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有生之年你终于等到了?

  • A+
所属分类:游戏评测
摘要

其实无论是游戏还是别的什么艺术形式,都会有着一个情况出现,那就是各种因素造成的“有生之年”,打麻将的富坚义博和天天摸鱼的G胖在望眼欲穿的粉丝心里没什么区别,都是恨不得除之而后快的人物,毕竟等待是一件很

其实无论是游戏还是别的什么艺术形式,都会有着一个情况出现,那就是各种因素造成的“有生之年”,打麻将的富坚义博和天天摸鱼的G胖在望眼欲穿的粉丝心里没什么区别,都是恨不得除之而后快的人物,毕竟等待是一件很煎熬的事情。

于是编辑部的众人打算聊聊有哪些“有生之年”是自己颇为难忘的,但转念一想,生活已经如此艰难,再去揭一揭伤疤有那么点儿不厚道,经过一番讨论之后,这一期的话题变成了“有哪些有生之年你终于等到了?”

末药:

“So,you want to hear another story,eh?”

如果说哪款作品是有生之年的话,那一定是让各位秘藏猎人们苦等了整整7年之久的《无主之地3》了。

有哪些有生之年你终于等到了?

我对《无主之地》系列的感情非常复杂,或者说,没有任何一部作品能像它那样在我的青春里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象。上了高中之后,家人怕影响我学习,将家里的网断掉了,即使我当时住校半个月才能回一次家。没有了网络的我在寒暑假的时候是那样的无聊,直到有一天偶然在一家电脑维修店购得了《无主之地2》的游戏光碟,我才知道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有多么的绚烂精彩。

有哪些有生之年你终于等到了?

当时并没有那么强的版权意识,不知道steam等正版平台的存在,后来了解后购得正版补票

当同龄人都在讨论着《英雄联盟》《地下城与勇士》等当红网游之时,我还沉迷在各种单机游戏当中,我不太喜欢moba类型游戏,自己本身又是格斗游戏苦手,不过好在游戏的种类足够多,总有我的菜。我很喜欢玩射击类游戏,无论是《使命召唤》还是《反恐精英》等作品,都曾带给我非常多的欢乐,我很期待《无主之地》能给我带来怎样的游戏体验。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概括《无主之地》的话那就是:惊艳,我曾接触到的任何一款射击类型的游戏都没有这么的惊艳。进入游戏之后美式漫画风格加上浓重配色的新鲜感是我未曾见识过的,以往玩的游戏都是较为写实的画风,第一次发现原来这么夸张的漫画风格也可以把射击游戏做的这么酷炫。

有哪些有生之年你终于等到了?

以往玩过的射击游戏也没有各种职业设定和丰富的技能树可以让我选择,更不要提那些千奇百怪的枪械种类了,我所知道的射击游戏就是P90,是Rush B,是刚枪。游戏的背景不那么真实,充满科技和幻想的世界配合美漫画风总有一种让我在看美式动画电影的错觉。游戏表面上的剧情非常简单,玩家身为一名秘藏猎人前来潘多拉星球寻找宝库,被亥伯龙公司所阻拦从而引发的一场大战。“好老套的寻宝套路故事。”

我抱着这样的想法踏上了这颗名为潘多拉的星球,虽然大致故事很老套,但其中的曲折反转实在是精彩纷呈,尤其是每一个角色都塑造的有血有肉。废话超多笑点担当的小吵闹,冷艳帅气的魔女莉莉丝,爱宠情深的狙击手末底改,骚操作不断的大反派帅哥杰克等等角色,每个人都个性鲜明,有着不为人知的过往,他们的故事交织在一起才形成了无主之地这样一个庞大的世界。

有哪些有生之年你终于等到了?

虽然本质上《无主之地2》是一个刷刷刷的游戏,极大的一部分内容就在于对于武器天赋搭配和多周目的挑战之上,但我还是对这些人物的过往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想要了解关于更多他们的背景。再后来我终于有机会购得《无主之地》和《无主之地:前奏》,去深挖更有趣的故事。奈何玩惯了《无主之地2》之后再去接触初代就会感觉游戏体验完全不同了,毕竟初代已久,很多操作细节和画面上还没打磨的那么成熟,游玩了一半没有继续进行下去了。《无主之地:前奏》更好的补充了故事剧情,使这个世界更加的完整真实了。在终于把这些作品都通关之后我了解到了每一个人的故事,知道了许多这个世界的秘密,但却陷入了期待与空虚之中,因为《无主之地2》的结局非常开放,夺得宝库钥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肯定会有后续的发展,可究竟,什么时候会来呢?

