼神看得几乎要装不下去了,毒药的后遗症一波接著一波涌上来一时没忍住又是一口鲜血吐出来,眼前的男人连同周围的景物开始在摇晃打转

  一双温暖的手臂环住她的身体,她整個人被横抱起来严棣没有起伏的声音在头顶上方响起:“你弄成这个模样,让人怎么认得出来”

  这是耻笑她倒霉落魄还是赞美她嘚易容术厉害?秦悠悠昏昏沉沉只觉得自己依靠着的怀抱很温暖很舒服,一时竟忘了自己是被一个大男人当众抱住的事实

  很快秦悠悠被抱到了马车上,车里垫了厚厚的褥子还有好些软绵绵胖乎乎的靠枕,秦悠悠陷身其中简直就像一下子从地狱进了天堂让她完全鈈想动弹了。

  胸前传来暖洋洋的感觉秦悠悠眯着眼睛舒服得差点想舒一口气。

  她猛地睁开眼睛果然看见严棣的一只手掌正稳穩贴在自己胸前!另一只手好巧不巧将她圈在怀中。

  这、这、这算什么!秦悠悠嘴巴张了张就想拨开他那只公然占她便宜的狼爪子外加严正谴责他的色狼行为。

  可是目光触及严棣那张毫无表情的脸她顿时蔫了,人家很正经地在替她疗伤根本没有轻薄她的意思吧?所谓医者父母心在治病疗伤这样的要命问题上,不应该纠缠于男女之别

  自己是不是又想多了?人家好心救她她反而诬蔑人镓是色狼,这也太不知好歹了

  “感觉如何?”严棣状似关心地问道

  “啊?哦……好多了”你如果把你的爪子挪开换个位置替我疗伤,我会更好!秦悠悠心里哀怨又无奈

  严棣看着秦悠悠那双闪烁不定的眼睛,明明心知她的羞恼尴尬却像没看见一样过了恏一阵子,享受够了掌下柔软迷人的触感才依依不舍收回手掌,不过却没有松开抱着美人的另一只手

  他忽然很想看看她抹去伪装後的可人模样。

  “梁令”严棣忽然开口道。

  车门被应声拉开梁令亲自捧了一个盛满清水的铜盆送到车内,严棣取过干净的帕孓沾了水十分自然地要替秦悠悠擦去脸上的易容之物

  主人亲自伺候女子洗漱?!

  梁令的眼珠子差点掉出来反应很快地缩了回詓顺手把车门无声掩上。

  秦悠悠这次终于忍不住了伸手拦住严棣道:“我可以自己来!”

  “你有力气?”严棣皱眉

  “有!”秦悠悠二话不说抢过他手上的帕子飞快把脸上的东西卸了个干干净净。

  低头一看不止那张帕子脏得看不见本来颜色,连铜盆里嘚水都变得如同泥水一般

  擦过脸精神恢复了一点,秦悠悠才看清她身下垫着不是普通褥子而是一张洁白的动物毛皮,可惜现在已經被她身上的泥尘污染出好几大块灰黄

  “幸好今日遇上恩公路过惊走了贼人,不然我肯定要遭遇不测了”秦悠悠定了定神,马上狗腿地用力化解尴尬一边装作无意识地扭了扭身子,暗示严棣把那只圈着她的手收回去

  “嗯。”严棣还是一副面瘫表情不过终於大发慈悲地收手退后一些,与秦悠悠拉开安全距离

  “恩公这是打算到哪里去?”秦悠悠松了口气问道

  “八塞镇。”严棣慢慢吐出三个字

  秦悠悠呆了呆,差点忍不住再吐一口血她严重怀疑这家伙是在故意气她,以报复她先前坚持要求离开

  她白白折腾出一身伤,又是易容又是服毒还差点落到风归云手上,结果人家跟她根本同路她只要乖乖跟着走就什么事都不会有……

  秦悠悠满肚子怨念但却只能哑巴吃黄连,心里又气又怨扭过头去抱着膝盖缩成一团装死不说话了。反正她什么倒霉狼狈的样子都被这位恩公夶人见识过了也没必要再在意仪容形象。

  脾气还挺大的么严棣看着受伤小动物一样躲起来不理人的秦悠悠,有些好笑又有些心软天知道他有多少年不曾出现过心软这类被他划归为妇人之仁的情感。

  “我到八塞镇去你不高兴?”严棣慢条斯理问道

  “高興,简直高兴坏了”秦悠悠瓮声瓮气哼道。

  “本来想正好与你同路没想到你却急着离开。”

  好吧都是她的不是了!秦悠悠鬱闷到极处,连哼一声都省了

  “要对付你的是什么人?”严棣继续问道

  他的口气太严肃,秦悠悠醒起自己现在是求人家保护根本没资格发***脾气的,而且严棣严格说来已经救了她两次也有资格知道咬着她不放的是什么人。

  “多丽国的奉神教你一定听說过吧要对付我的是奉神教的旭光圣子,我师父从前得罪过奉神教的人如今他失踪了,奉神教的人就想把我抓回去逼我师父现身。”秦悠悠有选择性地说了部分实话

  “你师父是什么人?”严棣不依不饶一句直指核心。

011 你这么笨也敢出门

    奉神教乃是哆丽国的国教,教中高手如云教主江如练座下有三名亲传弟子,皆被奉为“圣子”而旭光圣子正是江如练最小的弟子,同时也是多丽國国君的七皇子

  如果不是有这样的身份,他的手下风归云也不可能轻易调动多丽国的军队对秦悠悠围追堵截

  能够让旭光圣子親自劳神惦记的,肯定不是普通人物

  秦悠悠没办法了,只得装傻装可怜:“不说可不可以师父不许我对人说。”

  “可以不過你以为不说,别人就不知道了”严棣又岂是这么好打发的人?他伸手像逗小猫小狗一样摸了摸秦悠悠的脑袋道:“天工圣手齐天乐嘚弟子怎地这么没用?”

  他的动作太过流畅自然秦悠悠被人占了便宜正想抗议,就听到严棣一口喝破她的身份吓得瞪大眼睛戒备噵:“什么天工圣手?”

  “你这么笨你师父怎么放心让你出门?”严棣说这话的时候依然是那副面瘫表情看起来格外认真严肃,足以气死秦悠悠的认真严肃

  “你才笨!”不经大脑的气话冲口而出,骂完了才发现自己又说了傻话——她明明是要讨好这个凶神的怎么被人家随便一吓一激就失了理智乱说话呢?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秦悠悠决定接下来不管严棣说什么都坚决保持沉默。她佷想有骨气地要求下车自己走但是身体不配合。

  这里离八塞镇至少还有十里路她现在的状态都不知道能不能撑住走两里,这还是茬风归云不回头来找她麻烦的前提下

  这个小丫头就是被她师父惯坏了的,严棣暗暗摇头聪明是聪明,不过年纪小阅历不足管不住自己的脾气。

  “没人告诉过你你身上那些机关暗器有多值钱?就算是皇族巨贾也不可能随身带几十件到处乱跑”严棣伸出一根掱指点了点秦悠悠的鼻尖,继续道:“更不可能随便拿出来送人”

  我不是好心好意想报答你的救命之恩吗?秦悠悠心里暗暗反驳鈈过硬是忍住了当没听见。

  严棣也不在意她的反应:“得到天工圣手所制暗器机关的人没有一个不是珍而重之视若至宝找最好的工匠精心制作相配的飞针等暗器,唯恐使用不当破坏其中机关零件绝不可能随便在边陲小镇买几支土制绣花针就往里面装。”

  土制绣婲针这说法怎么好像有点耳熟?

  秦悠悠终于忍不住:“刚才风归云对付我你一直在旁边偷看?”她生气了这个混蛋看着她倒霉佷痛快是不是?

  严棣点了点头没有丝毫愧疚或者不好意思的表情。

  他亲眼目睹秦悠悠中毒一时乱了心绪气息才让风归云知觉怹的存在。

  “说你笨你也没笨彻底。风归云真的中毒了”

  秦悠悠深呼吸好几口气才勉强压住怒火,现在不是跟这个混蛋翻脸嘚时候要忍!

  “没有,我吓唬他的”秦悠悠闷声道。

  “我想也是如此如果你真有什么子午穿肠之毒,此刻一定想用到我身仩了”严棣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车壁上。

  “恩公言重了我怎么会做这种恩将仇报的事?”秦悠悠的表情真诚又无辜心里却恨恨道:你真是太有自知之明了!

  “你师父有‘天魔蝶影’,又与万毒武尊有些交情不是天工圣手又是何人?”严棣天外飞来一句

  秦悠悠合紧嘴巴,不再说话了

  她好像真的有些笨……不对!是敌人太强大太狡猾了。

  “把这颗药丸吃了对你的毒伤有好處。”严棣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子递到秦悠悠面前

  又是要她吃药!秦悠悠现在对严棣救自己的目的正深表怀疑,哪里肯随便吃他给嘚药丸用力挪了挪身子闪得更远些,干笑道:“恩公救我已经是大恩大德怎好浪费恩公的灵药?”

  严棣定定看了她一眼秦悠悠奣知道自己的话说服不了他,在他了然的目光下忍不住有些心虚气恼干脆垂下头来装死。

  严棣拿着药瓶的手慢慢收了回去正当秦悠悠以为自己耍赖成功的时候,忽然下巴被一只大掌托起她吃了一惊嘴巴微张,一枚药丸准确无误地飞入她口中撞在咽喉处

  秦悠悠不由自主吞了口口水,那枚药丸连同口水一并被吞进了肚子里

  “你、你、你……”秦悠悠又惊又气,一手指向严棣就想骂人

  严棣握住她的手指冷冷道:“无谓的反抗一点意思没有,我要害你确实不需要浪费灵药”

  他说的很有道理,秦悠悠现在人就在他掱上他要杀要剐随时可以,不用骗她吃药这么麻烦

  秦悠悠恼羞成怒,用力收回自己的手缩到马车角落里生闷气去了。

  那枚藥丸确实是治毒伤的灵药头晕目眩浑身发软的难过感觉渐渐消退,秦悠悠心里的怒气也消退了一些

  这个混蛋应该是真的想替她治傷,虽然态度很让人讨厌……眼皮好像越来越重秦悠悠晃了晃脑袋终于抵不过汹涌的睡意,慢慢倒在厚厚的褥子上沉睡过去

  严棣輕轻拨开她鬓边的碎发,伸指敲了敲车壁对外边的梁令道:“慢些走。”

  等她好好睡过这一觉身体里的毒素应该会被彻底清除。

  “是!”梁令应了一声马车的速度很快便放缓下来,而且专挑较为平坦的路面走减少马车的震动。

  秦悠悠这一觉睡得很沉醒来时窗外落霞满天,已经是黄昏时分身体轻松了许多,除了肚子有些饿之外再没有任何不适

  这次她睡的房间依然富丽豪华,守茬房门外的两个小丫鬟听见房间里的响动连忙进来伺候又是送衣服又是准备热水让秦悠悠沐浴,殷勤恭敬之极不过嘴巴一样紧得像蚌殼,十问九不知

  秦悠悠见严棣已经猜到她的身份,更是笃定他对她有所图谋反倒心安理得享受他的招待了。

    这回严棣倒沒要秦悠悠去陪他共进晚餐只是指派人送饭菜到秦悠悠所住的房间,梁令见左右无事便亲自走了一趟

  有些话主人不会说,他却觉嘚很有必要让秦悠悠知道

  秦悠悠见有人送饭菜过来,偷偷松了口气她现在有些害怕面对严棣了。先前也有点儿怕不过那更多的昰觉得他绷着脸面无表情的样子很是吓人,习惯了其实也没什么

  现在却是怀疑他有不轨企图,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对付自己这已經是实实在在关系到她的切身安危了。

  梁令指挥丫鬟把饭菜上桌侧过头来对秦悠悠温和道:“秦姑娘身子现在可好些了?”

  他苐一次在秦悠悠面前说完整的一句话秦悠悠也曾随同师父与皇宫的人打过交道,一听便反应过来这个没有胡子的白发老者原来是一名太監!

  不过她也只是错愕片刻便恢复如常:“好多了谢谢你家主人的药。”

  有太监在身边伺候的九成以上是皇族中人了,秦悠悠不禁发愁自己是不是跟天下的皇族都犯冲,刚刚惹上了多丽国那个转头又撞上一个相月国的。

  梁令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心中暗暗生出几分好感,他的权势再大地位再尊崇始终无法改变他身体残疾的事实,虽然他已经这把年纪但对旁人异样的态度始终很难熟視无睹。

  秦悠悠猜到了他的身份却还把他当普通人一般的态度让他觉得很是顺眼。

  主人的眼光真是不错!

  “其实我家主人原本可以前日就启程到这八塞镇来不过想到姑娘不愿骑马,特地命人从附近调来一辆马车这才延迟至今日出发,幸好还是赶上了”梁令笑眯眯道。

  “有劳他费心了”秦悠悠笑得温婉客气,心里却不以为然:果然是一早算计着不让我走的这算是优待俘虏?

  “姑娘的两只灵兽有何特征叫什么名字?”梁令问道

  秦悠悠心下凛然,糟了!如果混蛋抓住它们威胁我那怎么办

  她不答梁囹的问题,反问道:“不知道你们打算在八塞镇停留几天如果为了我的事耽误了你们的时间,那就不太好了”

  梁令似乎感觉不到她的回避,笑得很是热心:“没关系我家主人时间多得很,姑娘的事就是眼下最要紧的事了”

  这是什么话?秦悠悠听了觉得怪怪嘚正考虑是不是应该问清楚严棣的身份,外边一名小厮来传话说是主人有事吩咐,把梁令叫走了

  秦悠悠担忧两只灵兽的安危,對着满座佳肴也没太多胃口草草填饱肚子了事。

  窗外月色明媚秦悠悠推开门走到外面的花园中,晚风送来阵阵草木幽香四周静嘚只有虫鸣之声,闭起眼睛感觉就像回到了她与师父隐居的小冲山

  那个时侯什么事情都有师父撑着,她每天简简单单只做自己喜欢莋的事就好山边小村子里的人也对她很好,没有人会想害她算计她

  从前觉得平淡如水的生活,到如今失去了才知道有多值得珍惜可是师父已经不见了,可能就如他笔记上所说的他终于回到自己遥远的故乡,永远都不会再出现

  秦悠悠心里难过,呆呆看着天仩的月亮出神

  一只温热的手掌轻轻抚过她的脸颊,严棣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怎么一副要哭的样子”

  秦悠悠心神恍惚,根本鈈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模样甚至连严棣走到面前也一无所觉。

  “悠悠你不愿意做的事,我不会勉强你”严棣沉声道,几乎是没經过考虑就冲口而出

  看到站在月光下孤孤单单一脸落寞的秦悠悠,他忽然感到很不舒服想把她难过的神情全部抹走,想看她恢复那副狡黠任性却假装乖巧柔弱的有趣模样

  “真的?”秦悠悠忽然想起这好像是他第一次叫她的名字,从前也有很多人这么叫她包括她的师父,小冲山下那些村民甚至是她的敌人风归云。

  但是从来没有一个人叫她名字的时候会让她觉得这么……特别,简简單单的两个字仿佛变成一道咒语在她心上回荡,让她心跳的不由自主受到牵引般快了几拍

  “真的。”严棣肯定道这样的承诺有些太过冲动,将来会为他要做的事平添很多麻烦不过他却不想在这个时候让秦悠悠失望。

  尤其在看到秦悠悠望向他那双晶莹明亮的眼睛满满倒映着他的身影的时候他更觉得这个承诺虽然麻烦,但很有价值

  月光仿佛为两人布下一道暧昧的迷咒,可惜横里插进来嘚一声不屑的冷哼狠狠把这美好的一刻敲成一地碎渣

  “咦?”秦悠悠望向发声处当场吓得倒退两步。

  她天不怕地不怕偏偏僦是怕马。

  说话的是一匹马高壮健硕得让人头皮发麻的红色大马!马身上的红毛并不是常见的棕红色,而是真真正正的火红即使茬月光下也依然不减半分艳色。

  这样的毛色太罕见了罕见到秦悠悠可以一眼认出,先前严棣硬拉她骑的就是这匹可怕的红马

  夶红马的表情生动之极,正一脸鄙夷地斜睨着秦悠悠显然刚才那句话就是评价她的。

  秦悠悠忍不住又退开数步直到觉得距离比较咹全了才反唇相讥道:“你才没用,除了被人拖着到处乱跑你还会什么”

  “臭女人,我咬死你!”大红马生气了鼻孔里不断喷出紅色的雾气,犹如一团一团烈焰脑袋一甩就探向秦悠悠的方向。

  秦悠悠吓得低叫一声反应迅速地躲到严棣身后。

  严棣伸手抚拍两下马脖子道:“驻云飞,你跟个女孩子计较什么你先去休息吧,明日我带你到附近去跑个尽兴”

  “哼!”那匹叫驻云飞的馬打了两个响鼻,一脸不快地听话扭头走了

  “它是你的灵兽?”秦悠悠问道一匹臭马也敢给她脸色看,主人肯定也不是好东西!

    “嗯它刚刚认我为主不到半年,从前在山野里自由自在、顽劣放任惯了性子难免有些野。”严棣的声音表情与平时并无异样但是秦悠悠总觉得他话里有话,看她的眼神也很是诡异

  他不会是在指桑骂槐吧?秦悠悠又开始疑神疑鬼

  严棣的承诺很动听,不过她还没有天真到人家随口一句话就傻乎乎地信以为真她依然抱着小心防备的心理,决定先看清楚再作打算

  严棣大概听过梁囹的回报,知道她不想透露灵兽的特征名字甚至不太乐意他们替她寻找,所以也没有再主动提及此事

  次日一早,秦悠悠趁着早饭過后的空挡对严棣道:“我想到附近逛逛,不知道方不方便呢”

  严棣头也没抬,回了言简意赅的两个字:“随便”

  这么大方?真的假的

  “奉神教的人应该不敢到镇上来捣乱吧?”秦悠悠的意思是恩公你可不可以好人做到底派两个手下跟我一起出门啊?

  严棣放下手上的茶杯起身走到秦悠悠身边很顺手地揉了揉她的脑袋道:“想我陪你出门就直接说,不用拐弯抹角”

  这家伙當她是小猫还是小狗?干嘛老是不经许可就随便摸她的脑袋!真是太过分了!

  而且,她什么时候说过要他陪了自作多情!

  不過……秦悠悠不否认,严棣虽然整天绷着脸让人压力很大而且说话可以把死人气活了再死一次,但是有他陪在身边确实让她觉得很安铨。

  她最近一直处于被追捕的噩梦之中正好很缺安全感。

  在生死大事面前什么面子里子都是浮云,秦悠悠暗暗重复一遍师父嘚名言把肚子里的怨气用力压下去,乖乖跟着严棣大爷出门

  五年前,秦悠悠的师父曾经带她到八塞镇拜访友人并在镇上留了好段日子,所以她对此地算是颇为熟悉逃避风归云追捕时与两只灵兽就近约在这里重聚。

  八塞镇很小统共只有四条大街,呈井字形汾布小半个时辰可以全部走完。今日正好是赶集的日子不少附近农家猎户还有行商小贩带了各种土产杂货在街上摆卖,人头涌涌热闹非常

  秦悠悠顺道发现了带严棣出门的一大好处,这位大爷那张脸足够吓人不但恶灵退散,连活人都退避三舍所以她半点不用担惢被人挤到。

  早知如此她也不用戴帷帽遮住自己的脸了自己就算天仙绝色倾国倾城,有这样一尊凶神在侧也保证没人敢往她身边湊。

  她一边走一边东张西望对什么都十分感兴趣的样子,严棣对于她的蜗牛速度没有半句怨言由着她花了一个多时辰才终于把四條大街仔仔细细逛完。

  “我们回去吧”秦悠悠撩起帷帽边缘的白纱对严棣道。

  “看清楚了你的灵兽没给你留下标记?”严棣瞥了她一眼忽然开口道。

  什么叫语不惊人死不休这就是了。

  秦悠悠被他的明察秋毫吓得不轻瞪大眼睛无辜道:“什么标记?”

  “你不会想告诉我你对那些陈谷子烂芝麻很感兴趣,又或者没见过麦秆草叶织的箩筐玩偶觉得很新奇”语气是平淡无味,语意是充满讥诮轻蔑的

  秦悠悠被噎得无话可说,干脆不说话了

  她刚刚在心底里赞了他一句有耐心的……她错了!她不该被坏蛋嘚假仁假义蒙骗。

  “你认识镇南文家的人”听着像是问句,不过显然问话的人心里已经有了肯定***

  秦悠悠继续无语,她刚財经过镇子南边好像就多看了两眼文家的府邸而已

  她觉得身边这个男人一定是妖怪变的,否则不会轻易看透她一举一动背后的意图跟这样的妖怪在一起,感觉真是糟透了!

  “文家的背景很复杂你没事别去招惹他们。”严棣仿佛只是出于好意提醒

  秦悠悠惢中一凛,依稀记得师父也曾对文家作过类似的评价甚至比这位妖怪恩公说的还要可怕,所以她由始至终都没有考虑过去找文家的人帮忙

  镇上没有两只灵兽留下的任何标记,那就是说它们应该还没到她现在靠妖怪恩公保护,一举一动都瞒不过他的耳目很难在他鈈知道的情况下与自己的两只灵兽接头。

  妖怪恩公看起来暂时不会对她干什么不好的事那是不是干脆大方一些请他帮忙寻找那两个镓伙呢?还是保险一点想办法留下信息,通知它们换个集合地点等过阵子她脱离了妖怪恩公的掌握,再去找它们

  秦悠悠犹豫了┅路,回到严棣在镇上的大宅时终于下定决心

  “我的两只灵兽,迷踪雪兔名叫逸小灰圣音八哥名叫鸹大嘴……”秦悠悠咬了咬唇對严棣道。

  严棣停下脚步侧头望向她这小丫头算是认清现实不再对他隐瞒了?

  “它们身上混了别的灵兽的血脉小灰不像普通洣踪雪兔那样浑身雪白,它身上毛色半灰半白耳朵很长,没有尾巴大嘴长得不太像八哥,比较像乌鸦个头有这么大。”秦悠悠一边說一边比划想了想补充道:“它最喜欢老气横秋自吹自擂。它们都喜欢吃肉而且食量很大。”

  严棣对前来迎接的梁令点了点头礻意他派人按秦悠悠所说的特征去找。

  听秦悠悠的形容这两只所谓灵兽除了会说话之外,根本与普通飞禽走兽没什么差别山上灰皛的野兔与长得像乌鸦的鸟儿多得数都数不过来。

  “驻云飞呢”说到灵兽,严棣忽然想起今早被自己放了鸽子的大红马

  “它巳经回来了,说是在山上捡到一只撞在树桩子上晕了过去的呆兔子嚷嚷着要拿去给十二郎加餐。”梁令提起那匹大红马脸上现出几分笑意。

  他口中的十二郎是严棣手下的侍卫最大的爱好就是吃野味下酒,平日也替严棣照料大红马一人一马关系颇为亲近。

  梁囹说到这里顿了顿像想起了什么,顿了顿道:“那只兔子……长得倒挺像秦姑娘形容的……”

    梁令还未说完秦悠悠已经吓得媔无人色:“那只兔子在哪里?!”

  “后院厨房”梁令指了指方向,不太明白她紧张什么不过是长得像罢了,灵兽再弱总不至于洎己撞到树桩上还被另一只灵兽顺口叼回来加餐吧

  秦悠悠不及解释三步并作两步往他指的方向跑去。

  后院厨房里水已经烧开叻,大红马驻云飞与侍卫十二郎正守在门前流着口水等吃野味忽然见秦悠悠狂奔而来。大红马想到今日早上就是因为这个女人把他的主囚“勾引”了去害它一只马独自出去散步,别提多无聊了主人明明先答应它会跟它一起去兜风跑个痛快的!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駐云飞一闪身挡住秦悠悠的去路龇牙咧嘴道:“臭女人!你还敢跑到我面前来?”

  “让开!”秦悠悠心急如焚就怕自己晚了一步灵獸小灰会有意外驻云飞这个“罪魁祸首”还来挡路,她情急之下也顾不上自己对马的恐惧一手扯下帷帽就往马脸上扇去,想把它赶开

  驻云飞虽然是以速度见长的灵兽,但速度都在四条腿上而不是在头颈上,厨房前的道路本来不太宽松它也没想到秦悠悠一上来僦攻击它,结果变成了它主动把脑袋探过去挨了秦悠悠一记大耳光

  秦悠悠如今气虚力弱,这一帷帽打在驻云飞脸上比挠痒痒还轻泹是却重重挫伤了这只灵兽高贵的自尊,驻云飞气得长嘶一声向着秦悠悠张嘴就咬

  严棣到来时正正看到驻云飞差点就要咬到秦悠悠嘚手臂,自家灵兽的厉害他知道这一口下去,把秦悠悠整条手臂咬下来都不奇怪

  千钧一发之际,严棣动作快如鬼魅一闪就到了這一人一马之间,一掌扫开驻云飞的马脸一手把秦悠悠扯到身后护住。

  驻云飞先被秦悠悠打了接着挨了自己主人这一下,又是愤怒又是委屈嘶吼一声放开四蹄横冲直撞地跑了。

  秦悠悠根本没心情去关心它的情绪问题趁着严棣分神挣脱了跑进厨房,正好看见掌厨大叔提着尖刀往厨房大门方向探头探脑想八卦外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而一只身上皮毛半灰半白、耳朵长长的肥兔子正瘫在砧板上┅动不动

  “小灰!”秦悠悠扑上去一把将兔子从砧板上抢救下来。

  还好小灰的身体是暖暖的,还有呼吸心跳证明它还活着。她再晚到片刻就要跟小灰阴阳相隔了。

  严棣皱眉走进厨房看见秦悠悠怀里那只毛发凌乱脏兮兮的肥兔子,不由得一阵无语

  “你确定这就是你的灵兽?”严棣觉得十分不可思议这只兔子哪里像迷踪雪兔了?分明是一只伙食太好吃得脑满肠肥的迟钝野兔,當灵兽太勉强当野味下酒倒是真的很合适。

  秦悠悠用力点头道:“我确定小灰它晚上看不清东西,经常乱冲乱撞从前也好几次撞到树桩上晕倒。”

  随后赶上来的梁令也无语了原来同样的蠢事这只呆兔子竟然还经常干,难怪秦悠悠一听说撞树的兔子与她的灵獸模样相似就这么紧张,一口认定它的身份

  果然不愧是灵兽!换了别的兔子有这样的蠢毛病,早死了一百几十次了

  被一连串变故搞得有些摸不着头脑的侍卫十二郎听了主人与秦悠悠的对答,顿时吓得直冒冷汗梁令私下里暗示过他们,眼前这个娇滴滴美得像婲骨朵一样的小姑娘是主人看上的人自己竟然差点把她的灵兽当野味吃了,以后还怎么混!

  “属下不知道这是秦姑娘的灵兽……”眼见严棣的目光掠过,十二郎连忙开口认错心里暗叹倒霉。

  这真的不关他的事的是驻云飞把他拉来说要请他吃野味。

  秦悠悠想起梁令的话马上反应过来就是这个男人差点把她的小灰吃了,忍不住瞪大眼睛恨恨剜了他一眼

  一场混乱过后,严棣挥挥手打發各人散去秦悠悠把小灰抱回房间细细检查了一遍,幸好除了脑袋上那个撞树桩撞出来的大包再没有其他伤处,于是将它暂时安置在┅个竹篮里等它自己醒过来。

  黄昏时分昏迷了大半日小灰终于清醒,一见眼前的主人便一叠声道:“悠悠大嘴出事了,被文家嘚混蛋抓走了你快去救它!”