官方迟迟没有消息,我的心也一天天的沉了下去,难道这么恢宏的一个系列就此雪藏了?直到今年的春天,《无主之地3》正式公布了。得知消息的我并没有热泪盈眶,而是像重逢一位阔别许久的老友一样,淡然一笑,在心中默念一句”好久不见“。有生之年终于得以重新成为那名VaultHunter,继续踏上搜寻宝库的旅途,这大概是最幸运的事情了吧。

“Welcome to Pandora,Kiddos!”

海涅:

小学时候一次偶然去堂兄家里,接触到了名叫《冰封王座》的游戏,很惊喜,遂从此开始。

我记得曾经的周话中我写到过我这地方断网前后的事情,而断网的300多天却没有提及,因为大家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挺过来的。但我依稀可以记起那些日子里在一个叫“西域对战平台”的对战平台里玩魔兽的每一天,这让与外界断联的时间变得稍微好过了一些。

那个时候大家都在玩使用地图编辑器制作的“RPG”地图,传统建造的玩家很是经稀落,毕竟在一个时间成本极其高昂的游戏里非常容易产生强弱差距,而对战类的游戏毫无悬念的胜负是不能给玩家带来笑容的,所以彼时大家更喜欢共同合作类的防守图,当然还是有一些争强好胜的玩家选择了学习成本小一些的对抗图,比如“忍者村大战,动漫明星大乱斗”之类的。

有哪些有生之年你终于等到了?

忍者村大战·小鬼版2.9是当时最受欢迎的一个版本

“西域对战平台”这个只供某地区使用的软件凭借联机功能瞬间成为了这个地区最受欢迎的软件,而其支持的《魔兽争霸》也成为了这片地方最受欢迎的游戏,只要还对游戏有一丝眷恋,想玩电脑的孩子都投入到了这个唯一能联机的游戏当中(后来我知道了不少玩家开始建立一些游戏的私服也能联机),我凭着更早接触这款游戏的优势迅速成为了平台最强的玩家之一,但因为没有网路的原因,也没有社交软件供大家使用,这个“最强”也只成为了一批玩的比较好的玩家里才会有所了解的事情,并不会像现在这样网络传播发达,你能迅速知道某个游戏最强的玩家都是谁。所以我的ID几乎不会在野房里引起轰动,不过小时候也没多少虚荣心就是了。

但你知道拉帮结派这件事是人类永远避免不了的事情,没多久就开始有这地方同城的玩家建立家族,他们在自己的ID前面加了一个前缀,非常杀马特的那种,虽然水平不怎么样但凭借噱头迅速又拉拢了很多其它地方的人,包括我身边的朋友,就这样聚起了一个这地方最早的线下组织,靠电话联络的那种。

一整年我们都是靠电话联系,偶尔选一个大家都近的城市开个趴,我是最小的那个,但吹牛谁都不虚。就这样吹了一整年网就突然好了,真的是非常快的那种快,特别快。我并没有因为互联网的缺失而感到特别的落寞,反而对这种小圈子的相处觉得很乐得其所,网络突然的恢复倒让我像丢了魂一样有些迷茫,像走丢了的孩子;出门吃个早饭,回家房子已经被强拆了的大爷。但更迷茫的是曾经的社交账号也想不起来了。

在我用了很长时间恢复“秩序生活”的同时,这一年里交到的线下朋友也基本都渐行渐远。人的圈子就这么大,有人来了有人就要走,我本来是不信的,可年轻如我也不得不承认每个人经营感情的精力着实有限。我开始玩更多其它的游戏,这些线下认识的朋友也开始忙别的事情,我们建了一个群,却鲜少有人说话。我倒是有几次想拉着他们再来一把魔兽,却不知怎么开口,也许他们也是这样,对魔兽留着一点小情愫,但如果只是为了开趴,别的游戏不是也可以……沉默。

不止是我们,实际上只要你来过这个地方的网吧,就会发现2019年了还有人在大厅最显眼的地方玩着“守卫剑阁,火影羁绊”等经典守图,一眼能看见的位置也方便他们找到陌生的队友加入游戏当中,但他们从来不会看看周围有没有同好,只是自顾自的玩耍,愿者上钩。他们也不好意思在这个日新月异的年代邀请别人玩这个有些棱角的落伍游戏。但偶尔有人从后面路过也会停一会,叹息一下都更新到了这个版本。魔兽与这地方的玩家有一种藕断丝连的关系,有人还在玩,有人看别人玩,也有人不玩了。虽然心里都住着一个魔兽,但那个恢复网络后建立的“魔兽玩家老干部退休群”却一直没人说话。有了网络后的大家,变得更害羞了。

有哪些有生之年你终于等到了?

所以你们也能看出来我想说什么,虽然并未等到《魔兽争霸4》的出现,但我们本身只是想玩RPG地图,对建造要素没什么兴趣,所以有生之年能等到一个高清化的魔兽已经足够我们开心,新闻出来时我的老乡群都炸开了窝。嚷嚷着“西北第一守家归位,你们放心刷”的大哥们字里行间都是开心的样子,其乐融融,并不像互联网上那样刻薄。

我们需要的只是一个楔子,在10后重新坐在一起,是挺矫情的,也挺合适的。

沼雀:

铁定的《骑砍2》啊,从微博上看到《骑砍2》的消息以后疯狂刷,从三点到五点,每五分钟看一眼。直到银河老师忽然拍着我的肩膀说有个好消息,一时间的诧异全部转化为了喜悦,安静的坐在电脑前等待。因为印象中这个游戏我从未在编辑部打开过,也不知道银河老师从哪里看出来了我是个玩骑砍的,但在《骑砍2》的激活码面前这都不重要,先玩上再说。

有哪些有生之年你终于等到了?

但第一次有人安利这个游戏的时候,我看完画面发出了一声冷笑,然后心里默想,这什么垃圾游戏,直到上大学以后我才亲身体验到了骑砍的魅力。

大一刚开学整个宿舍就一台垃圾笔记本电脑,垃圾到玩《英雄联盟》都要挂会儿机散热。但即便如此,这台电脑的主人还是要在每天出门的时候把它锁到柜子里,所以它在我们宿舍有一个别称:祖传瑰宝。但是没有办法,游戏不能不打,所以整个宿舍就指望这么一台祖传电脑。

当时天气不算太热,但总归是架不住人多,在一股青春味的烘培下,那段时间像极了玩小霸王的日子。

大部分时间瑰宝由主人玩,其他人看久了想玩也是有办法的,比如可以开展可乐外交和电影外交来暂时的接管电脑,后者的时长取决于电影质量如何。为了珍惜这一段来之不易的美好时光,每个人只会玩自己喜欢的游戏。虽然也有人围观,但话题性不高,凑凑热闹就散了。当时只有一款游戏能拉住所有人的心,就是《骑马与砍杀》,因为这款游戏的自由度还是挺高的。

看别人玩骑砍时最常喊的一句话就是“烧他村子,杀他牛,干他的村长。”然后就会听到电脑主人操着一口湖南话不耐烦的说“抢什么啊抢,我四骑四。”

一个角色当然没有办法实现所有人的愿望,加上每个人对这款游戏都有自己的见解,所以大家在电脑上又开了各自的小号,瑰宝电脑的工作时间越来越长,到最后实现了24小时开机。终于在一个雷雨交加的下午,伴随着“噗呲”一声,瑰宝电脑带着6份存档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虽然瑰宝走了,但《骑砍》永远的留在了我们心中,以至于在很长一段时间的宿舍夜话中,我们还给彼此互封了爵位和领地。当然了,被封到厕所的那个哥们儿在四年后出去租房子时,已经对各类洁厕液和马桶刷了然于心中。

木大木大木大:

仔细回想了下,我好像没有什么期待到“有生之年”的作品。

无论是游戏、电影还是音乐,每件作品都有续作无法模仿的价值,举例来说,《这个男人来自地球》是一部低成本高分电影,一间烧着火炉的小木屋,几位演员坐在沙发上,一个深邃的有趣故事就这样被展开。

有哪些有生之年你终于等到了?

这个男人曾经猎过猛犸象

十年后,这部作品推出了续集《这个男人来自地球:全新纪》,然而这部作品却在IMDb和豆瓣上只得到了可怜的五分,时隔十年,终于推出续作,却是这样一副惨淡光景,那些在2007年被这部电影震撼到的人们又在十年后被这部“有生之年”的作品打得一趴去。

将太多精力投入到期待某件事物或者某种活动中没有什么对错,难道我们可以否定热爱骑砍的人们对骑砍2的期待,否定掉等待着老滚5、给他爱6和贝姐3的粉丝吗,他们对游戏的热爱可是实打实的,但我们也可以换个角度,从“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进行思考。

有哪些有生之年你终于等到了?

就目前我司沼雀老师的试玩评测,骑砍粉丝应该不会对2太失望

电子游戏诞生至今,虽然被归类为为第九艺术,可我们深知所谓的第九艺术比起传统的八大艺术还是太过年轻,所以与其选择将未来某部雾里看花的新作称为有生之年,我更喜欢回过头去玩一些已经“盖棺定论”的优秀作品,而在这些优秀作品中,也有像《风之旅人》和《ABZU》这种让人感到安宁的游戏。

有哪些有生之年你终于等到了?