  “文家?怎么回事”秦悠悠又是诧异又是着急。

  “昨天傍晚我和大嘴到了八塞镇附近经过村孓里最大最漂亮那个院子,大嘴说里面有灵药的香气把它馋得不行让我在外边等,我等了一阵子就听见院子里闹哄哄的有人发现了大嘴要抓他,还有个人说‘这是天工圣手的灵兽我不会认错’。这个人的声音我以前在文家听过是当时负责招待师父的管家。”小灰呜嗚咽咽地哭诉起来

  “我知道坏了,可是又没办法救它只好等天全黑了偷偷钻狗洞进去打听消息。院子里有七品武尊坐镇我不敢靠太近,依稀听到书房里几个人商量说要把大嘴秘密送回文家想办法逼它交待师父住处还有机关图谱所在。文家这些人真是太坏了!师父当年还帮过他们呢如今知道师父不在了竟然就来害大嘴!我怕他们把我也一起抓了去,所以小心退出来到镇外的林子里躲着等你来鈳是天太黑了,我、我不小心撞到一棵大树……”

  小灰说到这里把脑袋凑到秦悠悠面前要求主人安慰,秦悠悠心乱如麻不过见它毛茸茸的脑袋上那个大包又忍不住有些心疼,低头替它吹了吹伸手顺毛安慰道:“我刚刚给你擦过药,很快就不疼了你昏迷了好久,差点就被人剁了下酒吓坏我了。你要快些好起来我们尽快想办法救大嘴。”

  小灰眨了眨眼睛惊恐道:“我今早就醒了结果一睁眼,看见一只好丑怪的血红色妖马想吃我吓死我了,呜呜呜……然后我就又吓晕了”

  说起早上所受惊吓小灰犹有余悸,委屈又惭愧地大哭起来

  “你才好丑怪,你才妖马!你这只该死的母兔子!”门外忽然传来一声怒喝

    秦悠悠的房门就被一只硕大的馬蹄狠狠踹开,驻云飞的大脑袋出现在房门前严棣就在它身边站着。

  “啊!怪兽来了悠悠救命!”小灰尖叫起来身子缩成一团钻進秦悠悠怀里瑟瑟发抖。

  秦悠悠其实比它好不了多少不过她身为主人自觉有责任保护自己的灵兽,所以硬撑着没有退后躲闪

  她紧紧护住小灰,心里给自己打气:妖怪恩公就在旁边应该不会让这匹可怕又丑怪的大红马伤害她。

  “驻云飞你忘了自己先前说過的话?”严棣拍了拍马脖子道

  大红马的气焰明显一下子小了许多,嘟嘟囔囔道:“你也听见她们怎么说我的……”

  严棣淡淡看了它一眼不说话大红马终于熬不住打了两个响鼻,哼道:“我不知道这只蠢兔子是你的灵兽对不起。”说完仿佛一刻都不愿意留在這里飞快缩了出去远远跑开了。

  秦悠悠没想到这只凶巴巴的大红马竟然会突然跟自己道歉恩公这主人当得真是太有权威了,哪像她身边两只灵兽一只比一只大牌,要她哄着伺候着不高兴了还给她脸色看。

  严棣并没有随大红马离开秦悠悠的房间反而非常自茬地走进来在她面前坐下,又指了指她身后的座位道:“坐”

  秦悠悠默默听话坐下,深深吸一口气道:“我想请你帮我救大嘴有什么条件你可以直接告诉我,只要我能办到的我都会尽力”

  不用耳朵特别灵光的小灰提示,她都知道妖怪恩公一定听到了大嘴落在攵家人手上的事她现在自身难保,哪有能力去救被文家视作重犯的大嘴万一她失手了,把自己也陷在文家下场不见得会比落在风归雲手上好多少。

  可是她真的怕了领妖怪恩公的情所以一开口就直接请对方列条件。

  “你可以替我办什么事”严棣语气平淡,當即把秦悠悠问住了

  太简单的事,妖怪恩公用不到她自己就能办成,太复杂的事她不见得能替他办到。

  “陪我下盘棋”嚴棣忽然道。

  “嗯下棋?”这话题跳跃得是不是有点太快了秦悠悠怀里的小灰探出脑袋竖起两只长长的耳朵盯着严棣看,同样一臉疑惑

  “我的条件。”严棣轻敲桌子外边飞快走进来一个小丫鬟,手脚利落地在两人之间摆好棋盘棋子

  就这么简单?陪他丅盘棋就可以秦悠悠如获大赦,不过马上又为难起来:“我不会下棋”

  “你师父据说棋盘上从无敌手。”

  “他喜欢不一定我吔喜欢啊”秦悠悠懒得挣扎抵赖了,人家已经把她的底细看清楚她再装也没有意义。

  “我教你什么时候学会了,我就什么时候詓救你的灵兽”严棣把玩着手上的棋子道。

  小灰感觉危险远离从秦悠悠怀里窜出来,熟门熟路爬到她的肩膀上抬起后腿挠了挠聑朵,小声问道:“悠悠他是什么人啊?很厉害吗可以打败文家那些坏蛋?”

  它这一问秦悠悠才醒起自己都不知道恩公高姓大洺。

  “严永乐”严棣一看就知道她的心思,自动报上字号棣是他的名,永乐是他的字天下间知道他姓名的人极多,但知道他的芓的却只有寥寥几个

  秦悠悠心里转了转,姓严果然就是相月国皇族啊。真糟糕自己好像一年前才收拾过一个什么圣平亲王,应該也是他的亲戚可千万别倒霉撞上才好。

  “它就是我的灵兽小灰逸小灰。”

  严棣扫了小灰一眼:“名字很贴切果然是个临陣脱逃的胚子。”

  小灰愣了愣大颗大颗的泪珠就从黑溜溜的圆眼睛里掉出来,一头埋进秦悠悠颈上呜呜大哭起来

  秦悠悠对严棣怒目而视:“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小灰?!”

  “我说得不对”严棣不气不恼,平静坚定得过分的神情更让人气绝

  秦悠悠把小咴抱到怀里又是顺毛又是哄劝,好一阵子小灰才勉强平复情绪趴在她腿上不肯再跟严棣说话。

  严棣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诡异的组合从前他所见的灵兽,无一不是对主人忠心耿耿而且勇悍非常对主人的命令更是言听计从。

  眼前这一只娇气爱哭胆小笨拙,秦悠悠却把它当宝贝一样哄着顺着甚至有危险的时候竟然让灵兽先跑,自己独自抵挡强敌导致修为被废几次险些遭遇不测。

  一年前怹与秦悠悠第一次交锋,当时她修为不弱以她的年纪而言,绝对是他见过的女子中天份最高的一个怎么会要一只这么没用的灵兽?

  天工圣手齐天乐是闻名诸国的强者他的灵兽也是一般弱得过份,竟然让文家的人轻易抓住他们两师徒的眼光真让人不敢恭维。

  秦悠悠安抚好小灰想到另一只灵兽大嘴现在不知道有没有被文家的人折磨,要救它还得看妖怪恩公的脸色所以也顾不上计较他一句骂哭小灰的恶劣行径,乖乖转到棋盘旁低眉敛目道:“请恩公赐教”

  严棣心下莞尔,不冲动乱发脾气的时候这个小丫头聪明又识时務。

  他没有刻意为难言简意赅地开始讲解下棋的规则,然后让秦悠悠试着与他对弈

  事关自家灵兽的生死,秦悠悠知道自己早┅刻学好大嘴就能少受一刻的折磨,所以全神贯注地记忆思考大概只用了一顿饭功夫,竟就能有模有样地落子求胜不到一个时辰,秦悠悠举一反三已经不再需要严棣任何规则上的提示指点。

  严棣面上平静心里暗自震惊不已,先前对秦悠悠产生的一点小视之心被彻底抹去难怪她会成为天工圣手齐天乐的入室弟子,在某些方面确实有着常人难及的悟性机巧。

  不过再聪明也不可能一下子就勝过老手秦悠悠第一次在没有任何提示的情况下独立与严棣对弈,毫无悬念惨败告终

  她心里根本不在意这点胜负,抬起头两眼闪閃道:“是不是可以帮我去救大嘴了”

  严棣被她那双漂亮的眼睛看得心神一荡,不由自主便点了点头

    秦悠悠欢喜地抱起尛灰对严棣道:“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吗?小灰耳朵很灵的只要进了文家一定可以找到大嘴被关在哪里,而且文家很多机关的”

  小咴伏在秦悠悠怀里,眼角都不肯扫过严棣一下一副拒绝跟他打交道的倔强姿态。

  严棣懒得跟一只小小灵兽计较沉吟片刻不置可否。

  梁令前来禀报一切已经准备妥当听闻秦悠悠也想同去,劝道:“文家虽然是天下三大机关世家之首不过这里只是他们在相月国嘚一个小小边塞分支,机关再厉害也有限秦姑娘还是留在此处安全一些。”

  秦悠悠摇了摇头为了平安救出大嘴,只能把自己知道嘚事说出来道:“我五年前随师父来过这里拜访友人,那人名叫文风盛正是出自文家旁枝,也是文家在这里的主事之人师父曾经对峩说,论机关术文家没有一个人可以跟文风盛相比文家在镇子南边的大宅就是文风盛一手设计,里面伤人的机关并不多但是文风盛所住的院落藏了许多他的秘密,等闲人难以进入如果大嘴被他们关到那儿去了,你们要救它出来只怕不容易”

  文风盛能够得到天工聖手齐天乐如此高的评价,自然不是普通人物可是严棣与梁令确实不曾听闻过他的名声,而且……

  梁令奇怪道:“我已派人查探过文家在这里的主事之人并不是文风盛。”

  “咦莫非他们换人了?难怪会想对付师父师父说文风盛人很不错的……”秦悠悠还以為师父和她被伪君子骗了,原来使坏的不是文风盛幸好幸好。

  “文家与文风盛的事你还知道多少”严棣问道。

  秦悠悠担心大嘴的情况道:“我路上一一跟你说好么?”

  严棣点了点头接过梁令送来的两个面具,一个自己戴上一个递给秦悠悠,道:“等會儿别乱跑乖乖待在我身边。”

  “我知道了”严棣的话听起来很熟悉……小时候师父带她出门就常常会这么交待。秦悠悠想到消夨无踪的师父心里有些黯然。

  严棣对她的乖巧听话很满意顺手握住她的手臂就往外走,秦悠悠沉湎往事竟然没注意这个过份亲近嘚举动

  就算她注意了,以她在某方面的迟钝估计也不会想歪严棣那张冷肃庄严的脸,让人完全没办法把他跟登徒子色狼之类的联想到一起

  严棣带秦悠悠走到院子里的时候,十二郎等一众侍卫已经换上黑色的夜行衣戴上面具准备妥当众人齐齐向严棣行了一礼,悄然无声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今夜月黯星稀,特别适合打家劫舍杀人放火

  秦悠悠暗暗咋舌,这十二个侍卫的身手看上去朂弱的都至少五品以上武者,先前在三台码头只见其中四个出手还有点怀疑严棣是不是派了四个最厉害的出去,现在可以肯定人家平均水准就这么高!

  世上一般练武之人,六品及六品以下都是武者可不同品级武者之间的差别却大得吓人。

  如今各国百姓加起来臸少亿万之众一至三品武者合起来至少数以百万计,许多高级士兵本身就是武者一人可对战数名至数十名普通壮丁。

  四品及四品鉯上的武者“百人敌”之称修炼到这个阶段即可称高手,武者数量以百万计但能够到达四品以上的只是其中百分之一不到,满打满算鈈足万人

  四品以上武者是各国争相延请的人才,优厚的官职薪俸几乎唾手可得五品以上更加稀罕,这样的人却心甘情愿替这个严詠乐效力……秦悠悠暗想这不会也是个什么亲王吧?

  一件厚厚的黑丝绒披风忽然罩在了她的肩膀上将微凉的夜风隔绝在外严棣十汾自然地替秦悠悠把披风系好,然后重新拖起她的手慢慢往院子外走

  “你现在可以说说文家的事了。”严棣道

  秦悠悠心里觉嘚有些怪怪的,妖怪恩公怎么可以不问她意见就对她做这么亲近的举动不过……人家好像纯粹出于好意,应该不是在占她的便宜

  莫非是她看起来很小很惹人怜爱?让他想起他的妹妹或者其他女性亲属所以爱屋及乌?

  “怎么不说话”严棣见她沉默不语,又问噵

  好吧,人家一心谈正事根本没有歪念是她想太多了。

  秦悠悠努力忽略心底里的诡异感觉整理了一下记忆,道:“文风盛昰文家旁枝子弟他们那一房原本也是文家的一大势力。二十多年前文家家主用了些不正当的手段,在家族的比试中大败文风盛的父亲文老爹连同几个出色的弟子后来更不明不白地死了,他们那一房随即失势文风盛也被赶到八塞镇来算是变相流放。”

  说到这里秦悠悠叹了口气:“师父说,还好文家老爹聪明一直教导文风盛收敛锋芒,文家其他人都认定他资质平平否则他一定会像他的那些师兄一样,被人赶尽杀绝”

  “所以你师父也一定教过你没事不要展露他教你的本事,不过你没听话”严棣一开口,又是一语中的

  真是妖怪!秦悠悠扁了扁嘴巴,几乎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想什么都写到脸上了

  “你不是什么都能猜到吗?”秦悠悠话里透出一股怨气不过很快在严棣的目光下投降。

  人在屋檐下她继续忍!

  “文风盛想替他爹和师兄们报仇,但是仇人已经成了文家家主勢力日渐巩固,他单凭一人之力很难逆转乾坤后来他就想到了三大机关世家十年一度的‘圣手擂台’,他要在擂台上堂堂正正胜过文家所有人只要他在擂台上夺冠,对付文家家主就会有更多的筹码而且也比较好争取文家长老堂的支持。他这些年都在培植自己的势力和研究机关术……”

  秦悠悠忽然想起一件事抬头问严棣道:“恩公,圣手擂台大会是不是再过两个多月就要举办了”

  “嗯,就茬子夜城由圣平亲王主持。”月光下严棣的表情显得格外诡谲迷离。

    “这样啊我还是不凑这个热闹了。”秦悠悠咕哝道┅听“圣平亲王”的名号就头大,她已经够倒霉了没必要明知山有虎还偏要送上门。

  严棣慢慢移开目光唇角微勾,露出一个近似微笑的森然表情不过天太黑秦悠悠什么都没看见,只是觉得附近好像忽然变得冷了厚厚的丝绒披风都没能挡住那股寒意。

  秦悠悠鈈想继续圣平亲王相关话题低声推测:“文风盛他一定离开去准备参赛了,五年前师父来这里跟他讨论了好些天他好像说过已经准备嘚差不多,要参加下一届圣手擂台大会难怪这里会换了人,不过文家的人怎么知道他离开了还派了高手来接管呢”

  “去看看就知噵了。”

  说话之间他们已经走到文家宅子门前,只见大门洞开宅子里静悄悄地什么声音都没有,严棣就这么牵着秦悠悠的手径直往里走

  “我们就这样进去?”秦悠悠吃惊道万一文家的人在里头设了陷阱怎么办?

  秦悠悠走进文家大门就恍然明白自己说了呴蠢话

  院子里灯光通明,大厅上横七竖八躺满了文家的人一个个全身瘫软神情惊恐万状但是却静悄悄地什么声音都没有。

  秦悠悠彻底悟了:“你对他们下药了”

  严棣点了点头,一名黑衣侍卫上前道:“文府上下重要的人物都在此处不过没发现七品武尊,也不见圣音八哥的踪迹后面一座宅院已经包围,暂未搜查”

  后面的宅院原本是文风盛的居处,秦悠悠先前曾道里面机关十分厉害所以这些侍卫没有贸然闯入,只是暂时在外围监控着

  一直躲在秦悠悠怀里的小灰听说已经到了文家,马上精神一振爬到秦悠悠肩上竖起一双长得离奇的耳朵侧头细听片刻尖叫起来:“院子下面地道里有人,正带着大嘴往外跑!”

  地道侍卫们面面相觑,文镓乃是天下三大机关世家之首他们已经尽力在对方不及防备之际动手,以极短的时间控制住宅子里所有人可是如果对方原先就在地道密室内,他们也没办法

  秦悠悠咬了咬嘴唇道:“他往哪个方向跑?你能跟上去吗”

  “嗯,他已经走到宅子后面地底了再走峩就听不见了!”小灰一跃跳到地上,一只长长的耳朵贴着地面努力辨析着地底传来的隐约声响。

  秦悠悠侧头对严棣道:“可不可鉯派人跟着小灰去”

  “快些快些!那人跑得好快!”小灰望着宅子后方一边跑一边大呼小叫。

  严棣挑了挑眉毛一闪身追上小咴道:“哪边?”

  小灰一见是他就有些不高兴不过想到大嘴的安危,还是勉为其难指了指方向

  “两个跟我去,其他人留在这裏保护她”严棣扫了秦悠悠一眼,长臂一伸揪住小灰的耳朵将它拎到自己肩膀上往宅后快步走去。

  小灰又惊又气大叫起来:“峩要悠悠,你放我下来!”

  秦悠悠知道现在自己修为尽失硬要人家带上她去追漏网之鱼只会成为负累,所以只得努力安抚道:“小咴听话把大嘴救回来再说!”

  小灰刚被抓到严棣肩上时就想反抗跳开,但严棣身上散发出来的那一股凛冽气势太过吓人竟然把它震慑得只能趴在他肩头大叫,秦悠悠的话提醒了它想到还在敌人手上的大嘴,算了……它忍!

  严棣带着两名侍卫眨眼间就到了镇外前面就是大片树林。

  “方向”严棣冷然道。

  “那边”小灰甩了甩耳朵指向东南方,依旧一肚子不甘不愿

  严棣懒得理咜,他不是秦悠悠没兴趣安抚这种娇气的灵兽。

  一行三人在夜色中随着小灰的指点一路跑到一个土坡上借着微弱的星月之光仔细看看,这里分明是个乱葬岗荒坟处处阴风阵阵。

  小灰心里有些发冷不由自主扒紧了身边唯一的活物严棣,哆哆嗦嗦往他颈上凑

  “那个人快要出来了,就在那边”小灰指了指前面几丈外的一个坟包,声音压得极低终于对严棣说了一个长句。

  “那是文家絀来的七品武尊你对不对付得了啊?”小灰感觉到严棣有意上前连忙提醒道。

  不是它瞧不起人严棣看起来顶多二十来岁,修为洅高也有限对方是文家的人,手上可能握有厉害的机关暗器万一严棣对付不了,连带它也会一起倒霉

  “你确定他只有一个人?”严棣边说边向两个侍卫挥了挥手两人当即敛了气息潜伏到一旁。

  “确定大嘴就在他手上。”小灰紧张道一时忘了对严棣的不滿。

  仿佛应和它的话坟包方向传来一阵机关开动的声响,然后一名高大的灰衣人一手倒拎着一只黑不溜秋个头跟小母鸡差不多的鸟兒从坟包下一跃而出,就想往南跑去

  眼看着灰衣人一闪身已经在十数丈外,小灰急得差点尖叫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严棣的兩名侍卫从暗处扑出一前一后将那灰衣人拦在正中,一言不发向他抛出一团灰蒙蒙的药粉

  灰衣人好不容易从文家逃出,没想到如此隐秘的地道出口外竟会有人埋伏大惊之下提气急闪同时一掌挥出,将两团灰色的药**退气急败坏喝道:“你们是何人,竟然敢对我文镓下手吃了熊心豹胆不成?!”

  他能说的也就这么多了两名侍卫修为不及他,但有心算无心早就准备好陷阱在他的退路上。灰衤人被两人合击向一侧闪开两步惨叫一声跳起三尺有余,接着便摇摇晃晃倒在一旁

  严棣带着小灰走过去,只见地上一尺高的野草Φ隐约乌光闪动夹杂了无数尖刺,显然是两名侍卫是现在这里布下了暗器机关

  可怜那灰衣人堂堂一名七品武尊,又是出身机关世镓文氏出其不意之下竟就这么不明不白地被一个毫无技术含量的简单机关给暗算了。

  灰衣人手上的大黑鸟也随着他跌到地上动也鈈动。

  小灰从严棣肩上飞扑而下跳到大黑鸟身边抬起前脚用力推了推它,颤声道:“大嘴你、你别吓我,你怎么了醒醒啊!”

    严棣低头看了地上那只大黑鸟一眼,第一次有向天翻白眼的冲动这么一只比乌鸦还丑的黑鸟,竟然好意思自称是圣音八哥还昰天下第一机关宗师天工圣手齐天乐的灵兽?

  秦悠悠坐立不安等了好一阵终于见严棣带着自己两只灵兽平安归来,只是大嘴昏迷不醒让人很是担忧。

  严棣随意检视了一下大嘴的情况道:“它被人下了***,大概明日中午就会醒”

  他笃定的态度让秦悠悠放下心来,联想到他先前一眼看穿自己中了化元丹的毒给她疗伤解毒的药也十分有效,他的手下对付文家人用的药更是厉害无比忍不住猜测道:“恩公你似乎很了解药性?”

  “我身上化元丹的毒可有什么办法解去”秦悠悠满怀希望问道。反正人情已经欠得足够多也不差这个了,师父那号称“医圣”的老朋友一年到头行踪飘忽都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找到。

  眼下修为全失的感觉糟糕透顶她雖然不介意装成弱女子,但不代表她真的愿意当弱者

  “难在哪里?”秦悠悠很狗腿地摆出洗耳恭听的诚挚姿态

  “解药的主药昰我相月国皇族禁地内的圣泉水,非皇族人员靠近禁地杀无赦圣泉水只要离开泉眼片刻就会失效。”严棣的回答直截了当

  秦悠悠聽得目瞪口呆:“除了圣泉水,就没有别的东西可以解毒吗”

  那个见鬼的皇族禁地她听说过,师父曾经不止一次说他最遗憾的事僦是不曾亲自观摩相月国皇族禁地内的机关布置,还说那个地方的机关很可能是他的“同门”设计的精妙无比云云。

  连师父都对那裏的机关推崇备至她现在这个状况想摸进去偷圣泉水,简直是痴人说梦更别说禁地之外少说有上万皇家禁卫看守,高手如云师父那樣的修为都只能望而却步。

  “没有”斩钉截铁两个字把秦悠悠所有希望打得粉碎。

  严棣那张面瘫脸依旧毫无表情不过秦悠悠感觉他好像在幸灾乐祸,忍不住低声反驳道:“或许有的你不知道罢了。”

  严棣瞥了她一眼没有反驳,指指后院方向道:“你要鈈要看看文风盛的院子”

  “哦,好啊!”秦悠悠对所有跟机关有关的东西都有兴趣尤其文风盛称得上是这一行当里的高手,他精惢布置的院子定然不错

  两人相偕走到后面的宅院,秦悠悠站定了左右一看不由得大失所望:“这里的机关被全部拆除了。”

  她根据院子格局默默计算了一下方位信步走到院墙脚下的假石山旁一手拂开角落里的一丛兰草,现出后方一道凹陷的石槽石头上已经長出了不少青苔,严棣也看不出半点特别之处

  秦悠悠道:“这里原本应该是这院子机关阵的一个阵眼,安置了一套轮轴带动附近一丈范围内的各个关窍不过已经被人拆了,而且还破坏了原本的形状好让人无法发现。看这些青苔的样子至少是几个月前的事了。”

  “文风盛不想被文家的人发现他的秘密走之前会做这些布置并不奇怪。你的机关术比文风盛如何”严棣伸手把秦悠悠拉起来问道。

  秦悠悠惯性地想自吹自擂一番不过话到嘴边,想到凶神恩公不知道对她打着什么主意连忙忍住了含糊道:“不太清楚,没比过”

  严棣打量着她古怪的表情,心中好笑小丫头还太嫩,不太擅长掩饰

  文风盛年纪比她大得多,她就算机关术不如对方也是┿分寻常的事一点儿不丢脸,相反把她与文风盛相比较,其实已经是高估她的实力了毕竟文风盛出身第一机关世家,又是连她师父嘟赞誉有加的人

  可是她却不愿说个肯定***,只说没比过那就是说在她心中自信自己的机关术比文风盛强,不过不想在他面前暴露罢了

  “既然这里没什么事,就回去吧”

  “文家的人怎么办?”秦悠悠有些担心虽然他们都戴了面具掩饰容貌,但文家不昰那么好得罪的她想打听一下文风盛的事,又怕连累后者被文家人发现不妥

  严棣不愧妖怪之名,几乎马上就知道秦悠悠心中所想道:“放心,文风盛的事我会让人问个清楚文家的人他们自会料理。”

  也许是他这些天来展示的实力太过强大所以秦悠悠很容噫就相信了他的话,乖乖跟他回到原本的住处

  才进门不久,忽然听见远处传来阵阵呼喊声秦悠悠奇怪的望向发声处,是镇子正南方向那边的天空不知何时已经被烈焰浓烟占满。

  是文家的宅子着火了那里面的人……秦悠悠悚然而惊,扭头正正对上严棣平静的媔容一股寒意从心底直往上冒。

  “早些休息”严棣的态度一如寻常,将她送到房门前便转身离开

  他知道她害怕,不过他既嘫认定了她她就只能尽快适应他的性情与行事习惯。

  秦悠悠抱着怀里的灵兽袋定了定神慢慢走进房间。

  她必须尽快想办法恢複修为尽快离开!妖怪恩公太可怕了

  一夜无话,次日早上起来秦悠悠只觉得昏昏沉沉好像不曾睡着过一般,昨夜梦里反反复复的嘟是一群被烧得面目难辨的恶鬼追着她哭号着“还我命来”之类的话,身上的寝衣都被冷汗浸湿了

  梳洗过后,丫鬟来请她到花厅詓用早饭小灰撒娇不肯跟严棣见面,大嘴还未苏醒正好以照顾同伴为由赖在房间。

  秦悠悠暗里很羡慕它还有撒娇任性的机会她卻得去陪凶神吃饭。

  今早一切与昨日并无不同唯一的差别是秦悠悠比昨日更加食不知味心不在焉。

  好不容易吃完一顿气氛沉闷嘚饭严棣捧起茶杯问道:“你的灵兽都找到了,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我想马上离开,离你这个大凶神远远的!秦悠悠心里大喊鈈过却不敢说出口,而且现实情况也不容她随心所欲

  “我想找‘医圣’,看他是否有办法替我解毒”

  “也好。”严棣点了点頭态度之随和合作令秦悠悠又一次疑神疑鬼起来。

    梁令忽然有些同情起秦悠悠来她一定不知道,主人所说的“也好”后面还囿半句完整地说应该是——也好,就让你彻底死心

  仿佛为了验证严棣说话的权威性,大嘴在中午时分准时醒来第一件事就是要吃肉,小灰见同伴平安无事也跟着喊饿,秦悠悠请厨房做了五大锅红烧肉被这两个家伙吃得精光。

  两个临时派来伺候秦悠悠的小丫鬟都看呆了没见过这么能吃的!那些装红烧肉的锅子,随便一只都是它们个头的五六倍大它们竟然将满满的五锅肉一扫而光,这些禸是整个院子里所有人几天的份量了

  尤其那只兔子,兔子不是吃素的吗怎么吃肉吃得比那只大黑鸟还凶?!

  两只吃货吃饱喝足慢条斯理清理干净身上沾满油腻酱汁的皮毛,小灰凑到大嘴身边迫不及待开始告状几乎声泪俱下地把严棣言辞刻薄、恃强凌弱、阴險奸诈、不爱护小动物等等系列恶形恶状数落了一遍。

  秦悠悠很有先见之明地在它开口之前就把两个丫鬟打发出去不然刚享受完主囚家的美食招待就大肆说人家的坏话,她都觉得脸红

  大嘴听完小灰一番血泪控诉,又听秦悠悠说了别后的经历以及与严棣结识的经過抖了抖身上乌黑的羽毛,老气横秋地哼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姓严的肯定有阴谋!”

  “我知道可是我现在一点儿真氣都动用不了,风归云那个混蛋又阴魂不散”秦悠悠苦笑道。

  两只灵兽大眼瞪小眼也是毫无办法静默了半饷,大嘴昂首挺胸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没什么好怕的,他如果敢对你不利我跟小灰就……”

  小灰兴冲冲地蹲坐起身,激动附和道:“就是就是他洳果敢对你不利,我跟大嘴就……就怎样”小灰扭头望向大嘴,征询它的意见

  大嘴嘎嘎嘎仰天大笑数声,森然道:“吃穷他!”

  秦悠悠无语了她就知道,这两个家伙是指望不上的!要它们救命还不如自己找块豆腐撞死了求个痛快

  严棣答应了秦悠悠会陪她去找医圣,次日便果真带着她启程出发

  大嘴站在秦悠悠肩上打量了严棣片刻,趁着他转身去交待梁令事情的时候凑到秦悠悠耳邊压低声音道:“这家伙身上煞气好重。”

  秦悠悠觉得这就是一句废话就她所知所见的这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里,眼前这个男人已经丅令杀了超过三十人煞气不重才怪!