那么我期待这些游戏的续作吗?我不期待,游戏会在玩家不同的人生阶段给予玩家不同的体验,你在十岁的时候接触到《牧场物语:矿石镇的伙伴们》,如今你快要三十,玩到全新重制版《牧场物语:矿石镇的伙伴们》,无论游戏品质如何,对“现在你”的触动和“过去你”的触动,能一样吗?

所以与其期待某部没玩过的作品,我更愿意去玩些曾经的佳作,当然,你完全可以有自己的选择。

春希:

《猎天使魔女3》。

我喜欢贝姐,我希望白金最好能别改变“魔女3”的风格,让它延续前两代的手感就好了。至于剧情,我丝毫不在乎,怎么酷怎么来就行。最好能像“魔女2”那样,为贝姐再设计一套新的造型,初代长发和二代短发我觉得都很美,很有气质。

战斗系统希望也不要变,在原有基础上进化就好了,不要像“新战神”那样改头换面——当然我也很喜欢“新战神”——但我还是希望“魔女3”能保持经典的样子。

有哪些有生之年你终于等到了?

再提一嘴,前几天我在Switch上玩《异界锁链》的时候,偶尔会出现明显掉帧的情况,对游戏体验会略有影响,希望白金能处理好“魔女3”在Switch上的优化,毕竟白金的ACT游戏对流畅度要求太高了。

最后希望《魔女3》能在今年年内发售。还有一点我个人的私心,希望《魔女3》不要做太多对抗巨型敌人的战斗,多做点1v1的高速战斗,GKDGKD。

空集:

当这个话题被提出的时候,我戳在坐在桌子上想了很久,《银翼杀手》?《马里奥银河》?《死亡搁浅》?却一直没能得出结果。于是我扪心自问,真的有一款让我感叹“有生之年”的作品吗?

我已经忘记“有生之年”这四个字是什么时候开始被人们用在这样的心情下了。其真正含义应该是“一生之中最后的年月。”现在则被理解为成“一件事或一部作品等了很长时间”。

我也曾经在很多预告片之类的地方打出过这四个字,比如最近的《死亡搁浅》。但事实上,我并没有那么期待,只是跟风打出来的。要说我不喜欢小岛秀夫,不期待《死亡搁浅》么?也不是。可以说小岛秀夫是我最喜欢的制作人之一,但就是新作没有那么强烈的期待。它要是再延期个一、两年,我的内心也不会产生什么波澜,有人会说我是“假喜欢”,可能吧。但我也找不出谁会让我更期待他的作品。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试图解释这种状态,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之就是一句话:对不起,我不怎么等作品发售。

卜鲁SHI:

2017年11月29日,一个脸上满是胡渣的男子咬下了他的最后一块旺旺雪饼并在嘴里嚼着,偶尔会有碎渣从嘴里崩出来。他对面的屏幕上,一个白发猫耳朵的男孩,留下了一句“我要离开了”之后,就消失不见了。这名男子的咀嚼运动,也同时戛然而止。

有哪些有生之年你终于等到了?

这一消失,就是636天。

2019年8月27日,《罗小黑战记》第28集终于更新了,都没有变,还是可爱的画风,还是治愈的剧情,还是一样能惹得那个胡渣男子一脸慈父般的微笑,唯一变了的,就是动画的结尾多了一个电影预告片。很荣幸我在九月七日电影正式公映之前,抢到了一个点映的座位,提前观赏到了这部电影,治愈、温馨、有哭有笑、画面精致、打斗精彩,有清晰明了的主线,也有让人会心一笑的彩蛋,虽然表面上是一个各种电影里用烂了的故事,但是电影中各种细节和内在表达的东西,都远没有看上去这么简单。站在粉丝的角度夸张些说,我甚至想称呼导演为“中国宫崎骏”。

有哪些有生之年你终于等到了?

这部国产动画《罗小黑战记》从2011年开始更新第一集,如今已经2019年近8年之久,这部动画却以每集不到十分钟的体量更新了28集,更新频率可以说是很慢了,不过好在作者MTJJ木头的慢工百分之百出细活,即使更新如此之慢,剧集豆瓣评分也仍然能够达到9.6分居高不下。这次的电影,更是让动画组放下了所有动画剧集工作近两年之久。不过好在,这么久之后,他来了,带着动画组的诚意,带着MTJJ木头的决心、带着观众老爷的欢声笑语和激动的泪水,回来了。

至少,看过电影之后,我还是觉得,为了真心喜爱的东西等待,是值得的。《罗小黑战记》,有生之年,等你完结。


以上就是原创组的各位编辑们对这次话题的观点,当然,您一定也有属于您自己的看法,我们欢迎您在评论区畅所欲言,分享您的生活。

感谢观看,祝您有一个愉快的假期,我们下周再见。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