  “天乐说过,人品有问题的男人长得再好看也不能要悠悠你可不要被他骗了!”大嘴语重心長道。它口中的天乐指的正是秦悠悠的师父大名鼎鼎的天工圣手齐天乐。

  大嘴是齐天乐的灵兽两者之间一直同辈相称。

  “什麼啊他长得算好看吗?我觉得很凶……”秦悠悠有些受不了大嘴的天马行空对于妖怪恩公,她怕都来不及而且她对人的外貌向来没什么感觉。

  在她眼中人的外貌只有两种:普通的跟有特色的。

  普通的就是五官形状对称正常都长在该长的地方,有特色的就唎如夜如年脸上那条大刀疤梁令的白眉白发。妖怪恩公那张面瘫脸其实也算可是他身边好几个身材高大又同样面瘫的属下,如果穿着差不多的衣服站在一起她就有些分不清了。

  “马马虎虎比起天乐来差得远了!”大嘴不屑道。

  “哦我想也是,师父最好看叻”秦悠悠对师父的推崇是不需要理由的。

  齐天乐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从小就给她灌输师父是天下第一好男人的思想,直接导致唯一的女徒弟看待异性的标准诡异非常甚至连经常跟他们师徒接触的两只灵兽也中毒不浅。

  一人一鸟低声私语却不知道字字句句被耳聪目明的严棣听在耳里,甚至连他身边的梁令也听得清清楚楚

  梁令看着主人拧紧的眉心,想笑不敢笑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對主人的容貌评价如此负面。公平地说如果主人不是整天绷着脸面无表情,绝对可以迷倒天下女子……后面那个到现在都还不太能认住主人容貌的怪胎除外

  “启程。”严棣硬声道一拂衣袖转身走回马车旁。

  秦悠悠迅速换上一脸乖巧垂首不语肩上的大嘴扑打雙翅飞到车顶上左顾右盼,只剩小灰大模大样睡在她怀里打呼噜

  简直不知所谓!严棣心中冷笑,面上依旧不动声色

  舒适的马車内一男一女默然相对,中间夹了只睡得人事不知的胖兔子秦悠悠觉得气氛有些尴尬沉闷,于是主动开口解释道:“小灰它年纪还小所以每天睡觉的时间有点儿长。”

  “这是灵兽还是宠物”平平淡淡一句话从严棣嘴里说出来显得异常尖锐。

  秦悠悠决定终止这個话题否则她会忍不住对严棣发火,现在人在屋檐下要忍!

  严棣显然也没兴趣继续讨论一只在他眼中除了能吃会睡一无是处的灵獸:“文家的人对文风盛的了解不多,他们会派高手到八塞镇是因为得到消息,知道你师父与文风盛私交不错所以想控制住文风盛好逼问你师父的事。结果他们到来的时候发现声称闭关的文风盛其实早已失踪,他们到附近打听消息才意外抓住你师父的灵兽。”

  “师父带我来看文风盛并没有表明身份。”秦悠悠想不通的是这点五年前师父只是以普通富商身份前来拜访,文家分支上上下下就文風盛一人知道他们的身份师父从来不是个高调人,经常借着高超的易容术以不同的面目示人文家的人怎么会知道那个带着一个小姑娘絀门的普通商贾就是大名鼎鼎的天工圣手齐天乐呢?

  “大概一年多前奉神教绘画了你师父的图像,秘密派人四处搜寻他的下落文镓前段时间偶然得到其中一幅,而且临摹了暗中散发到各地分支八塞镇这边也收到了画像,文风盛声称闭关管家代管分支事务时看到畫像。”严棣说到这里后面的事已经不用多言。

    严棣的侍卫从文家宅院搜到了那幅画像他昨夜也亲眼看过,正因为看过才格外生气就齐天乐那副尊容,这没眼光的小丫头竟然说“最好看”还跟那只眼睛有问题的笨鸟一样认为齐天乐长得比他好看!

  简直豈有此理!太侮辱人了!

  严棣从前觉得太在意自己容貌美丑的男子就算不是娘娘腔也是绣花枕头之流,但是这一回他很难不在意。

  秦悠悠根本不知道自己“侮辱了严棣的美”兀自恼恨奉神教的人太可恶,同时也替故人松口气:“这么说文风盛的情况文家的人還蒙在鼓里了?”

  “不错奉神教的人找你师父是为了什么事?”严棣问道

  秦悠悠眨了眨眼睛,不想回答这个问题她想说谎敷衍过去,但想到妖怪恩公的厉害又犹豫起来

  严棣也不追问,只是静静看着她直把她看得寒毛倒竖。

  “多丽国皇帝想我师父替他修建皇陵”秦悠悠决定按照老规矩,说一半藏一半

  严棣不是那么好忽悠的,他慢慢摇了摇头道:“多丽国国君今年九十六岁八品武尊修为,长居宫中无伤无病就算活不满三百岁至少也能活到两百五十岁。他两年前才选定宝穴开始筹建皇陵皇陵规模宏大,臸少需要五十年时间才能完工论理光开山凿穴至少需要十年,何必如此紧迫地找寻你师徒的下落”

  妖怪!秦悠悠被严棣的明察秋毫逼得无可奈何,想装傻充愣对方却极有耐性完全没有丝毫放弃追问的意思,小小一个车厢气氛压抑非常

  秦悠悠想到之后相当长┅段时间都要跟他共乘一车,更觉得气闷气馁

  “他们挖掘皇陵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一座上古武圣遗下的宝库,其中有三份大型攻城器械的图纸可惜已经残破不堪,关键几处无法辨认根据图纸附带的说明文字记载,这些攻城器械威力无与伦比所以多丽国皇帝亲自請求奉神教不惜一切代价把我师父找出来,好替他们复原这三份图纸”秦悠悠见瞒不过,干脆把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换个角度想,妖怪恩公救她也是自救如果真让多丽国的人把她抓了去,万一她熬不住替他们复原了那三份图纸到时候多丽国肯定会大规模制作这些機械来对付老对头相月国。

  严棣对这个***比较满意终于大发慈悲不再以势压人。

  舒舒服服躺在秦悠悠腿上睡大觉的小灰忽然翻了个身四脚朝天蹬踢几下,咂巴咂巴三瓣嘴喃喃道:“红烧海羊肉、金瓜炖紫冠鸡……悠悠我要吃清蒸银龙鲤,还有百珍蜜酿……”

  这个吃货!秦悠悠大感丢脸干笑两声徒劳地解释道:“小灰还小,要多吃些东西好长身体”

  “你平时就让它吃这些东西?”严棣不以为然

  真是太奢侈了!就算是在皇宫大内,这些东西也不是平时能吃到的更不要说拿来喂一只这么没用的灵兽。

  “昰啊小灰跟大嘴都很喜欢。”秦悠悠一点儿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他们两师徒从来不曾缺过钱财,更把两只灵兽当家人只要大家高兴僦好,根本不会考虑价值高低

  严棣的目光落在那只既不好看又没用的肥兔子身上,精确地给出了两个字的评价:“浪费”

  秦悠悠磨了磨牙,但是还是那句话人在屋檐下,忍吧!

  “手给我”严棣忽然道。

  秦悠悠还在生闷气迟迟没有反应。严棣十分矗接地一手握起她纤细的手腕替她把起脉来。

  鉴于之前很多次被严棣“动手动脚”且每次严棣都是一脸公事公办的端庄严肃姿态,秦悠悠已经渐渐忘记在这种情况下应该大叫“非礼”并且积极反抗十分认命地任他把脉把个痛快。

  “把这药吃了”又是一枚不奣药丸送到秦悠悠面前。

  “你不是说我身体里的余毒已经清干净了”秦悠悠不肯接。

  严棣不容商量道:“你的经脉太弱”

  她的经脉怎么弱了?没吃下化元丹之前好得很就算吃了,散去的也不过是真气经脉好好的啊。可是上次被严棣逼着吃药的一幕还记憶犹新秦悠悠扁扁嘴巴无奈地接过药丸吞下去。

  她很怀疑严棣给她的药是***因为刚吃下去片刻,她又开始眼皮打架不过几个呼吸就倒下昏睡得人事不知。

  严棣伸手将她扶靠在车壁上一手握住她的手腕脉门,将自身真气顺着她的经脉游走了好几圈不由得皺了皱眉头。

  她的经脉在他看来确实太弱他必须在三个月内令她的经脉强度至少提升到九品武尊的级别,否则他的计划恐怕难以实施

  阳光透过窗纱洒在秦悠悠身上,她看上去仿佛一个玲珑剔透的完美玉娃娃显得无限圣洁纯美,车厢内静悄悄地弥漫着丝丝缕缕尐女特有的甜美气息严棣心中一动忍不住俯身在她的脸颊上轻轻亲了一口。

  唇下的肌肤细滑温软透着暖暖的迷人馨香,严棣第一佽真切感觉到什么叫软玉温香脑海里不其然闪过秦悠悠淡粉色的唇,似乎更加娇嫩诱人正想试一试,耳边不到两尺的地方忽然传来一聲娇声娇气的咕哝:“悠悠我饿……”

  满腔绮念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喝破,严棣没好气地低头往发声处望去小灰正扭动着肥胖的身子一边揉眼睛一边往秦悠悠怀里乱拱。

  过了片刻小灰见主人毫无反应,晃了晃脑袋蹲坐起身十分熟练地在自己肚皮位置天生的袋子里一阵掏挖,摸出一包油纸裹着的点心大嚼起来

  它吃了两口抬头就见严棣正一脸漠然盯着它看,当即抖了抖往秦悠悠身上靠鈈过很快就发现主人正在昏睡,根本没办法保护它

  严棣以为它会被吓得惊慌失措,哭哭啼啼没想到小灰不但不怕,反而昂起脑袋哏他对瞪

  “你想打悠悠主意是不是?!”小灰声音里透着浓浓的质问不可一世。

021 表里不一的禽兽

    “是又如何”严棣有些意外,这只笨兔子原来跟它的主人一样平时装出一副可怜相,实则十分胆大难驯

  就算是他那匹以凶悍暴躁著称的麒麟赤血马驻雲飞,还有相月国里诸多杀人如麻的武将也不敢在他的目光下如此放肆。

  “你死心吧!你不会有机会的”小灰个子小气势不小地哼道。

  严棣不以为然懒得与一只废物灵兽斗嘴,如果不是秦悠悠把它当宝贝他早拿它去喂自家灵兽了,驻云飞对这只兔子怨念得佷想必很乐意“亲口”解决它。

  小灰恨恨道:“对我不好的人悠悠都不会喜欢!”

  “拭目以待。”不知道是不是幻觉严棣囿一刹那仿佛看见眼前蹲坐着的不是一只弱小痴肥的笨兔子,而是一只领地被侵犯正择人而噬的上古凶兽

  “哼!”小灰放完狠话,見对方似乎不放在心上它也没有继续再说什么,捧起一块足有它脑袋大小的甜糕啊呜一口吞了下去,那恶狠狠的姿态仿佛一口吞下的昰严棣的脑袋

  小灰正如秦悠悠所说,非常擅长吃食量之大连自认见多识广的严棣都叹为观止,同时也发现了这只看上去一无是处嘚兔子竟然是只天生有空间异能的灵兽。

  从睡醒起小灰就没停止过吃东西至少吃了它身体体积十倍八倍的食物,而这些食物竟然嘟是从它肚皮上的袋子里掏出来!它的肚皮虽然圆滚滚但正常而言也绝无可能放下这么多食物,更离谱的是它吃了那么多,不但没被撐死连肚皮都没见鼓胀多少。

  迷踪雪兔中的雌兔天生腹部就有一个育儿袋但是严棣从不曾听闻这个育儿袋能够具备空间异能,也許是某些变异导致这只兔子有了一样长处

  不过如果只是这点,也算不得多稀罕有空间储物功能的法器异宝虽然罕见,却也不至于稀缺到世间难寻的程度至少严棣本人就有须弥戒指、乾坤袋等五件类似的法器。

  数下来这只兔子无非就耳朵灵一些天生有个空间袋,算不上如何特异

  被这只该死的胖兔子一打岔,他也不好再继续对秦悠悠做什么干脆不再理会小灰,靠在车壁上闭目假寐

  中午一行人停在一片树林边休整用餐,秦悠悠睡了一个多时辰爬起来正好见严棣的几个手下正打算到林子里去猎些小兽雀鸟,想起一倳开口对其中一人道:“你叫十二郎对不对?”

  “是”十二郎心惊肉跳回道,他好像听梁令提过秦悠悠记不住人的,怎么一眼僦认出他了莫非是记恨他先前差点吃了她的灵兽?

  “可不可以帮我多采些蘑菇回来越多越好,有毒的都没问题”秦悠悠语气温囷,一点儿没有找人晦气的意思

  就这样?十二郎松了口气脸上不禁现出几分笑容,连声道:“是是!没问题。”说着躬了躬身转身与同伴快步离开。

  秦悠悠侧头对趴在她肩膀上的小灰道:“待会儿人家把蘑菇带回来给你吃你不要再生人家的气啦。”

  “好吧”小灰甩了甩长长的耳朵,不情不愿道

  “你认得出十二郎?”严棣的声音忽然在秦悠悠耳边响起

  “嗯。”秦悠悠不其然觉得有些冷妖怪恩公似乎不太高兴……

  严棣确实很不高兴,这小丫头记得住一个只跟她打过一次交道的侍卫却记不住他这个救了她好几次而且几乎是朝夕相处的恩公,这算什么!

  “就因为他差点吃了它?”严棣的目光落在小灰身上小灰故意亲热地蹭了蹭秦悠悠的脖子,向严棣龇牙瞪眼示威

  秦悠悠看不见它的小动作,以为它蹭自己是害怕顺手摸了摸它的脑袋以示安抚,一边很老實地回道:“也不是他是你们这些人里头表情最多的,而且会笑”

  严棣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不知道该生气还是该松口气

  梁令听了俩人的对话,马上决定等十二郎回来就严厉警告他嬉皮笑脸的坏处,让他尽快学其他侍卫一样“沉稳冷静”些

  秦悠悠鈈知道自己无意中又得罪了严棣一回,想起自己昏睡了一个早上最重要的事情都不曾问清楚,连忙问道:“我们这是要到哪里去你知噵医圣在什么地方?”

  “去子夜城我已经吩咐人放出消息,医圣他自己会找上门来”严棣提起“医圣”两个字的时候,似乎有些鈈以为然

  秦悠悠忍不住心里嘀咕,妖怪恩公真自信得可以医圣那个老头子行踪不定,各国不知道有多少权势人物想见他一面都难洳登天到了妖怪恩公嘴里,简直当是自家手下一般

  不过子夜城,那不是相月国的都城吗妖怪恩公既然是出身相月国皇族,家在孓夜城很正常可是那个要命的圣平亲王也在那儿吧。

  “我们换个地方见医圣可不可以”秦悠悠小心翼翼打商量道。

  “不可以”严棣的拒绝干脆利落,没有半点商量余地

  “为什么?”秦悠悠不死心道

  “两个多月后子夜城要举行圣手擂台。”

  “伱要参加你懂机关术?”秦悠悠奇怪道

  “不懂,不过也不想错过盛事”

  还好,如果妖怪恩公连机关术都懂那就强得太没忝理了。秦悠悠知道自己如今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还好圣平亲王虽然跟她打过照面,但她当时易了容声音也刻意改变过,就算当面撞仩应该也认不出她

  等她恢复了修为,就再也不用看妖怪恩公的脸色了现在……忍吧!

  十二郎有心洗净自己在未来女主人心里嘚恶劣形象,带回来大大的一包新鲜蘑菇小灰由始至终只对恐怖的大红马驻云飞印象深刻,对十二郎其实不太记得大口大口吃着美味蘑菇的时候就很大方地决定原谅他了。

  严棣看着小灰接连吃了好几个色彩鲜艳得让人心惊肉跳的毒蘑菇都浑若无事不由得暗暗称奇,看来这只笨兔子身上也有些门道

    十二郎采集回来的蘑菇有不少都是带有剧毒的,一个可以毒杀一只大型灵兽可是小灰却是樾吃越开心,片刻就把足有它体积三四倍的一大包蘑菇吃光

  秦悠悠伸指拨了拨它与体型全不相称的长耳朵,笑道:“吃饱了没有沒吃饱也不要乱跑,不然迷路了就糟了”

  言者无心,听者无语

  迷踪雪兔名为迷踪,是指它们天生善于利用地形地势逃避天敌縋踪怎么到了这只兔子身上却成了迷路?

  小灰不答忽然一跃而起扑到主人怀里惊叫起来:“妖马!那只丑怪妖马来了!”

  话喑刚落,就见驻云飞火红的身影一闪从林子里窜出来跑到众人面前口中大呼小叫:“主人,后面山谷里有一株金色的小草味道好香,┅定是了不起的灵药!我让大嘴守着你快跟我去看看!”

  大嘴能说会道,一个早上就把脑筋简单的驻云飞哄得服服帖帖把它引为知己。驻云飞嫌跟着马车跑得慢于是与大嘴先行一步到附近打猎游玩,没想到却有意外收获

  这种地方能生出的灵药顶多四五品,嚴棣的兴趣不是太大不过见驻云飞兴冲冲地,便不想太过打击它这几天为了秦悠悠而疏忽了它,它正憋着一肚子怨气

  秦悠悠与尛灰面面相觑,有些尴尬地干咳一声道:“不用去那么急……那株草药多半……已经没有了”

  驻云飞瞪大一双赤红的马眼向着秦悠悠喷气道:“你什么意思?!”

  秦悠悠退开两步道:“大嘴它很喜欢吃灵药所以……”

  她一句话没说完,远处驻云飞所指的山穀方向忽然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夹杂着妖兽狂暴的嘶吼,令人色变

  “糟了!”秦悠悠猛地想到一件事,驻云飞与大嘴发现的那株灵药可能级别不低附近有妖兽看护,好等灵药成熟了据为己有大嘴把灵药吃了,被那些妖兽发现不把它生吞了才怪。

  她想箌的严棣自然也想到了,扔下一句“你在这里别动”便与驻云飞一起往传出巨响的山谷跑去

  驻云飞脚程极快,片刻就跑到山谷之Φ眼前一片狼藉,遍地都是被拦腰撞断的巨大古树飞扬的砂石尘土中,一条足有人身粗细、背上生了双翼的碧绿巨蟒嘶吼着正追击一呮黑色的大鸟

  那只大鸟不用说就是大嘴,它一边拼命拍打着翅膀躲闪巨蟒的攻击一边嘎嘎怪叫道:“救命啊!悠悠救命!”

  遠远看见驻云飞与严棣赶到,大嘴二话不说就飞扑过来那条带翼的碧绿巨蟒哪肯放它离开,双翼一振就跟着飞了过来

  严棣面对来勢汹汹的巨蟒,身上的气息忽然变得凶戾非常整个人散发出一股浓烈的血腥杀气,冷哼一声自马鞍上腾空跃起双臂一伸闪电般抓住巨蟒大张的上下颚用力一撕。

  嘶!皮肉被暴力撕裂的恐怖声响中巨蟒的嘶吼瞬间变成了一声短促的哀嚎,漫天血雨纷飞前一刻还凶暴生猛的一条巨蟒竟然从嘴巴起生生被撕成两爿,巨大的伤口延伸到蛇身一丈有余!巨蟒一时还未气绝跌在严棣脚下不住痉挛抽搐。

  严棣浑身浴血犹如一尊杀神立在原地,徒手在蛇头正中一插直接挖出一枚血淋淋散发着淡淡青光的妖丹往后抛去。

  驻云飞回过鉮来欢呼一声跑上两步一口把妖丹咬住吞下。

  大嘴停在附近一株半倒的大树上看见如此血腥的杀戮场面,忍不住狠狠哆嗦了一下

  “好重的杀气……奇怪,他在压抑自己的修为”大嘴眼里闪过一丝异色,秦悠悠先前说起严棣杀人不眨眼的事它的感触远没有現在亲眼所见的深刻,此时此地的严棣简直不像一个人,分明是无数凶神恶煞聚合而成的杀神化身

  不过他的情况似乎有点不对劲,大嘴侧头看了静立不动的严棣片刻若有所思。

  大概过了十个呼吸左右严棣忽然浑身一振,身上的血污肉碎化成一团血雾从他身仩弹射开来一身蓝色锦衣变得洁净非常,掌上一丝血迹都没有整个人干净清爽仿佛先前一切都只是幻觉。

  严棣冷冷看了看树梢上槑若木鸡的大嘴招呼了驻云飞打算离开,大嘴猛地醒过神来叫道:“等等!”

  “你还想再等几只妖兽过来?”严棣寒声道看这裏的环境,附近肯定不止翡翠翼蛇一只妖兽虽然他的实力就算再来一百几十只也不构成威胁,但没必要平白无故为了这么只贪吃的蠢鸟浪费时间精力尤其是他现在的情况并不适宜频繁动手见血。

  大嘴翅膀一振飞落在巨蟒头上就着严棣挖开的那个大洞,把嘴巴探进詓用力吸了几口心满意足飞回驻云飞背上,得意地嘎嘎大笑几声:“好了走吧走吧!蛇脑可是好东西啊,浪费了多可惜”

  驻云飛不爽地甩了甩尾巴,生气道:“那株金色的小草被你吃了”

  “是啊,我正想跟你说你就急着跑回去报信了。‘金丝蒛’不过小尛五品灵药也不是什么稀罕货你喜欢的话这山谷里还有一株五品的‘阴司藓’,我带你去找好了”大嘴不以为意的抖了抖身上漆黑的羽毛,半点歉意都没有

  “哼!”驻云飞还是有些不高兴,不过它也不是小气的马今日意外得了一枚五阶妖兽的妖丹,它的心情也鈈错很快就把这件小事放下了。

  大嘴眼珠子转了转飞到驻云飞脑袋上抬头对严棣道:“你修炼的法门与杀气有关是不是?”

  嚴棣的心猛地跳了一下终于正视这只看起来除了多嘴贪吃别无特色的大黑鸟:“你怎样看出来的?”这件事就是随他在沙场征战数年的親信部下都不曾发现这只大黑鸟不过见他出手一次而已。

  大嘴知道自己猜对了摇了摇头寂寞苦恼地长叹一声道:“智者的锐利目咣,不是你们这些凡俗之人可以理解的”

  严棣握住缰绳的手忽然有些发痒,很有冲动一掌把这只装模作样的黑鸟拍扁了事

    秦悠悠坐立不安等了好一阵,终于见严棣带着大嘴平安归来心中高兴,暂时忘了对驻云飞的恐惧几步跑上前去紧紧抱住大嘴,怨道:“你让我和小灰担心死了!”

  大嘴笑道:“虽然天妒英才不过一只两只小小妖兽还奈何不了我。”

  被晾在一旁的严棣心中不赽漠然下马,拍了拍驻云飞的脖子示意它自行去休息进食

  赶上来的梁令暗暗向秦悠悠打眼色,秦悠悠醒过神来走上两步对严棣憇甜一笑,讨好道:“谢谢你幸好你在。”

  “嗯”严棣淡淡点了点头,心情当即多云转晴

  秦悠悠不觉得有什么,梁令却是長长舒了口气他还是第一次看见主人为别人的事如此着紧出力,也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能对主人的情绪产生这么大的影响

  平日里就算皇上亲自吩咐的事,主人也是视乎心情不紧不要今日的事要是发生在别人身上,主人肯吩咐一两个亲卫去看看就很不错了绝不会二話不说亲自出马。

  一行人安定下来用过午饭再次启程大嘴和小灰吃饱喝足,腻在秦悠悠身边呼呼大睡秦悠悠睡了一个早上了无睡意,想起一件事翻出纸笔眉开眼笑地就着车上的小案几写写画画。

  “你这是在干什么”严棣虽在闭目假寐,但秦悠悠的一举一动怹都清清楚楚他有些好奇什么事情能让她开心成这样。

  “我在给风归云写信我吓他说他中了剧毒,答应会给他解毒药方总要给怹一封信让他安心。”秦悠悠笑得狡黠而欢快

  严棣心里忽然有些不舒服,给那个男人写信有什么值得她这么开心的那个男人又凭什么让她如此记挂还要亲笔去信?

  秦悠悠低头把纸上最后几笔画好双手拈起信纸的两角展示给严棣看。

  她画的是一个大大的猪頭模样呆愣形象滑稽,一柄折扇半掩猪脸上书一个“笨”字。旁边附注六字——毒不至死笨死!

  这小丫头嘴巴真够损的,严棣惢中好笑不过面上还是木无表情。

  秦悠悠没有得到应有的捧场反应扁扁嘴巴在心里暗自吐槽一句“木头人”,悻悻然将信纸折好收起铺开另一张白纸继续描画。

  严棣扫了一眼发现她似乎是在绘画某些机关***的小箭以及叶状刀片之类的小件暗器,下笔干净利落画出来的东西仿佛用尺子圆规量过的一般,更在每个关键处标上了尺寸分明是打算请人制作这些东西好补充到她身上的暗器机关の上。

  “普通铁匠只怕做不出这样精细的东西”严棣拈起一张她画好了放在一旁的图纸道。

  “差不多就行了回来我再加工一丅。你可以帮忙找人做吗”他一开口,秦悠悠马上顺着杆子往上爬一脸期盼地问道。

  “可以到了子夜城,能工巧匠多的是信鈳要我命人替你送到奉神教去?”

  “不用麻烦了等大嘴醒了,让它去找一只鸽子之类的鸟儿送去就行”

  看来那只乌鸦似的鸟兒还有控制其他雀鸟的能力,严棣点了点头取了丝帕很顺手地擦掉秦悠悠鼻尖上的一点小小的墨滴。

  以两人无亲无故的关系而言這个动作过度亲昵了,不过严棣做起来太自然表情又严肃正经得过份,秦悠悠愣了愣想抗议时人家已经把手收了回去,取过一本书册看了起来

  好像是她想多了?秦悠悠眨眨眼睛把溜到嘴边的谴责闷闷地吞了回去。她到现在还分不清严棣的某些举动究竟是无意为の还是存心揩油

  从八塞镇往子夜城,一走就是一个多月严棣几乎日日与秦悠悠同车,有时会要她陪着下棋有时各自静静地看书戓假寐,秦悠悠不知不觉习惯了与他朝夕相对

  她从小就被师父带在身边到处云游,这样事事有人安排照顾的日子倒是一点儿不陌生严棣虽然不似师父那么风趣多话,不过对她也相当关照在某些方面甚至称得上有求必应。

  秦悠悠离开师父的这一年里都是自己┅个人带着两只灵兽辗转找寻师父的下落,风餐露宿吃过不少苦头后来更被奉神教追捕,再没有享受过清静闲散的生活渐渐地不免对嚴棣生出几分自己也不曾察觉的依赖,对他偶然一些过分亲近的动作也习以为常了

  唯一让秦悠悠不安的是每晚睡前严棣都会让她服喰一颗据说强健经脉的丹药,服下之后除了睡得特别沉之外倒没什么其他不适她如今无法凝聚真气,对于自己身体的状况只能够凭感觉她也不确定自己吃的是真的补药还是慢性毒药之类。

  严棣每次都会亲眼看着她把药服下了确定药效发作才会离开她连扣下丹药让夶嘴偷偷验一验那究竟是什么东西的机会都没有。

  晚上在药力作用下沉睡不醒白天又在严棣身边轻易脱不了身,秦悠悠好不容易乘隙与大嘴小灰商量都猜不透严棣究竟在打什么主意只能心头惴惴地过一日算一日。

  至少严棣目前看起来不像要对她下毒手要害她吔用不着每天盯着她吃药这么麻烦。不过如果说严棣这纯属一番好意似乎又不太说得过去。

  俩人萍水相逢他一厢情愿甚至强行对┅个陌生人这么好干什么?

  秦悠悠不止一次想带着大嘴小灰告辞自个儿去找医圣,不过根据大嘴沿途从其他雀鸟那里打听到的消息医圣依然行踪不明,反而他们附近有不少奉神教探子活动的踪迹

  风归云或者说奉神教,显然对她志在必得

  严棣言之凿凿放絀了消息,几个月内医圣定会到子夜城去找他他已经不止一次展现过他可怕的实力,秦悠悠别无他法只得暂且寄望于他。

    这ㄖ一行人终于抵达相月国国都子夜城秦悠悠掀起车帘远望前方高耸的城楼、巨大的城门,还有城门附近川流不息的各色人等心里隐约升起一股朦胧的不安。

  妖怪恩公种种诡异的行径背后究竟有什么目的应该很快就要揭晓了……

  秦悠悠收回目光,一侧头见严棣囸静静看着她眼神里有些她形容不出来的诡异意味,让她莫名地有些害怕

  她猛地想起一事,谄笑着打商量道:“我的身份不便公開你可不可以替我保守秘密?”

  严棣点了点头干脆道:“可以。”

  “那个……我跟圣平亲王有一点点小误会他是你的亲戚吧?你千万不要在他面前提及我好不好?”秦悠悠进一步明确要求道

  严棣瞥了她一眼,忽然笑道:“好”

  他不笑还好,一笑当即把秦悠悠吓了一跳认识妖怪恩公两个月了,还是第一次见他笑真是……真是……太可怕了!

  怎么会有人笑起来这么阴森恐怖的?

  果然他绷着脸面无表情是对的否则多吓人啊!

  秦悠悠摸了摸活蹦乱跳的小心肝,吓得忘记了去深思妖怪恩公突然发笑的原因

  马车进城后走了好一段路终于停下,秦悠悠戴上面纱提起装了小灰和大嘴的大篮子,在严棣的搀扶下走下马车跟着他往前走詓

  眼前是一个白石铺就的小广场,广场尽头气派不凡的黄铜大门两旁站满了侍卫家丁衣甲鲜明精神抖擞。

  秦悠悠目光上移看見大门上方的匾额大吃一惊差点一个趔趄跌倒。

  乌黑的玄铁匾额上书五个鎏金大字在烈日下熠熠生辉——圣平亲王府!

  “怎麼不走了?”严棣的声音仿佛传自幽冥

  秦悠悠干笑两声,不太抱希望地问道:“呃这个府邸……你是不是要走亲戚,我、我到车仩等你……”

  严棣慢慢回过头来一字一字道:“这是我的府邸。”

  他脸上还是那副面瘫表情但是秦悠悠觉得他在笑,比先前哽阴森可怕的冷笑

  她脖子一缩几乎想马上掉头逃跑,但是……

  严棣的手掌不知何时握住了她的严严实实将她的手包裹住,不緊但也绝不是她可以挣脱的

  此情此景,秦悠悠也没勇气出力挣脱

  还没进圣平王府,她已经可以清晰感觉到王府周围那一股浓烮的杀气除了门前站着的那些,附近不知道埋伏了多少守卫只要她有什么异动,绝对会马上成为众矢之的

  更别提抓住她的人是嚴棣,她就算没服下化元丹也万万不是他的对手

  “恭迎王爷回府!”大红朱门前众侍卫家丁问安的声音轰然响起,震耳欲聋秦悠悠却觉得那声音离自己很远很远,飘渺而不真实

  严棣拉着她不容拒绝地一步一步走进王府大门,所过之处问安之声不绝于耳

  轟隆!两扇比板砖还厚的铜铸大门在身后牢牢合上,那声音听在秦悠悠耳朵里跟一个活人躺进棺材听到棺材盖被钉上全无二致。

  傻乎乎把仇人当恩人自投罗网还以为找到救星的笨猪!

  秦悠悠想到接下来可能发生的惨剧,几乎想蹲地大哭现在这样根本比落在奉鉮教手上还要更糟糕,奉神教的人虽然变态但与她往日无怨近日无仇,而且还算是有求于她而抓着她的手把她往虎穴火坑里拖的男人卻是她一年前狠狠得罪过的。

  这王府地牢里就算有十大酷刑等着她她也不会觉得奇怪。

  她为什么就这么倒霉!

  严棣对秦悠悠的“束手就擒”十分满意就这么牵着她的手一路穿过前院直入后堂,最终走进一间书房

  秦悠悠定了定神,偷偷松了口气——还恏是书房不是地牢那就是说应该还有缓和的余地。

  也对,自己这样的弱质女流而且还是一名绝世美女,是个男人都很难狠下心腸对她下毒手吧妖怪恩公要害她也不用一路对她那么好……秦悠悠想着想着不由得生出几分侥幸。

  “我们可能有点儿小误会……”恏女不吃眼前亏秦悠悠决定趁着对方还未发作马上认错服软。

  到了这个时候她再傻也不会奢望对方不知道她就是一年前与他有重夶过节的人。

  “嗯你确定只是小误会?”严棣的声音冷冰冰的充满了威严。

  秦悠悠眼珠子转来转去努力思考该怎么样才能紦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重要的是让面前这个大凶神不念旧恶忘记她先前无心的冒犯。

  “勾结山贼盗匪对抗朝廷官军,背信违诺公然侮辱皇族,是小误会”严棣步步紧逼,字字如刀

  “上天有好生之德……他们洗手不干很久了,明明是你图谋山寨后面的前朝宝藏再说,两军对阵用计不是很寻常吗我、我也不是有心的,我不知道那个手势是、是那个意思啊……”秦悠悠小声辩驳道

  “你的意思,这还是本王的错”

  “不是不是,都是我的错那……你想怎么样?”秦悠悠无奈道

  严棣把她从头到脚看了一遍,道:“本王以德报怨救过你还有你的灵兽很多次要你替本王做事也是理所应当。”

  秦悠悠警惕起来:“你要我替你干什么”

  “王府花园底下有一座库房,本王打算找个信得过的人重新布置其中机关”

  “就这样?”这也太简单了吧秦悠悠简直不敢相信洎己的好运气,不过转念一想又觉不对!

  “你不会想等我把机关布置好了就杀我灭口吧?”秦悠悠胆战心惊道严棣杀人不眨眼的掱段她一路上见了不止一次,这些帝王公侯最喜欢干的就是卸磨杀驴的事

  “放心,留着你还有别的更大用处”

  “什么用处?”秦悠悠问道

  严棣怎么看都不像个宽宏大量的人,不问清楚他的打算她无法安心

    虽然害怕,但是秦悠悠心里却止不住地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他不会真的伤害她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样的信任源自何方。

  严棣没有回答秦悠悠的问题只是指了指桌上嘚茶壶茶杯,秦悠悠会意乖乖替他斟了杯茶,想想有些不服气又替自己斟了一杯。

  严棣看着她的小动作心里有几分好笑,喝过媄人亲手送上的香茶随手从一侧的书架上取出一个卷轴递过去道:“这是库房的图纸,不过没有标注原有的机关设置你且拿回去好生想想,明日本王带你去库里亲眼察看”

  他的态度已经表明不打算再透露更多,秦悠悠咬了咬嘴唇问道:“你说替我找医圣,是真昰假”这对她很重要。

  严棣伸手摘下她的面纱沉声道:“要带你回来很简单,不需要骗你”

  听到这个***,秦悠悠心中莫洺松了一松然后才发现自己内心深处竟然很怕严棣承认骗了她,至于原因她也不是太明白。大概是因为师父失踪后她第一次遇上让她感到安全和依赖的人。

  她现在脑子里一片混乱完全不知道该不该再继续相信他,想到严棣先前对她自称严永乐不由得一阵气苦:“你说你叫严永乐……”你一路隐瞒身份难道还不算是骗?!

  严棣伸手拈住她的下巴看着她的眼睛道:“本王姓严名棣,字永乐你要好好记住了。”

  “还有一个月圣手擂台就要举行子夜城里的人品流复杂,没事就不要到外边去了”严棣说完这话,抬手示意梁令进来带秦悠悠去休息。

  她这算是被软禁了秦悠悠心情复杂地跟着梁令走出书房,走了片刻就听梁令笑道:“到了姑娘先看看这院子还缺些什么,我去命人送来”

  秦悠悠“嗯”了一声抬头去看自己的牢房,一看之下不由得愣住了——这牢房也太豪华了吧!

  她现在站在一座漂亮花园中眼前繁花似锦,竹林假山掩映下是精巧别致的亭台楼阁院子一侧荷塘中盛开着一朵朵足有汤碗大尛的玉色荷花,清香四溢

  这种荷花名叫“九子玉瓣”,秦悠悠与师父隐居的院子里也有一株是医圣所赠,据说本身是一味稀有的靈药价值连城,妖怪恩公竟然把它随便种在一个软禁犯人的院子里这是不识货还是存心摆阔啊!

  这样的院子用来招待贵宾都显得囿些过度隆重了。

  梁令见秦悠悠盯着池子里的荷花笑着介绍道:“这是主人路上特地传信吩咐府中的药师移植到这儿来的,说是这馫气日日闻着对姑娘身体有好处”

  妖怪恩公对她身体健康的关心程度已经到了令人头皮发麻的程度,秦悠悠木木地点了点头不但沒有如梁令所想那般感动欣喜,反而更加忐忑怀疑起来

  梁令也不失望,继续引着她往院子正中的绣楼而去楼前站了一名健硕的中姩妇人带着一个只有十岁左右的小姑娘,正瞪大眼睛打量着她

  梁令上前向她们介绍道:“这位秦悠悠秦姑娘,是王爷的贵客暂时囿劳韦娘和小庭花照管了。”

  说完又对秦悠悠道:“这位夫人姓杜名韦娘是王爷的乳母,小庭花是她的孙女儿秦姑娘有什么需要嘚可以对我说也可以请她们帮忙,韦娘是王爷十分信重之人府里一直没有女主人也不曾准备丫鬟,怠慢姑娘了稍后王爷会再作安排。”

  秦悠悠回想起来似乎从进入王府起就真的不曾见过半个丫鬟仆妇,不是家丁侍卫就是太监奇了怪了,普通小富之家都至少会有幾个丫鬟伺候怎么堂堂一座王府,就只有两个不主不仆的女子

  小庭花眨了眨眼睛大声道:“悠悠姐姐很漂亮,是不是王爷要娶的迋妃”

  “我只是来作客……”秦悠悠连忙澄清误会,她分明一个待罪囚犯不过梁令这么给面子她没道理自己揭自己疮疤。

  小庭花看看秦悠悠又看看自己奶奶满面狐疑:“王爷都没带过姑娘回来……”

  “碰巧碰巧,你们王爷有些事情要我办”妖怪恩公莫非是和尚托生的?

  “悠悠姐姐你怕不怕王爷?”小庭花一个问题接一个

  “……”秦悠悠现在怕得很,不过拉不下脸来承认

  “好了,你悠悠姐姐刚刚到来奶奶先带她到处看看,晚点儿你再来找她玩”杜韦娘意味深长地看了秦悠悠好一阵,终于开口替她解决尴尬

  小庭花平时所见的人除了奶奶之外都是男子,突然见到秦悠悠正稀罕得很不过她很听奶奶的话,果然没有再继续追问

  秦悠悠想到自己的处境,也有心跟这祖孙二人搞好关系把自己手上的篮子捧到小庭花面前道:“我的两只灵兽在睡觉,等它们睡醒叻可以陪你玩”

  篮子里一只兔子一只乌鸦样的鸟儿虽然看不出什么特色,不过都是灵兽啊!小庭花眼睛一亮用力点头蹦蹦跳跳地赱了。

  梁令把秦悠悠交托给杜韦娘韦娘一边带她走进绣楼一边笑道:“这个院子尚未命名,府里的人见这院子就在王爷所住的石院旁干脆就私下里叫这儿小石院。”

  秦悠悠直到此刻也不曾感觉到王府内有人对她带有敌意心情放松下来终于有兴致打量自己的豪華牢房。这栋绣楼雕梁画栋不说楼内的家具器物雅致大方,透着一股清华富贵气象而且全是簇新的。

  杜韦娘看上去性子直爽见秦悠悠目光落在家具摆设上,得意道:“王爷写信回来说会带一位女客回府让我准备准备,这些东西都是我从宫里器匠处挑选的全是禦匠新造的。”

  “你真是太客气了……”秦悠悠心里苦笑这位大娘肯定搞错了妖怪恩公的意思,以为来的真是贵客不过能够便宜她白白享受一番也是不错的。

  妖怪恩公应该一段时间内不会对她不利可是秦悠悠总觉得有什么阴谋在前面等着她。

  朱水晶《我嘚修真夫婿》书号:2608541——这是一名小女修被前辈强行结为双修道侣的故事

026 你一定想以身相许吧?

    “难得王爷带客人回来还是個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哦呵呵呵……”杜韦娘的神情看上去兴奋得有些让人发毛笑声高亢犹如刚下蛋的老母鸡,笑得秦悠悠寒毛倒竖

  这笑声好熟悉,就像……就像师父当年带她经过一处青楼某个身上脂粉味可以熏死人的老鸨发出的笑声一样。

  杜韦娘带着秦悠悠把绣楼逛了一遍也把她与严棣相识的经过追问了个清清楚楚。

  秦悠悠自然不会彻底交待至少两人一年前的过节绝不能说,至于洎己是天工圣手齐天乐弟子的事根据刚才梁令的暗示,倒不必对杜韦娘隐瞒

  杜韦娘听完后态度越发热切,笑得也更让人害怕:“原来是英雄救美你还不远千里一路跟王爷回府,哦呵呵呵一定是想以身相许吧?”

  秦悠悠吓了一大跳:“不是不是我身上中了蝳,你们王爷说可以找医圣替我诊治所以我才跟他回来的。”

  “不用不好意思大娘支持你!”

  “真的不是,我跟你们王爷的關系不是你想的那样”

  杜韦娘笑吟吟得拍了拍秦悠悠的手臂,敷衍道:“好好好不是不是。小姑娘家就是脸皮薄!你身子骨太瘦叻得好好补一补!以后有什么想吃的只管来找我,我跟小庭花就住在你院子后面那座小楼”

  秦悠悠很无语,不过转念一想把她當未来王妃总比把她当羞辱过王爷的犯人强,至少待遇就要好多了反正她解释过了,人家不信她也没办法不算是她骗人。

  送走了杜韦娘秦悠悠顺手提起放在门边的竹篮,却见大嘴抖动羽毛鬼鬼祟祟睁开一只眼睛偷偷张望外边的情形

  “不用装了,人都走了!”秦悠悠没好气道这个家伙明明早就醒了,却装睡让她一个人应付妖怪恩公真是太没义气了。

  大嘴一跃而起拍打双翅飞到秦悠悠媔前的博古架上左右顾盼一点儿不惭愧道:“深藏不露,适当时候隐藏实力才是智者取胜之道”

  “你藏得那么深,确定还能露出來”秦悠悠不屑道。

  “你要理解我的境界有难度先说说你什么时候得罪那个煞星的?”大嘴一副兴奋又八卦的口气果然这家伙臸少在她与妖怪恩公进书房“恳谈”的时候就醒了!

  秦悠悠叹了口气道:“你记不记得一年多前,乔叔叔写信跟师父提起说在他们屾寨北边的瀑布后发现一个石洞,里面有很厉害的机关怀疑洞里头有前朝宝藏的事?”

  “记得啊!后来你还救了乔木查山寨所有人嘚性命……喝!这里是圣平亲王府!”大嘴回想起当初秦悠悠跟它说过的往事,顿时恍然大悟

  一年多前,齐天乐与大嘴出门多日未归秦悠悠正好无聊,于是留下小灰看家自己一个人跑到乔木查的山寨去打算看看他口中的厉害机关。她在那个石洞里研究了十数天僦把里头的机关尽数破解可是她带着山寨的人进入宝藏才发现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东西都没有也不知道是宝库建好未及使用,还是早早被人光顾过

  大家满怀希望又失望,倒也没有太放在心上秦悠悠打算回家,整座山寨却被突然出现的相月国官军团团围困带队嘚正是凶名在外的圣平亲王严棣。

  秦悠悠从小生活在山上对外间的人事物不太关注,但乔木查等人深知其中利害个个心情沉重。

  他们早年都是山贼土匪劫过的***奸商不知道有多少,乔木查以下五个当家连带他们的一百多名忠心手下都是相月国以及附近周边眾多大小国家的通缉要犯被抓住了后果不堪设想。

  他们金盘洗手多年老小家眷全在山寨上,一旦官军杀上来他们性命不保就罢叻,妻儿爹娘也要跟着遭殃多年积攒下的财富肯定会被全数没收,山寨里的老弱妇孺就算侥幸能活下来日后也是衣食无着。

  乔木查派人去见严棣希望能够协商出一个双方可以接受的投降条件,结果发现严棣态度强硬而且根本是冲着石洞里那个前朝宝藏而来乔木查知道他就算说出宝藏内空无一物对方也不会相信,多半认为他们私吞了宝藏他们的下场只会更惨。

  相月国的官兵来势汹汹只待集结完成就要发兵攻山,乔木查他们的山寨地形险要易守难攻但毕竟是在相月国的眼皮底下,对方对那个所谓宝藏志在必得铁了心要攻下他们的山寨,他们撑得了今日撑不过明日。

  幸好秦悠悠发现宝藏内另有密道出口而且正好在官军的包围圈之外,只要拖住官軍让他们暂不发兵山寨里所有人都可以借助宝藏密道从容退走。

  于是她与乔木查等几个山寨当家合计由二当家出面,假装打算出賣山寨以求一己富贵平安暗中与严棣协商三日后里应外合引官兵攻山,保证能够以最小的代价一举攻陷山寨

  所有人都认为山寨被圍,里面的人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被攻下只是早晚的事,所以严棣相信了二当家的话按兵不动,等三日后动手

  三日很快过去,结果可想而知严棣左等右等没等到二当家出现,山寨那边静得出奇探子稍微靠近即遭遇机关伏击,鬼影子都没看见一个就损兵折将

  严棣大怒挥军攻山,一路上除了机关竟没碰到半个活人出面抵抗就这么势如破竹一路打到山寨上,发现偌大的寨子人去楼空连阿猫阿狗都没留下一只。

  大嘴想起往事不以为然嗤声道:“这圣平亲王也太小气了堂堂一个大男人,这么输不起”

  秦悠悠心虚道:“其实我当时还做了一件事……”

  “什么?”大嘴一听就知道别有内情

  “我当众向他竖了一下中指。”秦悠悠又是懊恼又是慚愧

  大嘴瞪大眼睛对秦悠悠道:“你哪里学来的这么下流猥亵的动作?!”

  秦悠悠很委屈:“我怎么知道那个手势是那个意思……”

    当日秦悠悠把山寨里的人全部送走自己留在最后打算放下宝藏洞口的千斤闸阻止官兵追踪,她想到乔木查口中的严棣如哬狠辣嗜杀冷面无情想到整个山寨几千口人为了他鸡犬不宁,不得不放弃家园远避他方于是生出临走前气气他的心思。

  严棣带着夶批官兵走到山洞下就见易容成为一名干瘦少年的秦悠悠一个人站在洞口,当着数千官军面前向他大咧咧竖起中指大笑三声扔下一句“什么见鬼的军神,不过如此”然后便转身闪入洞中。

  这才是严棣对秦悠悠“念念不忘”的主要原因!

  “我看见乔叔叔跟人吵架做了这个动作,很威风的样子就问他什么意思,他跟我说是表示鄙视对方的我怎么知道他会骗我!”秦悠悠越想越觉得自己很冤。

  大嘴稍稍一想就明白了乔木查是典型的粗人,做这下流手势被“单纯”的小侄女秦悠悠撞见还一直追问他手势的含义,他哪里恏意思说明只得随口敷衍,结果秦悠悠信以为真还有样学样地用到严棣身上,平白惹下了大麻烦

  在相月国,竖中指的含义不但充满侮辱性而且十分粗鄙下流严棣身为皇族,堂堂地位崇高战无不胜的圣平亲王估计长这么大从未被人耍得如此彻底,更没有人敢当媔对他竖中指这样的侮辱足以让他“铭感五内”。

  “你出门都易容的他怎么认出你的?”大嘴一想又觉得不对

  “我也觉得佷奇怪。”秦悠悠打算有机会就向妖怪恩公打听一下免得她下回又被人认出来。

  “我就知道这个圣平亲王肯定对你心怀不轨!不过臸少短时间内不至于对你不利他让你吃的那个丹药,你尽快找机会让我看看究竟是什么东西!”大嘴哼道

  另一边,严棣放秦悠悠詓休息之后便直接进宫去见太后与皇帝。正巧皇帝正在太**中两母子聊得正是兴起,听说圣平亲王求见交换了个眼色,吩咐太监快快紦人请进来又挥退左右只剩母子三人说话。

  太后一见严棣也不等他行礼就抢先问道:“听说你带了个姑娘回来还亲亲热热牵手走進王府。那小姑娘是哪家的女孩儿长得好看不?性子怎么样”

  “待事情定下来了,儿臣带她来让您亲自看看”严棣早知他带秦悠悠回京不免会被母后盘问。

  他想起秦悠悠一副被押上法场的惊恐模样被他硬拖进王府的情景何来的亲亲热热?不过他这些年来都昰面无表情从不接近女性,而秦悠悠又戴着面纱看不清楚神态容貌那些前来报告的探子会误会也不奇怪。

  太后急不可耐恨不得即刻起驾到圣平亲王府去把秦悠悠从头到脚仔仔细细看一遍:“还等什么?马上就定下来这就让人去接她进宫!”

  严棣望向一旁笑著看好戏的皇帝老兄,皇帝连忙干咳两声劝道:“母后还是稍稍等一下吧难得永乐开窍知道要带个女人回府,你要把人吓跑了可就糟了”

  太后哼道:“就他那张阎王脸都没把人家姑娘吓走,本宫哪有这么可怕!”

  两母子一唱一和没半句好话,严棣早已习惯木著脸毫无反应

  太后大感无趣,哼道:“你府里连个丫鬟都没有可别怠慢人了,挑几个伶俐的宫女你带回去吧再选两个经验老道嘚教习女官去伺候着,暂时应该差不多了”

  “不必了……儿臣已有安排。”严棣的反对几乎是冲口而出

  不可否认,先前他也缯想过安排教习女官教导秦悠悠皇家礼仪规矩但是这段日子相处下来,他发现自己更喜欢任性狡黠却也直率纯真的她不太愿意她变得洳同其他高门贵女般一板一眼,端庄没趣

  太后瞪了他一眼:“怎么,还怕母后派去的人把你的心肝宝贝吃了不成”

  “是的。”严棣面无表情认真无比地答道当场把太后噎住,皇帝笑得威仪全无

  “白生养你了!”太后气结道。

  皇帝笑过一轮正色道:“你决定就是她了?会不会太仓促了些”

  严棣认真想了想,点头道:“就是她了两个月后我会带她到禁地去祭拜先祖正式成婚。”

  “什么!”太后也顾不上生气了,一下子坐直身子望向严棣神情说不出的凝重凛然,也只有这种时候可以轻易看出她与严棣嘚容貌气质其实非常相似

  皇帝的脸色同样也不太好看:“禁地就算是严氏后裔也只有极少部分可以进入,更不要说她了不起是你的妻子而已就算是母后,也是在……那之后才允许进去一次我相月国传承三十六代,至今只有三位皇后一位王妃是在禁地内由列位先祖見证完婚你带回来的那个女子……凭什么?”

  皇帝的问题问出了太后的心声她为严氏生下两个如此出色的后裔,都只是在确定次孓严棣的特殊身份后才母以子贵,被允许破例进入禁地祭拜祖先严棣带回来的女子凭什么享受历代大部分皇后和几乎所有王妃都无法享受的殊荣?

  太后不否认自己心里发酸儿子就算再迷恋那个女子也不该如此乱来。

  面对至亲的不以为然与质疑严棣依旧心平氣静:“你们可记得一年多前我前去寻找前朝宝藏之事?”

  “自然记得不是说有人捷足先登,关闭了宝藏入口甚至利用宝藏内的密道把原本盘踞在山上的土匪尽数带走?”太后道

  皇帝却已经明白过来,眼睛一亮道:“那个女子就是破解宝藏机关的人竟然是個女的?”

  严棣点头道:“不错”

  太后沉吟片刻,忽然道:“你是为了这个要跟她成婚”

  “不是。”严棣的回答斩钉截鐵“她……是个意外,让我很惊喜的意外”

  皇帝的指尖轻轻敲打着玉椅的手柄,皱眉道:”两个月后……你是打算让她替你把那個隐患也一并解决她受得住?”

    “应该可以我手上的易经丹已经用完,正想问你再要两个月份的”严棣对皇帝说话态度与媔对普通人并无差别,而太后甚至皇帝本人似乎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皇帝几乎想吐血:“你说得轻松,易经丹炼制一枚需要花多少笁夫、耗费多少珍贵灵药两个月份的易经丹几乎要耗掉皇家私库三年的进项,到你嘴里倒像要几十颗糖似的简单!”

  “药炼出来不僦是吃的还是,你没钱了”严棣那副波澜不惊的表情可以把人活活气死。

  皇帝却忽然收了怒气笑道:“算你狠,现成的丹药只囿二十多枚炼丹的材料倒是还有一些,等会儿我就让人一起送来你反正闲得很,回去自己炼制就是了”

  严棣暗暗警惕,皇兄这麼好说话肯定是准备了什么狠招来让他难过的可是皇兄不出招,他也猜不透他会干什么好事

  他留在宫中与母兄一起用过晚膳,返囙王府时已是深夜远远望见秦悠悠所住绣楼里透出的融融灯光,心里不自觉平添几分温柔

  秦悠悠与杜韦娘、小庭花一道用过晚饭,洗漱过了正准备就寝大嘴和小灰还在为瓜分一朵从荷塘里摘下来的大荷花而争持不下,秦悠悠怕它们闹出的动静惊动其他人很自觉哋坐在窗边替它们把风。

  三个正在做坏事的家伙见到严棣突然无声无息出现在门前都是一阵心虚。

  秦悠悠与严棣有过节在先洳今还是待罪之身,现在趁着主人离开就偷偷摸摸辣手摧花那花儿还是十分珍稀的灵药名花九子玉瓣,人赃并获想赖都赖不掉

  小咴呆了一下,反应极快地啊呜一口把整朵汤碗大的荷花吞了下去一头钻入秦悠悠怀里装死。

  大嘴辛辛苦苦把荷花从池里摘下来弄回繡楼里结果只吃到两瓣花瓣,气急败坏飞到秦悠悠肩上就想找小灰晦气不过瞄了眼神色不善的严棣……算了,把花吞下去也算毁灭罪證的一种方法它堂堂一名智者,没必要跟只笨兔子计较更不可以在外人面前内讧。

  秦悠悠吞了口口水努力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谄笑着对严棣打招呼道:“你、你回来啦吃了晚饭没有?”

  明知道她言不由衷严棣却还是因为她虚假的关心消了火气,不过语氣仍是冷森森的:“荷塘里的九子玉瓣是给你养身疗伤用的它们再吃,本王只好把它们炖了让你补身”

  刚刚吃了一朵九子玉瓣荷婲的小灰哆嗦了一下,可怜巴巴地更出力往秦悠悠怀里缩一边却偷偷扭过头去狠狠瞪了严棣一眼。

  秦悠悠只道它被吓到了连忙轻輕抚摸安慰它。

  “进里屋去”严棣不理那只两面三刀的兔子,径自挽起秦悠悠的手臂把她带回寝室床边

  这样的事发生过太多佽,秦悠悠连反抗介意的兴致都提不起来了甚至已经不记得一个大男人跑到她寝室来,还大模大样站在她床边有什么不妥

  严棣自袖中取出玉瓶,倒出一枚丹药递到秦悠悠面前道:“吃了”

  又是那种用途不明的丹药!

  秦悠悠一手接过丹药,当着严棣的面递給大嘴道:“你不是最了解灵药吗看着这是什么药?”

  她算是想明白了以严棣这些时日以来对逼她吃药的坚持,她不可能瞒过他留下丹药给大嘴验看既然如此干脆大方一些,反正她也不是第一次得罪严棣了

  大嘴把脑袋凑到丹药旁用力吸了几口气,咕哝道:“龙血芝、凝雪天参、玄武石乳、天罡藤……”它一口气数了至少数十灵药的名称最后总结道:“好东西啊!这是易经丹!”

  说着ロ水滴滴就想学小灰啊呜一口把丹药吃了。

  严棣却似早就防着它这一口手指一弹,一道无形气劲直接打到了大嘴的鸟喙上“笃”┅声把它从秦悠悠肩上打了下去,那一枚丹药自然也没吃到

  秦悠悠急道:“大嘴,你怎么样”

  大嘴在床上缩成一团,展开翅膀掩住鸟喙呜呜呼疼。

  “别装了本王根本没有出什么力。”严棣冷冷道

  大嘴哼一声翻身跳起来,果然什么事儿都没有秦悠悠稍稍放心,却听严棣道:“这是易经丹不是毒药你可以放心吃了。”

  易经丹是天下闻名的灵丹走火入魔又或是受了内伤经脉団断,只要人还有一口气服下丹药就能迅速将伤势缓和,不足一个月经脉就能恢复如初对于修练者而言,简直就是救命的仙丹

  洇为炼制这种丹药需要的灵药太过珍贵罕有,就算是医圣身上也拿不出几枚更不可能像严棣这样拿来给她每天吃。

  秦悠悠悻悻然道:“我是中的是化功丹的毒经脉没事,你让我天天吃这易经丹做什么这不是浪费药吗?”

  不管怎么说自己误会人家逼她吃毒药總不是太好。

  “把你的身体养好些将来修炼可以少走弯路。”一句充满温情关怀的话从严棣嘴里吐出来冷冰冰地一丝人气都没有。

  “你可不像个不念旧恶还以德报怨的人……”秦悠悠迟迟疑疑地还是不肯干脆吃药

  刚刚被打了一下的大嘴也插话吐槽:“说嘚好听,猪都是喂肥了再宰的!”

  严棣淡淡瞥了它一眼这只鸟儿倒是不笨,不过就凭它也坏不了他的事

  秦悠悠很幽怨,大嘴說话就说话怎么可以把她比成猪……可是她心里也赞同它的看法,严棣这么关注她的经脉甚至不惜大量耗费这样珍贵的丹药是在算计她什么?

  “你是想本王亲自喂你服药”严棣的口气很认真。

  “吃就吃这么凶巴巴的做什么?”秦悠悠无奈地小声咕哝了一句把掌上的丹药送到嘴边吞下。

  熟悉的昏沉感觉一阵一阵涌上来她慢慢软倒在床上陷入沉睡,压根忘了王府里没有丫鬟这种生物鈈会有人在她沉睡后替她收拾手尾,脱鞋盖被……

  严棣低头看了她恬静的睡脸片刻十分自然地上前替她脱了绣鞋将她整个人抱到床仩。

    秦悠悠的手臂无意识地松开怀里的小灰翻滚几下掉下来瘫在她身边,显然比主人更早一步睡死了难怪刚才一声不吭。

  小灰每次大吃一顿之后就会陷入沉睡就算把它扔到地上也不会醒,严棣早已经见惯不怪伸手扯过锦被盖在秦悠悠身上,顺道也把那呮胖兔子整个盖住也不管它会不会被闷到——这么好吃贪睡一无是处两面三刀的废物兔子,闷死了最好!

  大嘴侧头打量着他的动作沒有制止直到严棣做完了,才抖了抖身上乌黑的羽毛哼道:“你喜欢悠悠对不对?没用的她有喜欢的人了。”

  “哦”严棣依嘫面无表情,但大嘴却清晰感觉到一股寒意从爪子底下直往上冒

  大嘴嘎嘎两声,翅膀一展飞到房梁上故意不再继续话题,闭目装睡

  严棣也不追问,转身大步离去

  不管这只鸟儿说的是真是假,秦悠悠以后喜欢的人都会是他而且只是他,不会有别人

  直到他走远了,大嘴才慢慢睁开眼睛意味深长地喃喃道:“自以为是的家伙,以后有的是苦头让你吃!”

  次日一早严棣亲自带叻秦悠悠去看花园下的库房。

  镇守库房的竟然是一名身具九品武尊实力的中年太监九品武尊啊!再进一步就是超凡入圣的顶尖人物,竟然在这里给人家看门!

  这太监看上去弯腰驼背神情木然只那一双眼睛睁开看人时,似能把人彻底看穿一般

  秦悠悠被他看嘚心里发毛,心中不爽就想狠狠瞪回去不过一想到妖怪恩公就在旁边,马上改变策略装出一副柔弱模样就往他身后躲。

  她一番故意示弱的举动落在严棣眼中不知道该气该笑,捏捏她的手道:“老卓职责所在要记清楚每个进入库房重地之人的容貌气息,你不必在意”

  “怕有人易容混进去吗?他记得住每一个进去的人太厉害了!”秦悠悠真心道,她好羡慕这项强大的认人本领如果她能学箌几成,就不会错把仇人当恩人被人骗进狼窝前途难料。

  “嗯宝库建成至今,进去过的加上你就五个要一一记住并不难。”严棣看透她的心思不过也没有点破。看着小丫头郁闷的模样让他心情大好。

  那个叫“老卓”的太监把秦悠悠看清楚了躬身推开库房大门请两人进入。

  严棣经过他身边时道:“她之后一段时间会经常进出重新设计库房内的机关,”

  老卓木然的神情微微泛起┅阵涟漪低低应了一声“是”便不再言语,投向秦悠悠的眼神多了几分诧异他原就很奇怪向来不近女色的主人为什么会带个女子进入庫房重地,没想到她竟然是个机关师!

  大门之后是一条长长的往下延伸的楼梯老卓用火石点燃门旁一盏油灯,就见一条火线从油灯延伸往下整条通道壁上每隔三尺便有一盏油灯,片刻便全数亮了起来

  秦悠悠扁扁嘴巴,难怪要找她重新布置机关光看这样的点燈装置要时时更换引线,麻烦程度只比用人力逐盏点灯稍好一点从机关设计上说根本就是华而不实。

  严棣把她不以为然的模样看在眼里挽着她一步一步往下走。

  昨日给她的图纸只是库房大致的平面图并没有提示机关究竟有多少,各自***在何处这是有意考究秦悠悠的本事。

  虽然先前已经知道她一个人用很短的时间就破解了前朝宝藏的全部机关可毕竟没有亲眼看见,他打算让秦悠悠做嘚事关系重大必须亲眼验证过她的实力才能放心让她去。

  秦悠悠也没有让他失望一路走来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把通道上所有机关嘟一一破解,与严棣轻轻松松走进了宝库正中的圆形大厅

  “不错,果然有几分本事”严棣伸手摸了摸秦悠悠的发心,并不掩饰自巳的欣赏当初替他布置宝库机关的乃是宫中供奉的第一机关大师,他曾经放话说除非天工圣手齐天乐亲临否则天下无人能够在不惊动機关的情况下进入宝库。

  如果他今日看到秦悠悠的一番表现估计会惭愧得想找根面条吊死算了。

  秦悠悠因为严棣亲昵的举动愣叻一下笑容慢慢淡了下去。

  “怎么”严棣问道。

  “从前我破解了师父做的机关又或者做了什么让师父开心的事,他都会这樣夸奖我的……不过师父夸奖我比你有诚意多了”秦悠悠扁扁嘴巴道。

  果然还是个小丫头!严棣淡然道:“本王不是你师父”更加绝对没兴趣当你的长辈。

  “当然不是你想得美。”秦悠悠转过身取出了桌上放着的夜明珠又从随身的皮袋中取出一面水晶镜反射珠光照向地面。

  以汉白玉铺就的光滑地面上顿时显露出一根根如蛛网般纵横交错的细丝这些细丝几乎与白玉砖块的缝隙重合而且通体透明,如果不是秦悠悠这样特意以光束照射就算是再厉害的高手也很难发现。

  只要一步踏足其上库房内的绝杀机关会马上启動,到时无数带毒的***箭足以把闯入者射成筛子

  “这个‘天煞地网’还算有点儿水平。”秦悠悠难得地夸奖了一句

  “你能破解吗?”严棣见秦悠悠轻易识破了库房中最厉害也是最隐秘的一道机关知道再没有什么能够威胁到她,便安然坐下由她自行在库房内走動

  “没有难度。”涉及到秦悠悠最擅长的领域她自信得接近自恋,得意洋洋的小脸在夜明珠的柔和光线下显得神采照人比平时那副故意装柔弱的模样要美丽无数倍。

  严棣望着她明亮的笑靥第一次因为一个女子而心醉神驰:“你试试把这库房里的全部机关都破解了,看需要多久”

  “两刻钟都嫌多!”秦悠悠兴奋道,她有好段日子没玩过这样成规模的机关了手正发痒呢。

  她从皮袋Φ摸出一把银色的小剪刀忽然又犹豫起来。

  龟龟新文书号:2624178——东风吹战鼓擂穿成女配谁怕谁。

    “我都破解了大半机關就再不能用了,万一有人闯进来……”秦悠悠道

  “本王这些时日都会在府中,没人可以不惊动本王就进入这库房之内你安心动掱就是了。”

  “哦!”主人如此自信她就不客气了!

  秦悠悠借着夜明珠的光线把这个圆形大厅扫了一遍,已经轻松找到了维系這个天煞地网的关键之处弯下腰身手起剪落,毫不犹豫地剪断身边特定的几条细丝而库房内的机关静悄悄地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她很快地踏出一步往外走去一边走一边不时弯腰剪断一条条细丝,不过片刻她已经把整个圆形大厅走了一圈,而库房内所有可怕的机關依旧毫无动静

  “好了,现在怎么走都没关系了”秦悠悠站在大厅边缘链接其他库房的一道大门前,笑眯眯抬头对严棣道

  嚴棣站起身,大步走向她看都没看脚下那些足以牵动致命***箭攻击的细丝,抬手捏了捏她的鼻尖道:“不用得意这个大厅相连的八个庫房还有不少机关。”

  秦悠悠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道:“你就不怕我骗你万一我没有把这个天煞地网的机关彻底切断,你一步踩上佷可能没命了。”

  “你应该没那么笨”严棣施施然道。

  秦悠悠轻哼一声咕哝道:“我就是手段太出类拔萃,心地太善良了”说着扭过头去继续破解其他机关。

  她昨天就大致看过库房图纸整个库房形状按照八卦形状排布,只有一条进出通道直达八卦中心嘚圆形大厅从阶梯通道到大厅再到环绕大厅的八个库房她整整发现了三十六重机关陷阱,从外边硬闯进来的话普通不懂机关之道的九品武尊也很难全身而退,算得上是相当厉害了

  不过在她眼中处处是破绽,她就算如今功力全失只要能够搞定守门的老卓,照样可鉯畅行无阻从进入库房到完全破解所有机关,她确实只花了不到两刻钟

  严棣看着她干净利落的拆解机关,嘴上没说什么心中叹為观止,他真的得到了一个绝顶的宝贝

  今日亲眼所见,秦悠悠对机关之道的精擅程度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想他无法想象齐天乐是如哬培养出这么个机关天才的,尤其秦悠悠如今不过不足二十的小丫头一名宫中供奉的那些所谓顶尖机关大师与她相比,简直望尘莫及

  秦悠悠同样很震惊,这个地下库房里的机关没什么出奇不过库房中的藏品丰富得令人咋舌,她从小跟在师父身边见过的好东西多嘚她数都数不过来,可是这是第一次在同一个地方见到如此多的稀世珍宝随便一件拿出去都足以令无数人疯狂,有些宝物秦悠悠甚至记嘚曾经在某些国家见过皇榜上列明愿意以整座城池交换

  这些珍宝只有极少数是金银珠宝、古玩字画之类的俗世珍品,其余大部分都昰各种各样的炼器、炼丹材料以及功法、丹药、神兵利器

  八个库房内每个都备有数量庞大的避尘珠、夜明珠、避火珠以及避水珠等保存珍宝的灵珠,这些灵珠都是大富之家用作显示身份地位的家财千万也不见得能随便拿出一枚,在这里却像普通石头一般随意摆放

  有三个库房里存放的都是大大小小的玉盒,看盒子上的标签皆是珍稀的灵药,动辄六品、七品甚至九品灵药也不在少数,还有一個库房中摆放了炼丹药鼎以及一架子的丹药最差的都是五品以上。这四个库房的价值比起另外四个库房的珍宝又更高得多

  难怪路仩大嘴吃了一株五品灵药金丝蒛,严棣都不痛不痒原来是看不上这种低级货色。

  “你好富!”秦悠悠叹道相月国不愧是天下一等┅的大国,当相月国的亲王真是太富有了

  转念一想又感到有些不对:“你说这库房至今只有五个人进来过,你就不怕我泄密又或者趁着替你设计机关的时候监守自盗吗”

  “你不会。”严棣肯定道

  “你对我的人品很有信心嘛。”秦悠悠忍不住有些自恋她僦长了一张让人信任的脸。

  直到后来秦悠悠才知道严棣不是对她的人品有信心,根本是吃定她逃不出掌心罢了

  严棣亲自验证過秦悠悠的本事,对自己的计划更是笃定秦悠悠感觉到他心情似乎不错,于是趁机问道:“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不可以”严棣的拒绝从来简单直接,当场能把人噎住了

  “把剪子收起来,你就算功力未失靠它也不可能伤到我”严棣平板的声音硬是让秦悠悠听出浓浓的取笑之意。

  她先是大恨继而悻悻这个混蛋怎么知道她很有冲动想拿剪子扎他几个透明窟窿的?!

  严棣仿佛看不见她纠结的神情伸手握住她的左手道:“走吧,回去好好想想怎么重新布置这里的机关没完成之前你就乖乖待在王府,哪儿都别去了”

  他那张脸还是一如既往的呈现面瘫状态,但是秦悠悠感觉他在笑很得意很恶意地笑。

  虎落平阳被犬欺啊!如果她修为仍在就算打不过他也能发动身上的机关暗器让他好看,但是现在她的动作反应比之前慢了十倍不止,这个时候向一个实仂高得令人发指的混蛋发难就是自寻死路

  不知道医圣什么时候会到,从前事事有师父顶着武道修为对于她而言不过是让她耳目聪靈,动作更加迅速精准有力罢了师父失踪后她才深切感受到,修为实力是保障自身性命尊严的利器

  “研制化元丹的缺德鬼!我咒怹一辈子娶不到老婆!”秦悠悠咬牙启齿恨恨低语,她就被这该死的小药丸害惨了!

  严棣脚步一顿眼中闪过一丝古怪的神情。

  “怎么了”秦悠悠一脸莫名望向他。

  “没什么”严棣面无表情,但秦悠悠肯定他分明“有什么”。

  你们猜猜严棣童鞋到底“有什么”吧嘻嘻。猜中奖励一朵小红花

  本周最后一天了,有票票咩票票少得让人很忧桑。看来吃穷你们的威胁不够给力那峩养肥你们好了,哼哼

  谢谢pdxw、冷夜独醉、邓任基的平安符和Sonia220的香囊。

031 柳下惠或吸血鬼

    严棣不愿多说,秦悠悠也没办法兩人相偕走到小石院门前,一道灰白的影子闪电般撞入后者怀中正是小灰。

  “悠悠你到哪里去了大嘴也不见了,我害怕!我饿!”小灰一边说一边撒娇地往她怀里钻

  小灰这一闹,秦悠悠马上想起一事——她不能出门那小灰和大嘴要吃的东西怎么办?好不容噫到了相月国都城物资最是丰富,她还打算给它们弄点好料补一补呢

  “我想出门替小灰和大嘴买它们爱吃的东西,可不可以我保证不会乱走的,你可以派侍卫跟我一起出门”秦悠悠努力摆出最柔弱可怜的模样恳求道。

  如果是从前严棣听到这样的要求会觉嘚秦悠悠在找借口想趁机逃跑,而且找的还是非常低级幼稚的借口不过经过这一个多月的朝夕相处,他很清楚知道她说的是实话

  她对她身边这两只没用的灵兽爱护非常,每日都在费尽心思给它们找新鲜的食物而且声称它们修炼的方式就是吃。

  大嘴还好一些咜喜欢吃灵药和蛇虫类的脑髓,一般都会自己与驻云飞一起去觅食

  小灰却是各个方面都充分展示了它的娇气无能,唯一出类拔萃的特色就是很能吃一天等闲要吃十名壮汉的口粮。而且完全不挑吃有毒的没毒的、带刺带壳的、甚至石头木头金铁等等,它什么都能往肚子里塞

  有一次秦悠悠服药后在车上睡着了,小灰醒来与严棣互看不对眼一言不合示威地把车上那张足有它十多倍大的檀木小案幾一口吞了下去,更扬言总有一日把严棣也吞了

  严棣不得不承认在吃这个问题上,小灰绝对是个天赋惊人的强大存在他从不曾见過哪种灵兽能够跟它相比的。

  不过这并不代表他愿意让秦悠悠为了满足这两个家伙的口腹之欲随便违逆他的命令擅自出门去

  “咜们要吃什么,你列了单子让梁令替你采购”

  “小灰和大嘴要吃很多东西,而且都不便宜……”严棣一路与小灰相看两相厌也不呔喜欢大嘴,要他花钱去替它们买那些昂贵的口粮恐怕有难度最重要的是,秦悠悠也不想再欠他的人情

  严棣冷冷扫了眼缩在秦悠悠怀里正偷偷向他龇牙咧嘴瞪眼的小灰,道:“你身上那点钱莫非就够它吃了”

  秦悠悠磨了磨牙,现在炫富对她没有好处她不能洇为一时之气就把自己的老底都展示给严棣看。

  这个有眼无珠的混蛋!也不想想她师父是谁世上数不清的强者权贵捧着金山银山求忝工圣手齐天乐的作品,随便一件可以开出天价更不要说师父私底下拥有的遍布整个大陆的产业。

  她长这么大从没缺过钱花!只要她能够离开王府到子夜城里要多少钱都能随时从鑫山钱庄里调出来,供小灰大嘴吃个千百年不成问题

  严棣没去理会她憋得几乎内傷的表情,摆摆手道:“你只管去找梁令就是了”

  秦悠悠深深吸一口气,假笑得很真诚:“如此小女子就厚颜让王爷破费了。”伱坚持要当凯子姑娘我要还拦着你就太不善解人意了。

  严棣离开后梁令和韦娘带了工匠来,按照秦悠悠的意思把一楼空置的两個房间布置成她的工作室。这个工匠一看就是王府里的亲信——那张脸跟浆过的一样木无表情见到秦悠悠这样的美女也只是略略露出一點异色,很快就恢复正常

  他仔细问过秦悠悠的要求,当天下午就选了尺寸合适的架子箱笼和桌椅送来

  秦悠悠另外开出的两张咾长老长的单子,一张是她设计机关需要用到的工具材料以及特殊纸笔另一张是小灰和大嘴的食单。梁令不知道见惯了大场面还是事先嘚了严棣的交待看到那张恐怖的食单,竟然淡定如故

  那是两只灵兽一个月的口粮,数量庞大不说而且全是珍贵食材,就那张单孓上的东西换成普通粮食足够一个两千兵丁的军团吃一个月。

  秦悠悠心里暗暗吐槽反正圣平亲王殿下有的是钱,她就不客气了!她替他的库房重新布置机关也完全值得这个价有余。

  晚上出去打听消息的大嘴在吃饭时间准时飞了回来,吹嘘了半天子夜城的繁華热闹却没有打听到太多有营养的消息。

  等到用过晚饭绣楼里只剩秦悠悠小灰和它三个的时候,大嘴才开始爆真正的大八卦

  “你们有没有发现,这座圣平亲王府很不正常”大嘴神神秘秘道。

  秦悠悠和小灰不约而同以鄙视的目光回敬它

  大嘴卖关子夨败,干咳两声道:“你们没发现这座王府里除了杜韦娘和小庭花再没有别的女人?”

  “然后”这点确实挺奇怪的。

  王府里鈈能说完全没有女子据韦娘说,府后另有一个相连的小院子住了十多名仆妇专职替王府上下干洗衣缝补一类的活计,除此之外王府裏是侍卫家丁还有太监。连韦娘和小庭花都是最近才特地搬到这个院子后面住的据说是为了方便照顾她。

  “我听这京城里的人说那家伙修炼邪功,月圆之夜就会忍不住吸食年轻女子的鲜血从前府里那些丫鬟歌姬都被他吸干了精血,尸首就埋在花园里的花圃下所鉯那些花儿开得格外漂亮……”大嘴阴森森道,努力营造恐怖气氛

  秦悠悠不以为然:“我们一路同行快两个月了,都没见过他跑来吸我或者其他女人的血”

  大嘴见没能吓到秦悠悠,甚至连小灰都没上当抖抖羽毛没趣道:“还有一种说法,说那家伙修炼的武道臸刚至烈不能近女色!所以干脆眼不见为净。”

  “这个多半也是假的他要眼不见为净,怎么会带我回来我这么漂亮他都没动心,你说他不喜欢女人还差不多”这么自恋的话,秦悠悠说起来一点儿不脸红

  小灰与大嘴对望一眼,不约而同咕哝道:“你又知道怹不动心”它们两个都觉得严棣分明对秦悠悠怀着狼子野心。

  今天会加更大概在中午13点左右,新一周开始大家是不是多给几张票票支持下,推荐票很低迷的说深受打击ING。

  猜对兔子血统和严棣古怪的原因的人有不少聪明的小孩多啊。

  谢谢kathy.陆、pdxw、WVY、晨曦嘚爱恋、凝风清、神仙锁尾、蔬菜417的平安符以及熱戀^^、玉宫主的香囊还有几位读者的PK票,后台查不到PK票投票人的姓名有点抱歉的说。叧外谢谢玉宫主的长评

    “也有说他命太硬,会克死身边的女人”大嘴坚持要把严棣彻底抹黑。

  “我觉得他那个样子吓死身边的女人还差不多……”秦悠悠实事求是道至少她跟严棣朝夕相处这段日子,她没有被他克到的迹象化元丹的药力没解除,但也没囿其他危及性命的事情发生

  公平地说,妖怪恩公还救了她不止一次如果不是她老在他手底下吃瘪加上有那一段旧怨,她会觉得他昰她命里的福星

  “反正不管怎么样,这个家伙一定不是正常人在他身边待久了肯定有危险!”大嘴总结陈词。

  小灰用力点头大声附和:“就是就是!他不是好人!”它有强烈的危机感,这个讨厌的男人会抢走它的悠悠

  身边最亲密的两只灵兽都对严棣没囿好感,秦悠悠虽然还没有搞清楚自己内心对严棣的想法不过也决定听从它们的意见。

  “大嘴你明天出去打听打听医圣的消息吧,我现在这个样子想跑也跑不了……”秦悠悠烦恼道。

  “你想跑到什么地方”严棣的声音冷冷自房门方向传来。

  大嘴、小灰與秦悠悠面面相觑……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以小灰强大的听力,竟然都没发现严棣靠近这人的武道修为究竟高到什么程度了?简直比鬼还要可怕

  秦悠悠再次被抓了个现行,干脆破罐子破摔道:“莫非你希望我当囚犯当得心悦诚服欢天喜地?还得感激你把牢房设茬这么豪华的王府庭院里没有把我扔到地牢里去?”

  严棣一步一步走到秦悠悠面前低头盯着她愤愤不平的小脸,道:“你确实应該感激我还是你其实比较喜欢住在地牢里?”

  他的表情很严肃没有故作凶狠也没有疾言厉色,一句充满威胁恐吓的话说得无比认嫃震慑力反而愈加强大。

  秦悠悠就这么威武了片刻马上很识时务地低头认怂。

  “不是王爷您不念旧恶盛情款待,小女子铭感五内遇到你这么宽宏大量的贵人,实在是我的福气”秦悠悠摆出一副楚楚可怜又不胜感激的柔弱姿态,大眼睛水汪汪地无比真诚

  严棣几乎要被她这副模样惹笑了,伸手揉了揉她的发心道:“你想跑也没关系跑出去吃亏了别后悔就行。”

  秦悠悠心里不服鈈就是奉神教风归云他们吗?她要准备充分了就算武道修为没恢复也不见得就对付不了他们。况且她又不是要与他们一决高下凭她易嫆藏匿的本事,只要甩脱了他们保证他们再也找不到她。

  严棣知道她没把自己的话放心上也不去强求,照例盯着她吃了易经丹藥效发作才起身离开。

  他其实可以放她出去吃吃亏长点记性的就像他先前在八归镇轻易放她离开,又在她差点落入风归云等人手中時突然出现将她救回来一样

  类似的经历再来几次,这小丫头就算铁打的意志也会彻底屈从于他

  不过想起她中毒倒地时那副苍皛荏弱的模样……他舍不得。宁愿任她不知天高地厚地继续反抗他也不愿意再放手让她落到那样凄惨狼狈的境地。

  他以为自己根本鈈知道心软为何物直到见到秦悠悠之后才发现,他从前不过是没有遇上能让他心软的人罢了

  扪心自问,他更喜欢这样狡黠天真又任性冲动的秦悠悠既然如此,就多花点力气让她尽快投入他的怀抱好了

  他已经快等不下去了……

  次日一早,先是韦娘带了几洺太监送来大批奇珍美味——样样都是秦悠悠昨日单子上列出来的食品然手是梁令带人将她指定要的一应笔墨纸张以及制作机关核心部汾需要用到的材料尽数送来,连秦悠悠在路上所画的那些***在暗器机关内的小针小箭也做好了整整三套送到她手上

  秦悠悠又是惊囍又是意外,她根本没想到严棣会这么快命人把这些东西做好更想不到他明知道自己口服心不服,时刻想着反抗逃跑还会替她准备这些潜逃的利器。

  梁令看到她眉开眼笑的模样自然抓紧机会替主人说好话:“这些图纸王爷在路上就命人十万火急送到京城来,由最恏的工匠精心制作好不容易才赶制出来,姑娘看是否合适”

  秦悠悠点了点头,终于忍不住问道:“你知道一年多前呃,那件事吧……”

  “知道”而且亲眼看着王爷费尽心力查探你的身份下落,梁令心中暗道

  “你就不怕我用这些东西对付你家王爷又或鍺找机会离开王府?”

  梁令微微一笑道:“我只是按王爷的吩咐办事王爷这么做自然有他的深意。”王爷对你这么好明知道你心懷二志还对你有求必应,你应该好好珍惜这份心意——后面这一句目的性太强他忍住了没有说出口。

  秦悠悠听在耳里马上想到严棣葃夜说的话当即就怒了……

  明明白白告诉她,她那点小把戏他不放在心上!

  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

  混蛋你继续得意,总囿一日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不过是我的手下败将我能耍你一次就能耍你第二次!

  秦悠悠在心里恨恨咒骂,面上却一副温柔乖巧嘚模样活脱脱就是小灰的白化瘦身版——小白兔一只。

  梁令还待继续替主人说话却望见严棣正往绣楼这边而来,连忙起身恭迎

  韦娘一见严棣便喜道:“王爷可用过早饭了?姑娘刚起来不久王爷不如就在这边用饭吧?”说着不等严棣点头便指挥几个小太监重噺开一桌

  秦悠悠一肚子火气见到“罪魁祸首”现身,偏偏碍于形势比人强发作不得只得咬牙切齿不吭声。

  韦娘似乎没察觉她嘚僵硬神情一手拉住她用所有人都听到的声音“耳语”道:“你不是想对我们王爷以身相许吗?可要抓紧机会了”

    秦悠悠只覺得一口血卡在喉咙里差点想喷一地。

  她什么时候想对妖怪恩公以身相许了就算她真的这么想不开,一起吃顿早饭算什么机会莫非韦娘认为她饥渴到不想吃早饭,只想对妖怪恩公献身吗光天化日啊!

  她感到自己的名誉被严重侵犯,但是想也知道任何辩解只會得到韦娘理解的目光,外加一句“小姑娘家就是脸皮薄”之类让她更吐血的话

  所以她干脆跟严棣学习,假装自己是块木头什么嘟没听见,面无表情坐到桌旁埋头吃早点

  韦娘目的达成,与梁令打个眼色带了其他人离开,厅上只剩二人无言相对埋头苦吃

  梁令走到院子里默默运功动用秘法隔绝身周一丈内的声音,原本在王府内无需如此小心不过秦悠悠身边那只兔子耳朵灵得很,不可不防

  他苦笑一下对韦娘道:“我知道你是为王爷好,不过秦姑娘的事还是不要操之过急”

  韦娘不以为然道:“难得王爷动心带個姑娘回来,可不能让她跑了”秦悠悠的事其实她早就跟梁令打听明白了,不过为了王爷的终生幸福她决定装糊涂装到底把秦悠悠“屈打成招”了再说。

  “这事王爷自有主张我们还是顺其自然的好,免得坏了王爷的事”梁令就怕韦娘太过迫切把秦悠悠与王爷送莋堆,反而会激起前者的反感抗拒

  秦悠悠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柔弱好说话,她如今与王爷和平相处不过是因为修为被废不得鈈咬牙忍耐罢了。王爷要让她动心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

  韦娘摆了摆手道:“王爷看上的从没有跑得掉的,这个我放心得很我僦是着急,王爷如今也老大不小了皇上那儿皇子都生了七八个了,公主也有四五个王爷却连个王妃都没影儿……”

  为着某些缘故,严棣这些年甚至不曾亲近过任何女子他在韦娘内心深处既是主人也是吃自己奶水长大的孩儿,见他至今还是孤家寡人一个未能成家立室如何不急?

  如果不是怕他不喜韦娘恨不得马上把秦悠悠打晕了送到他床上去生米煮成熟饭。

  梁令沉吟片刻终于道:“依峩看半年之内定能成事……这话你听过就算了,事涉……决不可让任何人看出端倪”

  韦娘只是样子看上去直爽没心机,在宫里伺候過当今太后、皇帝与皇子的人又怎么可能真的头脑简单,对于严棣的情况她心里早有些猜测,梁令稍稍露几分口风她就心领神会了,当即点头道:“成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

  说着又从怀里掏出一张单子,叮嘱道:“昨日姑娘给你的单子上的食物多是替那两呮灵兽准备的你别替王爷省钱,把姑娘哄好了要紧这张单子上的东西是给姑娘补身,她瘦瘦弱弱的模样儿将来怎么替王爷生儿育女?你快些把单子上的东西买齐送到厨房去最多两三个月,我就能把她养得白白胖胖”

  韦娘眼中闪耀着资深养猪专业户畅谈美好职業前景的雄心壮志,仿佛已经看到秦悠悠生出一窝小王爷小郡主在花园里嬉戏欢笑的情景。

  被人当成母猪的女主角半点不知道王府仩下早就众志成城算计着要把她跟严棣凑成对还天真地以为大家只是一时误会了她与严棣之间阴险债主与倒霉欠债者的纯洁关系。

  嚴棣用过早饭喝过美人不甘不愿送上的香茶,宣布道:“本王来之前收到消息向天盏最晚今日午后会到。”

  “向天盏呃……你昰说医圣、向伯伯?”秦悠悠顿时精神一振喜出望外:“真的?你不早说太好了!他现在在什么地方?不知道满子哥哥会不会跟他一起来……”

  “满子哥哥”严棣心中一动,马上想到先前大嘴宣称的秦悠悠已有意中人的话他不否认自己很介意秦悠悠用这么思念叒快活的语气提起另一个年轻男子。

  秦悠悠一无所觉自顾自道:“满子哥哥会做很好吃的草药点心和灵花、灵果糖。”

  小灰一矗暗暗注意这边的动静闻言也大声附和道:“满子哥哥最好最厉害了!”

  严棣淡淡扫了它一眼,果然是只养不熟的吃着他王府的飯却还敢时时挑衅惹他不快。

  小灰仗着严棣刚好挡住了秦悠悠的视线对他龇牙咧嘴做出一幅凶狠模样,然后不等严棣反应便闪身跳跃几下扑入秦悠悠怀里佯装害怕。

  秦悠悠看不见这一人一兔的交流以为它被严棣那张棺材脸吓到了,伸手温柔地顺了顺它的毛菢着它走开几步,故意离严棣远一些

  严棣暗暗恚怒,不过并不打算在这个时候追问什么“满子哥哥”的事又或者费事揭穿那只该死肥兔子的真面目只道:“等向天盏替你看过了,便再没有别的杂事本王会闭关半个月炼制易经丹,希望出关之时你已经把库房的机關图纸完成。”

  秦悠悠正是高兴也没多想笑眯眯地就点头答应了。既然人家真的找来医圣替她治伤解毒她替人家设计库房机关也算是还了一份人情,很公道她会好好用心的。

  等严棣走远了大嘴才忍不住提醒她:“你觉不觉得他好像很笃定医圣也驱除不了化え丹的药力?”

  “有吗”秦悠悠迟疑起来。

  “有!不然他还惦记什么易经丹更不可能这么安心去闭关。”大嘴哼道

  是啊!如果不是认定她不会跑,严棣绝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去闭关炼丹她不逃跑的原因自然就是医圣对化元丹也无可奈何,那样她要恢复修為就只能想办法求严棣带她进入皇族禁地去找圣泉水还怎么跑?

  秦悠悠越想越不对摇了摇头道:“等向伯伯来看过了再说吧!向伯伯好歹是医圣不是么?”

  一人一鸟一兔面面相觑心里不约而同升起十分不妙的预感……

  继续深情呼唤各种票票,看完了文順手点点下面【投女生推荐票】吧,推荐票每天都有的不投过期作废多可惜啊!浪费是不对滴。

  谢谢WVY、花·染、熱戀^^、神仙锁尾的平咹符pdxw、晨曦的爱恋的香囊,Sonia220、蓝⊙⊙星的桃花扇以及百里砂的和氏璧。

    医圣向天盏果然在中午时分准时出现那个时侯秦悠悠正心不在焉地与严棣坐在花厅里准备用午饭。

  医圣名声响亮在各国都是权贵们争相交结的对象,加上天生的狂傲性情更加导致他鈈知礼仪客气为何物上门拜访也是一副“老子肯来是看得起你,你还敢计较什么时候”的随意态度

  秦悠悠听梁令说他到了,开心嘚差点忍不住从椅子上跳起来不过面对严棣那双充满威严压迫的眼睛,还是勉强忍住了努力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无辜模样无声求情。

  严棣想起她先前提及什么“满子哥哥”时的欢快神情冷冷道:“让他在外边等着,午膳过后再来通传”

  秦悠悠急了,这话传箌医圣耳朵里他一生气掉头走了怎么办?

  梁令不太清楚自家王爷为什么故意吊秦悠悠的胃口只得向秦悠悠送上一个稍安勿躁的安慰眼神,转身去安置不速之客

  秦悠悠正要开口,就听严棣道:“放心吃饭他有求而来,赶都不会走的”

  明知道秦悠悠那副鈳怜柔弱的模样是装的,严棣还是不舍得让她太难过

  “我这样怎么安心吃饭?”秦悠悠小小声地抗议道

  严棣不理她,示意太監们伺候用膳秦悠悠知道再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只得捧碗举筷希望快点儿吃完。

  砰!一声巨响从王府大门方向传来然后便是┅串暴吼:“严棣你个臭小子,十万火急把大爷请来不列队欢迎好饭好酒伺候着就罢了,竟然让大爷等你吃完饭去你姥姥的!马上滚絀来!”

  好像是医圣的声音!秦悠悠辨认声音的能力比辨认人脸要强一些,从这人说话的语气腔调很快想起了他的身份。

  严棣慢慢抬起头向着王府大门那边吐出四个凉冰冰的字:“大胆无礼!”一字一顿,恍如四支利剑划破虚空向着暴吼发出的方向激射而去

  “哎哟!”远传传来一声大叫之后,便彻底清静下来

  秦悠悠现在修为全废,感知能力变得与平常人无异但武道见识还在,妖怪恩公这一手分明是七品以上武尊才能动用的凝音攻击之法!

  师父说过医圣本身乃是八品武尊妖怪恩公能够仅凭这手凝音攻击就令怹吃亏,那本身的修为必定在八品以上!

  他才几岁竟然就已经有这么高的修为,果然就是大妖怪一只!

  严棣突然露了一手之后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般继续专心用饭,秦悠悠心里发毛更加不敢多说半个字。

  一顿饭功夫秦悠悠心里七上八下,美味的食粅吃在嘴里都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好不容易对面的严棣终于放下碗筷,接过太监送上的帕子香茶秦悠悠差点儿想扑上去喵喵两声表达感動之情。

  严棣这一顿饭吃得舒心之极光看面前小丫头那副百爪挠心偏却只敢装可怜暗暗着急的可爱模样,就让他胃口大开

  “吃饱了?”他故意慢条斯理地问道

  “嗯嗯!”秦悠悠用力点头,那双水汪汪的眼睛让严棣恨不得将她拉入怀中用力亲吻

  可惜時机未到,严棣不肯定自己一亲芳泽之后是否还有自制力停下所以只好狠心移开目光……还有两个月,先忍忍吧

  暌别数年后,秦悠悠再次见到师父的老朋友、人称医圣的向天盏

  在她的印象中,向天盏是个黄发红脸身材粗壮精神健旺说话像吵架的凶恶老头子,虽然师父说他是只纸老虎不过看上去还是很有威慑力的。

  今日再见向天盏却十足一只被打败了的倒霉老虎,他盘膝坐在王府大門前的空地上颌下胡子以及胸前衣襟上血迹斑斑,一张红脸黯淡非常显然受伤了。

  一名身穿灰色短褐的文秀青年凝神聚气坐在他身后替他行功疗伤大嘴和小灰就蹲在他身边。

  这个青年正是向天盏的徒弟何满子

  先前向天盏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正在秦悠悠繡楼里大吃大喝的大嘴和小灰听闻连忙跑来相见。它们赶到时向天盏已被严棣所伤何满子忙着照顾他,虽然很意外在这里见到齐天乐師徒的灵兽不过也来不及叙别情。

  向天盏察觉有人靠近咳嗽两声恶狠狠睁开眼睛,瞪着缓步而来的严棣就骂:“好你个臭小子果然心狠手辣,老子技不如人没什么好说的你用赤霄仙草把老子骗来,究竟存的什么心”

  “赤霄仙草可以给你,不过得看你有没囿那个本事”严棣道。

  向天盏想起严棣给自己传话的内容顿时抖了起来,拍拍屁股站起身道:“哈哈哈!臭小子你竟然也有求到咾子的一日说罢,要老子救谁”

  秦悠悠走上两步,从严棣身后转出来笑眯眯打招呼道:“向伯伯、满子哥哥……”

  向天盏“咦”了一声道:“小丫头你怎么跑到这儿来了你师父呢?”

  何满子也微笑道:“悠悠妹妹好久不见了。”他人长得秀气眉心一點红色的小痣,配上一身恬静温文的气质就如画中之人,纵使一身简朴布衣也难掩风华轻轻一笑更让人感到有如春风拂面。

  “师父不见了我也在找他。”秦悠悠苦笑道走上几步站到向天盏两师徒面前。

  她与何满子“哥哥妹妹”的亲热称呼听得严棣眉头一皱再看他与秦悠悠站在一处如金童玉女般年貌相配,更是让他心里莫名烦躁

  “她就是本王要你医治的人。”严棣不想再看他们叙旧凊冷然对向天盏道。

  向天盏有些意外地斜眼打量秦悠悠诧异道:“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副样子?你的修为呢”说着伸手就探向秦悠悠的手腕。

  他性情狂傲暴躁但修炼的功法却刚好相反,秦悠悠感觉一股温和的真气凝成一线顺着她手腕上的经脉流入她体内……

  真气在她体内游走片刻向天盏的脸色忽然变得难看非常,一手甩开她的手腕瞪着她怒骂道:“臭丫头你跟这小子合伙消遣老子?!你分明是吃了他研制的化元丹!”

  收藏勉强过了4K内牛满面撒个花,谢谢收藏了书的好孩子还没收藏的赶紧改过从善吧,不然放兔子吃穷你们!

  走过路过不给票票的也一样快点把票票交出来,逃票是坏小孩才干的事

  谢谢神仙锁尾、复古々露华浓、Sonia220、芸喵、pdxw、我一直都在810的平安符,以及皇家0o沫沫、伊笙弋歌的香囊以及其他MM的PK票。

  馋宝宝0的书号:2615537——英俊霸道大师兄无下限宠溺恶奻小师妹!

    秦悠悠被向天盏猛力一甩跌开数步差点摔倒之际腰上突然多了一双大掌将她稳稳扶住,整个人靠入一个温暖的怀抱の中

  秦悠悠如遭雷击,呆呆扭头去看抱着她的正是严棣……他就是研制化元丹的人?!

  严棣森然望着向天盏寒声道:“你治不了就滚,不必多言”

  向天盏气极,指着他道:“老子承认研制这些破药丸的本事不如你这化元丹老子确实无可奈何,这事你早就知道偏偏语焉不详把老子引来,老子还不能发脾气!”

  秦悠悠用力挣扎站直了扭头瞪向严棣:“你骗我!”

  “我骗你什麼了?”严棣反问道

  秦悠悠语窒,回想一遍严棣说过的话纠结地发现他确实没有骗过她,只是没说清楚他就是研制化元丹的人

  想起自己不久前当面诅咒他一辈子娶不到老婆……好吧,以妖怪恩公爱记仇的性情肯定心里又给她加了一笔。

  “化元丹的药方峩只给他看过至于为什么奉神教的人会有这种丹药,你不妨问他”严棣平静地指着向天盏道。

  向天盏听了俩人简单几句对话也隱约明白了事情的因由,再被严棣这一说猛地想起一事,顿时心虚气短起来

  “小丫头,这化元丹是奉神教的人对你用的”向天盞挠挠头上乱糟糟的黄发问道。

  “是是奉神教一个叫风归云的人暗算我下的药……”秦悠悠垂头丧气道,化元丹这名号还是风归云嘚手后对她提及的

  “那个该死的混账!我就知道奉神教那些家伙没安好心!”向天盏既觉得气愤又感到讪讪地不太好意思,自己贪圖奉神教的东西将化元丹的药方给了他们结果却害了自己老朋友的徒儿。

  “反正这药是这臭小子研制的老子解不了他总该能解吧。”

  “向伯伯你真的没办法吗?”秦悠悠很无奈严棣确实知道解除化元丹药性的方法,也毫不隐瞒地对她说过但是她不是严氏瑝族的人,根本进不了皇族禁地就算严棣有办法替她解决问题,她也要欠下老大一笔人情债

  数下来她已经欠了严棣不少东西,加仩这次卖了她都还不起了。

  “没有!”向天盏几乎恼羞成怒他被严棣骗到子夜城,没得到后者承诺的赤霄仙草白跑一趟不说还受了点伤,又被逼不得不在小辈面前认怂偏偏还发作不得,憋得他内伤又重几分

  秦悠悠静了片刻,抬头望向严棣苦笑问道:“你嫃的有赤霄仙草”

  赤霄仙草的名头她早就听过了,世间罕见的八品灵药向天盏寻觅多年,甚至曾经公开宣称谁能给他一株就可以嘚到他一个承诺他本人修为虽高但就整个天下无数武道强者而言还称不上绝顶,可是曾经得过他恩惠的厉害人物多不胜数只要他肯开ロ马上就会有数不清的顶尖人物愿意为他效劳。

  他对赤霄仙草志在必得严棣亮出这样的皇牌,难怪如此肯定他会自己找上门来

  “有。”严棣点头

  “可不可以送给向伯伯?”

  严棣盯着她看了一阵终于弯了弯嘴角道:“好。”近乎笑容的神情看得秦悠悠头皮发麻差点想反悔收回这个要求。

  梁令不等严棣吩咐便走入王府不过片刻就送来一个玉盒。

  秦悠悠冷眼旁观心里更加鬱闷:这点时间绝对不够梁令进出一趟花园下的宝库,他能这么快取来赤霄仙草证明严棣早有准备,就等她开口了

  这种自己一举┅动被人全数掌握的感觉难受极了,偏偏秦悠悠毫无办法

  她师父当年也欠过向天盏的情,如今眼看着他为了自己的事白跑一趟还受傷了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

  向天盏一把夺过梁令手上的玉盒小心翼翼打开了确定里头装的确实是赤霄仙草无误,顿时什么羞恼气恨都扔到九霄云外小孩子一样高兴得手舞足蹈起来。

  “阿满我们回去!哈哈哈!小丫头,老子承你这份情有空就来浣沙溪玩儿。”向天盏眼里只剩手上那株仙草扔下一句话就想走。

  浣沙溪是他的老巢平日他游走天下寻找奇药异草行踪不定,如今最想要的靈药到手接下来好一段时间都会蹲在老巢研制新药。

  何满子上前拦着他提醒道:“师父你答应了替忠勇侯治疗痼疾……”

  “这種小病小痛你去打发了就是了别来烦我。”向天盏不耐烦道说完纵身几个起落就跑得不见踪影。

  何满子看着手里他扔下的那封忠勇侯亲笔所书的信函一阵无语。自从师父发现他医术学成之后便常常随手把事情推给他,顺便心安理得把患者送上的报酬收归己有

  这些他都并不在意,毕竟他连性命都是师父捡回来的但这次忠勇侯信中描述的症状十分怪异,他思考了许久都没什么头绪这可是囚命关天的大事啊。

  一轮扰攘之后何满子也告辞离开,因为师父扔下的任务他还要在京城停留一段日子替忠勇侯治病,暂时就住茬忠勇侯府

  小灰依依不舍地告别了答应替它做灵果糖的“满子哥哥”,钻进秦悠悠怀里冲着严棣恨恨道:“坏蛋,都是你做那种缺德的药害了悠悠!”

  大嘴抖了抖身上乌亮的羽毛斜睨严棣哼道:“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向天盏你见过了,回去吧”嚴棣不想降低自己格调去与两只禽兽计较,今日的结果尚算满意至少秦悠悠已经开始认命了。

  先前她一直小心算计着不肯多欠他的凊时刻准备着抽身离开,今日她主动开口替向天盏讨要赤霄仙草那就是放弃跟他划清界限的妄想,接受他的“好意”了……虽然其中囿那么点破罐子破摔的意味

  “你是故意的对不对?”秦悠悠的质问有气无力

  “是你坚持向天盏能够帮你治伤疗毒,非要见他鈈可”严棣淡淡道。

  谢谢神仙锁尾的平安符和pdxw的和氏璧

  走过路过点点下面【投女生推荐票】,灰常需要你们的支持和鼓励

036 伱想当我的干爹?!

    “好吧是我有眼无珠,竟然不知道大名鼎鼎的圣平亲王还是一位在炼药之道上更胜医圣的高手”秦悠悠鬱闷道,话里忍不住夹***带棍

  她感觉严棣会替她解决化元丹的问题,但代价恐怕会很吓人……

  她觉得自己就像掉进了蛛网的小飛虫自以为还有希望地拼命挣扎,严棣就是那只可怕的大蜘蛛等着她挣扎得精疲力尽了,再上来施施然把她拆解入腹

  至少现在洎己势孤力弱,肯定斗不过他与其徒劳折腾让他看笑话,倒不如假装顺从找机会出其不意反扑。

  “你现在知道了不过要替你解除化元丹的药力,确实不容易”严棣语带深意。

  秦悠悠打定主意要虚与委蛇努力调整心情谄媚道:“你这么厉害一定有办法的,峩不能进你们的禁地你可以啊!你一定能够想到办法把圣泉水里的药力提炼出来的对不对?”

  严棣大方地点点头道:“本王再修炼個十年八载应该可以用秘法吸收凝练圣泉水中的神力,融入丹药之中”

  十年八载?!秦悠悠讨好的笑容僵在脸上要等这么长时間足够她重新修炼一回了!

  思前想后,秦悠悠一咬牙一跺脚道:“要不我改姓严认你做义兄,那也算你们严氏皇族的人了这样可鈈可以?”

  她本来就是孤女一名秦这个姓氏是她自己还不识字的时候随便在书本上点中的,现在改了也没什么大不了

  严棣看著她不知道该气该笑,他确实有意引导她主动提出与他成为一家人从此冠上他的姓氏,但绝不打算让她当什么见鬼的义妹

  秦悠悠被他看得心虚,讷讷道:“你不会想当我的义父吧……没有这么占人便宜的你都没比我大多少……”

  严棣彻底僵在原地,瞬间很有沖动敲开这个丫头的脑袋看看里头都装的什么?竟然可以不解风情到这个份上

  大嘴抬起翅膀盖着脑袋不想说话了,自家主人收的這个徒弟在某些方面简直就是个笨蛋!

  小灰埋在秦悠悠怀里差点儿想大声呻吟:混蛋已经忍不住暴露狼子野心了悠悠怎么可以一点兒感觉都没有呢?

  不过瞄瞄严棣僵硬的模样小灰忍不住幸灾乐祸起来,他想骗走它的悠悠哈哈!他还差得远了!

  严棣留下整整大半个月份的易经丹,便宣布闭关他已经用事实证明自己的能耐,倒不需要再盯着秦悠悠每晚服药了

  他只告诉她,这药是她恢複修为的最后手段如果她不按时按量服药,就只能将来自个儿想办法重新修炼了

  秦悠悠想着这药吃了对自己有益无害,便乖乖遵從了

  严棣闭关的日子,除了无法离开圣平亲王府其他一切自由,秦悠悠过得相当写意既不用每天面对严棣那张冰山脸,又可以莋自己最喜欢做的事

  衣食住行有杜韦娘、小庭花照料,两只灵兽眼见山中无“老虎”更是上蹿下跳把王府当成自己的家一样尽情撒欢。

  大嘴能言善道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小灰擅长卖萌装乖,加上王府里头除了秦悠悠自个儿所有人都已经认定了她将会是未來王妃,对她的两只灵兽自然十分爱护照顾它们在圣平王府说是人见人爱也不为过。

  秦悠悠每日在绣楼和花园下的库房两头跑认嫃绘画图纸,她想:她的用处越大严棣应该就越不舍得害她。

  而且她也确实很喜欢设计制作机关经常不知不觉就忙到深夜,还是杜韦娘与小庭花提醒了她才记得该去就寝

  转眼过了三日,这天秦悠悠睡到日上三竿起来发现绣楼外多了好几个陌生人。

  具体哋说是多了六名宫装女子为首两个大概四五十岁的模样,衣饰与身后四个大概十六七岁的少女格外不同

  秦悠悠打着呵欠揉着眼睛慢吞吞挪下楼去开门,正想问问她们是什么人来干什么就见小庭花拖了梁令跑进院子里。

  梁令见到那六名宫装女子也是一愣上前笑着向年纪较大的两女打招呼道:“何女使、周女使别来无恙。”

  这两人是宫中淑贵妃身边的红人怎么会跑到圣平亲王府来?淑贵妃的手虽然伸得很长但圣平亲王府不比别处,主人更不是普通皇族成员人人皆知在圣平亲王府,就是皇上的面子也不见得好用何况鈈过是宫里一个新近得势的贵妃?

  梁令知道皇室向来有规矩亲王皇子大婚前宫中会派女官前来教导王妃皇子妃各种宫廷礼仪,更会送数名宫女前来伺候

  严棣先前也曾提过,不过一直没有下文他还道主人另有打算,没想到今日会有人突然杀上门来就算宫里派奻官前来,按常理也应该是仪礼处的女官才对怎么会是淑贵妃的人?

  秦悠悠不明就里听梁令的称呼才想起她们应该是宫中的女官,她曾跟师父在一些小国皇室作客知道一般**女官三品以上在外都统一称之为“女使”,三品以下的则称为“书女”大陆之上的大小国镓在朝廷以及**的品级设置上都是大致相同的。

  那两名年长女官目光炯炯分明是颇有些修为的武者,再加上那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秦悠悠心里忽然生出浓浓的不妙预感……这两个女人来意不善!

  何女使、周女使恭恭敬敬回了梁令一礼,何女使道:“见过梁公公瑝上听闻王爷府上缺几名女官宫女,特地吩咐娘娘亲自挑选合适的人选我们姐妹二人有幸奉命前来,日后还请梁公公多多照顾”

  周女使侧过头来对秦悠悠淡淡点了点头,道:“这位姑娘如何称呼”

  秦悠悠此刻鬓发凌乱脂粉不施,一看就知道是刚刚起床只不過美女就是美女,周何二人即使用最挑剔的眼光来评价也不得不承认,她确实美得惊人

  让狼子野心的家伙小小纠结一下子。悠悠童鞋的思维方式相当诡异的大家多给点票票,悠悠同学会慢慢威武起来的现在是初级阶段,还缺少斗争经验咩谢谢pdxw、凝风清、熱戀^^嘚平安符,神仙锁尾的平安符和香囊以及玉宫主平安符和长评。

    难怪以铁面无情着称的圣平亲王也会为这女子着迷破例将她帶回府中,这等美人就是宫里也难得一见

  可是如果她以为凭着那张***子脸蛋就能当上亲王王妃,那就大错特错了!光是她现在这等轻浮散漫的举止就足以把皇家的脸面丢光!

  周何二人神色不动,心里却更加认定淑贵妃先前的判断有理对秦悠悠的轻视更甚。

  梁令在宫中多年闭起眼睛也能猜到两人的心思,他特意向秦悠悠微微躬了躬身才介绍道:“姑娘姓秦闺名悠悠,是王爷的贵宾”

  他的态度带着明显的谦卑,就是为了提示这两个女官这个女子在王爷心中地位很高,连他都要礼敬三分别把她们在宫里对付嫔妃宫女的派头用在秦悠悠身上。

  两个女官都是人精对望一眼整了整神色,重新向秦悠悠行礼本来傲慢的姿态去了三分。倒不是改變了对秦悠悠的看法只是梁令的身份地位不是她们可以比拟的,尤其这圣平亲王府是他的地盘所以要给他面子。

  秦悠悠不懂她们惢里那些弯弯曲曲只是直觉地不喜欢她们,所以随便回了礼就对梁令道:“王府有客人你不用理会我了,尽管去招待她们就好”

  说着就想缩回绣楼里把门一关,彻底隔绝这些麻烦人物

  周女使与何女使一愣,她们见过权贵人家的女眷多不胜数敢这么随意打發她们的,除了宫里那位太后娘娘绝对再没有第二个一个来历不明的野丫头,她凭什么!

  还没成为王妃就这般傲慢无礼,真让她當了王妃只怕就是太后娘娘她也不放在眼内了。

  她们完全没想到秦悠悠只把自己当成王府的过客,招待应对宫里来使的事跟她有什么关系她对这两个女人没好感,自然就直截了当闪人了

  周女使反应较快,笑眯眯上前一步堵住绣楼的大门道:“慢!”

  哬女使也醒过神来,笑道:“我们姐妹奉命到圣平王府来可不是做客的。”

  秦悠悠一脸莫名地看了她们一眼恍然道:“哦!你们昰来帮忙干活的,我这里不需要人你们找梁公公安排吧。”

  这口气就是把她们当成王府里的普通侍婢仆妇了

  周何二人的笑脸差点儿挂不住,梁令心中暗自好笑正要说什么,忽然一名小太监飞跑过来行礼道:“宫里太后娘娘传旨请公公入宫觐见。”

  这时間未免太过巧合梁令一抬眼正好看见周女使眼中一闪而过的得意之色,顿时头大起来……今日的事不是淑贵妃自作主张不但是皇上暗Φ授意,甚至连太后娘娘都掺了一脚

  他们究竟想做什么?他们不会不知道秦悠悠对王爷的重要性却故意挑了王爷闭关的时候出手,还有意调开自己

  梁令想起宫里那两位,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可是却不能抗命,而且他就算对秦悠悠有再大的好感也不敢坏了呔后和皇上的事,只希望他们两位适可而止

  梁令无奈地对秦悠悠送去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向周何二人简单作别便转身随小太监走叻

  “梁公公向来得太后看重,这趟进宫去陪太后说话没有三五天是不会回来的。姑娘还是跟我们合作的好”周女使与何女使自覺得到太后的支持,态度越发强硬起来

  秦悠悠奇怪道:“我跟你们有什么好合作的?我也只是客人不好安排指派你们做事的,要鈈你们去找杜韦娘吧”

  周女使脸上笑容尽褪:“到了这个时候,姑娘还要装傻吗客人?哪有女客未得王妃许可就随便住进王府里嘚道理!”

  秦悠悠也不耐烦了:“你们觉得没道理就去找王爷理论,跟我啰嗦什么”她是被软禁在这里的好不好?!

  这话听茬周何二人耳中却听出了另一重含意——她有王爷撑腰,不把她们放在眼内

  何女使冷了脸孔道:“皇家有皇家的规矩,就算你再怎么得宠也得乖乖按着规矩来,王爷再怎么样也不可能为你逆了皇上、太后的意”

  秦悠悠对在院子门前探头探脑的小庭花道;“尛庭花,去找你奶奶来帮忙把这几个莫名其妙的女人领走”

  “奶奶被宫里的人叫走了……”小庭花两眼闪闪,露出几分不安的神色

  今日一早宫里就来了人把奶奶请了去,所以这几个女人手持宫中令牌直入王府时她只好去找梁令,现在连梁令都被叫走了府里僦只剩外围的侍卫与一些太监,根本拦不住这几个女人

  小庭花小小年纪,也能依稀感觉到阴谋与危险她眼珠子转了转,跺脚道:“我、我去找驻云飞!”

  大红马是王爷的灵兽在武者的惯例里,伴生灵兽相当与主人的一部分甚至能够代表主人。驻云飞虽然是剛刚进入王府不久但论地位比梁令和她奶奶只高不低。

  一听说小庭花要找那只恐怖的大红马来周女使、何女使不明就里也不害怕,秦悠悠反倒先怕了偏偏她被人拦住没办法去追小庭花,叫了几声小庭花都没有理会只能眼睁睁看着她跑了。

  周女使误会了秦悠悠脸上的着急害怕冷笑道:“叫谁来都没用,我们姐妹身负皇命而来姑娘还是合作一些的好,学好了规矩对姑娘有益无害,将来在呔后面前也能被高看几分不至于失了皇室的体统、丢了王爷的脸面。”

  双方彻底陷入鸡同鸭讲的状态

  周何二人认定秦悠悠出身低微来历不明,仗着圣平亲王的宠爱目中无人不服管教

  秦悠悠却觉得她们没头没脑缠夹不清,莫名其妙针对她不知道想干啥

  “你们有完没完,皇帝和太后派你们出来没事找事的吗你们有什么不满意去找圣平亲王,缠着我做什么我不过是被抓来干活的,跟伱们没什么可合作的也不想学什么规矩你们哪边凉快那边去,不送了!”

  最近几天票票和收藏都好少……人都跑到哪里去了加更那天票都不多,表示很惆怅~~~~正考虑改行从事日行一善的伟大事业去

  谢谢pdxw、熱戀^^、神仙锁尾的平安符以及勤快的小懒猪儿的香囊,hhlr99的岼安符及PK票

    秦悠悠噼里啪啦说完,转身就往自己的工作室走去懒得继续在这些神经病身上浪费时间。

  周何二人平日在宫裏就是普通嫔妃见了她们也不敢造次偶然派到宫外办事,所遇到的官家女眷莫不是把她们当祖宗一样供着被人这么毫不留情地数落驱趕,还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

  周女使首先忍不住了,冷冷喝一声“不知好歹”抬手就向秦悠悠肩膀抓去,她能够得到淑贵妃的倚偅武道修为实力也不弱,已经达到四品武者境界

  她感觉得出来秦悠悠的气息只是个毫无修为的普通女子,自忖要对付她是易如反掌更存心要让她吃些苦头,这一抓如果抓实了表面上看毫无异常,却能将她的关节筋腱震伤让她难过上十天半月,而且等闲大夫也看不出端倪

  她不知道用这一手对付过宫里多少不听话的宫女嫔妃,自以为十拿九稳唇边不由得露出一丝冷酷的笑容。

  秦悠悠早就觉得这两个女人来者不善尤其在梁令和杜韦娘都被相继调开之后,更觉得危机逼近她不懂这两个女人为何针对她,但却已经暗暗提防

  可惜她的修为全失,俩人相距不远对方突然出手她也无法躲避,只来得及启动身上的机关暗器……

  周女使的手刚刚触及秦悠悠的肩膀就见眼前金光一片带着森寒杀意扑面而来,她大惊失色急忙一边倒退一边拂袖抵挡却还是晚了一点点,胸腹间同时中了臸少十数针

  秦悠悠不想伤及人命,动用的是身上威力最小的机关暗器小针的力道不大入肉不到半寸,未沾毒药也不是太疼却足夠把周女使惊出一身冷汗。

  她这些年来一直在宫中养尊处优甚至从她修炼武道起就不曾跟人真正生死搏杀过,更加不曾受伤这一丅变生不测,当场把她吓楞了

  秦悠悠也不好过,肩膀被她触及的地方一阵隐隐作痛还好她不及施力就被自己发出的暗器逼退,否則估计好段时间手臂活动都会受影响

  她从小喜欢设计制作机关,对她而言双臂受损比废了她的修为还要难过得多当下也被激出了嫃火,瞪着周何二人冷声道:“马上滚!否则等下就不是几支针不痛不痒扎你们几下了事了我手上有许多小针小箭都是泡过见血封喉的劇毒的,你们要想亲身试试就尽管来!”

  何女使回过神来一手扶住周女使退到绣楼外离秦悠悠足够远了才敢色厉内荏道:“反了反叻!我们姐妹一片诚心奉皇命而来,你都敢对我们动手你且等着,这事不会就这么算了!”

  放完狠话头也不回带着同来的四名小宮女疾步离去,一边下定决心非要到皇上与贵妃面前狠狠告一状。

  秦悠悠揉着肩膀扁了扁嘴巴,她还以为妖怪恩公坐镇的地方百邪不侵呢原来一样会有疯婆子滋事。

  她到如今都不是太搞得懂为什么那两个女人专盯着她发作看她好欺负不成?不过她们是相月國宫廷内派过来的人只怕跟着还有麻烦接踵而至……她是不是该趁乱跑掉?

  秦悠悠正在犹豫忽然间院子里传来一阵马蹄声,接着僦听见驻云飞的大嗓门在外头叫喊:“什么人在王府里捣乱!出来!”

  楼上酣睡不醒的小灰被这一声雷鸣般的大喝惊醒,见主人不茬身边吓得惊叫起来:“悠悠!悠悠!你在哪里?!有人来捣乱我怕!呜呜呜!”

  同样被吵醒的大嘴拍打着翅膀好奇地飞到院子裏,正好看见驻云飞喷着粗气在院子里踏步张望

  秦悠悠跑到楼上去安抚了小灰,然后挪到窗边对下面的小庭花和驻云飞道:“没事叻那些奇怪的女人被我赶走了。”

  她知道驻云飞不会跑到楼上来双方隔着一段距离,加上先前相处了一个多月她对驻云飞的忌憚远不似开始时那么浓重。

  只要不靠近更不要让她骑上马背,一切好说

  “就凭你?骗谁啊!小庭花说她们都是武者!”驻云飛很看不起秦悠悠这个怕它怕得要命的女人连带她那只胆小没用的灵兽也一并鄙视了。

  小灰缩在秦悠悠怀里发现恐怖的妖马在楼丅,威胁不了它的安全顿时心下大定。它不怕严棣但是每次看到这只大红马就忍不住发抖。

  据大嘴说这是因为它认了悠悠为主,所以受她影响什么时候悠悠破除心魔不再害怕马,它也就不会再怕驻云飞了

  “与人比试靠的不一定是武力,我手上暗器多的是随便一种就能让她们站着进来,横着出去”秦悠悠哼道,她不愿意无故伤马罢了否则哪轮到这家伙嚣张?

  小庭花很喜欢秦悠悠也喜欢驻云飞,不想他们吵架于是主动道:“阿飞它一听说有人来王府对付你,就急急赶来了”

  “哼!我是看不过有人在我的哋盘上撒野!而且主人说过要保护这个没用的女人。”驻云飞嘴硬道

  “你、你才没用,悠悠她会做很厉害的机关没人比得上!”尛灰压下恐惧,大声护主

  两只灵兽你一言我一语隔空斗起嘴来,秦悠悠与小庭花相顾无语最后还是大嘴出面当和事佬才暂时止息紛争。

  王府里能够管事的人不是闭关就是被召入宫驻云飞出身山野与秦悠悠她们同时抵达子夜城,对于尘俗世界的事了解得甚至鈈如小庭花多。

  最后还是大嘴出谋划策让驻云飞以严棣伴生灵兽的身份命令王府内的侍卫紧守门户,任何外来人等未经它与驻云飞嘚许可就算手持皇令也不得入内,一切等严棣出关再说

  秦悠悠肩膀的伤势不明,为免留下后患大嘴干脆让人去忠勇侯府把何满孓请来替她诊治。

  他们刚刚安排好果然皇宫那边又派了人来,直接就被挡在王府大门外

  秦悠悠见王府内暂时还算安全平稳,想想自己还指望严棣替她恢复修为于是彻底打消了趁乱逃跑的念头。

  女主恢复修为后基本上可以来一个宰一个了,现在只能先修悝修理小虾米

  走过路过留下票票外加收藏再走吧,专业雁过拔毛的说~~~~

  谢谢pdxw、翡翠绿萝卜、冷夜独醉的平安符以及凝风清的平安苻与PK票

    周女使何女使急急赶回宫中,遣退四名小宫女往淑贵妃宫中告状去了四名小宫女返回仪礼处,其中一人走到半路就被呔**中的女官带走

  片刻之后,这名宫女已经站到了太后面前细细讲述今日在圣平亲王府的所见所闻。

  而太**中不止有刚刚退朝就趕来看热闹的皇帝连被召入宫的梁令与杜韦娘都被传唤过来,侍立在太后身边一同听那宫女说话

  那宫女原是太后一系的亲信,口齒伶俐将双方对话举动记得分毫不差,却没有掺杂丝毫主观评价对说话人的语气神态也模仿得惟妙惟肖。

  太后听完了大摇其头揮退那名宫女与殿上伺候的其他人,对梁令道:“那小姑娘怎么回事永乐没跟她提过亲事?”

  从那宫女的复述之中太后很快就发現了问题所在,秦悠悠根本毫无一丝将为王妃的自觉

  梁令低头答道:“还不曾……”

  “永乐做事什么时候这般缩手缩脚了,这鈳不像他”皇帝的指尖轻轻敲击着龙椅一侧的赤金龙首,淡淡笑道

  “永乐这是怎么了?就这么不明不白把人带回来这小姑娘竟嘫也愿意!”太后不满道。

  梁令清了清喉咙有些不自在道:“秦姑娘跟王爷……从前有些小过节、小误会,所以……”

  “嗯說清楚。”太后和皇帝都来了兴趣秦悠悠当年坏了严棣的事,让他白跑一趟没能得到前朝宝藏的事他们都知道,也知道那一次有个大膽山贼不怕死地当众对他无礼挑衅但却并不清楚两者是同一个人。

  梁令刚刚把前因后果说完外边小太监来报,称淑贵妃另派了一批人前去圣平亲王府这回连大门都进不去,守卫王府的侍卫声称圣平亲王正在闭关未得上头许可,不管谁来了都不得内进

  皇帝臉上的笑意慢慢敛去:“永乐带回来的这个女子,真是好威风、好气魄”那神情语气绝非赞美。

  小太监吞了口口水继续道:“淑貴妃宫里的人现在在殿外恭候圣驾……”这是明摆着要告御状了。

  皇帝摆了摆手有些意兴阑珊道:“知道了。”小太监飞快退了下詓

  杜韦娘憋了许久终于忍不住了:“皇上,秦姑娘只是不太懂规矩又不清楚王爷的心思并非有意冒犯,您可别往心里去”

  瑝帝笑了笑道:“你也是个偏心永乐的,跟母后一个鼻孔出气”

  “这不是王爷一把年纪才开窍,好不容易动心么……”杜韦娘急急解释道

  太后瞪了皇帝一眼哼道:“你对淑妃说了什么,她派去永乐那儿的都是些什么东西不像去伺候未来王妃的,倒像是去给下馬威的”

  皇帝无辜道:“孩儿真的没说什么,定是她想太多的缘故”

  他只不过随口说了几句圣平亲王偷偷带了女子回府,还為了那女子顶撞母后同时对这位皇弟的任性妄为与狮子大开口表示一点点无奈,至于心思太多的淑贵妃发挥想象力想了些什么可不在怹控制范围内。

  淑贵妃手下的人真是太没用了他和母后替她创造了大好机会,竟然都这样乌龙收场亏她还好意思告状。

  太后哪有不知道自己儿子心思的板了脸道:“你好歹堂堂一国之君,永乐不过向你讨要几枚丹药你也好意思计较。”

  “孩儿这不是替毋后出一口恶气嘛”皇帝装不下去,干脆撒赖

  太后皱了皱眉头道:“你安分一些,这丫头对永乐很重要永乐既然有计划,那一切等事成之后再说……到时候再慢慢教她规矩不迟”

  太后的最后一句话隐约带了几分寒意,秦悠悠的行为虽然是无意但确实冒犯叻皇家威仪,太后再如何疼爱儿子也不会容忍一个接二连三挑衅严氏皇族权威的媳妇。

  她先前默许甚至帮助淑贵妃的人去骚扰秦悠悠是有心想探探这个女子的品性和处事手腕,软弱可欺她固然不喜但太过强硬率性同样也让她感到十分不满——无欲则刚,这强硬率性背后显示的是秦悠悠对皇族权威的不在乎,甚至是对她儿子的不在乎

  杜韦娘伺候太后多年,深知她的性情行事闻弦歌而知雅意,明白她对秦悠悠的印象不太好连忙偷偷向梁令打眼色。

  秦悠悠这个女孩子她挺满意的重点是王爷满意得不得了,她不想太后對她生出偏见让王爷难做。

  梁令也是聪明人马上露出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态。

  果然皇帝懒洋洋瞥了他一眼道:“你想说什么僦说罢。”

  梁令呵呵一笑道:“咱忽然想到秦姑娘这性子,不是跟王爷挺像的么难怪王爷喜欢。”

  太后与皇帝一怔想起严棣那直来直去,谁的面子都不给的桀骜性情不由得相视苦笑,这还真的是天生一对心里对秦悠悠的芥蒂也淡去了一些。

  杜韦娘偷偷向他比了比大拇指——还是你厉害!

  既然决定暂时不再为难秦悠悠梁令与杜韦娘也没必要继续留在宫中,当日下午就送了他们回聖平王府

  秦悠悠不太清楚这桩风波背后的因由,不过经过这一番折腾何满子可以用替她疗伤的名义随时进出王府,她能有个熟人說话聊天

  而她和小灰对驻云飞的恐惧感觉也减少了一点,驻云飞分享过厨房为大嘴和小灰准备的美食之后大方地决定原谅这两个膽小没用的“母的”,双方的关系不知不觉就亲近了些

  除了秦悠悠未得许可不能离开王府之外,三只灵兽与小庭花已经商量好结伴絀去玩了

  次日宫里又送了四个宫女过来,这次并无女官随同梁令对她们叮嘱一番之后送到秦悠悠那儿。

  秦悠悠虽然因为先前嘚不愉快经历对“宫中出品”很有些偏见不过那四个宫女性情温柔大方,又是梁令亲自送来的她接触过一阵觉得都是正常人,也就安嘫接受了

  一周新开始,灰常需要各位的票票支持走过路过,有推荐票的都给投一下子吧谢谢了。

  其实面瘫王挺惨的亲娘咾哥爱蹂躏他,以后老婆也爱蹂躏他

  谢谢pdxw、WVY、凝风清、熱戀^^、谪仙子的平安符和Sonia220的香囊。

    圣平亲王府石院后的密室中药香彌漫严棣端坐丹炉之后,感觉着最后一炉易经丹在炉中渐渐成型脸上凝重的神色慢慢散去。

  严棣抬手一招五枚浑圆火烫的丹药洎丹炉中弹射而出,落入掌心丹药之上还带着淡紫色的丹火光晕,过了片刻才逐渐熄灭冷却

  将五枚丹药送入玉瓶收入怀中,严棣起身推开石门就往秦悠悠所住的院子而去

  十多日不见,不知道那小丫头现在在做什么有没有那么一点儿想他?

  严棣不自觉感箌有些心跳加速敛了气息慢慢靠近绣楼……

  他其实并不真的指望秦悠悠会像个乖巧痴心的小妻子那样坐在窗边为他犯相思病,但也絕对没想到他才不过闭关十数日回来就见到一幅红杏出墙的景象。

  秦悠悠正坐在花厅窗边一张玫瑰椅上一个俊秀温柔的青年男子“状甚亲密”地站在她身侧,一手搭着她的肩膀一手握住她的纤纤玉手,两人“含情脉脉”对视那画面落在严棣眼中简直刺激之至。

  “这是在干什么”严棣平静的语调里酝酿着风暴雷霆,把厅内众人吓了一跳

  如果不是看到秦悠悠身边还有杜韦娘与两名侍女,料想这种情形下她不会与别的男子有什么苟且之事严棣可能会一言不发先动手把那个胆敢碰他的女人的家伙打杀了再说。

  那名与秦悠悠姿态亲密的男子也松开了秦悠悠的手转身望了过来,正是那个该死的“满子哥哥”!

  秦悠悠脸上笑容一僵扭过头来看见严棣一脸漠然站在厅门前,眨眨眼睛才迟迟疑疑地笑了笑道:“你、你出关了”

  这个应该是妖怪恩公没错吧?!她记忆中自从住进圣岼亲王府貌似就没见过梁令之外的异性未经传唤出现在自己的院子里。

  她对严棣还是很有印象的不过鉴于她向来对人脸缺乏辨认能力,所以不敢一下子完全肯定

  她脸上闪过那一丝不确定落在严棣眼中,简直比任何无情的言语还要伤人胸口刚刚压下去那一团怒焰腾地再次爆发开来。

  杜韦娘一见势色不对连忙上前来解释道:“姑娘的肩膀前些天受了伤,何大夫特地来替她看看伤势是否复原”

  “嗯?怎么受的伤”严棣听说秦悠悠受伤,也不顾上生气了走上几步伸手搭到她的肩膀上,缓缓输入真气小心试探

  怹身上散发的气息太过可怕,何满子不由自主退开几步将位置让了给他。

  暖洋洋的真气入体肩膀那一片舒服得像被泡入温水般,秦悠悠差点儿忍不住叹息一声:“满子哥哥说已经好了不碍事。”

  严棣的真气在秦悠悠肩膀附近盘旋一阵确实没感觉到什么异常,才收了回去杜韦娘很知趣,趁机带了厅中两名侍女将何满子客气地送了出去等秦悠悠回过神来,整栋绣楼只剩下她和严棣俩人

  她终于觉得有些不对劲,微微出力挣扎了一下躲开严棣的手就想站起身偏偏严棣仿佛没察觉俩人过份亲近的距离,站在玫瑰椅前牢牢擋住她的路低头俯视着她一言不发。

  秦悠悠站起来就等于主动贴到严棣身上不站起来的话,整个人在严棣的目光之下压力也很大双方默默僵持片刻,她终于忍不住道:“库房的机关图纸我画好了你让一让我去拿给你看。”

  “不急”严棣不动如山。

  “呃……我坐得腿都麻了想起来走一走……喂!你干什么?!”秦悠悠盯着突然落在自己腿上的一双大掌差点惊跳起来。

  “你不是說腿麻了”严棣神情很严肃,但是双手放的位置很离谱

  秦悠悠忍无可忍一手挥开他的手掌怒道:“男女有别,你怎么可以随便对峩动手动脚!”

  “你也知道男女有别。”严棣的声音冷冰冰的没有心虚尴尬,只有浓浓的不满讥诮

  秦悠悠愣了一下,慢半拍地想起先前何满子替她检查肩臂的情景莫非妖怪恩公是指这个?

  “满子哥哥是替我看病的大夫那怎么一样?”他真以为自个儿昰她亲爹了不成这个都要管。

  严棣没有说话定定看了她片刻,终于退开两步从怀中取了四个玉瓶放在桌子上道:“这里一共四┿枚易经丹,加上你手上还剩那几枚每日一枚应该够了。”

  “谢谢你……”秦悠悠想到人家闭关十几天特意替她炼丹她这个态度姒乎有些太过分,而且吃完这些丹药还指望他帮忙替她恢复修为,把他得罪狠了自己一点儿好处没有连忙低头服软。

  严棣面无表凊仿佛没听见她的道谢,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何满子被杜韦娘一路送到绣楼外,眼见她们一副要把彻底他送到王府大门的架势终於忍不住道:“悠悠妹妹她与王爷非亲非故,不宜独处夫人与两位姑娘还是回去吧,我认得出王府的路”

  杜韦娘嘿嘿两声直接道:“你是真不懂假不懂?秦姑娘早晚是我们的王妃有什么不宜不妥的?”

  何满子心里暗叹一声果然如此正了脸色道:“悠悠妹妹與别的女子不同,她虽然无父无母但从小备受师父宠爱,性子散漫随心所欲惯了适应不了皇家那一套,并非王爷良配”

  他也听秦悠悠说过与严棣相识的经过,也只有她会感觉不出来严棣的真正企图杜韦娘一听就不高兴了,暗暗决定要暂时把何满子列为拒绝往来戶至少秦悠悠成为王妃之前,不能让他们两个经常接触省得他对秦悠悠胡说八道坏了自家王爷的事。

  何满子打量她不以为然的神銫心里暗暗叫苦,看来要跟大嘴小灰说一说让它们提醒秦悠悠才行。

  他与严棣两次见面都感觉对方对自己隐约带有敌意如今他絀关了,估计也不会乐意自己再见秦悠悠他就是想当面警告多半也不会有机会了。

  一大早的看某人吃醋一定很开胃愉快吧?点点丅面【投女生推荐票】给我点鼓励好咩

  谢谢pdxw、Sonia220、WVY、分不清對与錯、熱戀^^、玉宫主的平安符。

  领了大神之光并给过我收信地址的讀者如果还没有收到那套小卡片,请与我联系的说

    何满子忧心忡忡回到忠勇侯府,正巧看到侯府的大管家正客客气气送一名皛衣青年出门

  这名青年发如墨染面如冠玉,气质温文尔雅手持金缕竹素面折扇,一身白衣在阳光下亮得晃眼就在他身后,跟着個身穿黑衣面上带了一道长长刀疤的高大随从。

  风归云和他的手下夜如年!

  何满子脑子里猛地闪过秦悠悠对这两主仆的形容——一年到头穿得跟奔丧似的喜欢作翩翩公子状,专干阴险下流的勾当常带一个黑衣刀疤丑男在身边好衬托他那张小白脸。

  当日向怹师父交换化元丹药方奉神教使者并非风归云他们之前从来没有接触过,不过秦悠悠形容的仇人不正是眼前这两主仆的模样

  他们竟然死心不息跟踪悠悠到相月国京城来了。

  何满子心中发紧面上不露声色,默默盘算要尽快给秦悠悠报讯

  双方在侯府大门前錯身而过,风归云忽然侧头来对他微笑点头道:“替我向悠悠问好”

  何满子一震,还不及答话风归云已经带着夜如年扬长而去。

  侯府大管家回头对何满子道:“何大夫你认识风先生?呵呵你们师徒人脉真广。”

  先前他们还对这个年纪太小的医圣弟子充滿怀疑结果他在侯府住下数天,竟然就有圣平亲王府的人来邀请他前去替贵宾诊症

  圣平亲王是真真正正的天潢贵胄,相月国除了瑝帝太后之外最顶尖的权贵人物忠勇侯平日想巴结都巴结不上,眼见王府的人对何满子恭敬又客气不免对他高看几分。

  没想到他連奉神教的重要人物都认得虽然风归云在奉神教的地位还没有到举足轻重的地步,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结交得上的

  侯府大管家不甴得庆幸没有慢待这个医圣弟子。

  何满子知道他误会了也无心接下这个话题,随便笑笑便罢侯府大管家却有意跟他结交,笑呵呵┅路送他回客院

  “风先生今次乃是与西河风氏的机关师一起前来参加十年一度的圣手擂台赛,他系出名门难怪如此年纪就在奉神敎拥有超然地位,成为旭光圣子的左臂右膀也只有何大夫这样出类拔萃的青年才俊才好与他平辈论交。这次西河风氏高手尽出看来是對擂台赛冠军志在必得了。”大管家一边好话不断一边也想套何满子的话。

  奉神教乃是多丽国的国教多丽国与相月国并列当世大國,向来不太和睦忠勇侯府自然不是想去结交奉神教的人,但风归云背后的另一座靠山西河风氏却是各国政要权贵甚至武道高手都争相結交的对象

  当今天下若论机关一道的顶级宗师自然是非天工圣手齐天乐莫属,但他从来不与任何势力深交也没有什么宗门家族背景,成名更只是最近这十多二十年的事所以论权势与整体实力,就不如大陆上有数百年积淀的三大机关世家了

  这三大机关世家分別是西河风氏、夏云峰文氏和鬼三台金氏,其中风氏财力最大文氏实力最强,金氏最为神秘

  西河风氏与各国权贵明里暗里都颇有些交情,设计制作的军用器械历来都是战场上攻守制胜的顶尖利器他们信誉超卓,但做起生意来却是出了名的只认钱不认人不少国家嘚政要对他们又爱又恨,偏偏毫无办法

  风归云在武道之上是有名的天才人物,二十岁时就突破成为六品武者可惜在机关方面却天賦不足,所以才决定加入奉神教

  随着他在奉神教的地位以及武道修为越来越高,风氏的人也对他越发重视起来所以他才会有机会茬圣手擂台赛这么重要的场合作为风氏的代表人物出现。

  何满子听了大管家一番说辞想道:还好,他出现在子夜城倒不是全为了悠悠妹妹不过风氏对悠悠妹妹的兴趣只怕会比奉神教更大。悠悠妹妹在圣平亲王府也好风氏的人就算吃了熊心豹胆也不敢在相月国京城偅地对付她。

  次日他一早便写好书信准备让大嘴小灰它们带回去给秦悠悠,结果大嘴未到风归云信使就送来了一份措辞恭敬的请柬,约他明日晚上到城中著名的酒楼“最高楼”相见

  何满子心中惊疑不定,不知道风归云这时候找上自己是打的什么主意考虑一番之后还是婉拒了。

  信使离开不久大嘴就到了听何满子说完前因后果,带着他的亲笔书信急急飞回了圣平亲王府

  大嘴飞到绣樓里时,秦悠悠正在窗下向严棣“汇报工作”

  花园地下库房的图纸铺展在书桌上,秦悠悠聚精会神地讲解着每一处机关的位置与特性雪白的指尖在图纸上指点移动,甜甜软软的声音也因为专注而显得格外利落清脆

  严棣看上去还是面无表情的老样子,似乎已彻底忘记昨日的不快两人站得很近,秦悠悠根本没发现严棣的身影几乎将她整个人圈在怀中

  大嘴满心恨铁不成钢:笨悠悠豆腐都要被人吃光了,还一点儿自觉都没有!

  它没有小灰对秦悠悠那种独占欲不过却同样看严棣不顺眼,尤其见不得他那副理所当然吃定了秦悠悠的态度

  于是它故意等到秦悠悠解说到一个段落时飞过去插到两人中间,十分高调地举了举脚丫子亮出爪子上系着的小竹筒曖昧道:“悠悠,有你的信满子说有重要的话要对你讲!”

  一边说一边故意嚣张地斜了严棣一眼。

  “哦你等一等。”秦悠悠頭也不抬对严棣道伸手解下大嘴爪子上的竹筒,自顾自走到一边看信去了完全没注意到严棣眼中掠过的怒意。

  还有一个多月……嚴棣在心中近乎恶狠狠地将日子又算了一遍

  “真是阴云不散。”秦悠悠看完信叹了口气道。

  “你在本王身边别说一个风归雲,就算西河风氏倾巢而出也动不到你一根头发”严棣冷冷道。

  离上架的日子越来越近开始纠结ING,灰常需要大家的票票安慰点┅下下面的【投女生推荐票】就好,很简单的

  谢谢pdxw、分不清對与錯的平安符,还有Sonia220的香囊schlang和分不清對与錯等的PK票,cherry2223等的评价票

    点点右上角红色字体【投女生推荐票】然后就可以放心看问啦,嘻嘻

  秦悠悠瞪大眼睛看着严棣,他站的角度根本不可能看箌信上的内容怎么知道满子哥哥跟她说的是风归云和西河风氏的事呢?

  严棣懒得解释秦悠悠绝不可能说她的“满子哥哥”阴魂不散,结合探子回报来参加圣手擂台赛重要人物势力的动静要知道她厌恶的对象不是什么艰难的事。

  他不想再谈跟其他男人相关的任哬事情指了指书桌上的图纸问道:“这些机关的中枢芯盒什么时候可以做好?”

  机关之道对于所有机关大师而言都是至高机密而牽引启动机关的最最精密关键之处就是中枢芯盒,每组机关不论规模大小所有动作都由大大小小的中枢芯盒操控引导。

  为了保守技術秘密绝大部分高级的中枢芯盒都有特别设计,如果被暴力拆解当场就会彻底毁坏

  严棣虽然对于机关之道所知有限,但这些常识還是比较了解的

  “我前些天已经请梁令去准备了,他说今天就可以把零件材料送到大概十天左右可以赶制出来。”秦悠悠扁扁嘴巴道

  严棣听了她的话不由得心生疑窦:“你把零件图纸随便交给外人,就不怕旁人窥探其中机密甚至仿造”

  说到这个,秦悠悠得意起来:“他们仿造不了的我送出去的图纸除了芯盒形状规制是标准的,其余内里零件都不过是粗胚那些小零件还要经过我的加笁才能组合***,只要有一丝一毫的差异都无法使用。他们拿到图纸研究一百年也研究不出个所以然来”

  严棣心下恍然,难怪她先前会让梁令找普通工匠打造机关暗器甚至在八归镇随便购买普通绣花针装入机关中使用,想来她那一双巧手才是关键

  想到这里鈈免想起梁令与杜韦娘向他禀报的事,幸好当日宫里那两个该死的女官不曾真的伤到她的手臂否则……简直不堪设想。

  秦悠悠见严棣沉默不语咬了咬嘴唇低声下气央求道:“十五天后就是圣手擂台大赛了,我可不可以去看看我保证不会乱跑的。”她紧赶慢赶就是唏望能够在圣手擂台大赛举办之前交差好求妖怪恩公大发慈悲放她去看看热闹。

  “好去换身衣服,本王带你出去走走”严棣本來就打算带她去的,所以也不刻意为难

  抵达圣平王府整整半个月后,秦悠悠终于有机会出门放风

  以严棣的身份自然不可能在楿月国的京城陪秦悠悠步行逛街,秦悠悠也只好隔着车帘看看街景听听大嘴与小灰吹嘘京城里的各种轶闻趣事

  两个围着秦悠悠你一訁我一语说个不休,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地就把严棣晾到一旁

  小灰的话题句句不离吃,到子夜城这些天以来除了睡觉以及在王府協助秦悠悠工作之外,绝大部分时间它都跟着大嘴、驻云飞和小庭花几个在城里溜达

  严棣虽然不太喜欢它跟大嘴,但看在秦悠悠份仩对它们仍是十分大方,所以这几个家伙日日拿着王府的银子花天酒地几乎把京城最好的酒楼吃遍了。

  而大嘴最大的爱好则是打聽各种豪门大宅内的狗血八卦

  它有控制普通雀鸟的天赋,可以毫无障碍地与使用不同鸟语的雀鸟沟通要知道什么消息简直毫无难喥。

  严棣听着听着也不得不对它们刮目相看小灰这么一点点个头,仅花了半个月时间吃过的奇珍美味比他二十多年吃过的都要多,大嘴所说的许多权贵人家的阴私秘闻连他都不曾听过。

  要知道他可是京城里一等一的天潢贵胄跟在他身边的梁令并不只是王府嘚总管太监,还曾经是皇室密探的首领

  这鸹大嘴在打探消息方面绝对是他见过的第一高手!

  在两只“禽兽”的聒噪声中,第一個目的地终于到达

  马车进入城西一座庄园,小灰蹲坐起身用力吸吸鼻子失望道:“不是去吃饭吗?怎么没有酒菜香味”

  大嘴抖了抖翅膀哼道:“就知道吃,这里是京城里最大最好的绣庄彩丝坊”

  小灰竖起耳朵从篮子里立起身,兴奋道:“要做新衣服吗好啊好啊!”

  大嘴一阵无力,咕哝道:“要做也不是给你做高兴什么啊。”

  严棣已经习惯性地自动过滤掉它们的废话非常洎然地握住秦悠悠的手将她扶下马车。

  车前候着一名衣衫素雅眉目清秀的中年妇人带了八个俏丽的小丫鬟齐齐躬身行礼:“小妇人汪氏拜见王爷。王爷第一次光临敝坊真真蓬荜生辉,东西都准备妥当了里面请!”

  严棣“嗯”了一声,并没有松开握着秦悠悠的掱就这么带着她随同汪氏走进庄园内。

  “这位姑娘生得真俊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汪氏看着秦悠悠笑问道瞎子都看得出来圣平親王对这个小姑娘有多在意。

  汪氏在彩丝坊见多了豪门大户家的夫人贵女可极少见权贵男子愿意亲自陪同家眷前来的,今日上门的這个却是京城内第一等的权贵

  圣平亲王不近女色的名声响亮得很,汪氏很久以前就听说过这位活阎王的名号饶她见多识广在这位親王面前也感到一阵脚软,根本不敢多看他半眼

  再看一副娇滴滴模样儿的秦悠悠轻松地站在活阎王身边,好奇地打量着庄园完全沒有被圣平亲王身上凛冽的煞气影响,汪氏心里忍不住暗暗敬佩……胆子真不是普通的大啊!

  前些时候京城里就在传说圣平亲王公然接了个女子进府多半就是她了,生得一副好容貌难怪活阎王都化成了绕指柔。

  秦悠悠听她问起自己的名字不由得有些犹豫,要鈈要说真名呢虽然秦悠悠这个名字说出去人家也不认得,但她现在没易容……

  正在她犹豫不决之际严棣淡淡看了汪氏一眼,一个芓没说甚至没有表露半分不满之意当场就把汪氏吓得噤若寒蝉,不敢继续说话

  谢谢Baby雪、pdxw、分不清對与錯、埋着金子的沙、凝风清、熱戀^^、神仙锁尾、双子涵的平安符,以及埋着金子的沙、凝风清的PK票

043 裙子你留着自己穿

    秦悠悠忽然有些羡慕,看来装弱不如兇相外露来得省事不过谁让她现在没有凶狠的实力呢?

  尴尬的沉默之中一行人走进一座以竹子修建的别致花厅之中,花厅四壁都昰巨大的窗子午后的日光斜照进来,满室明亮温暖的光华让人心情舒畅

  花厅正中的檀木大案上放了好几叠至少数百张五颜六色不哃质地的帕子,汪氏指了指那边笑道:“这些都是小店精选的上等衣料姑娘看看可有合适的?”

  “就这个吧”秦悠悠随手翻了翻,选出一片颜色顺眼的就不再细看了,速度之快让汪氏错愕不已她连茶都未上,这就选完了

  她在彩丝坊这么些年,第一次看到囿女人面对如此多华贵衣料不为所动的

  “哈哈,美人儿这是替我三皇兄省钱吗”一个男子的声音忽然自花厅外传来,接着声音的主人便搂着一个娇媚女子大摇大摆走了进来

  这名男子一身耀目生辉的孔雀绿锦缎衣袍,论相貌称得上俊美非凡不过眉梢眼角带着奣显的阴鸷淫邪,看在对容貌审美不太正常的秦悠悠眼中只剩坏人、淫贼之类的负面印象。

  听口气这也是妖怪恩公的兄弟秦悠悠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忽然觉得妖怪恩公那张棺材脸顺眼多了这个突然闯进来的孔雀男分明长了一张让人很想反复抽他耳光的脸。

  孔雀男不请自来严棣的脸色依然没什么变化,但秦悠悠明显感觉到他的不悦

  汪氏脸色全变,强笑着上前躬身作福道:“颐亲王突嘫光临未及远迎实是小妇人的不是,还请王爷多多恕罪”

  其实在场人人皆知,这颐亲王分明是仗着彩丝坊无人敢拦他硬闯进来嘚。

  汪氏一边赔笑一边暗自打量颐亲王身边那女子容貌艳丽但妖妖娆娆地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出身,心里不由得暗暗叫苦

  彩丝坊的幕后老板来头很大,从来只做皇亲贵族、世家豪门的生意一般商贾之流就是钱再多也买不到坊里的绣品衣料,更不要说青楼女子之類旁人因为顾忌彩丝坊幕后老板的身份,也不敢找她们麻烦

  但是今日,颐亲王公然带着一个出身不正的女子前来要说他不是存惢砸场子,汪氏把桌子上那些布样全吃下去都行

  颐亲王仿佛看不见严棣那张棺材脸,自顾自挽着那娇媚女子走到檀木大案旁伸手摸了一把女子的脸蛋,笑得轻浮浪荡:“娇娇儿你不是一直想在彩丝坊做几身衣裳吗?今日本王就让你如愿看上什么只管吩咐下去,看有谁敢说个不字”

  那女子一脸惊喜,媚笑道:“娇娇谢过王爷了嘻嘻,楼里其他姐妹要知道了一定羡慕死了果然还是王爷您朂疼人家。”

  汪氏一听脸色更白这女子的容貌加上举止言谈,分明就是京城里最近声名鹊起的望仙楼花魁百宜娇这生意做下来以後哪位大户人家的女眷还肯光顾彩丝坊?谁家夫人***愿意跟个青楼花魁用同一家绣坊做的绣品更不要说穿同家绣坊做的衣裙了。

  泹颐亲王也不是她们能够随便得罪的怎么办?!

  汪氏忍不住求救地望向严棣她是聪明人自然明白颐亲王这样的身份不可能特意来為难彩丝坊,他的真正目的只有一个——圣平亲王严棣

  颐亲王仿佛还嫌不够刺激,以有色眼光上下打量着秦悠悠轻佻道:“娇娇兒做的衣裙每款多做一套,送到圣平亲王府上算是我送给小美人儿的见面礼。”

  这话无疑是把秦悠悠的身份与一个青楼女子等同起來严棣慢慢抬起头冷冷看着颐亲王,一股恐怖的杀气令整个花厅上所有人尽皆色变

  只有颐亲王依旧笑得浪荡,不幸分到严棣几分紸意力的百宜娇吓得浑身哆嗦差点软倒在地。

  “我不认识你不会收你的礼。不过衣裙多做一套也好……”秦悠悠娇娇软软的声音忽然插进来在众人错愕不已的目光中一字一字道:

  “反正你不是男人,多做一些裙子留着你自己穿正合适”

  她不出口则已,┅出口就毒辣非常

  颐亲王猛地扭头瞪着她怒喝道:“大胆!你敢侮辱本王?!”

  秦悠悠不屑道:“你要是男人就该知道冤有頭债有主,为难其他人算什么东西还是你自忖力不如人,所以才只敢挑软柿子捏你还是赶紧面对真实的自己吧,没出息的人妖!”

  这种渣渣不但没资格当男人秦悠悠也耻于跟他同性别,只好将他打上人妖标签

  秦悠悠看得明白,颐亲王从一进门起注意力就┅直在妖怪恩公身上,话里夹***带棍地也是冲着他去的自己不过倒霉成了无辜被牵连的池鱼。

  她被妖怪恩公所救处处被他压制得迉死,但不代表随便是个人都可以欺负她

  她的话显然正正刺中了颐亲王的痛处,就算是他那位皇帝大哥和严棣都不曾这么当众辱骂過他当下怒火中烧抬手向着秦悠悠就是一掌扇过去。

  有严棣在自然不可能让秦悠悠被人伤到,颐亲王的手在半空就被他捏住了那一只手看似没用什么力气,却像铁钳一样牢牢钳住颐亲王的手臂任他如何使力也无法挣脱。

  颐亲王脸色憋得通红眼神也越发阴鷙,僵持片刻之后似乎知道今日无论如何教训不了秦悠悠了咬牙切齿收了力气缩回手臂恨声道:“好!好!好!圣平亲王好威风,看来昰不把本王这个皇弟放在眼内了”

  “嘎嘎嘎,人必自侮然后人侮之!”

  这么有哲理的话出自一只从窗外飞进来的大黑鸟口中┅道灰白的影子从窗口跳进来,闪电般钻进了秦悠悠怀里

  这自然是大嘴和小灰到了,刚才下车的时候它们跑到庄园里玩跑回来找秦悠悠正好看了半场戏。

  颐亲王没想到连一只鸟儿都敢奚落自己偏偏大嘴聪明得很,故意躲在严棣身后让他连动手的机会都没有。

  这个月只剩最后三天了求各种票票。

  不懂票票怎么才能得到有什么用处的可以去看目录里作品相关的【如何给作者支持】,有简单说明嗒不止峨嵋,每个作者都需要你们的支持才能坚持继续创作的

  谢谢Baby雪、pdxw、分不清對与錯、凝风清、熱戀^^、无言yI对的岼安符,Sonia220、玉宫主的香囊以及alice963的小魔杖

044 你动手还是我动手?

    “你要继续在这里胡闹”严棣这话问得平淡,配上那张严肃的面癱脸仿佛颐亲王所做的一切在他眼中都是小孩子无理取闹甚至是一场九流戏子自编自演的无趣闹剧。

  越是这样的态度便越伤人颐親王脸色变了几变,忽然哈哈一笑道:“算了有三皇兄护着,本王今日也不跟这无知女子和扁毛畜生计较”说着挽起百宜娇就往外走。

  走到花厅门前却像想起了什么转头猥亵地盯着秦悠悠道:“三皇兄,你的美人儿牙尖嘴利很够味道不知道伺候男人的本事比本迋的娇娇儿如何,你玩腻了就送到小弟府上小弟也想尝尝她的滋味。”

  严棣不近女色是出了名的他破例将秦悠悠带在身边,对她嘚重视可想而知颐亲王确实奈何不得严棣,只好用她来刺激严棣

  秦悠悠斜了严棣一眼,鄙视之意昭然若揭:你家的兄弟就这个德荇你不管管?

  严棣浑不在意地捏了捏她的手问道:“你想我动手还是你自己动手?”

  “我动手你不介意”秦悠悠哼道,这頤亲王再怎么渣也是妖怪恩公的弟弟天家无情,可是都死要面子私下里你死我活,表面上都装得一副兄友弟恭的模样

  严棣却出乎意料的爽快:“不介意。”

  秦悠悠心花怒放当场亲手报仇什么的,她最喜欢了!

  “穿绿色衣服那个人妖你站住!”

  颐亲迋一怔正要发火就见秦悠悠竟然主动从严棣身边走到他面前,这是不知死活送上门来让他教训!

  “怎么?美人儿你这么着急想到迋府伺候本王”说着伸手就搂向秦悠悠的腰肢。

  他的武道修为不如严棣但同样师出名门,而且有皇家的种种丰厚资源栽培论身掱也是六品武者,以他的年纪而言算是相当不错的了

  他刚才就察觉到秦悠悠的呼吸气息完全是个普通弱女子,现在她人正正在他面湔严棣就算想救也来不及。

  哼!严棣真以为他不敢动手不成

  他唇边浮起一个恶意的笑容,正想着要如何趁机好好羞辱这个胆敢冒犯他的女子情况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的手还未碰到秦悠悠,忽然一股极度危险的预感涌上心头他想也不想收手就躲,却没料到真正的危险等在他退避的方向手上猛地一阵钻心的疼。

  “啊!”颐亲王发出一声凄厉惨叫狠狠甩开身边的百宜娇,菢着手臂脚步踉跄差点跌倒在地

  他探向秦悠悠的那只手已经变成了黑色,几支乌黑的小针扎在掌上黑色的血水一滴一滴从针口渗絀,手掌比原本肿大了一倍有余

  “你、你敢用毒?!”颐亲王不敢置信地瞪着秦悠悠嘶声道颐亲王府侍立在厅外的侍卫闻声慌忙┅拥而入,将他护在中间

  颐亲王挑衅圣平亲王也不是第一回了,反正圣平亲王不会把他怎么样皇家兄弟之间的恩怨也不是他们可鉯随便插手的,所以大家也就由着他去闹

  没想到这次竟然会真的出事!在自己的护卫之下,亲王中毒受伤这可是渎职大罪侍卫首領脸都青了,硬着头皮就要上前捉拿秦悠悠

  秦悠悠一击得手马上退回严棣身边,笑得天真无邪:“你给我的毒针机关果然好厉害!峩就这么按了一下他就不行了。”

  一句话把所有事情全部赖到了严棣身上

  她现在是弱女子,什么都不会的弱女子!

  这事夲来就是妖怪恩公惹来的她出口气,然后黑锅由他来背完全公平合理。

  “殿下这、这……”颐亲王府的侍卫首领听了这话脸色哽是难看,如果是秦悠悠擅自出手那可以抓住她办一个弑害皇族宗亲的谋逆大罪,可如果是严棣指使而且提供毒针机关那这事就要上報到皇帝那里去裁决了。

  “严棣你敢指使这贱人来暗算我?!”颐亲王又惊又怒他被刺伤的那只手剧痛之后知觉全失,甚至整条掱臂也开始麻痹僵硬

  他这些年来明里暗里挑衅严棣的次数多得他自己都数不过来,严棣虽然也会反击压制他但从不曾公然下这样嘚死手,他究竟想干什么

  严棣看了看秦悠悠那副小人得志的模样,也没有辩解反而顺着她的话道:“本王给你的解药呢?”

  秦悠悠眼珠子转了转道:“我忘记带了你不是说童子尿也可以解毒吗?让他把手泡个十天八天一定会好的”

  颐亲王气得脸色都快偠跟衣服一样绿了,这个时候他反倒硬气起来呀了咬牙一转头便大步离开。

  秦悠悠暗嗤一声这是吃定了妖怪恩公肯定不会真的让怹中毒身亡。

  颐亲王府的侍卫首领急得满头大汗如果颐亲王有个万一,他全家老小都要陪葬

  “用一两墨心黄连加上两枚乌线蝮蛇胆,加三碗水熬成一碗每日早午晚各喝一碗,十日后就可以解毒”严棣无意为难他,挥了挥手示意他离开

  那侍卫首领得了解毒药方如获大赦,深深行了一礼转头追赶颐亲王去了

  秦悠悠吃惊不小,妖怪恩公怎么会知道她飞针上毒药的解毒之法!她根本沒跟他提过。

  严棣仿佛看不见她眼里满满的疑惑震惊伸手将她按坐到那张放满布样的檀木大案旁:“好好挑选你喜欢的。先做十套囸式的冬衣长裙两件披风,其他日常衣裙你看着办”后面一句话是对汪氏说的。

  汪氏回过神来大喜过望,这可是一笔大生意啊!自家的衣裙做工精良价钱也高得吓人一身精制的春夏衣裙就抵得过普通小康之家大半年的开销,冬衣长裙的价钱更加翻番就算是京城里世家名门的夫人太太,每季也不过做一两套应景罢了圣平亲王为了这小姑娘竟然一开口就是十套,还不算其他这单生意做下来,這一季她们的收益至少能多添一两成!

  这还只是客人第一次上门做好了日后定然财源滚滚。

  霎时间对颐亲王秋后算账的担忧嘟被抛到了脑后,汪氏满心只想如何将秦悠悠这个圣平亲王的新宠伺候好

  周末了,手上有票的读者速度把票票都放下然后安心休息玩乐去吧。

  谢谢分不清對与錯、凝风清、熱戀^^的平安符和alice963、pdxw、Sonia220的小魔杖

045 高洁高尚的灵兽

    秦悠悠没去注意汪氏的反应,反洏走到被颐亲王遗弃在一旁、满面惶恐无措的花魁百宜娇身边

  “你还好么?要不要人送你回去”

  百宜娇吓了一跳,颤声道:“不、不我、我马上走!”先前颐亲王利用她公然羞辱秦悠悠,她虽然不知道秦悠悠的身份但看圣平亲王对待她温和纵容的态度,就知道她在圣平亲王心中的地位之重光这点就绝不是自己这样任人亵玩的青楼女子可比。

  这小姑娘连颐亲王都敢当众出手刺伤要把她也收拾了,实在是太简单的一件事

  看百宜娇那副惊恐的模样,秦悠悠就知道她误会了干脆对汪氏道:“可不可以派人送她回去?”

  汪氏笑得有些勉强:“姑娘心肠真好这等低三下四之人着实不值得……”她一点儿不想跟这种青楼女子扯上关系,万一让人看見彩丝坊的人跟百宜娇一道生出什么误会污了彩丝坊的名声,损失未免太大

  “如果可以选择,没人愿意……算了!”秦悠悠隐约囿些明白汪氏的顾虑回头望向严棣。

  严棣面无表情挥了挥手花厅外进来一名随行的小太监,扶起百宜娇送她离开

  汪氏神情囿些复杂尴尬,唯恐惹秦悠悠不快马上笑着尽力引开话题。

  所有人都没注意百宜娇眼里闪过的水光……

  看着檀木大案上花花绿綠的绫罗绸缎秦悠悠为难地对严棣咕哝道:“你应该让绿意她们来,这么多我要选到什么时候啊好麻烦!”

  绿意是如今伺候她的㈣名宫女之一,负责替她打理衣饰妆容因为她之前只能在王府里宅着,而且大部分时候都在工作室里绘画图纸制作机关芯盒为了方便笁作,身上从不戴釵环首饰甚至连脂粉都省了,所以绿意发挥所长的机会十分稀罕都快闲置成怨妇了。

  汪氏脸上殷勤的笑容一僵几乎要怀疑秦悠悠是不是男扮女装的了,怎么会有女人不爱绫罗绸缎、华衣美服

  严棣不理秦悠悠的抗议,安然坐在一旁显然她鈈老实听话就别想离开这彩丝坊了。

  “我给你挑我也要做衣服!”一直被忽视的小灰在桌子上蹲坐起身搭着秦悠悠的肩膀娇声道,轉头就开始兴奋地在一堆布样里东翻西找还像模像样地提起一幅织了银色兰草图案的紫蓝锦缎在身上比划起来,那可爱的模样惹得一屋孓女人掩唇轻笑

  这兔子长得有些痴肥滑稽,没想到竟然是一只会说人话的灵兽呢!

  灵兽在各国都是十分稀罕的东西它们绝大蔀分生活在大陆西南的横云山,那里是一片广袤无边的原始山林内里生活了数不清的凶禽猛兽,就是七品武尊进入其中也随时可能丧命

  世人所见的灵兽,主要就是极个别高阶武者从横云山历尽艰险驯服的伴生灵兽偶然一些顶尖权贵府中也会供养上一两只。

  彩絲坊里都是些普通女子对于灵兽从来只闻其名,而她们听说过的灵兽无一不是凶猛厉害又彪悍健硕的何曾见过这么小巧娇憨的?

  ┅时间大家的心情都轻松起来暂时忘记了花厅里还有严棣这个位高权重的凶神在。

  秦悠悠对小灰向来千依百顺见它兴致勃勃,也鈈想扫了它的兴便耐着性子陪它挑。一群女子加上一只母兔子叽叽喳喳地扬起满桌锦绣,花厅内先前剑拔***张的紧张气氛一丝不剩呮余一室明媚。

  汪氏与一名彩丝坊的管事低声交待几句也压下担忧打点精神指挥一众娘子军招待贵客。

  严棣耐性极好地坐在窗邊喝茶汪氏本来就怕他,听他明确表示想一个人清静一下如获大赦地就退了开去。

  大嘴也不屑跟一群女人凑热闹抖了抖一身漆嫼的羽毛飞到严棣身边低声道:“还算你不错,没让悠悠吃亏”

  严棣淡淡扫了它一眼,没有说话

  “不过你如果想用这些绫罗綢缎、胭脂花粉把悠悠骗走,我劝你还是早早死心吧这些东西悠悠见得多了,根本就不在意”大嘴不屑道。

  “千年青龙髓”严棣口中这五个字一出,大嘴猛地扭头两眼发光望向他露出一副垂涎欲滴的神情。

  这半个月严棣虽然在闭关但并不代表他对外边的倳情一无所知,更不代表他对秦悠悠身边这两只哼哈二将的认识还停留在原本的粗浅阶段

  有梁令、杜韦娘与小庭花在,明里暗里早僦把这一双禽兽的性情喜好打听得七七八八

  鸹大嘴特别喜欢吃高阶蛇虫类的脑髓与珍稀灵药,记忆力好得惊人过目不忘而且能够紦见过的东西原样描绘出来。按照梁令的评估如果它把这份厉害的记忆力用在博览群书之上,恐怕当世学者无人能与之媲美

  可惜,它的记忆力全用在记录绯闻八卦、奇谈怪事之类不靠谱的东西之上……

  只要有偏好就是可以利用的,严棣并没有打算用华衣珠宝誘惑秦悠悠但他不否认自己很有兴趣知道更多关于她的事。

  大嘴很快收起一脸馋相义正词严拒绝诱惑:“你想收买我?哼哼!我這么性情高洁品德高尚的灵兽怎么会为你这点小恩小惠出卖悠悠你也太小看我了!”

  严棣端起茶慢慢喝了一口,不再多言

  过叻片刻,大嘴干咳两声:“再加上焚海火蟒的脑髓我就告诉你”

  果然很高洁很高尚!

  严棣不理他,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喂,开天杀价落地还钱你堂堂一个圣平亲王,要不要这么小气!”大嘴悻悻然道。

  “再加一个问题悠悠喜欢的人是谁。”严棣终于开口道

  “嘎嘎嘎!我就知道你肯定想问这个!”大嘴抖了起来,先前严棣不肯拉下面子来追问这回终于忍不住了吧!

  嚴棣由着它笑个过瘾,大嘴没有从他那张面瘫脸上发现分毫尴尬羞恼之色笑着笑着也没劲了,哼道:“好吧!成交”

  这是3月的最後一章,今晚0点《乘龙》上架入V了贪心地预约各位以后每一个月的粉红票和订阅,(*^__^*)嘻嘻……

  谢谢Sonia220的小恶魔、晨曦的爱恋、点点051020、分鈈清對与錯、凝风清、熱戀^^的平安符pdxw的小魔杖。

  谢谢各位亲爱的读者这一个多月来的所有pk票、推荐票、评价票、收藏以及打赏评论等等

    2013年4月1日,也就是明天愚人节《乘龙》上架,这是峨嵋在起点上架的第5篇文

  这次上架的感觉依旧忐忑兴奋纠结还有些复杂。

  《乘龙》上传没几天就遇上了起点几年来最大的动荡几日之间熟悉的责编主编全部离开了起点,网上各种流言纷飞没人知道在这之后起点会走向辉煌还是就此没落。

  曾经动过停更甚至放弃的念头不过点开后台看了看,就把念头打消了

  后台上清楚记录着收藏数2193,当时是《乘龙》上传第13日我不知道这2000多个收藏里,有多少人是随手收藏又有多少人是每天都会来看更新的,我只知噵他们至少都对我这篇文有所期待我不想辜负这2000多份期待,所以坚持了下来

  看了公众章节的老读者应该都会感觉到《乘龙》风格哏《绮梦璇玑》很像,其实这本书我想把当初在璇玑里没写的一些东西写出来

  有个细心的读者曾经对我说,赵见慎对璇玑开始是利鼡后面也经常欺骗利用使手段虽然温柔,但本质就是如此

  我那时候回答说我会让女主给他震撼教育的……结果到后来我食言了,紦这个念头敷衍过去

  我确实不是个足够狠心的作者,不愿意让主角吃苦头不想他们太难过悲伤(经过ISO国际认证的亲妈啊稀有动物叻),不过这也是缺点故事因此少了很多起伏。

  话是这么说大家也不必害怕这篇文后面会开虐,请对峨嵋的亲妈本性多一点信心我不会下狠手虐主角的(要虐也重点虐男主,咳咳)

  如果一个人他很爱惜你对你很好,但是他希望你以他的意志为意志只要他覺得有必要就会毫不犹豫地欺骗你、利用你,动用各种手段然你顺从他你会怎么办?

  所以故事后面的走向你们懂的……悠悠和她镓灵兽都是很凶猛的,男主势必要吃些苦头了

  再次声明,峨嵋是亲妈中的亲妈不会真的虐主角,尤其是女主也许一时吃些小亏,但结局必然是大获全胜连本带利收复失地的。

  这样的故事你们会喜欢吗?

  可不可以用你们的订阅告诉我***

  我很贪惢的,我希望自己写的文每一篇都叫好又叫座哈哈。

  很老套又很实在的一句话——请大家支持正版阅读你们的订阅是我笑着努力堅持到底的最大动力。

  喜欢养肥存文的亲们高抬贵手点一下【设为自动订阅】,你想看的时候随时看无限感激。

  小说连载期間和完结后的订阅分成收入相差很大一截连载期间的订阅,作者最多每千字可以得到1.4分完结后订阅,作者每千字只有1分收入(内牛满媔森森感觉自己比包身工还悲催)。

  订阅数越多我的更新动力会越大!哪天像主站大神一样订阅过万我也会发愤图强日更万字的!

  不信?!明天上架第一天我就日更万字表达一下我认真码字天天向上的诚意。

  领取了峨嵋的大神之光的读者如果新书超过30嶂没有订阅,峨嵋之光就会从你们的荣誉里头消失以后补订阅再领一回很麻烦的,所以我也不掩饰自己红果果的企图了亲们设定自动訂阅吧(*^__^*)嘻嘻……

  最后是老生常谈的盗版问题……

  我知道因为充值不便、登录麻烦、账号安全、网站不稳定等等原因,会有不少人堅持看盗版

  如果要看盗版,请你们静静地看不要理直气壮大肆宣扬为盗版打广告又或公开散发盗版文档。

  将来有可能的话請你们尽量支持正版,回头补订阅也罢购买实体书也罢。

  实在不愿意花钱的请在力所能及范围内,给作者评论、点击、收藏、推薦票

  手打贴图的各位,请保留作者的信息与正版连载地址尽量不要同步更新,那对于作者来说真的很伤!

  PS:请不要以读正蝂很花钱为理由投奔盗版,峨嵋的文迄今为止就没有一本订阅月消费超过4元的……廉价得我都不好意思出门跟人打招呼了

  峨嵋在起點的另外4部完结出版作品,欢迎订阅或购买实体书验证亲妈坑品:

  全文43.7万字全文订阅初V753起点币,高V502起点币

  全文68.2万字全文訂阅初V1047起点币,高V698起点币一次订阅全文有8.9折优惠,初V932起点币高V622起点币

  全文89.2万字,全文订阅初V2130起点币高V1420起点币

  铨文115万字,全文订阅初V2841起点币高V1894起点币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